苗疆小说网 > 满级大佬每天都在崩剧情 > 第334章 欠我的,终究要还给我
    瓶子精致细巧。

    夏至把瓶子推给池骋:“里面的是我提炼好的蓝蒿膏,养颜美容,去皱嫩肤。你寄给池夫人。”

    池骋看着那个瓶子,皱眉:“你今天搞这个搞了小一天,就为了把蓝蒿膏装进去,送给我妈?”

    夏至嘴角抽了抽:“当然不是,我哪有那么好心。做瓶子呢,主要是我需要做点事情,让自己沉下心,不然我怕我想打死你。”

    池骋:“我可真谢谢你。”

    夏至撇撇嘴,继续讲:“另外,给你家池夫人的东西,估计外表不漂亮点,她不会用。可我需要她用,用完了还自己跟我来买,并且推广出去。”

    “哦,原来你是为了赚我家的钱啊。”

    “嗯,谁让你家有钱呢。所以你知道怎么跟你家池夫人说了吧?”

    “我有什么好处?”

    “给你投资我药妆公司的机会。”

    “哇!那我可得好好给我妈编套话术,一定让她快速的打开京市贵妇圈子。”

    夏至抱着手臂夸他:“嗯,我相信你,你真是一个好儿子。”

    池骋无奈的笑,把玉瓶子拿起来看看:“这上面的字,你自己写的?是什么字?”

    “嗯。是篆体,玉生香。”

    “你的字……”池骋皱眉。

    “怎么了?”夏至还以为出问题了,有点小紧张。

    池骋:“太好了,我有点嫉妒。瓶子手工也不错。你打算以后每个瓶子都是你自己做?”

    夏至哭笑不得:“当然不会。我谈好了一家玉石作坊,但我怕他们在外观上达不到我的要求,所以我先自己雕一个,拍成成品照片,让他们参考。除了这个事情以外……”

    夏至顿住,垂下眸,长睫扑闪,最终叹了口气说:

    “你跟乔……先生说一下,我前几天心情不好,现在我愿意和他们公司谈改良药材种植的事项,但是,我只和专业人士谈,律师也好,中药研究员也可以,总之,除了他,都可以。”

    池骋点点头:“OK,我帮你和他说。”

    “谢谢。”

    ***

    乔一泊坐在总统套房的沙发里,已经沉默了半个小时了。

    他身旁一位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士悄悄的抬手擦了擦汗。

    乔一泊把身旁的资料再次拿起来看了看,终于问出了一句话:“殷律师,你确定,这个女孩,是夏芳菲的女儿?”

    他的浓眉紧紧皱着,虽然是一句问话,却带着很大的不满和压迫感。

    殷律师微微转了转脖子:“按照目前查到的,应该是这样。”

    “那么,夏离呢?”

    “夏离的生日和夏至的一样,应该是一对孪生姐弟或者兄妹。而且你看他们俩幼年时的照片,几乎一模一样。”

    殷律师说完,特意的指了指夏离的照片。

    这两个孩子,和乔总长得好像啊,尤其是那个男孩,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当然,这话他可不敢直说。

    乔一泊紧紧盯着两张照片,再次陷入沉默。

    殷律师想了想,大着胆子说:“夏芳菲把孩子丢下,销声匿迹的时间,大致就是老乔氏药业最惨的那一年,也是乔总您……生病的那一年。”

    乔一泊不出声,但是他的手紧紧捏着那几张纸,捏的嗦嗦响。

    许久,乔一泊说:“你重新去查十六年前在酒吧的那件事。”

    殷律师:“酒吧那件事?可这……乔总,风鹰和钱志龙都已经死了,这件事很难再找到线索。”

    乔一泊目光冰寒:“他们是死了,他们的家人没死,我就不信,十六年里面,他们的家人会一丝马脚也不漏出来。这些年,我为了乔氏能重振旗鼓,暂时放下了一些事,但不等于我会放过。去查,不惜一切代价。”

    殷律师:“那这两个孩子……”

    乔一泊嘴抿唇直线,下颌紧紧收起来,英俊的脸冰冷得如同雕塑,整个人身上散发的寒气也越来越重。

    他的目光盯在手中的资料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最终摆摆手:

    “再说吧。你把酒吧的那件事查清,也许一切就水落石出了。到时候再说。欠我的,终究要还给我,我欠的,也终究会去还。”

    “好,我知道了。”

    殷律师识相的离开了。

    乔一泊靠在沙发上,点了支烟,重重的吸了两口,眼睛不禁又落在桌面上的两张照片上。

    他看着看着,忽然把照片倒扣了下去:“为什么是夏芳菲的孩子呢,唉!”

    他把烟在水晶烟灰缸里按灭了,拿起了手机打了个电话:“备车,回沙市。”

    ***

    夏至这一觉睡的特别好。

    直睡到早上六点半醒来,一夜无梦。

    厨房里已经有了响动,夏至趿拉着拖鞋,揉着眼睛到厨房:“奶奶,早上我们吃炒米粉吧?”

    有人应声:“好啊,快炒快炒,我也想吃。”

    夏至睁大眼:“咦?景寒彦,你怎么回来了?不是陪你爷爷去景区玩了吗?”

    景寒彦摊手:“爷爷昨天听说乔先生有事要回沙市,就急急忙忙的跟着回去了,他说能出来玩了两天已经非常不错了,学校和研究所都一大堆事情呢。”

    “结果我们晚饭都没吃就往回赶,到了这儿我也没好意思再过来打扰你们,可是我睡到半夜饿的不行,好不容易撑到现在,饿惨了。”

    夏至楞楞:“乔……先生回去了?”

    “嗯。回了。夏至,炒米粉我要两个鸡蛋。”

    “……哦,好。”

    夏至好半天才应声,忙碌起来。

    日子似乎一下又回到了以前。

    夏至对夏离停了两天的问候,也重新开始了。

    她在送完洛奶奶到食堂后,一边走向教室,一边给夏离发了个短信息:【夏离,我身体好了,虽然你也许不在意,但我还是想和你说一声。】

    夏至发完,刚想把手机关机,手机竟然很快的“滴滴”了两声,是一条短信息进来了。

    夏至粗粗一看:【我在意的。你好了,我很高兴。】

    哇,哇哇哇哇哇!

    不是吧?

    夏至紧紧盯住这条短信息仔细的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真的是夏离发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