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三叶草精重生记 > 第120章 麻烦来了
    “小虎小凤,小姨今天在这里给你们说的,不是怪你们什么,而是要让你们记住”说到这里清歌表情很严肃,吓得两个小家伙停下哽咽,老老实实的看过来。

    “你们小从在赵家长大,遇事不知道怎么处理,小姨在这里就教你们,哭并不能解决问题,相反,会将一些小问题放大化,比如小舅刚才问你们,可不可以换着玩,可你们不回答,你们的不回答在别人看来就是答应和默认,那小舅舅就会来拿你们的玩具,可他一碰你们的玩具就哭,这样误会就越来越大,本来只是件小事,你们直接拒绝就行,而你们却选择哭来解决,那你们想表达什么呢?到底是想换还是不想换呢?”

    “小姨,我们本来是想换的,可小舅拉了两下,我们以为他像堂哥们一样,抢我们的东西。”

    小虎小声的说了出来,大家在一旁听了是这结果,哭笑不得,而大姐却是满脸心疼,以前在赵家被赵家人欺负,自己的东西经常被堂哥们抢,他们也是这样哭的。

    “于是你们就哭了”两个小家伙点点头“你们看,明明是一句话的是,却要让别人去猜,可这世间有多少人愿去用心去猜你们心中的想法,所以答应小姨,以后有什么想法,要自己说出来,好吗,那怕对方实力比你们强大,答应或拒绝都要给个明白话,因为那都是你们的权力,”

    “小姨,我们明白了,小舅舅对不起,以后我们再也不乱哭了”小凤终于说话,看来他们都以懂。

    “嗯,这才乖,给你们,这是姐姐奖励你们的”清歌拿一板巧克力,朝小弟递过去,小弟太胖了,这东西吃多了发胖必须得控制,她每次拿出来,就是在表扬他的时候“拿着跟小虎小凤一起吃好吗?”

    小弟乐得连忙收了起来,嘴里还说着一定一定,拉着小虎小凤他们进了房,看他们这乐呵的,那有之间的尴尬气份。

    这场风波很快过去,一家人见没事,都进了院子,从那边墙边走出来一人,正是跟他们家断交的大伯江建强。

    自那次儿子偷粮食被侄女抓了个现形,当时侄女跟他说的话一直在他脑中盘旋,有时午夜梦回,他就会想起曾经自己做下的事情,所以在知道小弟家被赵家人为难,他就带着妻儿过来帮忙。

    今天他本来想出来走走,但不知怎么走到小弟屋前,看到他们走了出来,连忙躲到一边,侄女的话清楚的映入他脑中,原来他想不通的事情,在这一刻也终于想通,这么多年他到底做了什么?打着大哥的旗号抢小弟一家的辛苦所得,

    所以儿子也有样学样,到大伯家偷东西偷得这么理直气壮,却从来没想过,那些东西是否属于他,他能不能拿。

    在亲人间偷东西还好,不会说什么,可在外面呢,别人是否也会像亲人一样惯着他,想到这里江建强出了一身冷汗。

    而小弟这么多年,为了这大哥,把自己辛苦所得都分享给了他,这是小弟的兄弟情,而他的兄弟情呢,拿得那么理所当然,要知道他可是有三个儿女的,是否也会像他们兄弟一样,最后闹得断亲的下场。越想越懊悔,他实在无脸面对小弟,转身悄然离开,步伐却是踉踉跄跄。

    开学两个星期后,这天清歌带着上学大部队出发了,他们跑步的跑步,骑车的骑车,很快到了镇上,刚到镇上,经过镇上唯一的车站时,清歌看到村支书爷爷带着他大儿子赶着村里的驴车,停在镇车站的门口,像是在等着什么人,而且还不止一辆,还有其他村的呢。

    “村长爷爷,你在这里做什么?等人吗?”村长看到是清歌他们,连忙笑着打招呼。

    “是啊,我们在等人,是县里分下来的知青,我们江家村分了四个,两男两女,这不,我来接人的”听到村长回答后,清歌这才想起年后江家村会下来四个知青。

    清歌一听有知青要下来,头皮就发麻,她怎么忘记了这几个祸害,这可是从信息里得到的,真想跟村支书说,能不能换几个过来,接回来你老人家一定会后悔的。这四个知青可不是消停的主,一个比一个厉害,一个比一个变态啊。

    不过她还是不死心的问:“村支书爷爷,这几人叫什么啊?”她多想老天能让据情改一下,换四个人来。

    “我看看。”

    边说边从口袋里拿出张纸递了过来,清歌接过一看,两男两女,许志文、黄千博、白冷月、李霞这四个知青的名字都在清楚的写纸上,心凉半节,还是这四个祸害,苍天无眼啊,叹了口气,来就来吧,要是不小心换几个更变态的,她就只能哭了,她从信息中知道据情,好歹也能早作些防备。

    许志文今年十九岁,看着这个名字她都觉得恶心,他就是那个害了月亮姐一辈子的渣男,自已考上大学,就抛妻弃子,不是渣男是什么,清歌最讨厌这样不负责的男人。

    另一个男的叫黄千博,才十六岁,也不知他家人怎么想的,没成年就心大的丢下乡了,下乡没两年,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突然消失了,等出现在世人面前时,这家伙以身在国外,他是个物理天才,生平得了许多大奖,一生研究便宜了外国人,其间有国人劝他将成果捐给自己的祖国,这家伙当时只回了一句,没这打算。

    另外两个女的白冷月和李霞,她们当知青年龄也不大,白冷月年龄小些,也是十六岁,白冷月嫁给村支书的三儿子江从军,这女人是个冰美人,看似无害可实际却是个心狠的,她不是对别人狠,而是对自己狠,上辈子她为了回城,狠心的打掉了自己肚里的孩子,和江从军离婚后再无消息。

    另一个女知青李霞就更狠了,她的狠不是自己,是对别人,十八岁,心机比堂姐江杏这朵黑莲花更厉害,不过她的心机都用在白冷月和江从军两人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