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三叶草精重生记 > 第118章 有人赠衣
    新学期还没开始时,清歌就曾建议她降两级,基础打好了再说,可四姐还没一点自知之名,死活要跟他们同年级,说不通,五年级就五年级吧,考不上初中,娘自然会让她知道什么叫量力而行。

    三天后到了报名的日子,清歌、二哥、三哥、四姐四人到学校报名,临走小弟抱着五姐的腿不撒手:

    “五姐,你带我去学校吧,我会很乖的,不会乱跑,你就带我去玩吧。”

    旁边小虎小凤一脸希望的朝他们看来,看来他们两个也想去玩,可今天是报名啊,带三个小尾巴跟着清歌怕照顾丢。

    “小弟,你快放手,要被娘看到了,想挨揍吗,说了哥姐是去学校报名的,不是去玩的,怎么说不听了。”

    三哥一个劲的想将小弟从清歌身上拉下来,眼看着小弟的两个小手抱不住了,他的眼睛眼泪都要出来了,清歌看着心软,安慰着他道:

    “小弟,下次吧,这回真不行,不过五姐回来时,给你们买好玩的玩具给你们玩,好不好?”

    这话刚落,小弟听得眼睛一亮

    “真的啊,五姐说话算数,小虎小凤也要有噢,就这么说定了,五姐,路上小心,我们先出去玩了,”

    拉着小虎小凤的手,屁颠屁颠的跑了,看得清歌哭笑不得,敢情她被小弟给骗了,这小子,越来越精了,玩具就玩具吧,她空间玩具还一大堆呢,够你们玩的了。

    江杏拿着学费,大哥邮车上满是江杏去学校住宿的行李,他们出发了,江杏这期是初三,也是初中的最后一期,如果她没考上高中,也许这是她的最后一次报名,想到自己成绩不好,高中无望,工作也无期,江杏的心情并不美妙。

    大哥将她送到学校,交待几顺就匆匆离开了,他还得接信去呢。她将学费交了,行李拿到宿舍又收拾了好一阵,才发现宿舍里只有她是最早到的,实在没意思,她就走出宿舍,打算去供销社逛逛。

    供销社里里外外就这么大,她来回走着,正好走到服装区,一件纯白外套进入她的眼中,不厚不薄现在穿正好,西装领,比一般的外套长些,重点是这外套非常显身材,她越看越喜欢,上前就问营业员:

    “一切反正派都是纸老虎,营业员,这白外套多少钱一件啊?”

    那营业员正在打毛线衣,看到有人,不耐烦的吊着眼睛回着“为人民服名,这衣服20块钱,还要五张布票。”

    听到这价钱,江杏倒抽口气,不自觉得轻声喊了出来“这么贵啊?”

    那营业员一听嘲讽一笑“这可是今年新款,布料也是,还不易起皱,当然就贵,看你寒酸样子,买不起吧?”

    “那我试一下。”

    江杏也不是个受欺的性子,看这营业员竟然拿这语气跟她说话,心里气不过,有心想拆腾她,就提出试衣,

    这营业员听了心头一恼,把毛衣往旁边一丢,两手胸前一插,瞪着眼就吼“你买不起就别试,试坏了,你赔得起吗?”

    这下旁边的人都朝她们这边看过来,全朝她指指点点,

    “这还是学生吧,这衣服我看她还真买不起。”

    “就是,买不起还试,试坏了赔得起吗?”

    “现在学生怎么啦,一个个这么虚荣”

    ……

    恶意的话全朝她扑来,气得她大吼“我怎么啦,难道我买不起,连试的权力都没有了?”她觉得自己特别委屈,一双眼怨毒的朝营业员看去,心想着总有一天,她要这营业员好看。

    这时一个高大的男人走到柜前,操着一口外地口音,指着那件白色外套朝营业员说:

    “把那件衣服拿下来,”男人朝她看了眼,又朝营业员说“拿中号”

    这人穿得不错,营业员不敢得罪,很快将衣服取下,男人付了钱和布票,众人见没什么戏看,很快就散了,只有江杏脸上青白红变化着,觉得自己今天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实在无脸在这里待了,转身往外走去。

    那男人见江杏走了,匆匆与营业员交易完,拿着包好的衣服,匆匆跑出了供销社。

    江杏匆匆往学校走去,在一个拐弯后,她被一个大手拉住,回头一看,是那个买衣服的男人,

    她有些害怕,大声问着“你是谁,拉着我干什么?”

    “同志,你别害怕,我追上来只是想把这衣服给你。”

    男人递过来一个袋子,江杏不敢接,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看得男人心头一软,一种保护欲湧了上来,抓起她的手,将袋子往手上一放道:

    “接着啊,这衣服可是我专门替你买的。”

    听这男人这么说,江杏才回过神,专门替他买的,不会吧,“我,我不认识你”

    男人听了一笑,“我叫陈阳,今年二十三岁,青东省人,来这里做生意的,这下认识了,刚才我在供销社见你被欺负,就想当场买下这件衣服送给你,不想我还在买,你就走了,所以只好追来,放心,我不是坏人,收下吧,姑娘,我很真诚”

    江杏看着他,此人长得一米八,身材高大,脸相长得很周正,很有阳刚气,但笑起来,又带着一痞气,一正一邪形成这人独特的吸引力,江杏一向喜欢这样气质的人,对他很好感,但一想到这人是外地人,又是生意人,这年头生意都是见光死的,可想而知,做的肯定不是好事,她更害怕了,

    将衣服推回“这衣服太贵,我没钱给你。”

    “不要钱,是我买给你的,我对你很有兴趣,不如交个朋友吧,告诉我,你叫什么,是前面初中的学生吗?”

    江杏还是不相信他,但怕这人起坏心,只好回答“是的,初三学生,我叫江杏。”

    “江杏,好名字,我记住了,明天我再去找你。”

    说完一把将衣服塞入她怀中,转身离开了,江杏见这人离开,嘲讽一笑,说是想交朋友,其实是想沾她便宜吧,男人都这样,她江杏的便宜,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占的,这要看看这人值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