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重生八零福气小娇娇 > 第二百七十章扬琴
    林秋叶心里腹诽,难道这唐晓芙也能控制虫盅?

    而且还能治愈被虫盅咬伤的吴苗苗?

    昨晚吴苗苗明明被虫盅咬伤了,林秋叶还亲眼看见她用手捏死了虫盅?

    吴苗苗的手指上沾满了盅毒,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发生什么事呢?

    林秋叶想不明自,但她又不能直接去问唐晓芙。

    林秋叶和孟佳佳这两个倒霉蛋,也只好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害人必害己的必然结果。

    早上六点,唐晓芙和吴苗苗就起床了,提着水桶去走廊尽头的水笼头刷牙,洗脸。

    林秋叶也提着水桶过去,假装关心吴苗苗的样子,试探着问道;

    “吴苗苗同学,你的手指被洋辣子咬了,我好担心你啊,你现在手指还疼么?”

    吴苗苗面无表情的说道;“林秋叶学姐,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这人皮糙肉厚,一只小虫子咬一口,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只小虫子?

    吴苗苗竟然说她精心培育出来虫盅,是一只小虫子?

    林秋叶偷偷看了一眼,吴苗苗被虫盅咬伤的食指,见她的食指纤纤如嫩荑,皮肤白皙如凝脂,没有一点被虫蛊咬伤的痕迹。

    林秋叶不免有些怀疑,到底是唐晓芙有控制虫盅的异能,还是自己放蛊的能力有所下降?

    使她放出的虫盅,不仅没能控制住唐晓芙和吴苗苗,反而误伤了自己的队友!

    不行!她得给爸爸打一个电话,要爸爸赶紧送解毒药方过来。

    不然,孟佳佳唐敏沈薇这三个人,一旦在学校出现了问道,被学校领导发现了,一定会开除她的!

    唐晓芙和吴苗苗洗完脸,两人拿上书本往教室上课去了。

    林秋叶心神不宁的胡乱吃了早餐,她先不去教室,在学校小卖部打了一个公用电话。

    一会儿,学校对面的公路上,驶来了一辆黑色小汽车。

    车刚停稳,林秋叶四下看了看,见并没有人注意到她。

    赶紧朝小汽车走过去,车上的男人打开车门,林秋叶迅速上了车。

    林秋叶刚坐稳,就挨了父亲劈头盖脸他一顿训;“秋叶!我是怎么告诫你的,你是个学生,是来学校读书的,千万不要在学校里,对任何一位同学使用蛊毒!”

    林秋叶委屈的说;“爸!我也不想这样啊!我们学校来了一位新生,她刚来学校,就欺负我,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就下了对人伤害最小的虫盅……”

    林正华打断女儿的话;“秋叶,爸为啥教你蛊术,是因为你从小体质太弱,但是,你一年也只能下一次,如果你肆意给人下蛊,那将会对你的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

    林秋叶低下头,“爸,我错了,可是我不仅没伤到那个人,反而把佳佳和另外两个同学伤了!”

    “什么?你伤了三个人!你不要命了!”

    林正华生气的瞪了女儿一眼,从一只小木箱里拿出几包药;“你赶紧回学校,让她们把这药吃了!”

    “谢谢爸爸!”林秋叶接过药方,小心的放进贴身口袋准备下车。

    林正华又叫住她;“还有,从今天开始,你不要跟那个新生发生任何冲突,想办法接近她,明白吗?”

    林秋叶点点头;“爸,我知道了!”

    林正华温柔的摸了摸林秋叶头;“去学校吧,注意身体!”

    林秋叶推开车门,很快就走过了马路,进入了学校。

    这时,一辆红色夏利小汽车驶了过来,跟林正华的桑塔纳汽车并排停了下来。

    红色夏利缓缓摇下车窗,露出了一张金发碧眼的美女脸庞。

    她碧蓝色的眼晴下是一个小巧的鼻子,金色的长发柔软的披在她雪白的肩上,在中午的阳光下洒下点点碎金。

    她上扬唇角,朝对面车里的男人微微笑着,眼晴里的光彩,令周围的景色黯然失色。

    “林董事长!我已经调查过了,跟令千金冲突的女孩子,是刚进入三中的插班新生,从她的身高上来分析,跟蓝狐所描述的女孩身高有几分接近!”

    林正华微微眯眼,打量着夏利车里耀眼壮硕美女,“夜莺!我不愿听到,从你的美唇里吐出几分,大概,差不多,这几个不确定的词语。

    我只是想知道,我付了一笔巨额经费给你们夜莺公司,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够给我拿到变速箱图纸!”

    夜莺嘴角勾出一个迷人的微笑,“林先生,我即然收了你的钱,就一定会帮你办好事。但是我有一件事,想请今千金帮忙。”

    林正华淡淡开口道;“请讲!只要不影响秋叶在学校的正常生活和学习,我都答应你!”

    夜莺碧蓝色的眼神,透露出一股骇人的杀气;“林先生,那位女孩有异能,就是因为她!使我痛失了两名最得力的手下,还伤了一个,我比你更加迫切地想征服她!帮你拿到变速箱图纸!”

    夜莺说到这里,从车里拿出一件非洲犀牛肠子制做的漂亮扬琴,递给林正华。

    然后探出头来,凑在正华跟前耳语了几句;“为了保护你的女儿,我不方便见她,请你把这个交给秋叶……”

    林正华不断的点头;“很好!有了这个东西,不仅能使她的异能消失,还能保护我的秋叶!”

    夜莺发动汽车;“林先生,再见,我先回去了!”

    “等一下,夜莺!”

    夜莺又把汽车倒回来,朝林正华妩媚的一笑;“林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林正华被夜莺的媚笑晃了一下眼睛,他色迷迷的说道;“夜莺,你没事不要到处乱跑,别去找那姓顾的了,你别忘记了!你在华国的身份,是我的秘书!”

    “我知道,你想说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但是林先生,我也提醒你一句,色字头上一把刀!”夜莺碧蓝色的眼晴,闪过一丝寒意。

    这股寒意,使林正华莫名地打了一个寒颤。

    他讪笑道;“我只是想提醒你,这里是华国,不是南洋,不是你喜欢那个男人,就可以为所欲为!”

    “谢谢你的提醒,但我这人比较固执,越得不得的东西,我一定要得到他!”

    话落,夜莺狠踩一脚油门,红色夏利车,像离弦之箭一般飞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