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有一身被动技 > 第五百零三章 守夜发威,怒镇说书【为掌门“神明晚归家”大佬加更】
    “自爆?”

    守夜一怔。

    这才发觉自己怒极之下,所释放的力量,俨然已经超过了白窟小世界能承受的范围。

    此时若不收手,再僵持下去。

    即便底下这红裙男子不自爆,恐怕待得自己“诛天之手”粉碎古籍虚影的时候,小世界的天道规则,便也完全接不住了。

    而且……

    “圣奴”七把手,这么弱?

    隐约间的心头不对,令得守夜灵元一滞。

    底下的说书人是何等人物,立马察觉到了这个机会,当即强行挪动崩裂的双臂,掐诀起引。

    “阴阳生死?,封!”

    顷刻之间,古籍虚影顶开了“诛天之手”,继而沙沙翻页。

    直至空白一页出现,那仿若能倾天覆地的恢弘光掌,便是化作流光,被引入了古籍空间之中。

    “轰!”

    收束完流光,古籍虚影一震。

    似乎不堪重负一般,从中传出了些许空间碎裂的声响。

    说书人收书回头,一下子便是遁出了数十丈远。

    “该死的,要不是只带了一个虚影过来,即便是仅凭身外化身,人家也能将你给封住。”他心头暗恼着。

    上次在红衣根据地,虽说也是身外化身出手,但他是带着“阴阳生死?”原本过去。

    自然,即便那黑冥有着斩道之巅的能力,也不是自己的一合之敌。

    但这次入了白窟,本体和“阴阳生死?”原本,都有着更为关键的任务。

    他一个只为寻找“闻明”,图求乐趣,顺带勘探一下白窟局势的身外化身,有什么资格带着“阴阳生死?”原本征战?

    这要是守夜真不收手,此刻自己说不得真要被一个回合镇死了!

    “圣奴?”

    守夜负着手,将夜幕敛回自身,淡漠道:“圣奴七把手,说书人?”

    “不错。”

    说书人傲娇的抬起了下巴,也不否认。

    他吞下一枚丹药,身躯上的伤势便是快速恢复。

    “七把手,这么弱?”

    守夜嘴角噙上了一丝笑意。

    “弱?”

    说书人气得跳脚,他就见不惯这等嚣张猖狂之辈。

    但眼下……

    力量完全不对等。

    这家伙仅仅斩道之巅,便是莫名其妙有了九死雷劫之后才能堪悟出的太虚之力。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能怎么办?

    “人家是刚刚被炸伤了,要不然,一根手指头便能把你给捏爆,你信不信?”说书人撇了撇嘴。

    “炸伤……”

    守夜咀嚼着这一词。

    想来,不出意外的话,便是这说书人和不知名的鬼兽战了起来,引发的爆炸吧?

    “老夫有几个问题,需要你配合一下。”守夜迈开了步,往前腾挪。

    “嗖!”

    说书人宛若惊弓之鸟,立马退撤。

    “你跑得掉吗?”

    守夜缩地成寸,远远吊着。

    说书人身形一滞,总算停了下来。

    “人家不想回答,你打人家了!”他嘟着嘴,对搓着食指,声泪俱下。

    “我!”

    守夜当即鸡皮疙瘩便从脚底竖满了全身。

    这种娇滴滴的声势攻击,简直比给他这个脾气暴躁的粗汉子来一剑,杀伤力还要更强。

    “你可以选择自爆,反正我能接下,保住白窟小世界的运转平衡。”

    守夜深深一呼吸,继续说道:“但也可以选择和我平心静气的谈话,苟得一命!”

    说书人权衡了一阵,发现此刻自己根本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无奈点头。

    “好嘛!”

    “人家答应了你就是了,不要太粗暴就行啦!”

    “咔咔——”

    守夜拳头捏得咯嘣响。

    他抗不住了!

    “首先,谈话可以,但是和老夫的交流之中,不要出现‘嘛’、‘啦’、‘呀’之类的语气词。”

    “自称,更加不使用‘人家’!”他憋着气。

    “你不喜欢?”

    说书人眼珠子一转,娇声道:“那……妾身?”

    “嘭!”

    虚空直接炸碎。

    天道都崩解了。

    守夜定身不动,然不怒自威。

    说书人惊得捂住了胸口,下意识的抿住了唇,“吓死宝宝了。”

    守夜:“……”

    完蛋!

    这家伙已经成习惯,完全改不了是吧?!

    他重重的舒气,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起来。

    红衣的规矩,便是在任何囚犯面前,都不可轻易暴露自己的情绪。

    这点,显然,方才自己已经做得很不到位了。

    “安静。”

    “从此刻开始,老夫问什么,你答什么。”

    “除此之外,多说一句……”

    守夜眸子一凝,眸色肃杀:“杀了你!”

    “噢。”

    说书人夹着腿,双手合叠,抚在腰侧,“人……明白啦!”

    守夜嘴角一抽。

    “提问!”

    不待他说话,说书人便像是个乖宝宝一般举起了手,怯生生道:“人家……呃,妾……呃,我那个,可以换个裙子嘛?好多血的说……”

    他蹙着眉头低头。

    看着自己新换的红裙又被血腥味染满了,满是不喜。

    守夜让自己松开拳头,沉声道:“再补充一句,你没有提问的权利!”

    “噢。”

    “晓得呐!”

    守夜眼皮狂跳,他真的快忍不住了。

    这家伙,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他感觉自己已经听到了平生最多的语气助词。

    忍!

    守夜,你是红衣,你可以的!

    徐小受那么欠扁,你都忍过来了,不就是几个语气助词嘛,你忍不了?

    “拿着。”

    守夜随手抛出了一个东西。

    光影掠过。

    “呀!”

    说书人吓得往侧方一避,物块便是“咚”一声砸到了地上。

    这……

    这谁顶得住?

    “轰”一声响。

    守夜直接突破了音爆,一手掐住了说书人的脖颈,当场拎起。

    “我叫你——拿着!”

    他目眦欲裂,额上都爆开了青筋,嘶声吼着,地面直接被震碎了。

    “人人人、人家……啊啊,我怕……”

    说书人柳眉一弯,脸色便是苦了起来。

    他一低头,看着裙子被震裂,立马捂住了胸口。

    “露,露出来啦……”

    “闭嘴!!!”守夜吼着。

    “噢。”

    “拿起来。”守夜头一点,恢复了平静。

    “拿不起来,您,您拎着人家……”

    说书人话还没完,便是感觉屁股一痛,身躯完全被对方砸到了地面。

    “哎哟。”

    他痛呼一声,眼神却不由瞟向了一侧的物块。

    “令牌?”

    这完全黝黑色,不加任何花纹修饰,平凡到了极点的令牌,仿若是一个铁饼。

    其上,除了一个“禁”字,再无他物。

    瞳孔一缩,说书人却是认出了这是何物。

    圣神殿堂之内,对付囚犯有着自己的一套。

    首当其冲的,便要属这“禁武令”!

    禁武令,由封印之石混合其他高品阶灵矿打造。

    上头还纹着圣神殿堂六部之一——道部,全力打造的天机阵。

    即便是斩道。

    被下了禁武令,浑身灵元也半分动用不得。

    这玩意真要摸上了,那就真是任人宰割了啊!

    “人……我不拿!”

    说书人头甩得像是拨浪鼓。

    “看来你也晓得‘禁武令’。”

    守夜冷笑一声,“但是,你没有不拿的权利。”

    他一张手,双臂之上,再度纹上了夜色暗纹。

    “我拿,我拿。”

    说书人沉痛的闭上了双目,左手揉着被摔得发疼的屁股,顺势点到了古籍之上。

    随后,右手才摸上了“禁武令”。

    “嗡!”

    黑色令牌一震。

    其上“禁”字消失不见。

    说书人翻手一看。

    那“禁”字,果然如传闻所言,直接印到了掌心之中。

    “完了。”

    “这一具身外化身,废了。”

    “不知道哥哥有没有办法解开这玩意……”

    心头苦涩,但说书人不说。

    他本应该跑的。

    但是不能!

    自己一跑,古籍虚影怎么办?

    落下?

    交给面前这红衣?

    开什么玩笑!

    刚刚封禁的那头拥有封印力量的鬼兽,即便是这具身外化身废了,他也必须要带回送给哥哥。

    不然,这一番挣扎,有什么用?

    而此刻,定下心来的他,也完全明白了。

    古籍上传来的冰寒之力,定然是来自灵熔泽的“三日冻劫”。

    这冰焰不是“烬照原种”,脾性没有那么暴躁。

    所以不可能自己妄动。

    而现在古籍仍旧有反应,只能说明。

    那封印鬼兽,已经开始干扰古籍空间里头的力量了。

    说不得,不消片刻,便能脱身而出。

    毕竟,那可是封印力量啊!

    说书人快哭了。

    本想着好好泡个澡,待得古籍空间稳定之后,进去拿到“烬照原种”和“三日冻劫”,再驯服那封印鬼兽。

    没想到,现在倒好。

    跑出来一个战力如此之高的红衣,直接打乱计划了。

    “哥哥~”

    “救命呀,快来拯救人家!”

    ……

    “很好。”

    守夜看着说书人乖乖拾起了“禁武令”,这才定下心来。

    道殿主亲自训出来天机团队“道部”,其所打造的“禁武令”,恐怕是“圣奴”首座来了,拿了,都得乖乖的蹲下受训。

    “现在,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多余再说一字,你就完了。”

    守夜一个俯身,“懂?”

    “噢。”

    “好,老夫问你,爆炸和你有关,你和谁在打架?”守夜凝眸。

    “人家没有打架!”

    说书人奋力一锤地面。

    “人家?”‘’

    守夜声音冷了下来,提起了手。

    “噢噢,我我,是我……”

    说书人捏着兰花指招架到了头上,“别打人……我,别打我!”

    “呼!”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守夜决心不计较了。

    狗改不了吃屎。

    这等人,这种习惯,注定是强行拗不过来的。

    “你没有打架,爆破是谁弄出来?”

    “我不知道。”

    说书人脑海里突兀的闪过了一个青年身影,但很快否定。

    不可能!

    “呵!”

    守夜冷笑,“不是你和那鬼兽打破天地大阵,灵熔泽,怎么会炸?”

    “我没有打架,我很乖的,我不喜欢杀人!”说书人委屈了。

    “你要知道,你拿着‘禁武令’。”守夜眼神示意了一下。

    “我知道,所以我不敢说谎。”

    说书人捂着裂开的裙子,解释道:“当时我过去的时候,‘烬照原种’的气息已经泄露了。”

    “然后另一边,那一帮家伙也已经打开了冰寒之境的天地大阵。”

    “爆破是迟早的事,怎么能怪到我头上?”

    守夜眯着眼,徐徐点头。

    “很好,老夫信你。”

    “但是,冰寒之境的天地大阵,普通历练者没可能打破,怎么开的?”

    说书人面上苦色一僵。

    他想到了封印鬼兽。

    但这玩意,是要送给哥哥的。

    “我怎么知道?”

    “你撒谎!”

    守夜突然叱声道:“老夫先前说了你和鬼兽征战,你只否认了后半句话,前半句,只声不提!你默认了!”

    “我……”

    “所以鬼兽和你是一伙的,你在包庇鬼兽?”

    守夜失笑了起来,双手一摊,“你要想明白,你是‘圣奴’,即便是落到老夫手上,最终也是要交到白衣那处置。”

    “但如若事关鬼兽,一个扯上了嫌疑。”

    “信不信老夫问完话,你连灵魂,都剩不下来!”

    他面容完全冷冽。

    红衣的职责,便是灭绝鬼兽。

    一旦发现谁和鬼兽有染,抽神鞭魄,那都算是轻的。

    “好吧,是有一头鬼兽。”

    说书人放弃了挣扎。

    面前这老货,真不是一般人来着。

    “你骗了老夫一次,我记下了。”

    守夜竖起了一根手指,“你还可以有第二次机会,但你要想好,用在什么地方。”

    “一旦再被发现……”

    嗤笑一声,守夜直起了腰板,负手而立。

    “红衣,从不给人和鬼兽,拥有第三次欺骗的权利。”

    “噢。”

    说书人认真点了点头,“您问,您问。”

    守夜直接坐到了地面上,特意挪开了一点距离,和善道:“那鬼兽,什么属性?”

    说书人面不改色。

    心下却是暗涛狂涌。

    这般问话,如此直接?

    莫不成,面前这老头已经发现了什么?

    他可是听说过,先前从白窟跑出来那一头鬼兽,便是封印属性。

    彼时刚刚破界时,几乎灭绝了十数个队伍的红衣。

    这也是他见到封印鬼兽时怦然心动的原因。

    而现在,直接问属性……

    如若是没点发现,根本不可能!

    因为别的鬼兽,属性,根本不重要!

    “不是很清楚……”

    说书人不动声色,目中多了些回忆,“我到那里的时候,冰寒之境已经被破开了,唯一见到的,便是那鬼兽,会冰遁。”

    守夜凝视着说书人的面庞,半晌不语。

    “怎么?”

    意识到气氛不对,说书人扭头,不解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守夜点点头:“冰遁是吗,那就是说,它是冰属性?”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说得太肯定,要是错了,你岂不是要当成我是在骗你?”

    说书人畏惧的缩了缩头,“我可不想死。”

    “不想死……”

    守夜呢喃一句,轻声一笑:“那以你这个斩道巅峰,还渡过了‘九死雷劫’的‘圣奴’七把手眼光来看。”

    “它,是什么属性?”

    说书人愣神了。

    这帽子扣的……

    不就是想说人家厉害,人家看得出来鬼兽的属性么?

    他下意识的就要胡扯几句了。

    但看着对面完全阴森下来的面庞,说书人知晓,这一波,若是真要胡乱出口,对面真有可能灭了自己。

    风瑟瑟的吹。

    明明夜幕已经被守夜收走了。

    说书人心头却突兀的被黑色全部笼罩。

    “说。”

    “放轻松点。”

    守夜手指敲着地面,轻声道:“想明白了就说,老夫也不喜欢杀人,老夫只杀鬼兽。”

    说书人收回了目光,低下头来。

    “其实,人家……呃,我真的看不是很出来。”

    “它似乎不是冰属性,但会冰遁,这个我也说不清。”

    “可我来得晚,除了那一闪而逝的冰遁外,其他的,几乎也都没见着。”

    “也或许,不是冰属性的话,它在隐藏着什么?”

    “看着我。”守夜突然出声。

    “嗯?”

    说书人抿着唇,视线上移,仅一眼,就收了回去。

    “害、害羞……”

    这一下,守夜肺都在抽搐了,地面直接被他揪出了一捧土。

    明明拷问已经酝酿到这个程度……

    这家伙,故意的!

    他就是要打破这种问话的局面!

    “回答我。”

    守夜松手,拍着沙子,道:“冰属性,是与不是?”

    “我不是很清楚……”

    这一次说书人摇头得坚决了。

    “嘭!”

    地面直接炸开。

    守夜暴怒一拳轰下,说书人整个就被弹了起来。

    “啊——”

    惊叫声中。

    虚空突然扭曲,直接化作空间锁链,箍住了半空中说书人的身形,横着吊起。

    随即,黑色力量自地面蔓延,点滴往上。

    继而汇聚到了说书人脖子上方,化作一口黑暗侧刀。

    滴滴粘稠的黑色液滴就这样垂下,从说书人的脖颈处滑落,在半空拉出一道长丝。

    说书人面上浮现慌色,“我没有骗你,我什么都交代了,你为何要杀我?”

    “别装了,堂堂‘圣奴’七把手,多累。”

    守夜嗤笑一声,道:“老夫再问清楚一点吧,冰属性,是与不是。”

    他顿了一下,补充道:“你的回答,只能在两个字以内,懂?”

    说书人面带哀求,“我真不清楚,我……”

    “嗤!”

    侧刀在虚空一转,直接竖着插下,径直贯穿了说书人的背部。

    鲜血喷涌。

    说书人“噗”一声便是吐血了,当场昏迷。

    “抱歉,忘了你现在是个普通人。”

    守夜抹了把脸上血迹,“啪”一下,隔空一个耳光,便是甩醒了说书人。

    “回答吧,是与不是。”

    说书人这下不装了。

    他面色完全阴沉了下来。

    “你叫什么?”

    “守夜人。”

    守夜笑眯眯道:“欢迎报复。”

    “记住今天,记住此刻。”

    说书人的声音也完全冷冽了下来。

    “老夫会的。”

    守夜含笑,继续问道:“冰属性,是,与不是?”

    “不是!”

    “咻咻咻——”

    黑暗侧刀在虚空化作十数短箭,当场飞蹿,从四面八方将说书人插成了马蜂窝。

    “嗒嗒嗒……”

    血液一抔一抔往下砸。

    守夜突然定住,一挠头。

    “哦,抱歉,你说的是‘不是’呀,和我预想中的有些出入呢!”

    “抱歉,一时没刹住。”

    说书人面色完全白了,奄奄一息的。

    “你,会死得很惨……”

    他虚弱的,一字一顿说着。

    血液从其平吊着的身子顺势流下,很快,便染红了如纸苍白。

    “不是冰属性的话,是什么属性?”守夜无视了这家伙的废话。

    “我不清楚……”

    “轰!”

    虚空平吊着说书人的锁链突然往上一甩,直接将人影抛上了数十丈高空。

    而后,黑色短箭在下方重新凝聚成型,化作一把剑身向上的巨剑。

    一个上竖。

    一个下坠。

    “嗤!”

    “嘭!”

    说书人的身躯直接贯透,从剑身上穿过,砸到了地面。

    一直紧握在手的古籍也啪一下落到了地面。

    守夜站起身来。

    突然平静不复,嘶声咆哮,怒不可遏。

    “你在说什么废话!”

    “你不清楚的话,‘灵熔泽’残留的封印之气是什么?”

    “你当老夫是傻的吗!”

    “就算你觉着爆炸可以抹除一切痕迹,就算你看不起我这个斩道巅峰,连‘九死雷劫’都还没渡过一劫的老头……”

    “但你总该相信道殿主啊!”

    “斩道勘探不出来的痕迹,天机术也勘探不了吗?”

    “封印之气这么明显……连老夫的‘诛天之手’你都能收,都在你的空间里吧?封印鬼兽,还有宝物?”

    “你现在什么都拿走了,你特么跟我说你只看到了冰遁?”

    “我冰你个变态菠萝遁,老子灭了你!”

    守夜怒不可遏的冲出去,将地上的黑色长剑拔出,当场就要斩下。

    “咔咔——”

    就在这时,细微的声响从古籍处传来。

    剑斩一顿,守夜一停,闻声望去。

    “咔咔——”

    再是几声脆响。

    这一次,守夜看清了。

    古籍下方的地面,竟然凝结出了冰霜?

    “冰属性?”

    守夜怔了。

    诈错了?

    难道,自己真错怪对方了?

    封印鬼兽没有出现,真的是冰属性?

    “呵呵。”

    “哈哈。”

    “嘻嘻嘻嘻……”

    说书人蜷伏在地面,突然病态般诡笑了起来。

    “你很厉害。”

    “人家不得不承认,在我遇见过的红衣当中,你算是最有魄力的一个。”

    “明明没有封印之气,也能演得如此之像。”

    说书人抬起头,满面是血,他却笑得猖狂。

    “厉害。”

    竖出一根大拇指后,他的面容完全冷冽。

    “不就是想要封印鬼兽吗?”

    “人家给你,都给你!”

    “你想要什么,人家都给你,三日冻劫、烬照原种、封印鬼兽……”

    顿了一下,他疼得在地上抽搐了一会,在才狞笑道:“通通给你!都放出来好不好,一起死呐!”

    “都?”守夜扛起了大剑,眯着眼走了过去,拾起古籍。

    感受着这古籍完全不同于先前平静,此刻全然是一派颤动,各方空间之道,尽皆扭曲的暴乱景像。

    他轻轻拍去手上之物的尘土,一扭头。

    “不是有着‘禁武令’么,怎么做到的?”

    “嘻嘻。”说书人翘起了兰花指,抹去糊住双目的血迹,娇笑道:“‘禁武令’之前呢?人家可是有点小反抗之力的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