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的战衣能超神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防不胜防
    觉醒技·水花冰晶!

    水花冰晶有着相当夸张的射速,其速度当初就连有着超级速度的后星云都一度觉得难以应付。再加上其射程远覆盖范围广,要想接下这招确实困难。

    云岳意识到不对,已经第一时间就交闪现躲避了,但还是慢了一点。

    他正脚底的那束水流宛如尖刀般地从他大腿一侧擦过,刺得他腿部鲜血横流,还带走了大腿外侧的一小块血肉。

    几发水花冰晶同样也在他来得及使用空间闪烁前的一瞬擦中了他的身体,迅速爆裂释放出了极寒的冰晶。

    云岳一个瞬息人已闪现去了擂台边缘,一面轻喘一面半蹲着落了地。

    此时他的左臂、小腹和右小腿都已被水花擦到,覆盖上了透明澄澈的冰晶。

    只是可惜覆盖面积比江晓月预想的要小很多,就好像打中他的水花炸开时其中寒气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抑制而被削弱了一样。

    江晓月只能推测可能是因为云岳比自己等级要高,源能级别压制之下水花冰晶的效果也难免打了折扣。

    因为她也是第一次和D级的对手交手,所以也根本无从知道觉醒技可能取得什么样的效果。

    但江晓月没有半点犹豫和停顿,一击未中又是一道水箭立刻电射而去。但此时云岳靠着空间闪烁拉开距离,已得到了片刻喘息功夫,再次扬手打开虚无空间再次缩了回去,江晓月的水箭依旧只扑了个空。

    场上重新又只剩下了江晓月一人。

    但刚刚兔起鹘落的瞬间发生的事着实让所有人都有些惊到了。

    吴月滢直至此时才恍然:“刚刚江晓月选手......是用水击打地面,模拟出了有人在擂台上走路的轨迹,引诱云岳选手现身攻击的吗?”

    “好像......吧。”刘亦恒也有些不确定,“不过这么看来,似乎云岳选手是通过声音判断敌人位置的?”

    “声音,或者其他一些依据......可能吧。”吴月滢也不确定地道,“我是听说过有些空间系觉醒者是靠动作捕捉来确定位置的。不过总之在虚无空间里,应该是看不见外面情况的才对......”

    “无论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想到这个办法,江晓月选手思绪的敏捷确实也令人佩服。”刘亦恒补充。

    但此时场上的局势似乎并没有改变。

    云岳还是藏在他的虚无空间里,江晓月也还是处于被动防守地位。

    如果一定要说哪里和先前有区别的话,那就是云岳已经在刚刚那回合的交锋里受伤了。江晓月的水箭切实地割破了他的大腿,而且伤得应该还不轻。水花冰晶虽说效果被抑制但也对他造成了冰冻,应该也不可能会毫无影响才对。

    只不过刚刚那招已经让云岳上过一次当,对方应该不会再上第二次了。

    毕竟无论是听声音还是捕捉动作,水流和真正有人在地面上行走还是有区别的,事先有提防的话对方肯定不会再次中招。

    贸然移动走位也没有意义,无论她在赛场上走到哪藏在亚空间的云岳应该都一清二楚。

    所以她现在索性不如原地不动,专注巩固防守。

    江晓月双臂扬起,双掌十指张开。大量的水体在她意念指挥之下悬浮而起,分散作了成千上万的水珠,朝着四面八方散射了出去,最后在她的意念指挥下全部悬停在了半空。

    觉醒技·水花冰晶,悬停版!

    密密麻麻的水珠悬在空中,就仿佛一场暴雨落下前瞬间的时间被暂停,漫天雨滴被定格在了原地。

    这招严格意义上说灵感也来自于苏耀。之前在火山维度里对付达罗修姆时苏耀就让她朝周围空气里散射水花冰晶,利用达罗修姆自己换弹时吸收空气的特征让它吃下去。

    不过那时她只是控制水花冰晶朝所有方向散射而已,如今她更让这无数水花在半空悬停,操作难度和控制精度增加了不是一星半点。

    在省内选拔赛结束后江晓月同样也竭尽所能地增加了自己的实力,不仅吸收了源能石更增加了自己对各种觉醒技地掌握程度,比如说对水花冰晶的高精度操作就是她的练习成果之一。

    密集的水花冰晶覆盖了以她自身为中心一圈内的所有区域,无论云岳从哪个角度打开虚无空间、从里面探出身来,都会第一时间撞上大片的水花,原地就会被冻成冰雕。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江晓月更是给自己上了第二层保险。她素手一扬,又一道道水流旋绕而起,将她本体围在了中间。

    这样一来就算云岳不知如何神奇地避开了如此密集的水花冰晶发动攻击,她也能够用身边的水流进行防御。

    “嚯,江晓月选手采取了铁桶一般的防御阵型!”刘亦恒情绪饱满地解说,“这样一来无论云岳选手从哪个角度现身都会被水花冰晶瞬间冻结,甚至连使用空间闪烁的机会都没有!”

    “是的,这也是相当聪明的一招!”吴月滢道,“所以云岳选手到底会就此中招吗?这个布置会直接奠定这轮比赛的最终胜负吗?还是说......咦???”

    两位主持人同时注意到了不对。

    此时此刻场上的展开再一次大大出乎了任何人的意料。

    面对这般滴水不漏的水花冰晶阵型,云岳居然并未从江晓月身周任何一个角度现身,也并没有被漫天水花冻成冰雕。

    就在江晓月站在无数水花包裹的中心,谨慎地原地环绕打量着四周情况,右脚鞋底和擂台地板之间露出缝隙的那一个刹那......

    ......虚无空间再次出现了。

    是的,就是出现在了江晓月的脚底,从她脚下和地板间那仅有的一丁点缝隙处飞速膨胀,宛如一只巨兽张开了血盆大口!

    糟了!

    这是江晓月瞬间冒出的念头。

    她失去了平衡,感到身体像是被无可抗拒的力量猛拽了下去。她条件反射地控制水流缠住了自己手腕,试图将自己拉上去。

    但没有用。她能感到一只手强有力地从下方抓住了她的脚踝,带着股怪力不由分说地将她扯进了那个空洞。

    仅不片刻,江晓月人已彻底消失在了全场所有观众的视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