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的战衣能超神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意外的天才
    空手入白刃!

    苏耀这么一招着实出乎了包括观众和对手在内所有人的意料。

    这并不是长拳中既有的招式,也不是任何战法任何路数的拳招,单纯只是苏耀靠着奇准的眼力和对敌人动作的预判,然后配合以装甲蛮横的力量硬生生接住了这一剑。

    如此近的距离,重剑被苏耀所制住,雷京航顿时便陷入了不利局面。

    苏耀这身装甲夸张的出力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既然被他抓到那雷京航肯定是别想再把剑收回去了。

    现在按理说他应该立刻加速后撤才对。这样近的距离下如果稍有片刻逗留,不仅他没法收回自己的武器,大概率还得迎面吃上苏耀一拳。

    以这样的状态吃一拳可就跟之前双方仓促过招间苏耀打的那一拳头截然不同了。此时苏耀接招反打,臂铠出力势必会比刚刚强出不少。如果恰巧命中致命部位,这一拳下去就能直接决定比赛胜负也说不定。

    看台上的主持人此时都是这么想的,连苏耀也以为雷京航接下来肯定得弃剑后退。

    连后手他都已经脑内演练完毕了。雷京航后撤时他会用左手握住剑身,右手虚晃一拳,却并不会真正打出来,而是会将会动力全部集中在铠甲中指上,在面前这柄重剑剑身上用力一弹。

    承受了巨大冲击的剑刃会像回旋镖一样朝雷京航冲去,剑上携带着那样强悍的怪力,雷京航绝对没法伸手接住。他唯一的选择只有闪避。

    但在这种情形下他可能会采用的身法选项也早就已经被记录进了装甲的技能系统。无论他向哪个方向退避,那一瞬都会立刻被苏耀的后续连招抓住,在长拳的连击和外骨骼的动力下被瞬间秒杀。

    所以在雷京航后退的刹那,这场比赛他就已经输了一大半了。

    但就连苏耀也没算到,这家伙居然并没有后撤,而是仍固执地站在原地,卯足了劲握紧了手中的剑柄,看起来就像要靠蛮力把剑从苏耀手里夺回来一样。

    这家伙......不会真觉得他能赢得了外骨骼的动力吧?

    苏耀心念急转,他左手握住剑身,本来准备虚晃一招的右拳动力迅速提升,一拳已准备朝着雷京航面门轰去......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刹那,他意识到了不对。

    雷京航可不是傻子,相反,他打到现在为止表现出的战斗本能和意识在苏耀交手过的所有对手里都能算数一数二。

    他根本就没想把剑从苏耀手里夺回来。

    他只是在朝着这把剑的剑身上输入源能,施展某种全新的觉醒技。

    苏耀脑袋转得非常快,整个过程其实还不到半秒钟。那重剑上陡然电光大涨,耀眼的电弧跳跃闪动,顺着剑锋的方向仿佛凝作了闪电之枪,从剑身上朝着苏耀面门电射而出!

    觉醒技·疾电之弹!

    源能幻化的闪电以重剑作为媒介,像一发子弹一样打出来。

    苏耀单手抓着这把剑,胸口装甲距离剑尖仅数厘米。再加上这招射速快且释放隐蔽,等反应过来再想躲闪几乎是不可能。

    但苏耀也不是靠着反应躲闪的。

    在雷京航这招施展的瞬间,他已立刻条件反射地松手甩开了剑身,同时脖子一歪躲过了剑尖所指的方向。

    电流带着轻微的嘶鸣飞射而出,几乎是贴着苏耀的头盔飞掠而过,在他耳边带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的电流炸响,却并未打中。

    同时苏耀抓住机会,立刻握拳准备反攻。

    但却不料这发疾电之弹的使命,却还并未就此结束。

    这发闪电从苏耀身侧掠过,居然继续斜向下飞了过去......在苏耀身后破裂卷起的擂台地板上猛地一弹,一个一百八十度转向朝着苏耀后心射来!

    居然还是一发跳.弹!

    疾电之弹正中了苏耀后心的装甲。

    又是一股酥麻的触感顺着后背蔓延,这次比之前的每一次都要来得更加猛烈。苏耀出拳动作显著地被延缓了,恢复时又已失去了出招时机。

    雷京航重剑再度拖着电光狠狠劈落。苏耀双臂交错一挡,重剑再度在臂铠上炸出了飞溅的火星,空气中爆开了带着电光的冲击,震得苏耀向后滑出了半步。

    “连这都给你防下来了,”雷京航撇了撇嘴,“你穿着的这套东西性能简直是怪物啊。”

    “彼此彼此。”

    身上被电击的麻痹感正在消褪,苏耀隔着头盔显示器眯起了眼睛打量着雷京航。

    “用威力集中的微量电流穿透我铠甲的防御,虽然没法造成实际伤害,但是却能通过电讯号干扰我大脑下达的讯号......是这样嘛?”苏耀突然问道。

    人的身体一切最基本的活动都是靠神经中枢通过释放电信号的形式下达指令的,要想指挥身体完成任何动作都必须依靠电信号。

    苏耀这身外挂铠甲自然也不例外。就算是系统的装甲,也必须得有他的神经中枢下令才能完成指定动作。

    雷京航迄今为止的绝大多数攻击其实都并不是冲着伤敌去的,他最主要的目的,其实还是通过接触将电流打进装甲内,干扰苏耀下达给战衣的神经讯号。

    之所以选用剑作武器,可能不仅是因为要避免被苏耀看穿动作而已。因为用剑作为武器直接劈砍在战衣上,电流也许会更容易通过斩切穿透进去。

    所以他才一直会觉得装甲性能变得迟钝了。其实并不是装甲的迟钝,而是受到电流干扰、它收到苏耀神经信号的速度变慢了。

    通俗点比喻,就是人们一般说的信号不良。

    “哦?你居然看穿了?”雷京航哈哈笑了笑,“没错,这就是我们给你量身定制的战术......真是的,其实我个人很讨厌这样拐弯抹角的打法。

    要输换成别的对手哪需要这些有的没的?我直接给他电糊就完事了。实在是你这层壳子太硬了,不用这种手段我压根就电不动......”

    苏耀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些什么:“这么说,你的意思是这不是你的主意了?”

    “刘禹澈的主意。”雷京航耸肩,“我哪想得到这么拐弯抹角的打法?我更倾向于直接上去砍人。”

    果然,苏耀就觉得奇怪,这的确不像是他的风格。

    “那刚刚用那发电流射击偷袭、还接了一发像跳.弹一样的二段攻击,这也是你们事先设计好的?”

    “那倒不是,这是我心血来潮想到的。”雷京航骄傲道,“怎么样,我脑子有时候还是挺好用的吧?”

    有一说一,确实。

    苏耀发现了,这货除了没有狐狸外挂没有牛逼后台之外,跟某民工动漫的主角鸣人其实有点相似。平常看起来傻里傻气,动起手来战斗智商却一点不低。

    要是被他的外表迷惑的话,很容易会吃亏的。

    打到这会儿雷京航已经展现出了十足的实力和战术思维。如果除去苏耀自己这个开挂的和宋晚晴那个等级压制的大佬,雷京航绝对是本届当之无愧的单挑第一人了。

    虽说最后的底牌没法留到决赛是有点可惜,但如果该用的时候还不用,那底牌也就没有意义了。

    苏耀眼睛轻闭,再度睁开时眼前系统界面里所有UI都暂时切换至了淡金色。一行醒目的字样跳至了屏幕正中。

    “重甲模式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