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的战衣能超神 > 第一百零三章 布局
    别人未必能看得出,但和之前爆血术状态下的后星涛直接对阵的苏耀能明显地看出来,此时此刻后星云所爆发出的高速几乎已经和爆种状态下的后星涛持平了。

    苏耀终于有些理解后星涛为什么不惜去学哪种超越自己所在阶层的自残战法了,因为同为速度系的他要想打赢自己的老哥,爆血术恐怕真的是他仅有的希望。

    后星云是确确实实比他强出太多了。论步法的精妙,对速度的精细把控,爆发能力和速度,全方位都要超越他的弟弟。

    另外从目前实战表现看来,苏耀对后星涛挑战他老哥的成功几率并不看好。

    就算是在爆种状态下,后星涛的速度好像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和后星云相仿而已。

    然而靠着这种自残手段拔苗助长的后星涛在战法造诣、对自身的掌控力上都是远远不如后星云的,速度相近的情形下真要动起手来肯定还是得靠技巧决胜负,那对后星涛来说是极其不利的。

    后星云在破解了江晓月的战术将她击飞后却并未就此上前追击,而是暂时停在了原地,看着她背靠在擂台的环形外壁上站起身。

    看他那样子似乎不想穷追猛打,而是更希望江晓月能意识到差距知难而退。

    不过看他之前的比赛似乎也没见他对别的谁这么客气。苏耀在台下偷偷地想这主要可能还是因为这次对手是漂亮妹子,某人大男子心态发作怜香惜玉,不想下狠手......

    毕竟不管在哪个世界,颜值即正义永远是通用的。

    但可惜了,江晓月也并没有就此退缩的意思。

    她再度站起时,周身已是寒气弥漫。水流化作漩涡在她脚边缓缓转动,悬空飞起,在她纤长雪白的指尖环绕。

    后星云挑了下眉毛。

    江晓月指尖轻弹,那缭绕的水流间登时射出了无数微小的水珠。大量水滴密密麻麻,犹如倾盆暴雨般平推而来,那景象看着便令人头皮发麻。

    “‘水花冰晶’!”张指导解说道,“这可不得了,这可是个相当厉害的觉醒技,江晓月选手不愧是城北二中十年难遇的天才,这个年纪居然能把水花冰晶这样的觉醒技掌握到这种地步。”

    这次李海东能插上话了:“是的,的确了不起。我记得历届比赛中也只有极少数水系的天才觉醒者用过这招。

    ‘水花冰晶’是以超高射速著称的觉醒技,攻击范围大且十分密集。哪怕是其中一滴水珠擦中对手就能迅速开始冻结,对作为速度系的后星云来说应该是相当不妙的觉醒技......”

    解说的速度当然是追不上场中形势变化的。

    水花冰晶的超高射速以及铺天盖地的密度就算对后星云来说也有点棘手,如果纯粹靠反应躲闪的话说不定确实难以完全避开。

    不过这里就又和躲子弹是差不多的道理了。

    躲子弹你不必比枪更快,只需要比持枪的人快就行了。

    觉醒技水花冰晶虽然强大,但作为使用者的江晓月的意图和瞄准方向却都能被提前看穿。

    早在第一发水珠飞至之前后星云便拖着一串残影预判性地规避了开来。他身形像风一般,密集的水花追在他身后扫射,却只不断从道道虚影上穿透而过,在擂台的地板、墙壁上炸开了朵朵冰花,寒气飘散。

    就算快不过水花的射速,但江晓月瞄准的哪里、下一步要转火哪里,这些对后星云来说都太显而易见了。

    他有充足的时间她的表情、通过她的眼神看穿意图,接下来要回避攻击就变得轻而易举了。

    高速的残影躲开了水花冰晶的全部攻击,绕了大半个赛场的弧线后气势汹汹地朝着江晓月冲来。

    江晓月反击未能得手,想也不想立刻抬手原地按下。她浑身寒气骤提,脚下冰晶蔓延,那个起手似乎是打算故技重施再次使用“十里冰川”防御进攻......

    但这次似乎是慢了一拍。

    后星云咻地一声于她面前闪现,拳影在冰晶来得及释放前已打进了她的小腹。

    江晓月哼了一声。她身子晃了晃,却顽强地稳住了双腿,迎面还了一掌。

    近身战的话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后星云随手捉住了她皓洁的手腕,顺势一肘将她击退。江晓月背部重重撞在了身后的环形墙壁上,嘴角溢出了鲜血。

    看起来胜负已分。

    交战双方一个是远程法师,一个是敏捷点满的战士。

    在这种几乎零距离的情形下,战斗已经没了半点悬念。

    观众席上发出了遗憾的叹声。

    虽然可惜,不过这个结果也在意料之内。

    江晓月表现得已经最够好了,没人能责怪她什么。她已经给大家带来了一场足够精彩的对决,只是对手实在太强了。

    所以这就结束了吗?

    看起来貌似除了直接认输之外,江晓月也没有任何别的选项了。

    这个距离下她哪怕是动一根指头,后星云也完全来得及制止她的意图。

    此时此刻,她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了一周前,森林维度内和苏耀在一起时的事。

    他总是能想到办法。

    很多看似不可能做到的事,难以解决的困境,在他面前总是能变得非常简单。

    “总是会有突破口的。”

    那一晚,两人围坐在篝火边聊天时,苏耀曾这么对她说。

    “任何一场战斗前你都必须尽力做到知己知彼。你必须了解对手,分析对方的能力和习惯,寻找对方的弱点破绽。然后你必须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的能力、自己的极限,这样才能找到针对敌人破绽击破的方法。”

    “那万一对方没有破绽呢?”

    “那就自己想办法创造。”苏耀笑了笑,“打个比方......很多人在绝对自己已经胜券在握的时候就会更容易出现破绽,因为他们会放松警惕。

    棋局上能算得更远的人总是会赢,实战其实也是同理。

    如果你能试着布一个局,从你落子的第一步开始就算到最后一步,然后还能诱使敌人每一步行动都跟着你的步调走......那么到最后,你肯定就会是赢家。”

    其实那天晚上围在篝火边,这话苏耀也只是随口一提,说过了他也就忘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江晓月却把这些牢牢地记在了心底。

    后星云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强大到毫无破绽的对手,她知道自己的能力根本抓不到对方,正面交锋她几乎没有胜算。

    所以她试着采纳了苏耀的建议。

    布一个局,诱导对方顺着自己的想法前进,陷入自己的布置。

    而接下来就将会是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