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的战衣能超神 > 第六十七章 佛系天才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只不过是勤学苦练而已。”苏耀随口带过了此节,转移话题道,“其实说起来你也挺厉害啊。虽然大家都说你是天才,但其实你也付出了相当多的努力吧?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天才是1%的灵感加上99%的汗水’?”

    江晓月摇了摇头。

    “其实也谈不上有多努力。”她说,“只不过有一天莫名其妙就觉醒了。我爸妈非常高兴,就送我去了超能培训班。

    然后在培训班我也只是跟着其他同学做着一模一样的训练而已,那里的老师就一定要说我天赋异常、是罕见的天才之类的......

    其实我也从来没想过要练得多好,我没有什么梦想也没什么追求,只是稀里糊涂地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苏耀挑了挑眉毛。

    江晓月看起来似乎只是在陈述事实,但这话听着就好比,你以为我这么牛逼是非常努力的结果?不不,其实我只是生来就比你牛逼。

    苏耀笑了笑:“没有上进心的人是不可能取得进步的。就算你这么说,但真正过得稀里糊涂的人可拿不到荣耀和奖项。”

    “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都是实话。”

    苏耀想了想,问:“那如果你真的像你自己所说的一样没什么追求,那你最初为什么要参加比赛呢?”

    觉醒者这条路充满了激烈的竞争,真正不求上进的人应该识趣地避开这条路才对——就像苏耀那位佛系的前身一样。

    江晓月出神地望着眼前跃动的篝火,淡淡说道:“那是培训班的老师要求的,他说我一定得参加,他觉得我肯定能拿名次......所以我就参加了,也确实拿到了名次。”

    “呃,那这次比赛呢?这次你又是为什么要参加?”

    “也是老师的要求,也是爸妈的期望。”江晓月轻声说,“他们希望我能拿到名次,这样他们捧着奖杯回去就会特别有面子。”

    “......那你在此之前参加的那些比赛?书法大会?音乐演奏?”苏耀表示不信邪了。

    “书法是爸爸的兴趣。他自己字写的很差,希望我能写得漂亮,所以就送我去了书法兴趣班......不知怎么的就拿到了大会的冠军。”

    江晓月说着,握着一截枯树枝翻动了一下柴火,火焰在两人眼前窜得更高了。

    “至于音乐的话是我妈妈的愿望,她说小时候梦想能成为一名音乐家。当然了,到最后她也没能实现愿望。所以也只能由我代她实现了。”

    她诉说这些时表情波澜不惊,语调也很平静,就像在描述的是某个跟她毫不相干的某个人。

    苏耀有些无语:“......这么说,你就没有哪一件事是自己想做,所以才去做的?”

    江晓月歪着头想了想。

    “应该是......没有的吧。”

    她看着火堆陷入了思考,火焰在她漂亮的黑色眼眸里摇曳。

    这下苏耀就是不信也得信了。

    眼前这位浑身套满光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甚至还特别能打的超级天才......貌似心底里还真住着条咸鱼。

    苏耀发现江晓月就有点像金老笔下《倚天屠龙记》的主角张教主。张教主在书中也是一代传奇,精通九阳神功、乾坤大挪移之法,明教教主,武林第一高手,其他那些享誉盛名的门派掌门人放他面前都不够一招打的。

    然而纵观张教主一生,你会发现他好像也自始至终没啥追求。

    他学九阳神功是因为自己身中剧毒、不学就会嗝屁,他学乾坤大挪移是因为被困在了密室里不学就出不去。他成为明教教主也是因为敌人打上明教总部来了,全教教徒都跪着求他当教主,不当他们就要全军覆没......

    苏耀一直以为这样的人设有点扯,没想到现实中居然还真有......

    不过这么一想江晓月好像也挺不容易的。

    那么多在外人眼里看来光辉夺目的荣耀,她其实自己并不感冒。她从来没做过什么自己想做的事,只是在不断地实现旁人对她的期待、尽力活成别人希望她成为的样子而已。

    她肩负着太多的期望,而又不想辜负任何人。

    “和我家那两位真是截然相反呢。”苏耀嘀咕。

    “嗯?”江晓月疑惑地歪头。

    “没什么,只是联想到了我爸妈而已。”苏耀笑了笑。

    江晓月“哦”了一声,说:“你能学得这么快,他们应该也对你盯得很紧吧?”

    苏耀想了想,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话锋一转:“知道吗?我十五岁的生日当天,人生第一次,老妈扔给了我一把钥匙。”

    江晓月怔了一下,想了想,问:“车钥匙?”

    再怎么说十五岁也太早了吧?

    “我当时也是这么以为的,事实证明我太天真了。”苏耀认真地说,“老妈对我说,这是咱家的钥匙,我跟你爸要出去玩两天,你留下来看家。”

    江晓月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来。

    “那你妈还真是......挺有趣的。”

    “你是想说没心没肺吧。”苏耀耸耸肩,“不过其实挺能理解的。他们两个有空的时候喜欢跑出去玩,但是他们知道我懒,连屁股从床上挪到椅子上都嫌费劲。”

    苏耀顿了顿,也拿起枯树枝拨了拨火堆。

    “不过我挺幸运的,我老爸老妈是那种就算我这么任性也会容忍的类型。”他说,“他们经常说对我没啥要求,唯一的期望就是能每天过得开心。

    我学习成绩一直不上不下他们也没说什么,我虽然一不小心觉醒了、却并不想走觉醒者这条路,他们也都表示理解。”

    江晓月听得有些出神:“那听起来真好。”

    “是啊,听起来是挺好的。”苏耀摊了下手,“但猜猜最后怎么样?我还是来了这里,到这个赛场上,跟你围着篝火坐在一起聊天吹水。

    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我自己改变主意了吧。因为毕竟年轻嘛,突然觉得自己也该奋斗一把。有目标的人生才有意思嘛。”

    苏耀放下枯树枝,朝她笑了笑。

    “我觉得你也可以试试。”

    “什么?”

    “找个目标什么的,自己感兴趣的事。不是为了回应谁的期待,而就是为了自己。如果某件事是你真心想做,你为之拼尽全力,哪怕最后失败也不会后悔。”

    江晓月没再说话,但看起来像是陷入了思考。

    “好了,时候也差不多了。”苏耀站起身,“那我先去休息了。明天咱们早点出发吧,关于咱们的初赛,我突然有了个不错的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