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的战衣能超神 > 第六十六章 一间帐篷?
    森林维度内的太阳逐渐落下,黑夜悄然降临。无尽夜幕笼罩下来,带来了浓重的黑暗。风的精灵迅捷地在林间穿行,在树叶间发出了沙沙的轻响。

    至此,初代的首日也基本落下了帷幕。

    在次元维度连夜行军是十分危险的。不仅是因为敌人可能会变多,更因为黑夜中难以辨别方向。就算是高级别的老手也很少会在夜里探路。

    夜幕降临时所有学生都已找好了自己身边相对较好的落脚点,并原地驻扎安顿了下来......至少是那些还剩下的人。

    第一天过去,五百多名参赛选手已被淘汰出去三百多人。超过一半的学员都没能坚持下来。

    不过对主办方来说这样的结果其实是早有预期的,或者甚至可以说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强。如果是按照历届统计数据看的话,这届学生的水平应该还属于上游。

    果然一代更比一代强才是觉醒者社会的大趋势。

    而此时苏耀正坐在一个长满杂草的悬崖边。他“咔嚓”打着了赛方配备的打火机,点着了面前充当柴火的树枝。

    欢腾的火苗从树枝上蹦将起来,橙红色的光照亮了整块悬崖区域。

    这是他们今天所能找到最好的落脚点。他们位处悬崖边缘,距离最近的树林有二十多米距离。在这儿他们只需要担心一个方向的敌人,而且因为没有隐蔽物的缘故不大可能被偷袭。

    赛方在森林维度内划出的比赛区域相当之大。这一整天下来,苏耀除了江晓月之外再没遇见任何其他选手。

    这维度里怪物的密度似乎是比荒原里高出一些的。一天时间下来他们总共遇到了四拨敌人,三次都是水鬼,还有一次遇到了两只森林野狼。

    野狼的动作很敏捷,而且和水鬼不同,它们的感官尤其是嗅觉相当敏锐,想偷袭它们几乎不可能。

    另外这野狼跑起来也着实很有点快。配合上它们敏锐的嗅觉,见势不妙拔腿就跑,真想猎杀它们倒着实有难度。

    苏耀估计这也是到现在为止遇到的大多都是水鬼少有野狼的原因——因为机智些的狼老远闻到气味回头就跑了。

    如果只有苏耀自己一个的话,打赢野狼倒没什么难度,但想击杀那可就费劲了。因为这畜生想跑的话他追不上。

    不过跟江晓月组了队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

    野狼见势不妙,脚底抹油想要跑路?

    晚了!

    冰雪女王一发急冻就给它们冻在原地,根本就跑不掉。

    多了江晓月这么一个冰系控制,被两人盯上的小怪完全没有活路。

    事实再次证明了组队行动的好处。单人行动的话别说是野狼,就连那几拨水鬼苏耀也没法一个人吃下全部——因为那群水鬼判断打不过也会果断抛下队友跑路,头都不带回的。

    苏耀还是有些意外,江晓月早些时候居然会主动提出一起行动的请求。

    他本以为对方会是比较独来独往的那种类型,现在看起来貌似也并不是。

    江晓月这会儿已经撑起了一个相当小巧的简易式帐篷。

    那同样是赛方在背包里准备的工具,每个参赛选手的包里都有。

    在苏耀也准备支自己的帐篷时,江晓月阻止了他。

    “不必了。”她指了指自己的帐篷,“我们可以合用这一个。”

    苏耀:“?”

    等会儿,姐姐,这已经不是避嫌的问题了吧......

    他狐疑地看了眼那小得几乎有点可怜、一个人进去都嫌挤的帐篷。

    这要想塞两个人进去......怕不是得一个人在上面一个人在下面??

    结果就听江晓月解释:“一个人休息的时候需要有另一个人在外面放风。我们轮班休息,只有一个人需要进帐篷休息。”

    “哦。”苏耀领会了她的意思。

    不知道小姐姐刚才想歪没,反正他是绝对没有的......

    只不过怎么这种容易令人误解的事好像总是发生在他身上?

    其实觉醒者们身体素质比常人强很多,精力也更加充沛。连续两三天不睡觉也并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

    其他选手如果是单独行动的话夜间自然得保持警惕不能入睡的,不过他们既然有两个人那轮流小憩一下倒也无妨。

    反正晚上不能外出行动,他们也不像有什么别的事能做的样子。

    这会儿天色才刚刚暗下来,要休息的话还早。两人姑且先围着篝火坐下来。

    “你的战法很厉害。”江晓月坐在篝火边,橙黄的焰光在她乌黑的眼眸里跃动,“我从来没有见过招式像你这样流畅连贯的人......至少在我们这个阶段里没见过。”

    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苏耀的战法水平本来就不是这个级别的。

    他的长拳经验技巧全部都靠系统拷贝了姜雨潼的动作、七天内完成了速成。姜雨潼可是考进了京都超能学院的天才,是近战系专精,而且还比他们大两届。

    进入超能学院的学员都会接受到最系统最专业的培训,跟高中时期外面社会上的培训班肯定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姜雨潼如今刚刚升上大二,复制了她的长拳战法的苏耀起码在招式技巧上面对同龄人绝对不会吃亏。

    “我猜我只是这方面比较有天赋吧。”苏耀说。

    他们只是这三天内的临时队友,苏耀自然不可能全盘托出自己的秘密。

    事实上这一路下来他甚至连外骨骼都没动用。有江晓月的强力辅助,苏耀光凭他远超同阶的长拳技巧就足够应付这一路遇上的敌人。如果能不用铠甲就通过初赛自是最好了。

    苏耀也知道,这一路他不是唯一藏私的人。江晓月也没在他面前展示过全部实力,她肯定也有自己不为人知的底牌。

    两人互相都知道对方有自己的小秘密,但他们也都默契地不问。毕竟队友只是暂时的,等过了这关他们立刻就又是竞争关系,互相留一手也是应该的。

    “那你的天赋可不一般。”江晓月若有所思,“真奇怪之前我好像从来没在哪个比赛里见过你,以你这样的实力应该很轻松能在地区比赛里拿到不错的名次才对。”

    “因为我确实没参加过。”苏耀耸耸肩,“事实上在今年暑假之前我甚至都没决定要走觉醒者这条路。我是最近才抱佛脚开始准备的。”

    这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毕竟不是秘密,几乎苏耀全班的人都知道。

    但这话在旁人听起来就有点惊悚了。

    江晓月美眸里难掩诧异:“你是说......你短短四个月,就从零开始练到了这个地步?”

    苏耀心说不不妹子你理解错了,其实我只花七天就练到了这个地步,后面四个月里基本在原地踏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