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的战衣能超神 > 第五十五章 一招而败!
    听了这妹子的话,后星涛脸上抽了一抽。他一时激动想要辩解,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跟个普通人一般见识有损于他的高人形象,于是重重地哼了一声没吭气。

    反正只要一会儿动手他能漂亮地赢下来,那对方也就没什么好说了。

    说到底觉醒者之间都还是得实力见真章的。

    江晓月仍站定在原地,没有做出任何动作的意思。夹杂着城区马路特有燥热的风沿着人行天桥吹过,轻拂起了她的刘海,发丝摇曳的影子映在了她雪白的肌肤上。

    后星涛眼睛眯了起来,觉得自己被轻视了。

    迄今为止和他交过手的对手,面对他时无不是想方设法希望能抢得先机。

    毕竟他的速度异能实在太棘手了,一旦主动权落在他的手里,对手可能整场比试下来都很难再有出手的机会。

    但江晓月看起来就跟多数人都不同。她不急不躁地在那儿站着,漆黑的眸子里透出的目光仿佛足以刺穿层层障碍,剥开伪装看穿对手的本质。

    这让后星涛觉得很不自在。他把这视作是对自己的挑衅。

    作为被挑衅者,他必须让对方后悔。

    在肉眼来得及反应的零点一秒之内,后星涛动了。

    他像专业运动员一样压低重心,足尖在地面上猛蹬,身体一瞬间获得了箭矢般的速度。

    他发起了冲刺,却不是沿着直线,而是绕出了一个圆弧,像武侠剧里的轻身高手般整个人平行地面、在一侧的栏杆上连踏几步,轻巧地从正面绕到了江晓月身后。

    后星涛停步,旋身,捏拳,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一拳直刺向根本来不及回身的江晓月身后。

    得手了!

    果然正如江晓月之前说的一样,这场比试很快就结束了。

    作为挑战者的后星涛输了。

    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停了下来。他的拳头停在了距江晓月面前不足一厘米的地方,就像风驰电掣的汽车被紧急刹车。

    是冰。

    他的脚被有如水晶般澄澈剔透的冰晶冻结在了原地,身体也因此被强行停住。

    同一瞬间,锐利的蓝色冰锥已贴在了他的喉咙声,透出的寒气几乎截断了他的呼吸。

    江晓月已经转过了身,素白的手中反持着冰凝结成的锥刺,尖端象征性地轻轻点在了后星涛的喉管上。

    后星涛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都仿佛被那股寒气冰封了似地大气都不敢出,就仿佛他只要咽一口口水、喉咙稍动一下就会被那冰锥刺穿。

    虽然还是没看清楚后星涛的动作,但这场只有一个回合的比试,苏耀确实地看明白了。

    江晓月一开始看似轻敌般地站在原地一动未动,其实根本并非如此。从她拿下背包的那一刻开始,战斗其实就开始了。

    她虽然人没有动,但趁着后星涛还在废话时就已经悄然催动了“驭水术”,以自己鞋底为起点,在地面上生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

    由于视角角度的原因那部分水完全被她的身体挡住了,而后星涛又急于进攻根本没有仔细查看,所以他绕后发动进攻、一脚踏入那水洼的瞬间,腿部就被某种冰系觉醒技急冻了。

    冰系觉醒技和水系异能是互通的。从上次比赛录像来看一年前的江晓月应该是不会冰冻这招的,看来她这一年里果然也没闲着。

    另外苏耀从这一个回合里另外能看出的一点就是她的功课也做得很到位。

    这招能如此顺利的一个先决条件,就是她有较大的把握猜到了后星涛会选用这套绕后突刺的步法进行攻击,所以才预判式地采取了这样的战术布置。

    这足以说明私下里她也是有专门研究过自己比赛的潜在对手的,并针对像后星涛这样可能存在威胁的对手设计过应对策略。

    另外苏耀这些天也在超能考的教辅资料里看到过,冰系能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分子热运动、降低对手体内源能活性,从而达到大幅削弱敌人速度的效果。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掌握了冰系异能的江晓月搞不好算是后星涛的天敌也说不定。

    一招之内,胜负已定。

    江晓月松开手,手中那支蓝色冰锥很快被化成了水。她退后了一步,束缚住后星涛上双脚的冰块也随即解冻变回了一滩积水。

    旁边栗发的女孩带头鼓掌。其余围观的路人们也反应了过来,一个个都开始大声鼓掌称赞,人行天桥上瞬间变得像个喧闹的演唱会现场。

    后星涛脸色有些难看。毕竟是他先来挑事的,之前大话也撂下了,结果反倒是自己被打了脸。

    如果单纯只是输了也就罢了,但偏偏还是一招而败,简直就跟他自己在本地赛事上秒杀一堆F级的菜鸟一样。

    这会儿那栗发女孩已经笑嘻嘻地凑了上来,把书包还到了江晓月手里。江晓月接过了,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到了后星涛边上。

    “别太放在心上,运气而已。”她说,“赛场上再见。”

    后星涛意外地抬头看了她一眼。女孩面无表情,但漆黑的眼眸里没有半分虚假,似乎是发自内心地把他视作和自己平等的对手。

    诚然,她说有运气成分也不假。另外更重要的是她占了情报不对等的优势。

    她研究过后星涛的比赛,不仅了解他的能力更知晓他的风格套路,而对方对她则基本是一无所知。所以就算从结局上来说是秒杀,却并不能代表双方实力差距有这样悬殊。

    后星涛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笑了笑。

    他知道这回合的胜负里掺杂了什么样的因素,可输了就是输了。扪心自问,他觉得自己没法这样平等地对待被自己一招而败的对手。

    “有个我认识的人......一个我很尊敬的人,他对你有很高的评价。”他说,“所以我才专门来这里找你,想要验证一下。结果果然是不虚此行。”

    后星涛退后了一步,收起了之前嚣张的态度,认真说道:“你很强,非常强现在的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但在正式比赛之前我会变得更强的。到那个时候,我一定会赢。”

    “嗯。”

    江晓月不咸不淡地应了,就好像多说一个字都嫌浪费。

    到这里,苏耀也知道接下来没什么好看的了。他转过身,紧了紧肩上的背带,临走之际微微笑了笑。

    全国联赛......

    ......感觉应该会相当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