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的战衣能超神 > 第十九章 激光异能
    恐怖......分子?

    苏耀有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刚刚摔到了脑袋这会儿还不大清醒,都开始出现幻觉了。

    有没有搞错?一个多星期前他才被一只意外泄露的异次元怪物堵了门,现在又是恐怖分子?

    他这才穿越来几天??

    虽然古人也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作为穿越者的故事主角貌似也确实总是比较容易撞上这种小概率事件。可问题是......

    ......这来得也太快了吧?

    苏耀偷偷地想,假如这真的是某个作者笔下的故事,那么那个作者肯定是个不入流的三流扑街......

    那个男人很嚣张,半点都没有想要遮掩的意思。他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上车,告诉所有人他的名字叫勒齐,是个恐怖分子。

    “你们肯定在好奇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停下这辆车。”勒齐一边走一边说着,皮鞋在地板上踩出了吱呀的轻响。

    看那模样分明是个老外,却操着一口国语,只不过口音很别扭。听起来的感觉可能就跟老外听中高考英语听力录音是差不多的别扭。

    “感到荣幸吧。”勒齐走过了前两排的座位,站在巴士中间的过道上,面向着车内惊魂未定的所有乘客亮出了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你们可能会不理解,觉得这是一场灾难,但事实上这是你们的荣幸。你们有幸被抽中,将成为一项伟大事业中的一部分。你们将作为一场即将到来的变革的先驱,作为光荣的祭品开辟未来......”

    苏耀皱了皱眉。

    这老外开口就伟大事业、祭品啥的,一听就像是某种狂热的教派分子。

    他感到旁边座位上的月可慧无意识地抓紧了他的胳膊,小手好像在轻微发抖。苏耀轻拍了下她的肩膀,示意她放轻松。

    苏耀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男人,试着激活了系统。果然正如上次他拿到护身符的时候一样,系统界面里的锁定框自动锁定了勒齐的位置,并扫描了他的源能级别。

    反馈到内视界面里的结果是一个字母“E”。苏耀猜测这八成是对方是个E级觉醒者的意思。

    E级......说高肯定也高不到哪去,然而在普通人面前那已经是无可战胜的超人了。

    苏耀的源能水平是入门级的F,还是个没有任何异能的力量系,甚至没学过任何战技没有任何经验技巧,跟个E级的恐怖分子动手肯定全面吃亏。

    如果说有什么唯一能称作优势的东西,那就只有来自他系统金手指的外骨骼手套了。

    1.6吨的出力,只要这一拳能切实地打中,就算是E级觉醒者应该也足以摆平......前提是能打中的话。

    现在最让人在意的就是刚才射穿了巴士玻璃和驾驶员、直接导致了巴士停止的那束激光了,那个应该就是对方的能力。

    苏耀还不知道那个能力具体是什么,现在他需要做的是冷静观察,最好能找出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

    然后苏耀看到坐在最前排的那两个男人动了。

    恐怖分子站在过道中间,背对着那两个人,很显然他们看到了机会决定做些什么。只可惜他们的动作慢了。

    两人回过神的时,那名叫勒齐的恐怖分子已站到了他们两个的中间。两人吃了一惊,急忙想动手夹击,可已经晚了。

    乘客们只听到了“嘭”和“哐啷”的巨响,反应过来时两个男人已经都不在了原地。

    勒齐右手边的男人双目圆瞪地仰躺在勒齐的脚边,胸前有一个焦黑的窟窿,已经没了进去的气。

    而另一个男人则撞碎车前挡风玻璃飞了出去,在那被烈日晒得滚烫的公路上连滚几圈不再动弹了。

    事情只发生在很短的瞬间。普通人可能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但苏耀看到了。

    刚才勒齐抢在那两个男人出手之前跳到了两人中间。他右手掌心射出了某种金色激光束——就像之前从车窗里射进来的那样,击穿了现在躺在地板上这个男人的心脏。同时他另一腿踢中了另一人的胸口。

    挡风玻璃承受了之前那发激光本来就几近破碎,再被撞了这么一下顿时便彻底碎裂了开来。

    这个叫勒齐的家伙警觉性很高,能力应该就是从掌心释放激光,施展频率未知只能暂时视作无冷却。身体素质的话肯定比苏耀强,但从他刚刚展示出的水平应该抵挡不住外骨骼臂铠的一拳。

    苏耀很快做出了判断。

    那两个男人被秒的太快,苏耀坐在最后排而且位置靠窗,有月可慧挡着他不可能来得及出手。但多亏那两个身份不明的男人勇敢的尝试,他已经大致清楚了这个恐怖分子的虚实。

    而且现在他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一套完整的计划了。

    满车的乘客——或者说至少意识还清醒的乘客——开始惊惶地骚动。

    “安静!”

    勒齐低吼了一声,所有人顿时都安静了,活像课间被班主任查堂的学生。

    他蹲下身,伸手在地板上这男人尸体的上衣内侧摸了摸,很快摸出了钱包。他打开看了一眼,哼了一声。

    “原来是个巡捕么,我就说和其他人感觉不一样。”勒齐不屑地说着,低头看向这死去的男人,“很勇敢,但没有意义。说到底作为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和我们觉醒者抗衡,再多的经验和训练都弥补不了。”

    他目光回到正面:“好了,现在我们继续。刚才我说到哪儿了?我需要你们配合,你们的死将会是有意义的......”

    勒齐的后半截话又咽回去了。

    他动了下金色的眉毛,一言不发大步走进车厢,无视了几乎所有乘客来到了最后几排的位置。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有点不知所措的月可慧身上......以及她身边的空位置。

    勒齐指了指她旁边的座位:“我记得刚才你旁边有个人对吧?他去哪了?”

    月可慧被吓坏了。她脸色有点发白,紧咬着嘴唇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但勒齐事实上也不需要她的回答,事情其实挺明显的。他看了眼那个空座位旁边开着的窗户,冷笑了一下。

    是趁他刚刚处理两个巡捕的功夫从窗户里翻出去逃跑了吗?

    勒齐上车时视线便扫过了车上的所有人,他记得旁边座位上应该是个学生模样的小子。

    是抛弃女朋友自己翻窗逃走了?

    真是懦夫,一个十足的懦夫。作为一个恐怖分子,勒齐都觉得那小子的行为丢了天下所有男人的脸。

    勒齐不想放走车上任何一个人,尤其是做出这种懦夫行为的小子。因此他暂时没再理会车上其他人,扭头穿过过道,从前门下了车。

    这是一条一马平川的郊区公路,路边虽然有一片油菜花地,但从公路到油菜花地目测起来少说也有个八百多米的距离,这点时间根本不够从公路上跑过去。

    换句话说,那个翻窗出去的小子肯定还在这边上,他跑不远。

    勒齐自信以自己的觉醒能力,只需要几秒钟就能把那小子射趴,那之后他大可以再不紧不慢地回来处理剩下的人。

    勒齐从前门走下车,无意识瞥了眼刚刚被他从窗户里轰出去的巡捕,突然愣住了。

    那巡捕的外套被撕开了,勒齐看到了那巡捕的腰带,也看到了他腰带上别着的枪套。

    一个空枪套,本来应该在里面的手枪已经不翼而飞。

    下一秒,枪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