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压寨 > 第206章
    晏青玉还是头一次听到把“朕的江山就是要留给朕定下来的儿子,不能是别人”这种话说得这么大义凛然的。

    害,都是君王之道罢了,如果说前面那些还听得晏青玉有些动容,最后一句江山不能易主就原形毕露。

    但纵使知道皇上的真正意思,晏青玉也不会再傻傻地硬怼了。

    君王之道,道于臣子。

    皇上这是在招揽他。

    晏青玉重重地磕头:“皇上深恩厚意,天下苍生定怀感恩!”

    皇上盯着他:“那晏卿你呢,你心怀感恩了吗?”

    晏青玉抬起头,点点:“草民自然感怀皇上圣恩,从捡回一条命之后便日夜替皇上诵念福音,已有千余日!”

    皇上嘴角抽了抽,一时不知怎么接话。

    倒也不必的。

    他咳嗽两声,微微从龙椅上坐直了身子,看向晏青玉:

    “如今凉州瘟疫一事朕已经大致了解了,有奸人猜度晏卿心思,提前布置引你入局,中伤陷害于你,朕会严查此事。”

    晏青玉闻声微动,两眼灼灼地看向皇上。

    “晏卿聪慧过人,长留于外终归乃我大周之憾,恰逢此次晏卿助恭亲王世子献了救命之药,功劳有加,故赐太子太傅之职,择日宣旨。”

    末了,皇上若有所指道:“虽太傅宅邸尚未赐落,但终归已经是太子的老师了,晏卿须得知轻重缓急,注意避嫌。”

    晏青玉稍稍愣了下,随即意识到皇上的意思——

    既然你已经要当太子的老师了,就好好地教,不要再同恭亲王府这种有可能威胁到太子皇位的人有染。

    这或许是最后一道试探,只要晏青玉应了,起码在皇帝驾崩前能保他平安。

    他嘴角差点没绷住笑出来,连忙惶恐谢恩:“微臣明白!谢皇上!”

    皇上沉默片刻,突然又问:“你既去了凉州,又参与救人,必然见过凉州的那位郡王了吧。”

    晏青玉语焉不详地嗯了声:“是见过……”

    皇上听他语气不对,眯眼问道:“你觉得此人如何?”

    晏青玉顿了顿,脑中飞快思索。

    皇帝不会无缘无故地问裴明庭这个不受宠的郡王爷,唯一的可能是他要削弱恭亲王的势力,必然要扶持另一人与其对抗。

    鹬蚌相争,太子得利。

    至于为何是裴朔,晏青玉猜测,或许是因为裴朔的母亲正是恭亲王的妹妹,赵宝宸的姑姑。

    让他们内斗,斗得精疲力竭又有长公主劝架,不至于闹得难看,等到他们消耗得差不多,太子才能安心继位。

    思及此处,晏青玉清声回道:

    “皇上明鉴,微臣从来都是一颗红心向着您的!所以才会有先前那般义无反顾的觐见!依我来看,裴朔此人虽然心性不坏,淡薄名利,但阴郁暴躁,睚眦必报,若是陛下想重任此人还得……”

    皇上摆摆手:“你退下吧。”

    晏青玉:“……三思啊。”

    晏青玉遵命,小步哒哒哒赶忙退下,临到殿门外听到皇上自言自语说了句:“怎得几年过去谄媚了这么多。”

    他一时脚滑,径直在殿前侍卫摔了个狗吃屎。

    嘶,扭到了。

    奈何这些冰冷的侍卫连个眼神都不给他,仿佛他见过皇上之后就没有必要再和他有什么眼神或者肢体上的交流了。

    京城里的人果真无情啊,晏青玉也没当回事,笑着摇摇头,一跛一跛地朝着宫外走去。

    也幸好这一路没遇上什么贵人,否则他拖着个跛脚连跪都不好跪,说不准又得被拖回牢里。

    他还在盘算着,皇上这关今日便是过了。

    皇上必然已经领悟了自己话中之意,不再会像前一世那样对恭亲王府无所防备,现在虽然还未正式动手,但只要皇上起了怀疑的心思,那么恭亲王府就顺畅不了。

    今日皇上想起裴明庭,就是第一步。

    皇上要用裴明庭去制衡恭亲王府,有理有据,首先裴明庭是他的亲侄子,又不姓赵,故而大周皇位怎么也轮不到裴明庭去继承。

    但赵宝宸偏偏为了功绩,抢了裴朔的一车药,若裴朔当真如晏青玉所说睚眦必报,那日后他二人必定互相不对付。

    这就是晏青玉的用意,他要赵宝宸付出代价,又让皇上觉得裴朔有缺点,可利用。

    他不是圣人,赵宝宸骗他害他,他如果不反击,不让这人尝到前功尽弃全盘皆输的滋味,就对不起前世在冰冷的屋子里黯然死寂的自己。

    而之所以将裴明庭拉下水,晏青玉也并不完全是为了自己的私欲。

    他不想再让裴明庭孤守边疆了。

    若是皇上真的有心,就让裴明庭回京,他守着裴明庭,他能护他。

    ……如果那人愿意让自己护着就好了。

    他深吸一口气,在料峭的春寒中抖了抖身子,把这些事先放下,不得不思考自己出了宫住哪儿。

    皇上不让他跟赵宝宸接近,自己自然一口应下,毕竟他的确不愿,皇上算是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借口。

    但,他是被禁军拽回京城的,身上没钱,也没地方可去,晏青玉觉得有点愁。

    然而他愁着愁着,突然瞧见宫外一晃而过一个熟悉的身影。

    晏青玉一愣,揉了揉眼,发现自己没看错。

    随即他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连带着刚刚身上的最后一抹阴霾都被春风吹走掉。

    ————————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