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重生九零小哭包 > 第302章 沫沫是最乖的乖宝宝了
    讲真,吃药什么的,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苏元沫是一点都不想吃的。

    好在寝室的感冒药是胶囊。

    她眼睛一闭,就水一吞就完事儿。

    要是阿沉带她去开药,指不定就开成药片了。

    药片苦得要死,闻一下她都觉得反胃。

    白江沉哪里还不知道她,看她那样心虚又讨好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轻声哄道:“乖一点,你感冒了,必须吃药,不然好得慢!”

    “那我们先吃饭再去。”

    苏元沫一边撒娇,一边扭头望了一眼冒着热气看起来还不错的饭菜,皱着秀丽的眉头。

    伸出小手揪着白江沉的衣摆摇了摇,娇滴滴地说:“好阿沉,你就随我一次吧!我真的好饿啊!”

    白江沉抿了抿唇,凝视着苏元沫,眸光微微下移到苏元沫揪着他衣摆的小手上。

    只见小姑娘的小手白嫩嫩的,指节分明,指甲被剪得圆圆的,饱满可爱,红润而富有光泽。

    在末尾,还有呈现弧形的半月牙,真的非常好看。

    好想……

    抓起来亲一亲。

    白江沉喉结滚了滚,偏开了脑袋,轻声说道:“既然饿了,那就先吃饭,吃完饭我再带你去医务室看看,开点药回去吃!”

    “嗯嗯嗯。”

    苏元沫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连忙笑眯眯地拉白江沉坐下吃饭。

    饭后,雨停了。

    苏元沫和白江沉刚走出食堂,她扭头对白江沉说了一句:“阿沉,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要忙,就先走一步了啊!你不用送我了。”

    话音刚落,整个人就像是炮弹一样冲了出去。

    然而……

    还没冲出去几步,就被白江沉从后面拎着衣领给逮回去了。

    苏元沫刚要挣扎,白江沉的声音就在耳后响起:“宝贝儿,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事呢?”

    苏元沫反手抓住白江沉的手,从后领扒拉下来,转头笑眯眯地望着他的眼睛说:“阿沉啊!我刚刚确实忘了点事,但是现在我想起来了!我寝室里还有感冒药的,我想赶紧回去吃,然后闷头睡一觉,应该就能好了,不然下午可没精力考试啊!”

    白江沉认定了苏元沫是想逃避吃药。

    当即轻蹙着眉头说:“不行,感冒的类型也有很多种,必须对症下药,你跟我去医务室重新开药,我要盯着你吃下才放心!”

    “这……这就不用了吧?”

    苏元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吃药什么的,很恐怖的好不好?

    她干巴巴地笑着:“我觉得自己身强体壮,生龙活虎的,就算不吃药,两天也就能好了。”

    “感冒越拖越严重,有的人一两个月都还没好。所以,你乖一点,先去开药吃好不好?”

    白江沉眉头越皱越紧,皱着脸很不赞同苏元沫的说法,但声音却温润好听,仔细听还能听出丝丝宠溺和诱哄的味道。

    他说:“如果你不吃药,不赶快好起来,我会很担心的。而且有些感冒会传染,传染给我倒是没关系,但是你的室友们呢?”

    苏元沫一听这话,顿住了。

    确实,有些感冒是会传染的。

    很多时候,寝室里有一个人感冒,要不了多久全寝室的人都感冒了。

    咬了咬唇瓣,苏元沫低垂着脑袋闷闷地说:“那好吧!我跟你一起去医务室开药!”

    医务室。

    郭医生望着走进来的一对男女。

    立马认出来女孩是前段时间来过医务室的那一位。

    男生好像还是高一的年级第一,她偶尔也会听学校里的老师提起这位年级第一明目张胆的交了女朋友!

    现在看来,他的女朋友是谁,一目了然了。

    刚踏进门,苏元沫就打了个喷嚏,鼻尖红红的,眼眶里都泛着红润。

    郭医生望了苏元沫一眼,一边拿出温度计甩了甩递给苏元沫,一边说道:“我看你感冒有点严重,可能还有点发烧了,你先量一下体温。”

    苏元沫接过温度计,是需要放到腋下的。

    她转眸,望了一眼白江沉,意思很明显了。

    白江沉顾忌有校医在,很规矩地转过脑袋。

    苏元沫这才拿着温度计从衣领穿过层层衣服放到了腋下,夹紧了。

    拿出温度计给郭医生。

    郭医生看了一眼,温柔地笑了笑,出声说道:“你已经发烧了,三十八度四,我给你打一针,开点药回去吃,晚上吃药后捂着好好睡一觉发发汗应该就能好点了。”

    “打针?”

    打针什么的,又涨又痛。

    吃药又苦又难受。

    这简直要了她的半条小命啊!

    “对,给你打个退烧针!”

    郭医生一边说着,一边翻找针筒和药剂。

    苏元沫扯了扯嘴角,声音弱弱地说:“那个……医生,可不可以不打针啊?”

    开点药,她眼睛一闭,喉咙一吞也就吃下去了。

    打针的话,屁股会疼很久吧!

    “不行,你这个必须打一针才能好得快!你放心,我的技术很好的,保证不会让你很痛!”

    呃……

    苏元沫噎了一下,扭头可怜巴巴地望着白江沉。

    本来还想卖个萌让他帮忙求求情什么的,谁知白江沉抬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跟哄小孩子一样轻声说:“乖了,不会很痛的,打一针好得快,你也不想一直病着难受对不对?”

    苏元沫撇撇嘴,眼眶都红了。

    郭医生在那边已经配好药水了,拿着针筒走过来,轻笑着对苏元沫说:“小姑娘,先把裤子解了坐在凳子上。放心,会很快的。”

    望着郭医生和蔼的笑容。

    苏元沫只觉得头皮发麻。

    白江沉揽住她的肩膀往凳子边带,轻声在她耳朵边说:“乖,我陪着你,打完针开完药我带你去小卖部买好吃的好不好?”

    “不要,一点都不好!”

    苏元沫眼泪花花地摇着头。

    白江沉又哄道:“打针吃药好得快,沫沫是最乖的乖宝宝了对不对?生病了不会拒绝治疗的对不对?”

    苏元沫想说不对。

    但是感冒确实有可能传染。

    她虽然害怕,但还是红着眼眶点了点头,伸手抓住白江沉的衣袖,抬眸望着他,委屈巴巴地说:“你说的,打完针就带我去买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