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成了反派祖宗 > 第七十六章 惊变
    莫轻狂一个天南城的土鳖,哪里知道这个?自己还以为做了好事,不将女子的生辰八字轻易给他人看,将这些绣球保护起来。

    旁边对他怒目而视的百姓莫轻狂都只当是对他的羡慕嫉妒,丝毫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是断了人家的财路。

    他串着手上的绣球,频繁打量着阁楼上各家各户莺莺燕燕的大小姐们。

    心中一阵酸爽,以前在天南城的时候,他何曾有过这样的待遇,哪家的大姑娘小媳妇儿听闻他莫大少到来不是绕着道走?

    没想到啊,我莫轻狂也有今天?嘿嘿嘿。

    寒烟儿的眼神里带着丝丝冷意,阁楼上的姑娘们太多,还有不少是与她相识的名媛。

    她也瞪不过来,只能在心中暗恨莫轻狂这个混蛋死性不改。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莫轻狂早已经被凌迟处死了。

    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也不好发作,只得咬着银牙生闷气。

    更有与寒烟儿属实的姑娘,笑呵呵地将手中的绣球抛向寒烟儿怀里,搞得她好不尴尬。

    随着有女孩给寒烟儿抛绣球,一些浮夸的公子哥儿也笑嘻嘻地找出几个绣球来抛给寒烟儿。

    这样明目张胆调戏天玄第一美少女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的。

    即便是事后有人追究起来,也可以当作是玩笑之作,顺应风俗,并非亵渎公主。

    渐渐的,走了一路,莫轻狂身上的绣球已经挂上了好几串,一匹高大的骏马仿佛被装饰得像一座花车一般。

    不知佳人生气的莫轻狂还沉浸在被绣球包围的喜悦中,周身芳香四溢。

    唔,这个是玫瑰花香的,我喜欢。看看生辰,年方十四诶,礼部侍郎家的?这么小?不行不行。

    这个茉莉花香,我也喜欢,松亲王家的小郡主?哎哟这个不错哦。

    咦,莲花香?是因为我的《爱莲说》吗?知己啊!一看绣球中的纸条,二十八岁了,你这个有心机的坏女人。

    就在莫轻狂一直沉醉在各色气球之中时,莫凡的声音突然从心头响起:“轻狂,小心,前面那颗绣球里有炸药!”

    莫轻狂抬头一看,前方正好有一颗绣球抛下,那颗绣球制作极为精良,外层被一层大红色锦布包裹着,上面还有些精美的图案。

    经过莫凡的提醒,又精于速度的莫轻狂一眼就看了出来,这颗绣球下降的速率不对。

    并不是一般绣球抛落下来那种打着旋儿的样子,反而显得沉重很多,更像是直接坠落下来的样子。

    莫轻狂冷汗直冒,来不及去想到底是谁敢在这大庭广众的游街之行中刺杀他。

    整个人身躯一震,浑身二十来颗绣球被震飞出去。

    等到身体不再受到束缚,他一拍马鞍,腾空而起,直奔那颗坠下的绣球而去。

    他的一切动作尽收寒烟儿眼底。

    寒烟儿心中稍稍放松:“这小子终于玩够了?”

    接着就看到莫轻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脚将迎面抛向莫轻狂的绣球踢飞上天。

    “还有那颗,赶紧的,救你媳妇儿!”莫凡又道。

    莫轻狂回头一看,认出一颗抛向寒烟儿的绣球也去他方才踢飞的那颗一样与众不同。

    身形在半空中一个诡异的折转,忽地出现在寒烟儿的身前,又是一脚,将这颗绣球踢向操控。

    寒烟儿看着莫轻狂的做派,心中还有些高兴:“原来他也是在乎我的,就连女子的绣球也不想让我接呢?”

    莫轻狂对脚力的控制极为小心,尽可能的不触碰里面可能存在的机关,将即将尽量分散到绣球外的软木框架之上。

    仿佛一个姿态优美的凌空抽射,还没等人鼓掌喝彩。被莫轻狂踢向半空中的两个绣球就猛然爆开。

    “轰”的接连两声巨响,让整条街道都狠狠震动了一下。

    “威力好大!”莫轻狂心中暗惊,如果不是莫凡提醒,他想之前一样来者不拒将这颗绣球收入怀中。

    这么庞大的威力在他怀里爆炸,那后果难以想象!

    他轻巧地落在地面上,剧烈的轰鸣已经让他的宝马受惊,高高地扬起前蹄嘶鸣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愣在当场,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一个绣球在莫轻狂一脚之下怎么还爆炸了?

    难道是这一届科举的保留节目?

    尤其是方才还处于甜蜜状态的寒烟儿,更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该死,被他发现了!全扔下去!”

    沿街的某些阁楼中,一个个包裹着沉重炸药的绣球接连向下抛出。

    莫轻狂大惊失色,高喝一声:“快散开!有炸药!”

    但他的声音还未曾扩散开来,就被接二连三的爆炸掩盖。

    “轰,轰,轰”。

    原来对方并不是只炸他一个人,整个游街队伍同时遭遇袭击。

    甚至有一颗炸弹,就在寒烟儿的身侧炸开,寒烟儿胯下坐骑的一条马腿瞬间被炸没。

    恐怖的爆炸声在寒烟儿耳边响起,令她整个人陷入失神之中。

    此刻街道上早已没有了之前的欢声笑语,锣鼓喧天。

    取而代之的是被炸药炸得血肉模糊的民众,和满天横飞的残肢断臂。

    阁楼上发出阵阵惊恐的尖叫,随后一片片窗户忙不迭地关了起来。

    人们的哭嚎和马匹的嘶鸣夹杂在一起,整条街道一片混乱。

    看寒烟儿呆立在当场不知所措,已经跑开数丈的莫轻狂只得咬牙再次赶回来。

    顾不得许多,一把抄起已经陷入恍惚的寒烟儿那纤纤细腰扛在肩上,拔腿就跑。

    临走时一个巴掌拍在瘫坐在地上的顾红衣脸上,也将她从失神中唤醒过来:“快走!”

    她运气不好,一颗炸弹落在他马匹身下,后半个马身被炸得四分五裂。

    顾红衣被强烈的震爆连人带马掀飞起来,在半空中翻了个跟头狠狠栽落在地上,满身血污。

    虽然没有受到什么重伤,但是爆炸的余波震得她双腿有些发麻。

    顾红衣慌忙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狠狠跺了跺酥麻得失去知觉的双腿,强烈的刺痛让她恢复了对双腿的控制,便跟着莫轻狂急忙向街口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