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成了反派祖宗 > 第五十九章 有空常来玩
    “胜者,匡青!”

    郑韬的话音鼓足真气,传遍全场!

    那些已经绝望地闭上眼睛的观众们不可置信地睁开眼睛。

    匡青浑身虚弱,摇摇欲坠地站在擂台边上。

    台下,是一脸茫然地林阳,他身体状态要好得多,可惜,的的确确就在擂台之下。

    “赢了——”所有人的心中一阵狂喜涌来,从地狱到天堂的逆转,几乎令人晕厥。

    起初他们已经做好了匡青搏命身死的打算,做好了林阳强势夺魁的绝望。

    已经做好了迎接天玄帝国颜面尽失的耻辱。

    可是现在,林阳竟然出人意料地输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怎么可能输,我明明可以打赢你的!你使诈!”林阳眼神空洞,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激动地用手指着莫轻狂:“他伤的比我重!我还可以再战!我只要吹一口气,他就倒了!我没输!”

    “莫轻狂,你敢不敢,你敢不敢堂堂正正跟我打一架!你赢不了我的,你只敢用这些歪门邪道,有种的,你就来跟我堂堂正正地打一场。”

    莫轻狂看着眼前状若癫狂的林阳,心中快意横生。

    终于赢了,虽然是通过使手段获胜,但他还是赢了。

    心中被林阳压了许久的重石,终于轻松了不少。

    他虚弱地看着林阳:“手段,也是战斗的一种方式。你应该庆幸这只是擂台赛,江湖上,你死我活的斗争,谁会跟你拉开架势一对一?”

    “呵呵呵,林阳,你是糊涂了吗?充分利用规则赢得最后胜利,才是最后的赢家!无论你多强,没能站到最后,就是输家!”

    “擂台的规则,就是落地为输!你输了!”

    莫轻狂很虚弱,说的话音量也不高,却每一个字都犹如重锤砸在林阳心头。

    是啊,真正比拼实力,莫轻狂不可能是修炼了天阶武技的林阳的对手。

    他的长处在速度,在广阔地形上,林阳一辈子也难追的上他。打不过,莫轻狂还不能跑吗?

    可是在擂台上,大大限制了莫轻狂的活动范围,才有林阳能够布置烈焰升天阵限制莫轻狂躲闪,将他进一步逼入绝境的情形。

    可谁也想不到,明明是限制莫轻狂的劣势条件,却被莫轻狂充分利用起来击败了林阳。

    擂台之战,落地为输。莫轻狂是不能逃出擂台范围远遁,可林阳也一样不能离开擂台范围。

    只要莫轻狂能够将林阳逼出擂台,他就赢了。

    “啊——我不服,莫轻狂,我要跟你再打一场!”林阳状若癫狂,胸中一口闷血狠狠吐出。

    “按照规矩,每个擂台每人只有一次挑战的资格。有兴趣,你可以去挑战榜眼擂台。相信,九公主殿下很乐意将这第二名的位置让给你呢。”莫轻狂咧着嘴,朝寒烟儿的方向挑了挑眉。

    寒烟儿立刻会意,娇声道:“是啊,林阳公子实力卓著,这第二名的榜眼之位,你实至名归。本公主甘愿让贤。”

    莫轻狂与寒烟儿的一唱一和相当默契,两人都着重咬着第二名三个字。

    意思就是告诉林阳,这武状元,你就别想了,这个榜眼,我可以给你。

    不过别以为让林阳获得榜眼,元剑宗也算在此次武举中占据高位。也算得上破坏成功。

    事实上,很多时候,第二名就是头号输家。

    到时候,本届武举的成绩记录在案,传檄天下。

    所有的知情人都会知道,元剑宗弟子趁势而来,信誓旦旦,最终却落得个榜眼的下场。

    同时,还会随着天玄帝国的延续,传颂多年,以弱胜强,力挽狂澜的莫轻狂,将成为帝国的英雄。

    林阳,也会作为背景板随着遗臭万年!

    人群已经沸腾了,纷纷大喊着:“匡青威武,天玄万岁!”

    喜极而泣的人不少,人群中乐极生悲的却显得非常突兀。

    最为显眼的,就是对林阳信心满满,以为林阳胜券在握的楚嫣然了。

    此刻她的内心是崩溃的,头脑是一片空白。

    不仅仅因为林阳被一百八十度逆转输掉魁首之争。

    更是因为林阳口中那句:“莫轻狂!”

    此刻她才明白,台上站着的这个最终赢家,是曾经对她阿谀奉承,有求必应的莫轻狂。

    他还活着,被林阳打败的他,没有死!服用禁药的他没有废!

    他变得更强了,他不仅没有一蹶不振,反而韬光养晦,隐姓埋名,一举在擂台之上打败了林阳。

    尽管是通过一些算计,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成王败寇。

    历史只会铭记胜利者,不会在乎他是怎么赢的。

    楚嫣然也终于明白,在初赛上,匡青这个与自己无冤无仇的天才为什么那样羞辱自己。

    他是莫轻狂啊!

    楚嫣然家教很好,向来与人为善,如果说她在这世上有什么仇敌的话。

    就只有“因她而死”的莫轻狂了。

    她当初也没想到,只觉厌烦莫轻狂这个纨绔,随手拉的挡箭牌,竟然会是林阳这样的绝世天才。

    结果莫轻狂身败名裂,传承数百年的莫家陷入内乱,家主白发人送黑发人,从此一蹶不振。

    她看着台上那非常虚弱,却莫名异常耀眼的莫轻狂,心中不禁升起一丝丝悔意。

    不是后悔当初请林阳来当挡箭牌,而是后悔没能趁着莫家内乱,嘱咐父亲以绝后患!

    高台上的剑皇秦无锋,此刻更是面色阴沉,方才热情洋溢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看上去异常怀疑。

    此前那些被他得意洋洋拉着灌酒的官员们,仿佛突然活了过来。

    尤其是被他强迫作诗的礼部尚书,此刻他内心中对于莫轻狂,简直如同救命恩人一样感激。

    他端着酒樽,笑嘻嘻地踱步来到秦无锋的身边,大笑着说道:“剑皇阁下,您说的不错,好诗需要酒来佐,这不,喝了这几杯,下官就有了灵感。”

    “贵宗林阳放的炮仗,属实美轮美奂,剑皇阁下,且听我为他赋诗一首……”

    秦无锋仿佛胸中的炸弹都要被卢尚书引爆了。

    “啊——滚,都给老子滚!”秦无锋怒吼一声,强烈地劲气振开周围的所有人。

    这哪里是突然有了灵感要作诗?分明是揪着他秦无锋的胡子打他的脸啊!

    只见他羞愤交加,袖袍连动,便有一阵风卷起状若癫狂的林阳,呆若木鸡的林执事,还有泪眼婆娑的楚嫣然然而怅然而去。

    “剑皇阁下,有空常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