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成了反派祖宗 > 第五十一章 拳破一剑隔世
    李昂手持被青色真气包裹着,变得坚硬无比的宝剑,箭步而上!

    台下的莫轻狂清楚地看到,李昂这一剑,远比前几日与自己在府衙对决时更加强大,更为惊艳!

    他不知道的是,李昂自从惨败他手之后,向他父亲求得一颗凝气丹,当夜便突破至二品武师。

    凝气丹是一种相对珍惜的二品丹药,其炼制的困难程度在二品丹药之列排名前几。

    它的效果可以使武师境界的武者真气更为凝实,对于修为精进有着极大的好处。

    一般来说,服用凝气丹后,只要不是初入本境界的武师,普遍能够提升一品修为。即便是初入本境界,也有极好的巩固修为的作用。

    不好的一点就是只有服用第一枚效果较强,接二连三的服用几乎不再有作用。

    不过李昂到底也是京都年轻一辈的顶尖人物,通过凝气丹的辅助,再加上这几日缠着他父亲每日里特训家传剑法。

    自身实力又有了长足的精进!

    “一剑隔世!李家的一剑隔世!越级挑战的超强武技!”台下观众们看到李昂的剑式,很多人都已经猜出来是李家家传的至高秘技一剑隔世。

    这一式乃李家家传,十余年前被兵部尚书,也就是李昂的父亲,以一品武王斩杀三品武王,一剑成名!

    一剑隔世因此也被中州人民奉为经典,口口相传,一有人说到越级挑战,必会想到李尚书一剑隔世的威名!

    “李公子的一剑隔世深得李尚书真传,恐怕一般的四品武师都难以抵挡,林阳恐怕要遭。”人群中,有人高兴道。

    林阳已经成为了京都民众的公敌,几乎所有人都希望林阳就此败北,哪怕希望渺茫。

    “林阳也曾越两级战胜四品武师,更何况,他拥有着天阶武技!我看哪,一剑隔世也难以战胜林阳。”也有一些对于林阳的实力相当认可的民众担心地道。

    “怎么可能!我看啊,李公子的一剑隔世,必不会比那林阳的什么一剑隔世差!”当即又有李昂的忠实拥戴者反唇相讥。

    …………

    高台上,一个身着官袍的老者对下手边的同样官员打扮的中年人笑道:“李尚书,令郎这一剑,颇有你当年风范啊,若是得你真传,恐怕,四品武师也可战得。”

    那中年人正是李昂的父亲,天玄帝国的兵部尚书李正。

    他一手抚着保养得极好的美髯,一边谦虚地摆摆手:“王相谬赞了,臭小子还差的远,前些天武举报名的时候,还吃了不小的教训。回来就拼命练剑,勉强有些长进。”

    “此事老夫,也略有耳闻,听说就是那个名叫匡青的少年,与令公子发生口角,最后还占了些许便宜。”老者是当朝丞相,王华。他眯着眼睛,朝莫轻狂所在的位置努努嘴?

    “小孩子间吵吵闹闹,很正常!都是我天玄的人才,如若没点锐气,将来如何出头?”李正没去看莫轻狂,因为台上的李昂已经冲到了林阳的面前。

    “呵呵呵,就看看令公子与那个匡青谁能击败元剑宗的这个小子吧。”王华点点头,注意力也转移到了台上。

    只见李昂宝剑快若惊鸿,剑锋包裹着青芒,锋锐无比!

    剑身在阳光的折射下散发着渗人的寒芒,直奔林阳脖颈而去。

    林阳见状,瞳孔骤然收缩!

    这一剑,有些惊艳了他!起初,他还以为李昂不过是京都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修习的不过是些花拳绣腿,通过药物堆积上来的修为境界。

    可从这一剑看来,眼前这个卖相不错的对手,还是有一些真功夫的。

    林阳不再大意,这一剑速度极快,目的也异常明确,就是要他人首分离!

    一剑隔世,名不虚传!

    在长剑近身之际,他一脚踏出,震得土皮碎裂,双拳上火焰熊熊燃起!

    “火神拳!”

    林阳不闪不避,燃烧着烈焰的双拳径直迎向那剑气逼人的剑锋。

    见此李昂心中冷笑:“你的体魄确实强悍,能与陈实硬碰硬不落下风也值得我肯定!”

    “可是,你以为就凭你这样的体魄就能抗衡我的一剑隔世?太天真了!”

    李昂兴奋不已,看来是连战连捷让这个林阳心生膨胀,居然敢不闪不避地用双拳来抵挡我的一剑隔世!

    看来,这个击败元剑宗弟子的头功,非我李昂莫属了!

    他催动着体内真气,尽数灌注剑身之中,璀璨的青芒变得更加锋锐,斩下的速度也更快了几分。

    李昂仿佛即将可以看见,这双击败陈实的铁拳,将在自己这惊世一剑下,被轻而易举的切成两半!

    “锵!”

    竟李昂惊讶的是,入耳不是铁器入肉的“次啦”声,而是金铁交加的撞击声!

    紧接着,就是一股灼热的能量顺着剑身向他手臂传来!

    亮白的宝剑,在接触林阳铁拳的一刹那,迅速被灼热的高温烫得通红!

    随后,在僵持不到一瞬间,剑身上李昂灌注的真气竟被全数焚化!

    那被真气充斥,变得坚硬无比的软剑,再一次柔软下来!

    不是恢复本身的灵动,居然是向被即将融化的铁条一般,无力地耷拉下来。

    灼痛的高温几乎要将李昂的手掌烫熟,尖锐的刺痛感迫使李昂不得不松开握柄的手,放弃对这柄已成面条状的软剑的控制权。

    林阳嘴角扯出一抹得意的微笑:“这一剑,还不错。”

    他脚步一错,身形进一步靠近,拳势未尽,狠狠轰击在李昂的胸膛之上。

    李昂闷哼一声,如同断线的风筝,远远地抛飞出去,重重地落在地上。

    高台上的李正第一时间便冲了出来,一把抄起败落倒地的儿子,探了探鼻息。

    已是气若游丝,生死难测。他看到,李昂浑身上下都像煮熟的大虾一般,发烫发红!

    甚至,就连呼出来的鼻息,也异常灼热,显然,五脏六腑都被烈焰真气侵袭重伤!

    李正清楚地感受到,那股暴烈的力量还在李昂体内四处肆虐。

    李昂没有吐出鲜血,不是因为他没有遭受重伤,而是体内的血液,就这一小会儿,几乎被烈焰真气蒸发一小半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