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成了反派祖宗 > 第三十六章 我等不了了
    “莫轻狂!”林阳满脸的不可置信。

    “林阳哥哥,你怎么了?”看着林阳时而沉思,时而震惊,楚嫣然疑惑的问道。

    林阳深吸一口气,暂时压下心中的震撼,对楚嫣然柔声道:“没什么,想到一些事情。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好。林阳哥哥,你一定不会输的!加油!”楚嫣然见林阳不愿多说,乖巧地为他加油。

    以她现在的样子,明天是不能亲自去为林阳加油助威了。

    “放心!我一定会拿下武状元!”林阳轻轻地带上房门,退了出去。

    “林阳,嫣然怎么样了?”门外,林执事带着几个弟子在外等候,林阳是炼药师,由于楚嫣然亲近,她的闺房,几个男人自然不便入内,只好在门口等待消息。

    “不碍事,都是些皮外伤。我已经给她配了药,过几天就会恢复的。”林阳摇摇头。

    “那就好,这个匡青,三番两次与我元剑宗作对,如有机会,老夫定不饶他!”林执事点点头,咬牙说道。

    “林阳!你还是不是男人,那匡青如此羞辱嫣然,你怎敢眼睁睁的看着?”宋乾在一旁,厉声质问林阳。

    林阳淡漠地看了他一眼:“那该怎么办,弃权跳下擂台去闯别人的擂台吗?弃权事小,破坏规则,他们中州就有理由来拿捏我们了!”

    “你……”宋乾被怼得语塞,却又无从反驳。

    “林阳的做法没有错,大局为重!报仇,有的是机会。”林执事摆摆手,示意宋乾不要再说。

    这个家伙,口口声声说多在意楚嫣然,最后自己也是舍不得弃权。

    元剑宗丢人,就是从他开始!林执事打心底对他越来越厌恶。

    “我回房修炼了。”林阳敷衍地抱了抱拳,转身离开。

    …………

    他疾步回到自己的房间。

    “老师!您说,他是莫轻狂?莫轻狂不是死了吗?”林阳一进屋,就急不可耐地追问。

    他明明收到线报,莫轻狂与他比试,战败后伤重不治,已经死了,莫家已经发丧了。

    “死了?你有看到他的尸体,还是有人看到他的尸体?”药圣缓缓飘了出来,摇摇头。

    “就算他是莫轻狂,可他服用禁药走火入魔,经脉尽毁,怎么可能短时间内追上我的进度?”林阳咬牙道,莫轻狂败于他手,他可是亲眼看到莫轻狂身受重伤,经脉尽毁的。

    “说不定他身后也有强大的炼药师相助,恢复经脉的丹药,据我所知,只有八品丹药易经丹可以做到,如果真是这样,那他背后,至少是一位八品炼药师!”药圣面色凝重道。

    八品炼药师,比上他巅峰时候,已经差不了太多了。他在世是,是九品巅峰,至于那无数年都未曾出现过的神师,他也没有摸到什么门槛。

    更何况,他现在身死道消,剩下一缕残魂苟延残喘,能够炼制的丹药品级大不如前。

    “八品!他还有神级功法!”林阳突然又想起,拈花王陵中的匡青还展现了神级功法的端倪。

    “他又从拈花王陵中得到了《拈花宝鉴》,林阳,这个对手,难缠了啊。”药圣叹息一声。

    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惊声道:“他似乎知道我的存在,难道是他背后的人也知道我的存在?”

    听到药圣的话,林阳心中惊惧不已:“老师,当年害死您的那些人,究竟是谁?”

    药圣眼中闪过一丝恐惧,愤怒,和不甘。

    良久,他才蓦然道:“你现在还是不知道的好,他们很强大,很卑鄙!你只须知道,为师巅峰一品圣者,炼药术独步天下,强者好友众多,依旧不是他们的对手,被他们轻而易举地摧毁。”

    林阳紧握着拳头,自己还是太弱,对付不了敌人,还帮助不了老师,甚至,连自己的爱人都保护不了!

    他沉吟一会儿,猛然抬头看向药圣,眼中的坚毅不可动摇:“老师,我想提前进入地狱修炼法的第二个阶段!”

    “不行,地狱修炼法效果显著,但是具有常人不可承受的痛苦,你现在的修为,会坚持不住的!强行进入第二阶段,稍有差池,你就会身死道消,我也救不了你!”药圣果断摇头。

    地狱修炼法,是药圣专门为林阳制定的修炼计划,有多个阶段,其目的是最大限度的激发林阳的潜力。

    顾名思义,这种修炼法效果虽然显著,但个中痛苦非常人所能承受,林阳在第一阶段便已经多次挑战自身的极限,可若是强行进入第二阶段,几乎是十死无生!

    林阳眼中满是期盼之色:“老师,求您了!我等不了了,如果他真是莫轻狂,我与他之间便是不死不休!现在我没有把握战胜他,我必须要提升,我不能输!”

    “而且他很有可能是他们的一个棋子,我连他都战胜不了,将来怎么为您报仇?我必须要变强,更快地变强!为了自己,为了嫣然,也为了您!我能打败他一次,就一定能打败他第二次!”最后一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林阳,来日方长,你身负天级根骨,将来成就一定远超于他!何必急在一时?为师的敌人强到几乎不可撼动,除非你突破神级,否则,依旧无能为力!林阳啊,为师知道你的信心,可是你要清楚,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药圣语重心长地劝说道。

    “老师,我能从一个废柴打拼到如今的程度,靠的就是一往无前的气势!我若是退缩了,我便永远不可能战胜他!更别提什么突破那虚无缥缈的神级!”林阳坚定道,“老师,还请您成全!”

    他跪在地上,深深叩首。

    药圣苍老的脸庞涌现动容,这个孩子,真是太拼了。

    自己何尝不就是看中了他这股百折不挠虽死无悔的拼劲儿呢?

    “好,拼就拼了!拼赢了万人之上,拼输了,咱师徒俩共赴黄泉!”他一咬牙,答应下来。

    林阳再叩首:“谢老师。”

    “你可要准备好了,第二阶段,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我不怕!”

    药圣严肃地点点头,抬起手掌,一团黑色的火苗以他虚幻的手中升起,缓缓没入林阳体内。

    林阳面色一变,五官痛苦地扭曲在一起,撕下一块布料塞进嘴里,咬得咯咯作响。

    夜幕,悄悄笼罩整个京都。

    等破晓的晨光再次照耀这片大地,新一轮的天才之战,将再次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