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大佬她恋爱会狗带 > 第208章 大结局(上)
    轰隆隆——

    又一声巨响。

    黑压压的乌云里,竟生生辟出一道闪电。

    饶是时欢欢不懂飞行,也知道他们遇上了强气流,现在正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

    果不其然,驾驶员按下紧急按钮,神色凝重:“少爷,现在情况紧急,我来不及解释,您和时小姐必须在三分钟内跳伞!”

    莫哲阴沉着脸,看了眼前方乌压压的黑云,本就邪气的俊脸上,浮现出几分阴鸷的神情,“老李,平日里我和我父亲待你可不薄!你那刚上小学的儿子也还是我父亲出钱在养活!”

    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高空跳伞的风险之大,不到万不得已,自然不能轻易尝试。

    这是人心的揣测,也是警告。

    时欢欢没有开口,她平静地看着前方,就见那个名为老李的男人,脸色猛地一紧绷,“少爷,我对您和莫老,绝对忠心耿耿!您放心,此处下面是一片密林,草地柔软,跳伞的风险并不大……倘若您和时小姐出任何差池,我愿以死谢罪!”

    听到这话,莫哲的脸色才稍稍缓和一些。

    “别怕,没事的。”

    他看向时欢欢,也不知是夜色的缘故,还是时欢欢的错觉,竟从他脸上看到一丝轻不可闻的紧张。

    就好像她的生死,比他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

    若不是那晚,他为了逃走,毫不犹豫地刺了她一刀,或许她就真被这样的眼神欺骗了。

    “我跳过伞。”时欢欢不置与否地别开脸,将他递过来的跳伞包迅速穿上。

    动作之标准,就连莫哲都恍惚一瞬。

    “那就好。”他笑笑,也说不上是什么情绪。

    哗啦——

    舱门猛地打开。

    猛烈的冷风涌进来,时欢欢连连退了两步,被莫哲抓住手,她反手打开,莫哲皱了皱眉,又抓住她的手腕。

    隔着衣物,没有直接的肌肤触碰,她便没有本能的抗拒动作。

    莫哲眼里掠过一抹稍纵即逝的失落,可狂风冷冽,他的脸都被吹得扭曲,那点不起眼的情绪也就很难被察觉。

    “如果等会儿我们走散了,就用这个联系。”跳伞前,他将一个呼叫机别入时欢欢的腰间。

    她巴不得和他走散,可丛林有很多未知的危险,毒蛇,野兽,甚至是偷猎者设下的陷阱……

    为了以防万一,她没有拒绝。

    “好。”

    “三!”

    “二!”

    “一!”

    “跳!”

    时欢欢不是怯懦的性子,这一跳,没有任何犹豫。

    她在空中的姿势,极其标准,弧度极其优美。

    可当她在狂风中稳住,启动按钮的瞬间,却是看到莫哲还站在机舱门口,用一种近乎悲凉的微笑朝她挥了挥手。

    那两瓣薄唇轻轻启动,无声地说了一句话。

    哗啦——

    跳伞的骨架在空中稳稳打开,将那个邪魅欣长的身影完全挡住。

    心脏,陡然一颤。

    仿佛想到什么,时欢欢只觉得浑身一凉,下意识地大喊:“莫哲!”

    “嘭——”

    几乎同时,一声振聋发聩的爆炸声响彻天际。

    强大的气流和机身爆炸的冲击,将她的伞骨冲破一个洞。

    破碎的跳伞,瞬间如一片浮萍,在暴风之中疯狂下坠。

    强烈的失重感,疯狂得侵蚀着她的心脏,在地心引力和自然风暴面前,她渺小得就像一粒尘埃。

    可她竟顾不上对死亡的恐惧,不断地下坠,眼睛却始终盯着空中那点爆炸后残留的火光。

    意识渐渐模糊,她也分不清模糊的视线是因为泪水,还是恢复的记忆。

    只知道彻底陷入昏迷前,她看到了莫氏集团的直升机……

    那一夜,暴风雨将整个Y市吞没。

    之后的一个星期,雨势非但不停,还越下越猛。

    堤坝冲毁,Y市沿江的渔民因地势坑洼,不得不搬离渔村避难。

    好不容易雨势渐止,边郊一大片绿林,因游客一根香烟,引发特大火灾,整整烧毁一大片。

    Y市仿佛被人下了诅咒,糟心的噩耗一个接着一个,就连商界也不没幸免。

    最新商业新闻:莫氏家族莫哲因私人直升机坠机,死于空难,其父莫霆因忧思成疾,于三日后,死于前往ICU的途中。

    ……

    当时欢欢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的病房里。

    白色的病房干净整洁,显得有些冷清。

    窗户半开,窗帘也都掩着,没什么光,不过从那点洒落进来的光来看,应该是凌晨的阳光。

    她最喜欢朝阳,因为那代表着希望,可此时此刻,她却仿佛得了畏光症,那些阳光一映入眼里,就刺得她眼膜剧烈生疼。

    “小欢,你醒了!”

    不出意外,这次来救她的还是秦翊。

    发现时欢欢苏醒,他连忙焦急地跑过来,将她扶起靠坐在床头。

    “有没有感觉哪儿不舒服,你的身体里可刚取出近千片爆炸碎片,容易扯到伤口……”

    他神色凝重地半恐吓半苦口婆心地劝诫。

    却见脸色煞白的女孩,抬眸,“你先出去。”

    “小欢,我是你的医生,你让我出去?”秦翊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

    可对上那双分外平静的眸,心底却咯噔一下。

    这眼神……

    是他看错了吗?

    虽然知道时欢欢就是小欢,先前她的眼神也透着这股子清冷,可和三年前相比,终归少了几分傲气。

    可现在,他很确定,这样的眼神……

    “……小欢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了?”本该去调整输液管的手僵在半空,他看着她,试探性地开口。

    细细听去,还会发现,他那声音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时欢欢看着他,漆黑剔透的眸子里还是那么的波澜不惊,但如他所观察到的,带着几分仿佛与生俱来的傲气,仅仅只是这么对视,就能让人无端端的犯怵。

    那是一种柔软的攻击力,如同一张无形的巨大的网,让你不经意地掉进其中的漩涡里,等到回过神时,心神都能一惧。

    偌大的病房,陷入沉寂。

    滴答,滴答。

    心率仪的曲线平稳地起伏。

    病床上的女孩默了半晌,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眼底却是黯淡下去,“没错,都想起来了。”

    ......

    【新文《炮灰醒醒你是女主》开坑啦,穿书娱乐圈,求支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