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大佬她恋爱会狗带 > 第129章 时欢欢是被人掳走的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那名摄像白着脸拼命摇头。

    身旁的摄像亦受到巨大惊吓,低头看了眼,便惊魂甫定地抬起头,跪在狭小的空间里,一个劲地磕头。

    车子一个拐弯,头磕到后座椅上发出砰的声响,令高淼背脊一僵,可那摄像却跟没事人一样接着不停地磕。

    可在他们面前的男人,眼中却无半点慈悲,那双漆黑的眸子反而愈发冷得渗人,“差点忘了,你们嘴上还沾着胶带,说不出话。”

    “嘶——”莫昀先撕了一人的封条,那抖成筛子的摄像顿时卑微求饶。

    “求您放过我吧,我只是一个小摄像,什么都不知道啊!”

    “不知道……”莫昀垂着眸,眸底讳莫如深的情绪皆掩在长睫之下,淡淡的嗓音波澜不惊,似乎就这么轻信了那人。

    那摄像忍着痛楚,颤抖地往下说:“是,您……您放过我吧,我已经把所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地交代给警方,时欢欢失踪的事真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话音未落,一声惨叫响彻商务车。

    车子稳稳地加速行驶,那原本插在摄像脚背上的刀,已然刺穿他的肩胛骨。

    那刀不长,刚好穿透人的肩膀。

    血,很快从那人的夹克衫里渗透出来,深红的颜色,和惨白的脸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如果不是做贼心虚,为什么我还没问,就知道我是因为时欢欢绑的你们?”

    莫昀冷冷开口,如古井一般的眸子却是盯着边上吓到瞳孔地震的另一名摄像。

    他扯了扯唇,在手里那名摄像疯狂的求饶声中,缓缓拔出那把锋利的刀。

    “我……别……别杀我,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连中两刀的人已经支撑不下去,皮肉穿骨的疼痛磨灭了他所有的意志。

    可莫昀没有给他改口的机会,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抬手,落下,朝着他另一侧肩胛骨的位置,又是一个深深的窟窿。

    只是这次的动作,更缓更慢,慢得连血都淌了更多。

    那人痛得连声音都发不出,车子正好一个拐弯,莫昀修长的手就顺着弯道微微滑动,刀刃割着骨肉发出的声响轻不可闻,可就是清晰地落入另一名摄像的耳中。

    观刑,从古至今,都是蚕食人心最有效的方法。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是人?

    求生,是人的本能。

    “可我只给人一次机会。”随着冷冰冰的嗓音,身中三刀的人终于承受不住昏死过去。

    人如草芥倒下,那带血的刀,因此抽离身躯,仍握在莫昀的手中。

    血腥的味道,弥漫在密闭的车里。

    气味令人作呕,画面更是渗人。

    “现在到你了,这唯一的生的机会,你要,还是不要?”

    莫昀握着刀刃的手柄,慢条斯理地用纸巾擦拭上面的血渍,就连残留在手柄上突兀有致的花纹都不放过。

    那种强大到击溃人心的威慑力,饶是安然无恙的高淼和叶志奇都觉得毛骨悚然。

    也唯有林凡有那个定力,充耳不闻地握着方向盘专心开车。

    “唔!唔!唔!”急切的支吾声,透着强烈的求生欲望。

    随着胶带撕开,早已崩溃的人顾不上破烂的嘴,脸色煞白地就全招了:“我说!我全说!时欢欢是被人掳走的………….”

    ………

    那日傍晚,Y市突然遭遇强冷气流。

    狂风大作,整个城市阴云密布。

    某私人别墅。

    这是一间奢侈到让人叹为观止的房间,精致的窗棂半开,风,吹得墙壁上那些价值不菲的壁画微微晃动。

    床头摆放着一束洁白的百合花,些许花蕾被风吹散在床沿,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时欢欢靠在同样洁白的床上,精致姣好的脸上泛着些许虚弱的白,她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盯着那扇缓缓打开地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