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大道从心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人质的应有表现
    银行外已经满是武修监察队的人,一个个躲在车后,枪口对准银行。

    梁振祥中气足,不需要喇叭,直接喊:“放下人质,立刻投降……”

    “去你妈的!”一名匪徒对着梁振祥开了一梭子。

    梁振祥一低头:“干,都是些亡命徒!”

    “别担心。”岳珊珊站在车后,镇定自若的看着对面:“过一会儿我说开枪,你就开枪。”

    梁振祥有些犹豫:“英杰和小迟都还在他们手里呢,万一误伤……”

    “我说了,不用担心误伤他们。”岳珊珊道:“他们都是练过的,这点子弹还伤害不了他们。”

    靠,我当然知道他们练过的,问题是匪徒也是练过的啊。

    连修仙者都能打伤的诛仙弹,你跟我说伤不到他们,岳副镇长你这个逼装的有些大啊!

    不过梁振祥只负责听命,既然岳珊珊说没事,那就没事好了。

    手一抬,一大波枪口已纷纷对准三名匪徒。

    三名匪徒别看穷凶极恶的样子,面对这局面也有些紧张。

    其中一名颤颤惊惊道:“老大,怎么办?”

    那老大叫道:“把人质顶在前面,出去。”

    “白痴!”刘长治忍不住骂了一声:“光人质顶在前面有什么用?得盖上布,让对方看不清自己,不然光是狙击手就够你们受的。”

    匪徒如梦初醒:“谢谢!”

    夏小迟看看刘长治,眼神古怪。

    刘长治哼了一声:“我只是不想对方开枪,误伤了我们。”

    夏小迟一笑:“挺有道理的。”

    刘长治心里已骂了起来。

    真他娘的倒霉,这时候遇到这种事。

    最关键是刘长治自己屁股也不干净,一旦这些匪徒被对方灭了,到时候所有人肯定都得接受调查。一旦看到包里的东西……

    刘长治心头一颤,现在他也没办法了,无论如何得让这几个匪徒带着自己跑出去,不然后患无穷。

    这时候一名匪徒已经撕下窗帘盖在大家身上,缓缓向外移动。

    如此一来,大家投鼠忌器,却是不敢开枪了。

    梁振祥有些着急,岳珊珊道:“没关系,先别开枪,让他们走。”

    这边江英杰看看夏小迟,夏小迟也是轻轻摇头。

    他和岳珊珊的想法一样,这里人多,为免误伤,最好远一些再动手。虽然江英杰可以无视攻击,但毕竟有三个人,同时三个目标开枪的话,江英杰很难锁定对方,如果用来保护自己,就无法保护别人。

    而且夏小迟还想知道这个刘长治是怎么回事——这货脸上有刀疤,所以他怀疑刘长治也是绑匪的人,也就是隐藏的第四人。

    这个误会有点大,最关键刘长治都不知道他的误会,所以也不可能解释,尤其他还在帮匪徒出谋划策。

    他还在低声说:“抢车啊!”

    “哦!”三个匪徒凶是够凶了,经验明显不足,获得“人质”的提醒,才意识到开车逃比跑的好。

    夏小迟有些忍不住,道:“你要不要再提醒他们一下,抢了车后,顺便把其他车的车胎也打爆?省得他们追上来?”

    大家互相看看。

    匪徒都迷惑了,你们什么情况?你们是人质啊!给我们出谋划策是几个意思?

    可现在情势危急,大家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一名匪徒押着他们往车里走,另一名匪徒还道:“谢谢你们啊,你们是好人,放心,我们跑掉了不会杀你们的。”

    江英杰忍不住道:“去大车,现在是六个人,小车坐不下。而且警车一般都有定位的,用普通车。”

    三匪如梦初醒,连忙往后面的一辆三厢车走去。

    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冲了出来:“放下他们,让我来!”

    赫然是韩雄。

    夏小迟和江英杰也懵逼了,你丫过来干什么?

    你他娘的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啊?

    “滚蛋!”一名匪徒已用枪对准韩雄。

    韩雄拍着胸脯喊:“算我一个,四名人质总比三名好。”

    我去你真会凑热闹啊。

    但是三名匪徒却觉得很有道理。

    一名匪徒已抓住韩雄把他往车里推去,刘长治也想上车,那匪徒已喊道:“你来开车。”

    刘长治无奈,只能上车。

    也好,以自己的车技,应该可以甩开这些监察。

    上了车,刘长治踩下油门,车子急驶而去,同时匪徒也将其他车子的车胎纷纷打爆。眼看着警方离自己越来越远,三名匪徒同时松了气。

    车内已响起夏小迟愤怒的吼声:“韩雄你他娘过来凑什么热闹?”

    “我来救你啊!”韩雄回答。

    “老子要你救个妹啊!”夏小迟悲愤,你简直就是个添乱的祖宗!

    本来江英杰只要保护夏小迟和自己两个,现在这货过来,就得多保护一个。

    韩雄也怒了:“你他娘的不识好人心,好心救你还教训我。停车,老子要下去!”

    砰!

    脑袋已经被匪徒老大用枪托狠狠砸了一下:“我停你妹啊,你当这是在打车呢?”

    韩雄这才意识到什么,闭嘴。

    老二已道:“大哥,这事不对啊。为什么我们前脚刚进银行,后面就有监察过来了?他们分明是早就准备等在那儿。”

    “没错,这事有古怪。”匪徒老三也道,然后看看刘长治夏小迟几个:“还有你们几个,怎么回事?为什么帮我们?”

    江英杰憨厚的笑:“我就是个人质。”

    他昨晚做足准备,对着周六六的照片伤春悲秋了半天,悲伤之力满值,又有夏小迟这个“大高手”在身旁,所以自信满满,说话都充满底气。

    匪徒老二狐疑的看江英杰:“你这状态,不象人质啊?”

    江英杰奇怪:“那人质应该是什么状态?”

    我操,你问我?

    夏小迟道:“应该是恐惧惊慌的。”

    江英杰连连摇头:“那也不一定,我觉得也可以是忧伤。”

    江英杰作为忧伤之主,还是很希望这种情绪的出现面广一些的。

    夏小迟连连摇头:“不对不对,主要还是恐惧。忧伤这种情绪不适合出现在这种环境。”

    韩雄附和:“还可以愤怒。”

    夏小迟和江英杰一起摇头:“愤怒不太可能。”

    韩雄怒了:“怎么没有愤怒?你们看我现在就很愤怒,我就是人质!”

    兄弟俩便一起看他,虽然他说的很没道理,但架不住人家以身说法啊。

    逗逼的思维无法理解,逗逼的情绪也无法捉摸。

    夏小迟更是由此联想到,从这方面讲,在一些不太容易出现对应情绪的场合下,韩雄或许就能提供不该有的情绪——原来你丫也是个充电宝啊?

    三个匪徒则面面相觑看着他们争执,老大疑惑:“你们在干什么?”

    夏小迟江英杰韩雄一起奇怪看他:“在讨论啊,你没听见?”

    啪!

    老二突然拍了一下脑袋:“我知道了。”

    大家一起看他。

    老二道:“应该还有绝望!”

    “对,这个可以有!”夏小迟江英杰韩雄一起大喜。

    从他们的表现看,原来被绑架还可以有欢喜。

    老大怒了,一巴掌拍在老二脸上:“我绝望你妹啊,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吗?”

    老三悠悠道:“这几个人,有点古怪啊,要我看,不如干脆干掉。”

    三个匪徒的枪口同时指向刘长治。

    刘长治吓一跳:“我可没做什么,我还帮了你们。”

    他没有忧伤之力,三把枪对着他放诛仙弹,那可是说死就死了,尤其他现在还是在最不利的司机位置上。

    等等,司机?

    刘长治反应过来,叫道:“而且我现在在开车,我要是死了,车就翻了!”

    听到这话,三人枪口再转,这次是对准江英杰了。

    江英杰很不满意,转过身指夏小迟:“你们都对准我干什么?这不是还有他吗?”

    夏小迟怒了:“江英杰你是不是人啊?让他们先打我?”

    江英杰?刘长治记住了这个名字。

    江英杰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便指韩雄:“那要不先杀他?”

    韩雄也怒了:“我是你二舅!”

    听到这话,江英杰夏小迟一起指韩雄:“杀他!”

    干的就是你个二舅。

    老大彻底怒了:“干你娘,全杀了!”

    三个人一枪对一个,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