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大道从心 > 第十九章 听墙角
    回去的路上,夏小迟还有些茫然。

    我这就算进武馆了?

    曾经夏小迟也有过练武强身的梦想,不过穷文富武,练武其实是很烧钱的事。

    刚才隆兴茂不肯包饭钱,不是因为他小气,而是因为饭钱在练武人那里其实是很重要的成本。

    正因此,何星没敢把孩子们送到武馆去。

    一人练武,全家吃土啊!

    好在现在江英杰王悦嘉都上班了,何星夫妻压力大减,再加上武馆免费,又有仙人压力,所以何星夫妻才能接受。

    这让夏小迟也有种恍如梦境的感觉。

    走着走着,何星夫妻突然停下了。

    “怎么了?”夏小迟刚问出口,随即意识到什么。

    这是在前皮街。

    他们还要吸收愉悦之力。

    嗯,是这么个命名,总比骚浪之力好听得多。

    不过愉悦之力有个问题,就是愉悦的时间通常总不持久。

    所以夏小迟在前皮街上转了一圈,最终只找到两处,还不相连,只能紧着一处来。

    为了尽可能的多吸收,夏小迟不得不站在屋外墙角下,看起来到象个听墙角的,好在还有一家人陪着他。

    左右是等待,正好还有两颗珠子没分。

    大家就都去碰那两颗珠子,转了一圈,到何星手上时,就见绝望之珠刷的一下没入何星体内。

    “竟然是我?”何星惊喜。

    “咦?为什么你会是绝望?”岳珊珊惊讶:“你不是个会带给别人绝望的人啊。”

    夏小迟道:“那也不好说,爸以后看病的时候,只要摇摇头……你这个病啊,难喽。刷,绝望之力就出来了。”

    还有这种操作?

    不过想想也对啊,这恐怕还就是最方便的获得绝望之力的方法了。不过以后何星何大夫恐怕就要得一个吓人大夫的绰号了。

    “绝望之力怎么用?”大家再问。

    何星感受了一下,摇摇头,那意思也是不知道。

    夏小迟摇头:“多半也得挨揍才能体会。”

    洛依依道:“也可能是打人。”

    “好了好了,别争了。这不是还有颗恐惧的珠子嘛,怎么没人得?”岳珊珊郁闷。

    四个人都碰过了,恐惧的珠子却没有择主。

    难道就这么有缘无分?

    就在这时,何来的小胖手抓了过来,就见那恐惧珠子竟然消失在何来身体里。

    “何来?”大家不敢相信的看何来。

    岳珊珊晃晃儿子:“儿子你没事吧?”

    何来一脸懵懂。

    “竟然是何来得到恐惧。”江英杰目瞪口呆道。

    洛依依点头:“我到觉得挺适合的。”

    作为家中的大魔王,何来干的事大多时候都挺让人恐惧的。

    “有什么用?”大家再一起问。

    不过看何来一脸懵懂的样子,估计有什么用也不会清楚了。

    “唉,不管怎么说,是落到自家人手里就好。”岳珊珊松口气道。

    “对啊对啊。”大家一起开心。

    开心的时候说话声音大了点儿,上边窗户陡然打开,伸出一个大胖男人的脑袋:“你们有完没完啊?在这里聊什么天呢?坏人情绪!”

    大家吓了一跳。

    岳珊珊一推子们:“快走!”

    一家人匆匆离开。

    又一个女人脑袋从窗户里伸出来:“要不要脸啊,一家人过来听墙角!哪儿没处听啊!自己回家造去!”

    “……”

    这一骂,大半条街到是都注意到了。

    还有认识何星的,高叫:“哎呦,何大夫,您还好这一口呢?要不要过来,我叫给您听啊。”

    何星羞得脸红耳臊:“走,走,离开这儿。”

    岳珊珊问儿子:“小迟,珠子满了没?”

    夏小迟摇头:“还差了些。”

    珠子没满,墙角却是听不下去了。

    最关键这愉悦情绪不好得,平日里也不会有机会,再加上迫切“升级”的心理,让大家想走不是,想留也不是。

    何星突然来了主意,捅捅老婆:“老婆,要不晚上我们回去……自给自足?”

    岳珊珊眼睛瞪得贼大,小声骂:“你要死啊?我们两个……那个……儿子在旁边听墙角?”

    何星解释:“把手串放屋里不就行了。”

    他们两个自以为小声,但夏小迟耳聪目明,懒洋洋道:“没用的,认了主的东西,离开我,多半就不行了。”

    夫妻俩脸一红,互相推了一把:“先离开再说。”

    一家七口灰溜溜离开前皮街,直到夜深时刻,夏小迟一个人又偷偷摸了回来。

    这是奉岳珊珊的命令回来的,一个人听墙角总比七个人好。

    不过岳珊珊其实也在远处偷窥着,她到不是要分享什么,而是唯恐儿子听着听着来了兴致,亲身上阵。

    站在墙角下,夏小迟叹口气。

    曾经他也有过偷看偷听的恶趣味,只是现在却无半点兴致。

    有些事一变成工作需要,就再让人提不起兴头。

    好不容易熬到愉悦之珠充满,夏小迟带着手串回家。

    一家人都在等着了。

    “怎么样?得手没有?”何星兴奋问。

    口气仿佛小贼入室盗窃般的愉快。

    “嗯。”夏小迟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

    他现自己以后再也没有偷听墙角的乐趣了。

    把手串往桌上一丢,夏小迟说:“来,看看谁是愉悦之主吧。”

    岳珊珊和江英杰对望一眼,同时往手串抓去。

    就见那橙色珠子没入岳珊珊手中,消失不见。

    “果然不是我。”江英杰已经习惯失望了。

    岳珊珊喜笑颜开:“果然老娘还是有福报的嘛。”

    何星却是脸色一沉。

    这以后要充值,岂不是天天都要……

    虽然说老婆不给行房是一种痛苦,可要是老婆日日要,夜夜要,时时要,那就更是一种痛苦。

    相比之下,其他人更关心效果。

    “怎么样?这个是什么作用?”大家一起问。

    岳珊珊细细感受一下,然后喜笑颜开:“这个不用试,也是能直接知道的。是和悦嘉相反的。”

    和王悦嘉相反?

    “嗯!”岳珊珊如个小姑娘般用力点头,骄傲回答:“就是让所有人都喜欢我!”

    王悦嘉大惊:“那岂不就是……”

    “万人迷!”岳珊珊两手叉腰,斩钉截铁道。

    岳珊珊青春不在,徐娘半老,感慨芳华流逝,常有伤春悲秋之痛,现在却是一夜之间春风来,再不用担心无人爱了,唯有何星心头一沉,突然开始理解为什么自己会得到绝望之珠了。

    命运之手啊!

    王悦嘉犹自悲愤:“为什么是这样?我们换一换该多好。”

    母亲是万人迷,女儿却只能做长舌妇,行挑拨离间之事,命运为何如此刻薄?

    洛依依指指夏小迟:“他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夏小迟也是唉声叹气。

    江英杰无尽哀伤:“至少你们都有,而我还没得到呢。”

    心情越难受。

    夏小迟面容古怪:“最后的珠子也有动静了。”

    嗯?

    大家一起奇怪。

    夏小迟看着江英杰:“还是来自你,江英杰,应该是悲伤之力。江英杰你就是属充电宝的啊!”

    大家一起欢笑:“来来来,江英杰你继续悲伤。”

    江英杰心情矛盾,一方面想开心,一方面想悲伤,半天没给出一点能量,欲哭无泪道:“我悲不起来。”

    夏小迟安慰他:“没事,想想你就快嫁给周六六了。”

    悲伤之珠能量狂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