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金凤华庭 > 第255章 心跳(一更)
    今日这一番话,其实就是那日去七皇子府做客,安华锦想要对楚砚说的,哪怕他聪明,没去过南阳,爷爷有意隐瞒南阳军的艰难,不与他主动提南阳军的困难,他自然也不会知道。

    她想让他知道,南阳军没有朝中文武百官门以为的那么坚固。

    若是八年前,自然是坚固的,无坚不摧的。

    但是玉雪岭一战后,陈旧的兵器,她的父兄战死沙场,还有一种与父兄一样有才华有本事的人,都在那一战中埋骨,从那时候起,南阳军惨胜背后的代价就是不可忽视的。

    只不过陛下看不到,陛下只看到,南阳军对他这个帝王没威胁了,不是卧榻之侧的猛虎了,南梁和南齐也损失惨重后,让他一切都是值得的,他可以高枕无忧了。

    陛下不会去想,没有永远的再不侵犯,也没有永远的高枕无忧。

    他一直压着兵器监不造新兵器,早晚有朝一日,要为此再付出代价。而没有帝王的旨意,南阳王府也不敢私造兵器,否则,一旦打起仗,安家的百年忠心,便会被架在火上烤,满门的名声尽毁。

    唯一敢做的人,也就大皇子与顾轻衍吧。

    有皇上的儿子出头,这是最好不过的,但可惜,如今大皇子,还被圈禁着。

    楚砚心情情绪翻滚,半晌后,才压低声音说,“父皇越来越……我怕……”

    越来越什么?怕什么?他不说,安华锦也懂得这未出口之意。

    她也无奈地冷笑,“那又能怎么办呢?”

    不怕帝王昏聩,就怕他,半昏不昏。想糊弄,还不好糊弄,且有自己很大的主张,会坑人,会算计人,会用帝王之术,会有手段,便不是一般的难对付了。

    安华锦深吸一口气,又吐出,低声说,“七表兄放心,也无需多想,做好你该做的。若是有朝一日,陛下他……”

    她眯了一下眼睛,眼底是无尽的冷意,“我便带兵,帮你清君侧,又如何?”

    楚砚悚然一惊,“表妹,胡说什么?”

    安华锦笑,清清凉凉,“我是一个女子,无需要多好的名声,万不得已,我就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能给你肃清一个朝纲,让你稳稳地坐上那个位置。只要你保证,你不学陛下,做个明君,我为你一人,便是为天下百姓,也值得被骂。”

    楚砚闭了闭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才叹道,“哪里就到你说的这等严峻的地步了。”

    “到不了最好。”

    楚砚似乎想伸手揉揉她的头,手伸到一半,又顿住,自然地收回,背负在身后,“回去吧,顾轻期既然值得你训练,便早些让他去南阳军,我会再帮你搜寻几个得用之人。”

    “嗯。”安华锦点头,今日说的够多了,也不再多言,转身向宫外走去。

    楚砚看着她一边走一边踢着地上的青玉石砖,身影清瘦,明明还是个小姑娘的模样,但瘦弱的肩膀上,肩负的是安家与南阳军和大楚百姓。

    这一刻,他以往不太懂的地方,忽然就懂了。

    懂了她为什么一直拖着不与顾轻衍履行婚约大婚的原因,也懂了她的挣扎和坚持,让喜欢死了一个人与她自小被教导的信仰拔河拉锯,她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十分难得。

    顾轻衍,他既然同意拖着,想必也是懂她的吧?

    安华锦出了皇宫,宫门口,停着顾轻衍的马车。

    安华锦走上前,还没靠近,里面的人已挑开了帘子,对她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微笑,“心情很好?”

    安华锦笑意盈盈,“还不错。”

    顾轻衍侧身让出一块地方,伸手拉她上车。

    安华锦将手放在他手心里,没立即跳上车,而是手指肚对着他的手心,挠了又挠。

    白白嫩嫩的小手,每一根手指都如青葱,娇娇嫩嫩,软软呼呼的。

    顾轻衍本来心情不太好,被安华锦这般逗弄,心情也不由得好了些,微笑着脸看着她,“外面不热吗?你这一路走出宫门,也没撑伞,如今还不上车,还顶着太阳玩?”

    安华锦嘟了一下嘴,“好玩着呢。”

    顾轻衍笑,便平伸着手,任由她玩个够。

    安华锦的手指在他掌心画了十多圈,才一把握住他的修长如玉的手掌,顺势上了马车。

    帘幕落下,顾轻衍顺势将她拽进了怀里。

    一直以来,二人的相处,都是近一步,十分谨慎,再退两步,保持距离,生怕做出些什么有碍观瞻之事,毕竟,婚约是婚约,婚约并不能够让他们有理由做更亲密的事儿。

    但今日,顾轻衍被她的好心情挑逗的心神荡漾,便有些忍不住,借势将她拽到了怀里,总觉得,似乎该做些什么。

    他低着头看着安华锦,克制了着,犹豫着。

    安华锦半躺在他怀里,微微仰着脸,看着他。

    一个眼底青黑,有云雾滚动,一个眼神清澈,如泉水细流。

    片刻后,顾轻衍低头,闭眼,凑近安华锦。

    安华锦的眼睛在这时眨的飞快,心也忽然跳的飞快,咚咚咚咚咚咚,在感觉快跳出嗓子眼时,她手不经大脑地几乎是反射性地挡住了顾轻衍落下的唇。

    顾轻衍动作一顿,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前,是一只白皙的手,柔柔嫩嫩的,分外的娇软,分外的白嫩。

    他盯着看了片刻,伸手拿开了她的手,准确无误地,不容安华锦反抗地,吻住了她。

    车厢有帘幕遮挡,阳光透不进来一丝,遮蔽的严丝合缝。但也正因此,显得空间狭小,空气不够,安华锦觉得自己要溺死,喘不上气来。

    大脑的空白,已不足够支撑她的思想,只唇瓣上柔软的温柔的细腻的触觉,如酒香般甘甜,如梅花般清冽,也如秋冬绽放的海棠,柔软娇嫩的不行。

    ……

    对比安华锦那一日在安家老宅门口对顾轻衍那浅薄的非礼来说,顾轻衍的吻,则是实打实的,将安华锦困在他的手臂掌心间,让她躲无处躲,逃无处逃。

    喜欢一个人,最喜欢他什么样子,安华锦以前也许能说出顾轻衍很多优点,但这一刻,她哪一个优点都想不起,只清晰地感受唇上落下的辗转的沾染他满满的气息的吻。

    以至于,马车什么时候离开了皇宫门后,她什么时候回到了安家老宅,她都没有多大的印象。只记着,马车停下时,她的腿是软的,身子轻飘飘的,迷迷糊糊的有点儿找不着东南西北。

    而顾轻衍,比她好不了多少。

    顾轻衍扶着安华锦手臂靠着马车车壁低喘息了好一会儿,才看着安家老宅的大门,对她红着脸说,“我送你进去。”

    “不要。”安华锦一下子惊醒,甩开他的手,猛地跳下了马车,噔噔噔地跑进了安家老宅。

    她的速度很快,转眼就没了身影。

    顾轻衍挑开帘子,只看到了安家老宅古朴沧桑的大门,他沉默了片刻,落下帘幕,低低地笑了起来。

    每一次都落荒而逃,也只有她做得出来。

    他在车中又坐了片刻,才吩咐车夫,“去吏部。”

    车夫调转车头,离开了安家老宅。

    安华锦一口气跑回自己的枫红苑,路上遇到了楚思妍和楚希芸,二人喊她,她哪有功夫理那二人,于是,理都没理,扭头就进了院子,冲进了屋子里,且还没忘把房门的内门闩插上了。

    楚思妍:“……”

    楚希芸:“……”

    这一阵风冲回枫红苑的人,是安华锦吧?她是被狼追了吗?

    二人对看一眼,决定也不出门了,去她的枫红苑瞧瞧是出了什么事情。

    二人来到枫红苑,对着门内喊了几声,没人应答,于是,楚思妍上前推门,里面被门闩拴着。她纳闷,“这大白天的,小安儿锁门是在搞什么鬼?”

    “难道是在里面偷偷哭呢?今日进宫,受欺负了?”楚希芸猜测。

    楚思妍眨眨眼睛,“不会吧?”

    楚希芸也不知道,“我瞎猜的。”

    楚思妍无语。

    二人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楚希芸小声担忧地问,“表姐,你怎么了?你没事儿吧?”

    安华锦躺在床上,用被子蒙着脸,平静了一会儿,没平静下来,对门外那两个烦人精瓮声瓮气地说,“我没事儿,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理我。再叨叨我就将你们俩吊房梁上。”

    得,不管了不管了,惹不起惹不起。二人麻溜地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