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金凤华庭 > 第158章 同意(二更)
    大内侍卫没要求见安华锦,转眼便痛快离开,说明陛下默许了她回南阳,甚至,还有几分巴不得她离开的意思,只要顾轻衍别跟去南阳就行。

    安华锦感慨,“咱们这位陛下,十分器重你啊。”

    顾轻衍不置可否。

    安华锦又蜷了蜷指尖,让那些温暖的灼热的触感了无痕迹,她故作轻松地说,“喂,顾轻衍,你有点儿笑模样好吗?我有多久没见你笑过了?”

    顾轻衍闻言不禁怀疑,他今日来到这里之后,见她时,没有笑过吗?

    大约是他的眼神自我怀疑之色太明显,安华锦故意地认真地告诉他,“你真没笑过,来,笑一个给我瞧瞧。”

    顾轻衍扯了扯嘴角,又收起,长叹一声,“我实在是笑不出来。”

    安华锦看着他,他明明白白一脸舍不得的情绪,这情绪如此的外露,悉数倾倒给了她,她有些接不住,只能也收了笑意,跟着她长叹一声,“那怎么办呢?”

    “每三日一封书信。”顾轻衍要求,“你亲笔给我写信,我也会亲笔给你回信。同样是七日。”

    安华锦痛快答应,“行。”

    这个简单,她能做到。

    “信的厚度不少于安爷爷给我的书信。”顾轻衍又说。

    安华锦看着他,“我爷爷给你写的信多厚?我哪里知道?我没见过。”

    顾轻衍伸手入怀,掏出一封厚厚的信封,递给安华锦,“就这么厚,给你瞧一眼,做个参考。”

    安华锦伸手接过,入手后有些压手,她掂了掂,有些无言,“这也太厚实了,他都写了什么?写了几页纸啊这是。”

    “十多页。”顾轻衍给她解惑,“写了什么,你也可以拿出来瞧瞧,同样做个参考。”

    “这是一回的书信?还是几回的书信被你合在一起了?”她爷爷每回有这么多话要跟顾轻衍说吗?

    “一回,你可以检查。”顾轻衍示意她打开。

    安华锦持有怀疑之色地打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书信,信纸有些许泛黄,最少有一两年了,她从头到尾大致看了一遍,越看越没眼看。

    要不是知道他爷爷是她亲爷爷没错,这信里字里行间都说的是她每天做的事情没错,要不是没怎么提到军营和南阳军里面的事儿,她都会怀疑,他爷爷是顾轻衍收买的奸细,将她的事情事无巨细地说与他听。

    这可真是天下最好的爷爷了!

    安华锦看完,好半天没说话,她只想快点儿回去,揪掉他爷爷的胡子,扔掉他最喜欢的烟斗,不给他最爱吃的手把肉吃,馋着他。

    顾轻衍见安华锦一副恨的牙痒痒的模样,总算有了笑意,“连安爷爷都能给我写这么多信的内容,你总不能少了对不对?”

    安华锦一噎,“我为什么要跟他比?”

    “你是我未婚妻。”

    安华锦哽住,“做你未婚妻真辛苦。”

    顾轻衍垂下眼睫,声音微低,有几分受伤地说,“你一声不响地离京,我追了你来,舍不得你,你也狠心地不想留下来,如今连个信也不愿给我写了。我便这般没用?让你丝毫不惦记吗?”

    安华锦:“……”

    不、不是。

    她立马缴械投降,“好好好,我给你写就是了。”

    这么厚的信,七日一封,她要写什么才能满足他?

    不,不对。

    安华锦脑中飞速地转着,这会儿很聪明劲儿地说,“你这么忙,就算我给你来信,你有时间看吗?”

    “有。”顾轻衍抬眼,目光落在她脸上,“我今日连追你的时间都有了,哪会腾不出空来看你信给你写信?你是不是想千方百计地推脱?”

    “没,我没有。”安华锦泄气,彻底同意下来。

    顾轻衍趁机又说,“做我未婚妻真的很辛苦吗?”

    “不。”安华锦摇头,“我开玩笑呢。”

    顾轻衍点点头,见她眼神飘飘,颇有几分心虚,又趁机说,“还有,你的青梅竹马,你是有未婚夫的人,就不要与他走的太近了,毕竟你们都长大了。你与他走的太近,会耽搁他娶媳妇儿的。”

    安华锦:“……”

    还有这个说法?她怎么就耽搁沈远之娶媳妇儿了?

    她别的可以认,这个是坚决不认的,就沈远之那个臭脾气,自小就不会讨姑娘喜欢,她离他多近多远,他都会讨不着媳妇儿,看起来就是个注孤生的命。还不如她呢,最起码,会包容未婚夫,会讨未婚夫喜欢。

    提起沈远之,她没了心虚劲儿,一本正经地说,“你别冤枉我,沈远之自己就是一个铁槌子,黑铁的那种,不砸人都让人看着咯牙疼的慌,他娶不着媳妇儿,是他自己不讨喜,我可不背这个锅。”

    “哦?”顾轻衍扬眉。

    是这样吗?沈远之不讨人喜欢?那她还与他从小打到大?就连老南阳王的书信里隔三岔五都会提到俩人又因为什么打了一架,又打了一架,哎呀,今天还打,差点儿把房掀了,再打下去,他就要动军棍一起揍他俩了这样子……

    楚宸不就是因为与她打了一架,三年至今,念念不忘吗?

    沈远之呢?从小自己身边就有这么一个小姑娘,他每日看着,会不喜欢?这么特别的小姑娘,他眼里还会再看得见别人?

    都是男人,有些事情,不用亲眼看,就能懂七八分。

    “你那是什么眼神?”安华锦不高兴了,板起脸,“顾轻衍,你不能怀疑我的人格。”

    “你的人格是什么?”顾轻衍问。

    “我的人格是……”安华锦想说什么,忽然又顿住,翻白眼,“沈远之那个笨蛋,谁乐意与他走多近啊?”

    “那你乐意与谁近?”顾轻衍猜测她刚刚想说什么,大概不是自己乐意听的话,不如直接问自己最想听的话。

    安华锦顿时笑眯眯地看着他,“你啊。”

    顾轻衍弯起唇角,总算是笑了。

    安华锦感慨,他这一笑,比天上的月亮都清辉明亮,天上的星辰也不及他这一笑璀璨。

    哎,她不知该感念有这么漂亮的未婚夫,还是该感叹一步步落入他的圈套。

    有朝一日,怕是命都得给他揣手里掂着玩!

    安华锦突然觉得未来她的前途不甚光明,一时间心下有些萧萧索索。

    “是冷了吗?夜晚的确凉了,进屋吧。”顾轻衍站起身,伸手拽她起来。

    安华锦顺着他温暖的手顺势起身,坐久了,腿有点儿麻,她一时站不稳,见他要松手,连声说,“等等,我腿麻了,在抽筋。”

    顾轻衍侧头看她,见她眉头皱着,一动不敢动,他慢慢蹲下身,伸手按住她一只腿,“是这只腿?”

    安华锦微怔。

    “是不是?”顾轻衍抬起头问她。

    这时,她居高临下地站着,他便就这样蹲在她面前,似矮了不止一截。

    安华锦第一反应不是感动于他如此矮的下身段,而是立马推开他的手,紧接着也跟着蹲下身,抱着腿与他平视,“顾轻衍,你干嘛啊?”

    顾轻衍微怔。

    安华锦呲牙咧嘴地给自己揉了揉腿,一双清澈的眼睛对他微微佯怒,“这等小事儿,一会儿就过去了,用得着你蹲下来帮我吗?”

    顾轻衍微抿唇角,轻声说,“这么一点儿小事儿,你也不想我帮你做吗?”

    安华锦伸手捶了他肩膀一下,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说,“顾轻衍,我不需要你讨好我,你该如何就如何,别因为你不满了,生气了,跟我发了脾气,我要离开,你便将过责都揽在自己身上,觉得后悔,觉得不该对我发脾气,才弄成这个后果。是人都有脾气,你发脾气也没什么错,错的是不告诉我你因为什么突然对我发脾气。”

    顾轻衍看着她。

    安华锦盯着他继续说,“我已经与你明说了,虽我一时冲动,但踏出安家老宅大门时,我便想清楚了,是真的自己想回南阳了,其实,若不是你,我大约在京城也待不了这么久,顶多三五七八天,早已经回去了。是你生生让我留了一个半月。所以,你以后不管在别人面前如何,在我面前,还是就做你自己。”

    在外人面前什么样的顾轻衍,安华锦见的太多,在她面前什么样的顾轻衍,怕是也裹挟了一层包装,而三年前,在八大街红粉巷,他遇到的冷冷清清,高山白雪的顾轻衍,那才是人后卸去伪装,真正的他。

    让她一见倾心的,也是那个真正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