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金凤华庭 > 第153章 颓靡(一更)
    半个时辰前,正是他送她从安家老宅回吏部的时间。

    半个时辰,上等的宝马,快马加鞭,可以走出多远?

    安华锦的骑术好,即便青墨骑着好马,带着人去追,可能追的上?

    顾轻衍几乎不用考虑就知道,青墨追不上。他手攥着车帘,轻飘飘的车帘,他几乎攥不住,一点点地要脱手,他心中一片苍茫,空白,虚无,荒芜……

    她就这样走了?一声不吭地走了?是他将她气走了?她怎么能就这样走了?

    她明知道,他如今身份,是不可能追去南阳,她是打定主意不想再与他纠缠?所以,干脆躲的远远的?躲回了南阳?

    她回南阳后呢?会不会跟老王爷说她要与他退婚?

    顾轻衍手终于没了力气,车帘从他手中滑落,遮住了大白天日照的光影,车厢顿时一片昏暗,他的脸隐在车壁的暗影里,好一会儿,一动不动。

    青墨十分担心,着急的不行,等了一会儿,不见顾轻衍有动静,他伸手挑开帘子,看着顾轻衍,“属下这就去追,一定能将安小郡主追上。”

    “追上你能带她回来?”顾轻衍闭了闭眼

    青墨沉默,他即便追上,怕是也带不会安小郡主,他不敢强硬,除非公子亲自去。但公子能随意离京吗?显然不能。

    “先让她走吧。”顾轻衍无力地靠在车壁上。

    青墨心思一动,小心翼翼,“公子,您就这么放安小郡主走了?您是要放弃了吗?”

    放弃喜欢安小郡主了吗?

    “怎么可能?”顾轻衍将手抵在眉心处,整个人静而沉而寂,声音低而浅而轻,却掷地有声,“她如此聪明,怎么会不明白我的心思,况且,我的心思已如此明显。可是她今日不等我去问去说,却干脆地走了。可见,她不想了解我,不想知道,也不想我说,不想我问。或者,她只看我的脸就够了,不想对我上心,也不想要我的心。”

    青墨吸了一口凉气,一时没了声。

    顾轻衍吩咐,“回府。”

    “回……哪个府邸?”青墨小声问,“是安家老宅?还是……”

    “家里。”

    青墨应是,放下帘幕,低声吩咐车夫,“公子说回顾家。”

    车夫调转方向,向顾家而回。

    不多时,马车回了顾家,顾轻衍坐在车中,一动不动,好半响不下车。

    青墨担心极了,又挑开车帘,“公子?”

    顾轻衍睁开眼睛,一片平静,慢慢地下了马车,进了顾家。

    守门人见七公子今日竟然这么早就回来了,都很惊讶,想要搭话,见他一脸平静,可以说面无表情地进了府门,都将话吞了回去,猜测不知是出了什么事儿。

    顾轻衍回了落雪轩,便进了书房,将自己关进书房里,门关的死死的,吩咐青墨,“你守在门口,今日我不见人,不准让人打扰我。”

    “是!”

    青墨知道,公子现在谁也不想见,他素来骄傲,不想让人看到他此时的狼狈。

    他忽然觉得,安小郡主真是心狠啊,她这样不告而别的突然回南阳,比拿剑刺了公子一剑还狠。果然是上过战场的女人,知道怎么一剑致命。

    恐怕所有人都没料到,安小郡主说回南阳,突然就离京回南阳了。

    无论是陛下的算计,还是公子心中的谋算,或者旁的什么人或看热闹或诸多猜测目光,随着安小郡主离京回南阳,这一切暂时都会画上终止符。

    离开了京城的安小郡主,大概会一身轻松,就连他此时也觉得,小郡主让自己此时离京,对她来说,反而是最好的一步棋。

    当然,这一步棋是公子最不想她走的。

    顾九公子听闻顾轻衍回府来了,有些生气地找来了书房,见青墨守在书房门口,他立即问,“青墨,我七哥呢?”

    “公子在书房。”

    顾九公子翘脚向书房里看了一眼,什么也没看着,他说,“我要见七哥,你通禀一声。”

    青墨摇头,“公子吩咐了,今日谁也不见。”

    顾九公子疑惑,“书房里是只七哥一个人吗?”

    “是,只公子一人。”

    顾九公子看着青墨,“大白天的,七哥将自己关在书房做什么?”

    青墨不答,“九公子有事儿吗?若不是十分重要的事儿,明日再与公子说吧。”

    顾九公子自然不是十分重要的事儿,他只是想来问一件事儿,“七哥明明答应我让人给我订了一份福满楼的桃花糕,可是今日却不给我了,七哥什么时候言而无信了?我就是过来问问他这个事儿,你知道吗?”

    青墨点头,“今日恰逢安小郡主去福满楼用午膳,公子将您那份桃花糕,送给安小郡主了。”

    顾九公子:“……”

    他愣了一下,须臾,一乐,“原来是送给七嫂了啊,怪不得的呢,我就问问,我就说七哥不会平白无故言而无信,既然送给七嫂,那我就没的说了。”

    他看着紧闭的书房门,凑近青墨,小声问,“七哥从来不会将自己无缘无故地大白天关在书房,今日是出了什么事儿了吗?

    青墨抿唇,斟酌了用词,“公子今日心情不好。”

    顾九公子闻言后退了一步,赶紧溜,“那我不打扰七哥了,我走了。”

    说完,一溜烟地离开了顾轻衍的院子,没了人影。

    顾家人都知道,不要惹心情不好的顾七公子,七公子素来温润温和,但一旦遇到他心情不好时,撞到他头上,就会倒霉。虽然,他从小到大,鲜少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八年前,顾老爷子给他订下与南阳王府小郡主的婚约,他心情不好了一个月。从那次,顾家所有人就都知道了,别惹他。

    顾家的所有动静,瞒不住顾老爷子,当他知道顾轻衍白天没在吏部处理事情,而是回了府,且把自己关进了书房里后,他便坐不住了,来了顾轻衍的院子。

    青墨照样拦住了顾老爷子,却比在顾九公子面前恭敬许多,“公子说谁也不见。”

    “连我这个爷爷不见?”顾老爷子覆手而立,“他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青墨不语。

    顾老爷子生气,“你告诉我,你不告诉我,我就在这里等着他告诉我。”

    他对顾轻衍,自小精心栽培,容不得他身上出丝毫差错,这么多年,他虽然没如他期盼的一样像个真正的顾家人,但也做着他期盼他做到的能够支撑门庭的事儿。

    青墨犹豫了一下,上前叩响房门,禀告,“公子,老爷子要见您。”

    他是公子的暗卫,一切都听从公子吩咐,公子若是想告诉老爷子,自己会告诉,他自然不能擅作主张将公子的事儿告诉老爷子。

    顾轻衍将自己关在书房半个多时辰,此时依旧不能冷静下来,或者说,他近来但凡遇到安华锦的事儿,都不能冷静待之,别人可以不见,但他不能不见顾老爷子,他没料到他爷爷这么快来,在他来之前,他还没做到冷静。

    于是,他沙哑地吩咐,“请爷爷进来吧。”

    青墨闻言推开了房门,让开门口,“老爷子请。”

    顾老爷子踱步进了顾轻衍的书房,进去之后,看到顾轻衍,吓了一跳,“衍儿,你这是……”

    顾老爷子也从来没见到顾轻衍这副样子,脸色苍白,眸光灰暗,整个人死气沉沉的,如深秋的枯叶,飘在地上无声无息的,明明如今刚入夏,他却没有半丝阳光明媚劲儿。

    顾轻衍抬眼,眼底竟然泛着红,颓靡地喊了一声,“爷爷。”

    顾老爷子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这个孙子是他最喜欢的嫡子嫡孙,从小就聪明绝顶,惊才艳艳,他寄予厚望,他也从来没让他操心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般似乎被什么事儿打击的没精神气的模样,整个人都带着颓废衰败的气息。

    顾老爷子艰难地随手关上的书房的门,走到顾轻衍面前,不敢置信,“发生了什么事儿?天大的事儿也不该让你这副样子。你是因为……”他猜测,“安家小丫头?她怎么了?”

    若非为情所困,他的孙子,不会折了骄傲,如此这般。

    顾轻衍红着眼睛,低声说,“她今日突然回南阳了,不告而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