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金凤华庭 > 第113章 心尖(二更)
    安华锦和顾轻衍共撑一把伞的身影走出凤栖宫后,皇后看向楚砚,叹气。

    她总觉得她这个儿子从小到大很多事情都不太顺,因他是嫡子,在一众皇子中,很受兄弟们明里暗里针对打压,虽然他没吃过亏,但处处被兄弟们盯着辛苦自不必说。如今好不容易最大的障碍清除了,陛下也有了立他为储的想法,偏偏陛下又想让他娶小安儿。

    且不说小安儿纠葛的想法,只说顾轻衍,她今日算是看出来了,顾轻衍是喜欢小安儿,想履行婚约的。而陛下,一旦认准了一件事情,不会轻易改变想法,定会想方设法取消他们的婚约,让楚砚娶小安儿。

    这样一来,陛下和顾家,或许将来会明里暗里博弈,而夹在陛下和顾家之间的楚砚,还真不知道对他来说是好是坏了。

    “母后不必多思多虑。”楚砚神色寡淡,“无论是陛下,还是顾家,只要表妹不同意的事情,谁也难为不了,若是她同意的事情,谁也替她做不了决定。”

    皇后一愣。

    楚砚站起身,平静地说,“南阳军百万兵马,便是她的底气。”

    皇后又愣了愣。

    直到楚砚离开,走了好一会儿,皇后才懂了他话里隐含的意思,是啊,南阳军百万兵马,无论是陛下,还是顾家,博弈又如何?她同意不同意,完全可以凭心而定。

    她转头问贺嬷嬷,“本宫糊涂了,你旁观者清,你来说说,小安儿和顾七公子,从他们两个相处上看,你觉得,小安儿最后会怎么选?”

    贺嬷嬷想了片刻,斟酌着说,“小郡主在面对顾七公子时,脾气好的很。”

    她只看出了这个,但这个就能说明很大的问题。

    让谁说,都知道安华锦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主,能让她好脾气好性子地对一个人,那可真是很宽容很包容了。

    皇后点点头,笑着说,“是啊,她不是一个好脾气的,对顾七公子和砚儿态度很是不同。罢了,本宫不想了,就听砚儿的,看她决定吧。”

    出了皇宫,上了马车,安华锦心累地拽了个枕头躺在车里,不客气地占了车厢大半地方,丝毫没顾忌给顾轻衍留那么巴掌大的地方仅够他坐下。

    顾轻衍看着她,“很累?昨夜没听我的话,又熬了一夜挑灯夜读?”

    “没有,子时就睡下了。”安华锦闭上眼睛,“进宫一趟,总觉得更累心一些。”

    顾轻衍懂了,微笑,“你这么排斥皇宫,看来,陛下的想法大错特错了。”

    “也不见得。”安华锦懒洋洋地说,“我的命脉是南阳军,若是陛下掐住我的命脉,为了南阳军,我是什么都干的出来的,包括婚事儿。”

    顾轻衍笑意顿收,“当真?”

    “嗯。骗你做什么?”

    顾轻衍嗓音微凉,“哪怕你不喜欢吗?”

    “嗯,哪怕我不喜欢。”

    顾轻衍不再说话,闭上了嘴。

    安华锦享受安静,听着车轱辘压着地面的声音,昏昏欲睡。

    顾轻衍看着她,忽然就来了气,伸手将她一推,安华锦身子向里面滚了滚,后背撞上了车壁,她睁开眼睛,只见眼前墨色袍角一扫而过,身边躺下了一个人,宽敞的地方顿时有点儿拥挤。

    她瞪着顾轻衍,“你做什么?”

    “我也心累。”顾轻衍不看她。

    安华锦:“……”

    她无言了好一会儿,“你心累什么?你入朝多年,与陛下打交道的次数无计其数,在陛下面前说话,该是如家常便饭般轻松才是。”

    顾轻衍哼了一声,“我的心累你不懂。”

    安华锦:“……”

    好吧,她是不懂。

    她重新闭上眼睛,安静地躺着,继续昏昏欲睡。

    顾轻衍心里憋着气,过了一会儿,压不下去这气,他伸手推安华锦。

    “干嘛?”安华锦挣扎着困意。

    顾轻衍不说话,只推她。

    安华锦转过身,面对他,压着脾气,“说话!’

    顾轻衍也转过身,与她面对面,一字一句地说,“我不高兴了。”

    安华锦:“……”

    她气笑,“想让我问你为什么不高兴吗?”

    顾轻衍又哼了一声。

    安华锦扭过头,又闭上眼睛,“我偏不问,爱高兴不高兴,不关我事儿。”

    顾轻衍更生气,又推她,偏不让她睡好,“关你的事儿。”

    安华锦一把攥住他的手,耐心用尽,“好,那我问你,你为什么不高兴?我怎么惹你了?”

    顾轻衍盯着她的脸,声音平静地说,“你的命脉不是南阳军。”

    安华锦:“?”

    “你的命脉只能是我。”顾轻衍面容平静。

    安华锦:“……”

    她又气又笑,“闹了半天,你就是为了这个?”

    “嗯。你这样说,我听了不高兴。”

    安华锦无言地瞅着他,他清泉般的眸子里一眼望不到底,似这深潭没有底。

    二人无声对视。

    片刻后,安华锦好笑地说,“行啊,要想我的命脉只是你,那你得努力越过南阳军,占据我心里最心心尖上那个位置才行。”顿了顿,她补充,“我自小在南阳军长大,我今年十六,南阳军陪了我十六年。你大约需要很努力才行,否则,不怕打击你,你比不过的。”

    顾轻衍默。

    安华锦看着他少年初长成的玉颜,未及弱冠的他,对比三年前,真是一样眉眼如画,就连生气发脾气沉默都很好看,谁能想到,三年前红粉巷让她一见难忘的少年,那张高山白雪的容色,轻飘飘一句话就让她与楚宸两个人在床上躺了三个月的人,如今日渐接触下来,对着她是这副面孔?生气,发火,撒脾气,闹性子,幼稚推搡她,说不理人就两天不理她?

    她伸手掐了掐他的脸,语调轻软似哄人,“顾七公子,你本身就是一条撑破天的命脉,还做别人的命脉做什么?没的掉价。这种想法很危险,还是不要为好,否则,燎原盛火烧起来,自己都灭不了的时候,悔之晚矣。”

    顾轻衍继续沉默,脸上印了细微的指印。

    安华锦收回手,“这是忠告,别不当真。”

    顾轻衍似乎听进去了,似乎没有,闭着眼睛,没动静。

    安华锦打了个哈欠,又闭上眼睛,想着这回他该安静了吧!

    过了一会儿,顾轻衍忽然伸手掐她的脸,比她掐他的力道大了那么一点儿,小姑娘面皮子本就嫩,白皙娇嫩的脸颊转眼就一个手指印,明显的很。

    安华锦疼的“咝“了一声,抽气,恼怒地扒拉开他的手,“你捏我做什么?”

    还这么用力!

    顾轻衍平静地说,“就算引火自焚,我也拉着你一起烧。”

    安华锦:“……”

    她转过身,面对车壁,“别跟我说话了!”

    她觉得,面对陛下在皇宫待了半日不是最心累的,面对顾轻衍,她才最心累。

    顾轻衍又伸手推她。

    安华锦彻底火了,腾地坐起身,咬牙切齿,“顾轻衍,你今天不可爱了啊。”

    顾轻衍看着她瞪圆了的眼睛,眼里隐隐约约压制不住的恼火,恼火里完完整整倒映着他的影子,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这一刻,全是想要将他扔下马车的克制,他瞧着,忽然心情又好了,语气也温柔下来,“马车里睡觉不舒服,你忍忍,回府后再睡,我保证不再打扰你。”

    安华锦瞪着他。

    顾轻衍拉着她重新躺下,与她排排躺,乖觉地解释,“马车睡觉真的很不舒服,也许你睡醒一觉,就腰疼脖子疼了。真的,我睡过,你相信我。”

    “所以,你是为了我好,才折腾我没办法睡的?”

    “嗯。”

    安华锦见他一双眸子纯澈认真干净无比,仿佛不相信他,就是她犯罪,她只能姑且信了他,“行,信你好心。”

    顾轻衍笑容蔓开。

    谁说小姑娘脾气不好了?谁说若是惹了她那就是自己找死的?谁说她乖张跋扈六亲不认得罪她没好下场?明明她心软又好说话又好哄,虽然有脾气,但克制的很。

    “别笑了。”安华锦快闪瞎了眼睛,伸手捂住顾轻衍的脸,忽然恶狠狠地说,“以后不准这样笑,当心被狼吃了你。”

    “好!”顾轻衍笑容更大。

    安华锦:“……”

    噢,她忘了,这人看着性子温和,本身就是一条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她默默地收回手,只觉得手心被他呼出的热气烫的要焦了,一下子焦到了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