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猎赝 > 第两百二十二章、臭棋篓子!
    爱是蜜糖,含在嘴里滋润心肺。所以很多暗恋者能够把自己对一个人的喜欢藏在心里一辈子。

    恨是毒药,吞之伤身,甚至还有性命之虞,那就要想方设法的吐出来。

    宫锦能够理解施道谙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句话的每一个字。可是,当他抛出去的那个人是江来,是自己朝夕相伴的家人时,她仍然难以理解这一切。

    或者说,她不愿意理解,不愿意接受。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最在意江来的人一定是施道谙。难道他一点儿也不担心江来的安危吗?

    “所以,你把那尊青铜人头像带回来放进了江来的卧室,然后再让警方把它找出来,这样江来就会被警方逮捕拘留.......也就成为你们手里最大的诱饵?”

    “仅仅做到这种程度还是不够的。还需要别人的配合。”施道谙说道。

    “林初一。”宫锦沉声说出那个名字。

    这让她心里有着隐隐的不安,因为林初一当时身陷囹圄的时候,是她站出来把施道谙给带到了林初一面前。这不是他们俩人的第一次联手了。

    江来有这样一个厉害的兄长,又有这样一个聪慧的女友.......这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是的。林初一。如果没有林初一的帮忙,我怎么可能从尚美密库拿到这尊青铜人头像?又有谁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用赝品替代真迹并且把它安全的带出来?”施道谙点了点头,说道:“大家都知道,江来和林初一是情侣关系,也是青铜人头像的修复者。偏偏这小子的名声太好了,如果贸然行事的话,外界公众不信,就是蝙蝠那边也会心生警惕......所以,我们要先往江来身上泼几盆脏水,这样让一切都看起来更加的顺理成章一些。”

    “那句老话是怎么说的来着?苍蝇不盯没缝的蛋。江来就是一颗没缝的蛋,想要吸引那只「蝙蝠」的注意,我们首先就要把这颗蛋给敲出一条缝隙。恰好前段时间他接受委托替人修复八大山人的一幅《孔雀竹石图》,于是我就找了八大山人的另外一幅名作《快雪时睛图轴》交到了林初一的手上。”

    “以江来精益求精的性子,想要修复《孔雀竹石图》,就需要大量欣赏临摹八大山人的作品。而八大山人的作品极其罕见,知道林初一手里有一幅,自然欣喜若狂,日日前去探望。”宫锦也是从敦煌那所大院里面走出来的,而且这些年从事的是古董掮客生意,所以对古董的修复流程以及这里面所隐藏的一些小伎俩并不陌生。相反,还如数家珍,知之甚详。施道谙只需要开个头,她便明白他们打的是什么样的主意。“江来只要连续进入尚美密库几次,你们就不愁找不到破绽。就算没有,你们也能够伪造出各种各样的破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孙打眼也是你的人吧?”

    “是的。”施道谙看向宫锦,说道:“女人还是不要太聪明的好,这样会把男人吓跑的。”

    “无论是上次的《梅妻鹤子》青花瓶案件,还是这次的《青头人头》赝品案,他都在其中扮演了「吹哨人」的角色。你都已经承认这是你们布置的陷阱了,呼之欲出的答案,我还看不出来的话.......一定会被你在心里笑话愚蠢吧?”

    “是的,孙打眼是我的人。陷阱布置好了,需要有一个人跳出来把它引爆,孙打眼自然是一个极好的人选。第一,我喜欢他的聪明和对我的言听计从。第二,公众都知道,他和江来是不对付的,他们之前发生过一些矛盾冲突......现在孙打眼跳出来拆江来的台,捅江来女朋友林初一的刀子,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谁又能够想到,孙打眼也只是其中的一枚棋子?孙打眼其实和我们是一伙的?”

    “孙打眼和江来之间的矛盾,也是你刻意制造的?”宫锦眼神微凛,出声问道。

    江来和孙打眼之间的公开矛盾是一年之前在尚美秋拍会上面发生的,倘若这也是施道谙提前布局有意安排的话,那么这个人的心计手段就实在是太可怕了,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施道谙看着宫锦眼神里面的「戒备」,摇了摇头,说道:“不要害怕,我没有那么厉害,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变态。说实话,在那场拍卖会上,我并没想过江来会和孙打眼起冲突.......我带他过去是为了看一场大戏,亲眼见证尚美的坍塌和毁灭。没想到他并没有选择和我一样安心看戏,而是跳出来和孙打眼一番恶战,拯救了那只瓶子和林初一,强行给尚美这头生病的大象给续了一年寿命。”

    “江来和你们自然是不一样的。”宫锦出声说道。

    “是的,这一点我承认。”施道谙并没有因为宫锦称赞江来贬低自己而生气,而是与有荣焉的说道:“这个世界上弯腰和妥协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看到有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能够挺直脊梁走路做人,确实是一桩赏心悦目的事情。”

    这一次宫锦没有出声反驳。

    因为她很清楚,施道谙为了江来付出了什么。

    在这个世界上,有小偷才会有警察,有人点火才会有人救火。江来能够保持本性,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正是因为有施道谙这棵大树在身前替他挡风遮雨?在身后为他收拾残局?

    施道谙做足了恶人,江来无论做什么......看起来都像是个好人。

    所以,就连他们这些一个大院出来的儿时玩伴都喜欢江来,厌恶施道谙。

    因为施道谙太狡诈,太凶险。感受不到他的诚意,感觉不到他的真心。

    或许,他是有心的,只是那颗心只系在一个人的身上。

    “你会下棋吗?”施道谙看向宫锦,出声问道。

    “不会。”宫锦摇头。

    “我是一个臭棋篓子,和江来对局的时候输多赢少。但是,我知道,无论是将军还是小卒子,只要放在合适的位置,都能够决定一场战役的胜负.......孙打眼这颗小卒闲置了大半年时间,这个时候用上却是起到了意想不到的奇功。毕竟,墙倒众人推嘛。”

    “鸡蛋已经裂开了缝隙,并且在媒体的热炒之下散发出浓郁的恶臭味。那只蝙蝠也开始变得躁动起来吧?等到警方入场的时候,那些人还能够忍受得住毁掉江来的诱惑吗?只需要伸手那么轻轻一推,江来就会坠入悬崖万劫不复......”

    “只是没想到,伸出手来的那个人是林秋。”

    “我们能够找到破绽,别人也能够找到破绽。果然,一条小鱼儿就忍不住跃出水面了。”施道谙一脸得意的笑着说道。

    “林秋不可能是蝙蝠。”宫锦说道。因为和林初一关系密切,她没少去林家蹭饭吃,和林秋也是相识多年,无论是经验阅历还是智慧手段,他都不可能是那只奸诈狡猾,贪婪嗜血的「蝙蝠」。

    “林秋当然不是蝙蝠。”施道谙认可的点了点头,说道:“我说了,他只是一条小鱼虾而已。”

    杯子里面的咖啡已经凉了,可是宫锦仍然没有喝上一口。

    当然,也没有把它泼在施道谙的脸上。

    宫锦看向施道谙,沉声问道:“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情,你和林初一合谋布局......江来知道吗?”

    “这重要吗?”

    “这不重要吗?”

    彼此对视良久,宫锦提起桌子上的摩托车头盔,说道:“我走了。”

    “外面下着大雪,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楼下有客房。”

    “我不嫌弃客房,我嫌弃你。”

    “......”

    黑衣黑裤,黑色皮靴。

    宫锦把摩托车头盔扣在脑袋上面,然后伸手抹掉车身上的积雪,长腿一甩,便跨了上去。

    加油门,打火。

    轰隆隆.......

    摩托车像是黑夜里面的闪电怪兽,一往无前的冲进了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