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猎赝 > 第两百二十章、小人!
    “青铜人头像疑似赝品,警察机关强势介入调查”

    “噩梦重现,尚美再遇「造假门」”

    “震惊!盗窃者已被被抓,竟是修复师江来”

    热搜或许会迟到,但是绝对不会缺席。

    江来和孙打眼鉴定青铜人头像是赝品的时候,现场有不少人在旁边围观。有人拍照发朋友圈或者微博,还有人直接拍摄视频进行传播

    警察机关还没有来得及进入的时候,尚美集团举办的「王者荣耀」青铜展出现赝品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碧海,然后向着更宽广的区域蔓延。官方消息没有什么人在意,但是,「我二姥爷家的三女儿的小儿子的中学同学的大舅哥独家爆料」却能够吸引所有人的眼球。

    正如施道谙所说的那样,江来的「一锤定音」对于尚美集团而言就是「一击致命」。尚美集团再一次被推向了风口浪尖,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声誉跌落至此,再也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了。

    “我就说嘛,狗改不了吃屎。有其父,必有其女。”

    “父亲是小偷,女儿自然也是小偷亏我之前还那么喜欢她,以为她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喜其颜值,恶其人品,林初一,再见了”

    正当人们对尚美集团和林初一大肆抨击,骂得酣畅淋漓的时候,更劲爆的消息也就随之而来。

    盗窃青铜人头的嫌疑犯找到了,是林初一的修复师男友江来

    hat?

    “这怎么可能?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

    “那可是江来啊,是我的男神我男神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知人知面不知心,原本以为江来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不会说谎的男人现在发现我错了,是个男人就会说谎,没有例外”

    随着一些权威媒体参与报道,江来被警察机关拘捕的消息也被真正的证实下来。

    江来的微博瞬间沦陷,那些以前支持江来,喜欢江来的粉丝们纷纷恶语相向,以自己所能够想像到的最狠毒的话语去攻击江来,诅咒江来。

    以前有多么爱他,现在就有多么的恨他。

    江来,一瞬间便跌落神坛,成了人们心目中十恶不赦的罪人。

    而与之相对应的,便是微博热搜榜上面的排名。从二十几名很快就上升到十八名,第九名,随着一家国家级媒体的报道新闻出来,确定了江来被拘留的事实之后,一下子飙升至第一位把著名编剧陈述和国际影星孔溪喜得贵子的消息都给压了下去。

    林初一合上手机,看着坐在对面的弟弟林秋,问道“是你举报了江来?”

    林秋腼腆的笑笑,柔声说道“姐姐说让我全力配合警察机关的调查,恰好他们问到这一块儿,我就把我知道的一些情况如实反馈了出去。没想到江来当真有问题”

    “如果警察不问x密库,你也会说吧?”

    “姐姐,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林秋的脸上仍然带着笑,但是笑容却让人觉得阴冷。“我承认,我确实不喜欢江来。要不是他的话,爸爸也不会死”

    “林秋,你知道爸爸不是江来害死的。”

    “我怎么知道?爸爸和他见了一面之后,就跳楼自杀了从这栋楼的楼顶,一跃而下。他们说了什么?他是不是用什么东西威胁爸爸?这些事情无人知晓,我又怎么能相信爸爸不是他害的呢?你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你希望不是他害的可是,你的心里就当真如此坚定吗?很多时候,你也会产生怀疑吧?”

    “林秋,我之所以说爸爸不是江来害死的,不是因为我希望如此,而是因为我了解江来的为人。”林初一出声解释,沉声说道“如果江来当真做了这样的事情,他会告诉我。他不会对我有所隐瞒即便因此会让我们俩之间的感情破灭,或者还需要承担其它的一些责任。可是,他一定会实话实说。”

    “你了解他的为人,我又不了解他的为人。”林秋冷笑出声,说道“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个沽名钓誉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小人。他为什么主动接触我们尚美?为什么主动接近你,难道你也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吗?姐姐,爸爸一直说你比我聪明,可是,这就是你表现出来的聪明智慧?你的眼睛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给蒙蔽住了?”

    “看来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

    “是的,所以我们用事实说话。”林秋点了点头,附和着说道“我把我知道的事情向警方反馈,警方却从江来的房间里搜出来真正的青铜人头像姐姐,如果江来没有做这种事情的话,我的举报有用吗?自作孽,不可活。”

    “江来不可能偷走那尊青铜人头像”

    “人赃俱获,你还要替他强行洗白吗?”林秋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当然,这些话你和我说没用,你去和警方说吧。”

    “我会说的。”

    林秋轻轻摇头,说道“如果你找我过来是想要兴师问罪的话,那么我确实做过。是的,是我举报了江来,是我了他三次进入x密库的信息和视频资料。姐姐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你可以出去了。”林初一指了指办公室大门,出声说道。

    林秋嚯然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再次转身看向正眼神冰冷地盯着自己背影的林初一,说道“你要知道,江来不仅仅是盗窃了那尊青铜人头像,他还毁掉了尚美,毁掉了父亲一生的心血他是我们的敌人。”

    “他是你的敌人,是我喜欢的人。”林初一一脸坚定的说道。

    “愚蠢。”林秋轻轻叹了口气,对林初一的固执相当失望。

    轰隆隆

    黑衣黑裤,黑色皮靴,戴着黑色头盔的女机车手在车流里面一骑绝尘。

    然后一个神龙摆尾,摩托车直直的冲撞到了一辆奔驰车的前方,以自己的钢铁之躯阻挡着那辆奔驰车的前行路线。

    嘎吱!

    施道谙猛踩刹车,努力的让车子在即将撞上摩托车的时候停息下来。

    然后,两人的视线隔着重重玻璃对视。

    “我给你一个解释。”施道谙出声说道。

    他并没有说出声,只是做出了说这几个字的口型。

    女机车手却偏生听懂了,骑着车子缓缓驶到一边让开了道路。

    施道谙这才将车子重新发动起来,朝着旁边不远处的小区大门开了过去。等到奔驰车进入小区之后,那辆摩托车也跟在其后缓缓进入。

    施道谙把一杯茶水放到宫锦面前,说道“喝杯茶。”

    宫锦并没有伸手去碰那杯茶水,而是眼睛死死地盯着施道谙,说道“这栋房子只有你和江来两个人住,里面装着无数的摄像头和一整套的安保设备外面的人怎么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那尊青铜人头像给放进江来的衣柜夹层里?”

    “外面的人不可以,里面的人可以。”施道谙嘴角浮现一抹笑意,出声说道。

    宫锦眉头紧皱,心脏直往下沉,冷声喝道“什么意思?”

    “那尊青铜人头像是我放进来的,江来也是被我送进去的。”施道谙一脸坦诚的说道。

    啪!

    宫锦端起面前的茶水就朝着施道谙的脸上泼了过去,青色的水渍和凌乱的茶叶片子挂在施道谙的脸上,让他显得有些狼狈不堪。

    施道谙抹了一脸脸上的茶水,说道“就知道你会来这么一出,所以我端来的是早上的那杯凉茶,不然你就把我毁容了你知道吗?这一杯泼下去舒服多了吧?你先稍坐一会儿,让我上楼洗把脸换身衣服,然后坐在你的对面,认认真真的给你一个解释?”

    “卑鄙小人。”宫锦恶狠狠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