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撒娇福晋最好命 > 第27章 苏氏侍寝
    楚玉醒的时候四爷已经在朝堂上了。

    四爷这上半夜睡的还好,下半夜搂着自己这不老实的福晋可是真够难捱的。

    这时候房间里面晚间会冷,楚玉体寒,本就怕冷,有四爷这个大暖炉在可是暖和多了,昨夜她睡的很好。

    楚玉用膳后就带着小新加菲玩,多亏了太后了,楚玉也不用出门请安了,心情很是不错。

    额,忘了太后这事还没有跟四爷说呢!惹了太后不喜,四爷应不会迁怒吧?还有大福晋,也算是结下梁子了。

    想着晚间四爷来用膳的时候得跟四爷吱一声。

    可是一直到了晚上休息的时候,也不见四爷来后院,楚玉有些体验什么叫望穿秋水了,果然深闺怨妇都是这么来的。

    不来不来吧,明天再说吧,然后洗漱睡大觉。

    可前院的四爷此时却是睡不着了,他今日也不知是怎的了,用膳时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晚间睡觉想着不在福晋那里应该是能睡好些了吧,可是倒在这没人打扰的榻上,脑子里想的还是那香香软软的身子,血气方刚,这真是没法睡了。

    这大半夜的怎么办?苏陪盛听见四爷床上跟烙饼似的,很是知心。问了四爷要不要叫了侍妾来。四爷看了他一眼,没有回应,当是默认了。苏陪盛很快便抬了苏姑娘进来。只因她比另外一位安分些。

    这时候的规矩是主子爷没有休息,侍候的女人是不能睡觉的,当然嫡福晋例外,并且这个情况是不能叫嫡福晋的,可是不尊重。

    四爷看向苏侍妾,心情其实很是不好,她没有用很多脂粉,人生得也很是白净,可此时这般扭捏的样子着实令人不喜。

    苏侍妾此时见四爷很是娇羞,迈着小碎步到了四爷的床边上,细看手都是抖的。倒也不是害怕,这是激动的,终于到了她侍寝了,那汪氏仗着自己亲爹差事不错就欺负她,今天过后定是要让汪氏好看。

    想到这里看四爷的眼睛都亮了几分。

    可四爷看她么,不知为何老是想拿她跟福晋比较,知道这是对福晋的不尊重,可还是忍不住想,这皮肤不如福晋白,这手也是,涂了指甲,还带着两个护甲,不由得又想到福晋又白又嫩的小手,还有那剪得整齐的粉嘟嘟的指甲,捏在手里舒服的很。

    福晋是怎么看自己的?她有时候瞪他,有时也勾他,可很是纯粹。哪里像这个,眼睛冒绿光,到底他是睡别人的还是他被别人睡!真是糟心的很,不由得心里一阵气。

    而苏氏此时正坐在四爷边上,见四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便伸出手来想要抓住四爷的手,这男人么,自己主动些应该就行了吧?

    四爷甩开袖子,清冷的眸子看向苏氏“你出去”又对着门外道:“苏陪盛,把人给我送回去。”四爷咬牙切齿。

    随后又叫了丫鬟把苏氏刚刚碰过的地方都换了,包括她坐了一下的被褥。

    苏陪盛在这之前他还是有几分得意的。看看,自己虽然是个没根儿的,可是咱还是看明白主子爷的心思了啊。这男人呢大半夜的不睡觉翻来覆去,铁了想的是那个事啊。

    “是,奴才这就去。”说着迅速的把眼睛通红的苏氏给送了回去,生怕晚了点就受牵连。呸呸呸,让你多嘴,装作不知道不就过去了。不过他也真是瞧不起这苏氏,都进了屋了还被赶了出来,真是个不精明的。

    等苏陪盛安排好了之后回来就跪在了外间,四爷这屋里床褥也换好了,他倒在床上强迫自己睡觉,其实很是想要去楚玉哪里,可是这般晚了,福晋应该是早就睡了。

    次日一早四爷起的很是早,看见外间还在跪着的苏陪盛,脑袋一点一点的,像是困极了,见四爷出来又是小心的看着四爷,到底是从小一直伺候的,此时也没了火气:“还不滚过来伺候”

    苏陪盛听见这话犹如天籁啊,这说明这事过去了啊。

    他忙哎哎的应了两声,起来一瘸一拐的伺候四爷,四爷懒得理他,自己是有气,可也没让他跪,这般样子也是活该。

    收拾完了也还早呢,四爷直接就奔着后院去了,进了楚玉的院子也没让人通报,自己进去看她。一进内室暖意融融的,可她睡的似乎是有些冷,整个人蜷缩在一起,四爷坐在床上捏着她的手,闻着她身上的幽香,似乎这一晚上所有的狂躁,火气都不见了。

    看她睡的红噗噗的小脸,不由得在她脸颊上落得一吻。而楚玉被他的胡茬扎到了,咕哝一声,把脸转了过去,四爷却像是上瘾了一般,故意用胡茬扎她的脸,最后看楚玉不耐烦的小脸,甩手去驱赶他样子,不由得发出一声闷笑。

    时间也不早了,四爷不好多留,把旁边空出来的被子整个她压上就走了。

    苏陪盛么,见四爷一大早起来就来福晋这了,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巴掌,真是被自己蠢哭了。那些个女人能跟福晋比吗?这下不会把福晋也得罪了吧?

    最后,苏陪盛在江福海等人意味深长的眼神中,跟着四爷一瘸一拐的走了,膝盖跪了一晚上,这会儿还没缓过来呢。

    等楚玉醒了时候,江福海也打听到了消息了,苏侍妾晚上接了来不出一刻钟就送了回去,今儿个也没有来请安,可见四爷不喜,苏陪盛又被罚,八成就是这王八举荐的。该!糟了牵连了吧,早上主子爷就来看自家主子了,听杏儿说很是体贴呢。

    等江福海跟楚玉回话了之后,枣儿杏儿把苏陪盛骂了个狗血喷头,说的跟他是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似的。

    楚玉听到这消息眯着眼睛把玩自己的还没有盘起来的长发,虽然没睡成,可是自己的男人可以名正言顺的睡别的女人,这真是个不让人开心的事。

    楚玉眸子有些清冷:“去给苏陪盛送去些药,跟他说,他可真是辛苦了”想了想又勾唇冷笑,继续道:“还有,我今日身体有些不适,四爷今日的午膳怕是不能张罗了,告诉王大力不用辛苦了,小江子你晚些去膳房随意提两个菜过去就行。”

    江福海领命出去的时候,才回过神来,他虽然不是个真正的男人,可这砰砰跳的心脏告诉他,福晋刚刚勾唇似玩味似冰冷的笑,惊艳了他的眼,怕是很久都不会忘记。

    主子生的这般模样,其他女人可还能入了四爷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