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寒少,追妻请低调 顾北雪寒时洲 > 第435章爱恨一念之间
    “乐瑶,”明浩帅气的脸上没有了从前的阳光开朗,他站在她的身边,声音里,有无法压抑的激动:“好久不见?”爱了五年的人,如若没有出现那件事,恐怕他们已经结婚了原本应该是亲密爱人,但是,此时想遇,却只能如朋友一般问候,他不是不甘,只是心疼得慌。

    “学长。”乐瑶还记得那天他愤怒的样子,认识他五年多了,那是她唯一一次见他生气,事隔一个多月,再见他,她心底,仍旧负有沉重的愧疚。是她对不起他。是她伤害了他。

    “在等朋友吗?”明浩问。

    “我一个人。”叶惠走了,只有她一个人。

    “我能坐下吗?”他问。

    乐瑶点头,在她面前,他仍旧是那恭顺谦和的谦谦君子,若是温云霆,肯定会霸道的她抿唇暗暗骂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又要想起那个人?

    “伯母最近还好吗?”乐瑶问:“前段时间一直下雨,阿姨的风湿怎么样了?”她记得,明母年轻的时候在纺织厂里工作,染上了风湿,一到冬日下雨、或者是用冷水的时候,手腕关节处就特别疼痛。

    明浩的目光怅然,而后带着一丝苦笑,原来,她也是有心的,至少,她会主动关心自己的母亲:“只要不碰冷水,就没什么大问题。”看着她仍旧消瘦的面容,他心疼,关心的问:“你还好吗?”

    乐瑶微微含首。而后问:“学长,你呢?最近怎么样?学校应该要放假了吧,”快到新年了,大学里,应该是差不多时候要期末考试了。

    明浩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依旧是那个让他琢磨不透,又放不下的她多少个夜晚,她出现在他的梦里,可现在真见面了,却发现,彼此间,仍旧相隔那样遥远。最后,他的目光的落在她的小腹上,因是冬日,她穿着羽绒服,整个人看起来没有往日的纤瘦,他心底,酸涩里带着稍许妒忌:“快四个月了吧。”

    乐瑶微怔。

    “如果我没记错。”他怎么可能记错?明浩苦涩的说:“孩子快四个月了吧。”彼时,他的思想经过一番矛盾挣扎,最后决定放手成全她。

    想到那个生化的孩子,乐瑶心里漫延过痛楚,她微微垂眸,讪讪的,不知该跟他从何说起。

    “孩子越来越大了,没有想过马上结婚吗?”见她的模样,明浩忿忿不平,不管如何压抑自己的情绪,仍旧很明显的妒忌。

    乐瑶更是尴尬,摇摇头。是否该告诉他,孩子已经没了?但是,此刻,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他怎么能这样?”明浩轻怒,他会错了意,只是想一个女人,未婚先孕,如果男的不管,她要承受多少流言蜚语?他心疼她:“他是谁?告诉我,我去找他!”即使不能跟她结婚,但是,他仍旧放不下她,他怕她不快乐,怕她不幸福。

    乐瑶尴尬极了,脸色有些不自然,她摇头,略显局促的说:“学长”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维护他?”明浩心痛。

    怕他激动的声音影响了周围低声聊天的其他客人,乐瑶脱口而出:“我孩子没有了。”

    时间静止了。

    彼此都沉默着。

    明浩带着几分惊讶,有些迟疑的看着她。

    “孩子生化了。”乐瑶心里苦苦的。这次怀孕,如同美丽的泡沫一样,一碰就碎了。

    “你怎么不告诉我,怎么不来找我?”末了,明浩久久才幽幽的说出这样一句来。

    她垂眸,没再说话。这种事情,让她怎么说?如何说?天知道她有多难过?

    “乐瑶。”明浩突然握住了她的手,他不想去追问那个孩子是谁的,他就是喜欢她,就是想跟她在一起。没了孩子的障碍,他们

    乐瑶讪讪的,挣扎着,却没能抽回自己的手。

    “乐瑶,我们”明浩脸涨得通红,仿若短短几分钟时间,他又恢复了活力,原本的朝气又回来了。

    “瑶瑶!”顾思语不知何时过来了,看着他们俩,目光里笑意浅浅:“好巧。”她买了东西准备回去时,却无意看见了她,所以便走过来了。

    顾思语倒是落落大方的自我介绍着:“你好,我是瑶瑶的姐姐顾思语。”

    明浩诧异,他认识乐瑶五年了,却从来不知道她还有个姐姐,见乐瑶并没有反驳,所以说:“我是乐瑶的”但是,却迟疑着,不知道该是介绍“朋友”还是“未婚夫”。

    见他迟疑着,乐瑶接过话来:“思语姐,这位是我大学的学长明浩。”她不想引起顾思语不必要的误会。

    “学长?”顾思语的眼眸里,带着一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饶有兴趣、若有所思的嚼着:“学长?学妹?”不知为何,这个词语在她的唇齿间,感觉异样的暧昧。一声“哦”后,她用一种似懂非懂的眼神看着他们。

    顾思语的到来,让明浩原本想要说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而后,他略略尴尬的应着她的询问。

    “你们认识多久了?”

    “五年多。”明浩说。

    “五年多?”顾思语看看他,又看看乐瑶,“蛮久的嘛。”

    五年确实很久。可是,再久,却也无法赶走乐瑶心底住的那个人。

    “学校那么大,你们当初怎么认识的?”此时的顾思语,那模样,就像是乐瑶的家长一样。

    “在学生会”

    听着他们的谈话,又不时感受到顾思语暧昧的目光,乐瑶有些尴尬了。

    *

    “学长?学妹?”顾思语轻笑着,一路叨念着,这几日,她发现了乐瑶的孤单与寂静,而明浩的出现,让她以为,乐瑶的春天到来了。

    “思语姐,不是你想的那样。”听着她话里叨念着,想着之前她对明浩的询问,乐瑶解释着。

    顾思语继续笑着调侃:“我想的怎样?”

    乐瑶微急。

    顾思语伸手揽过她的肩:“放心,我不会跟别人说的。”其实,她的心底已经打起了小九九,要让乐瑶快乐起来,怕只有恋爱了。虽然乐瑶否认,但是,她却能从明浩的眼底发现爱情的花火:“他是学长,你是学妹,仅此而已对吧!”

    话音刚落,电梯到了15楼,门缓缓打开。

    “什么学长学妹的?”温云霆在电梯门口,双手懒散的揣在裤袋里,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这几天在顾思语面前吃了闭门羹,他连乐瑶的面都没见上,心底到底急得慌。

    乍一见他,乐瑶心底更痛,那个孩子,犹如泡沫一样生化了,她的痛,她的苦,他却什么也不知道。而他与顾思语之间的暧昧话语与调侃模样,时刻都在烫伤着她的心。

    顾思语微微抬起下颌,与温云霆目光相视,而后悄悄的将目光投在乐瑶身上,再朝温云霆眨眨眼,那意思,是告诉他学长学妹是指乐瑶的爱情而后,她迈着轻快的步子,往乐瑶的套房走去。

    乐瑶微微垂眸,跟在顾思语的身后走,当她经过温云霆的身边时,却蓦的被他抓住了手臂,她一惊,顾思语就在他们前面几步之遥,他怎么敢乱来?她慌乱着,皱眉想要挣脱。可他仍旧牢牢的握住她的手臂,丝毫不放松。

    她抬头,目光里带着一丝隐忍之后的痛苦看他,清澈的眸子里,带着一片朦胧的雾气,她的心,痛。

    刚刚顾思语的暗示让温云霆微恼,他记得,曾经她的朋友向旁人夸耀着,乐瑶与学长是多么的恩爱而他也根本没有忘记,她曾经要与那位学长结婚的事之前不是说不结了吗?现在怎么又在一起了?

    “放开我。”乐瑶无声的看他,用唇湮化着这三个字,眼底的湿意却越浓了。眼看着顾思语已经在掏钥匙开门了,可他,仍旧没放手。她好担心,好害怕被顾思语看见。

    她眼底的湿意分明带着一种委屈与隐忍的反抗,温云霆微怔,可心却被她的表情所影响,而后,蓦的松开她的手臂。

    就在这会儿,顾思语已经打开门,她回头:“瑶瑶,到家了。”她回头的瞬间,乐瑶已经越过温云霆的身边,微低着头,额头的发丝掩饰了她的尴尬。

    或许逛得太久,累坏了,顾思语洗过澡之后就回房休息了。

    可乐瑶,却没有丝毫睡意,裹着睡袍,坐在那懒人沙发里,孤单的摇着,她心底一片混乱。

    不过一窗之隔。温云霆站在自己的客厅里看着她,看着她孤单的身影,为怕她发现,他刻意将客厅的灯关了。

    她,近在咫尺,可他却根本触碰不到她;

    她,就在眼前,可他却只能偷偷看她。

    只要她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他就觉得快乐。

    可他却发现,她,不快乐。

    怎么办?

    温云霆的目光,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上,他,该怎么做才好?没有叹息,唯有的是用心,他会用心改变他们目前的这种状态。

    *

    “对不起乐瑶。”叶惠坐在乐瑶对面哭红了双眼,但是,哭却没能减轻她心底的内疚与难过:“都是我不好,都怪我我明知道你们之间曾有过不快。怎么还会轻易相信她的话?”

    好友的哭声,让乐瑶难过,“过去的事情,咱们不提了,好不好?”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情景,她仍旧后怕,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了,为怕叶惠伤心自责下去,她选择了安慰。

    “我怎么那么笨?”叶惠抹着眼泪,“一次又一次的上当”

    乐瑶黯然,其实,叶惠不是笨,是太单纯了,单纯得相信每一个人,单纯得以为世上没有坏人:“咱们不谈这件事了好不好?”

    “赵珍太坏了。”叶惠的眼都哭肿了:“我去找她问清楚,她竟然叫保安赶我走”她难过,因为她的疏忽让乐瑶受伤害,她难过,曾经好友竟然变成这样了。

    “咱们不谈她了。”谈起赵珍,乐瑶心底就难受:“叶惠,我还是好好的,不是吗?”她知道叶惠是一个道通到底的死脑筋,从不去算计别人,只会单纯的以为,人人对她都是好的。而此时,她选择原谅叶惠,原谅她的疏忽大意。

    叶惠低泣。

    “你再这样,我就很难过了。”乐瑶说。

    “你搬回来住,好不好?”叶惠虽然粗心,但是,却也知道这件事后,她们是不可能回到从前那样亲密无间的情谊了,但是,她却不愿意失去她,失去这个好朋友。

    乐瑶沉默,她的心很乱。住在天庐1号,她心底有小小的希冀,希望能见到他可是,却更害怕,害怕他像在时代银座茶水间那样的嚣张轻浮。现在,每每面对顾思语,她心底的弦就绷得很紧很紧,紧得她快要窒息了。

    “好不好?”叶惠内疚极了。

    “我好不容易跟我妈联系上了,我现在不能离开她。”现在,她不想搬离天庐1号,不管心底有多少的折磨与痛苦,但是,至少能偶尔见上他一面,虽然有顾思语在一旁,但是,只要见到他,她的心,就会活过来“你应该知道,我有多渴望有一个家。”她,以家来让自己暖心。可是,她的心,却从来没有暖起来。

    叶惠拉着她的手,却没有再勉强她搬回去,只是要求,她们还是好朋友,还是要经常见面谁先结婚,另一个人,就一定是伴娘。

    “学长很担心你。”叶惠说:“每隔几天就要向我打听你的情况。”

    对于明浩,乐瑶能说的,只是抱歉,她,不爱他。“我和他不可能的。叶惠,你遇上合适的女孩,就帮他介绍一下。”他如果能早日找到幸福,她就能安心了。

    “真不知道你们之间是怎么回事。”叶惠轻叹:“他让我照顾你,你又让我给他介绍女朋友。这明明就要结婚了,突然却说不结了,乐瑶。要不,把学长约出来,你们好好谈谈?”在她心里,仍旧觉得他们是最相配的一对。

    “叶惠。”乐瑶认真的看着她:“我们已经分手了。”她希望明浩幸福,“是不可能再在一起的。”虽然是明浩提出分手的,虽然怀孕只是一场泡沫,但是,既然分了,那么,她就不想再去伤害他一次了。

    叶惠看着她:“乐瑶”

    乐瑶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

    叶惠怅然,“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会再找一份工作,安安静静的生活。”乐瑶没有奢望,不想做母亲身边的一只寄生虫,她想的是靠自己工作养活自己,只是想过普通人的生活。

    “不能常常见到你,我会很不习惯的。”叶惠低声说,乐瑶的离开,意味着她们的友情,终是被隔阂了。

    “有时间。咱们可以在sn上聊,周末的时候也可以一起逛街,”乐瑶终是不忍心看着叶惠的孤寂:“以后,咱们见面的机会还有很多的。”毕竟,她曾经是她最贴心的好朋友,曾经,陪她一起走出失去亲人的人生低潮。

    “真的吗?”叶惠惊喜。

    “当然。”乐瑶握住她的手。

    *

    温宅,于沛玲生日。

    说是生日宴,却没有邀请任何外人,只是一家人的聚会而已。

    于沛玲,是全场最闪耀的人。

    三层的生日蛋糕前,于沛玲拉着女儿一起许愿。

    乐瑶闭眸,心底,却是一片茫然,她,能有愿望么?睁开眼时,母亲拉着她一起吹灭了蜡烛。

    灯光亮起。

    乐瑶无意间遇见到温云霆的目光,心底,多了几分酸意。她的愿望,终会是落空的。

    “许了什么愿?”温孝诚看着妻子,结婚十多年了,他几乎从来没有见妻子这样虔诚许愿的样子。

    “温伯伯,愿望是不能说出来的,一说出来就不会实现了。”顾思语忙着帮于沛玲分蛋糕。

    “谁说的?”温孝诚眉微微一扬:“能说出来的愿望,才能实现。”其实,他知道,从前妻子一直不快乐,最近,她找回了女儿,心情与从前相比,大不一样。

    于沛玲将一块蛋糕递给丈夫:“我的愿望,是希望一家人和和睦睦。”而后再看女儿:“希望瑶瑶快乐起来。”虽然女儿在笑,但她却发现,女儿不是真正的快乐。

    她的话,让乐瑶成了众人的焦点。

    “那瑶瑶的愿望呢?”一直沉默的温云霆,一改往日的岑冷不语,看着她,眼底,带着温柔。

    “是啊,瑶瑶,你呢?”于沛玲笑看着女儿。

    犹豫片刻,乐瑶抬眸说:“我没有愿望。”心底,却是一片苍凉,她的愿望,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的奢望。

    她的黯然,她的冰凉,她的孤单,让温云霆心微微一疼。

    “你应该工作的。”顾思语握住了乐瑶冰冷的手:“瑶瑶,要不跟我去美国?”过了于沛玲的生日之后,她就要回美国了。

    温云霆一听略略皱眉。

    “你伯母可舍不得。”温孝诚宽厚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思语,你要是把瑶瑶带走了,恐怕沛玲也会跟你去美国。”

    生日宴,就在轻松的气氛里结束了。

    次日,国际机场。

    顾思语拥抱了乐瑶:“瑶瑶,再见!”她虽然发现,与乐瑶同住的这些日子,彼此并没有达到交心的地步,但是,莫明的,她就是心疼乐瑶,喜欢乐瑶。

    “思语姐,一路顺风。”乐瑶低语,终于,顾思语要走了,没有不舍,有的,只是心底沉重的负压减轻了。

    “他怎么来了?”顾思语放开乐瑶,却发现温云霆正走进候机大厅,她皱眉吃惊着。

    乐瑶一怔,看着走向她们的帅气身影,微微垂眸,心里忐忑不安。

    “一路顺风。”温云霆站在她们面前,语言里,带着与往日不一样的轻松,终于。这最碍眼的人就要离开了。

    “我亲爱的未婚夫,我会想你的。”顾思语淡然一笑,伸手,拥抱着温云霆。

    温云霆没有动,任由她拥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