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重生九零俏千金 > 第208章 心魔衍生的初始。
    彼时,距离凤凰镇大约二、三十多公里的一个废墟场地。

    贺小凤正眉头紧蹙的盯着废墟场地的仓库里摆放着的各种各样的特制陶瓷像,最多的就是狸猫。

    整个仓库里也都蕴绕着一股浓郁的煞气、阴气,整个废墟场地更是都被笼罩在了一片的黑气之中。

    可,叫贺小凤眉头紧蹙的是——这里竟是还有一丝道家气流的波动,虽然很是薄弱。

    可是,贺小凤依旧感受到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下午那会儿人贺小凤没有当即就解决了这里的原因。

    再加上这里也本就是一处是殡仪馆。

    焚烧尸体的地方。

    是个小型的火葬场。

    废墟场地里的一些残肢断臂的孤魂野鬼们更是大白天的就在四处飘散着且每一只都是浑浑噩噩的。

    显然,这些都是被特殊气流给强行扣押在这里的孤魂野鬼且都是一些非正常死亡的鬼。

    并且还十分倒霉催的在成为了阴鬼之后还被“废物利用”了。

    也终归是在劫难逃。

    毕竟,即使是它们想要离开也是不知飘向何处。

    因为,他们的骨灰皆是都被埋在了这片废墟场地里。

    这也就是为什么人贺小凤会难得的开口提点人柳亦恒一句,不要把这里开发出去,不然一定会惹祸上身。

    毕竟,这些阴鬼起先虽是被强行扣押在了这里,可说到底他们的尸骸也都被埋在了这里。

    久而久之的自然就当这里是他们的家了。

    栖身之所。

    如果一旦有外人侵入,即使是作为一只浑浑噩噩的毫无记忆的非人形的鬼物也是会主动去攻击闯入到它们地盘的人。

    这是鬼的天性。

    贺小凤走到那些陶瓷像的面前,打算超度这些因为某种机缘际会下而衍生成了眼前这些个不一般的生物的存在。

    毕竟这些孤魂野鬼都已经是被四分五裂且还强行融入到了眼前的陶瓷像里,即使是人贺小凤彼时打开了鬼门他们也是都无法下到地府去报道的。

    然,就在这时。

    一股阴冷的气流却是直逼贺小凤而来。

    贺小凤当下就施了一个驱魔咒迅速就打向了身后!

    且竟是瞬间就消失不见!

    扭头。

    正好就对上了一双赤红的眼睛。

    那是一个一身红衣。

    眼睛和头发皆是红色的且整个鬼身都散发着一股强大的阴邪之气的女子。

    “你是何人?”

    女子的浑身都散发一股黑色的气流和肉眼可见的几缕白色的烟雾,气场强大,说话的声音更是都透着一股特殊的波动在。

    她睥睨着贺小凤。

    神情颇为不悦。

    贺小凤在看到眼前的红衣女子时牟孔一缩,当即双手结印,打出了一道金色的符咒就朝着那女子拍去。

    “孽障!还不束手就擒!”

    然,那道金色的符咒却是在靠近那女子的周身时。

    霎时间就犹如是刚刚贺小凤所打出的驱鬼符一般皆是都被女子身上的那几缕白色的烟雾给吸收了个干净!

    贺小凤大骇。

    红衣女子却是有些生气了。

    周身的那强大的股气流更是直逼得贺小凤而来,贺小凤的脚步都有些不由自主的就开始往后退了一步。

    “放肆!我是你们人类所供奉的神,你们的欲望和信仰从而衍生了我的存在,小小术士竟是如此的不自量力!”

    话落,女子见就冲着贺小凤给飘了过来。

    周身的那股黑色的气流更是在还没靠近人贺小凤的时候便就让贺小凤有一瞬的窒息感,似是喉咙被人给生生厄住了一般。

    呼吸困难。

    危机下,贺小凤直接就在自己的身上打了一道符咒。

    且在身体恢复正常后便就直接是手执雷击木,嘴里更是念念有词,一剑就给冲着直逼而来的红衣女子刺了过去!

    然而却是皆都被女子周身的那股浓的黑气所形成的屏障给弹开了!

    女子更是怒目而视,“你大胆!”

    而后便就是伸出了那如同巨人一把大小的鬼掌直接就朝着人贺小凤给拍了过去!

    贺小凤当下就是一个翻身。

    险些就被拍了个正着,然而,肩膀处的一处皮肤还是在刚刚躲避那红衣女子的鬼掌时给触碰到了一块。

    彼时,那一处直接就侵蚀了人贺小凤的皮肉!

    贺小凤的鼻头不经都沁出了一丝细汗来。

    红衣女子见到人贺小凤竟然还真就给躲过了她的那一掌,不经就愈发的有些生气了。

    “我是神,你这个大胆的人类,不仅不接受来自神的惩罚,居然还敢对神做出这种大不敬的事情,不可饶恕!”

    话落,红衣女子就又是一阵阴邪之气直逼贺小凤而来。

    贺小凤强忍着身体被阴邪之气所腐蚀的皮肉之痛,当即就咬破了手指,以血画符,“束仙阵法——”

    女子冷嗤一声。

    然,下一秒,那刚刚还一副高高在上的红衣女鬼却是当即就被人贺小凤以血画出的束仙阵给困在了当场。

    她一脸的不可置信。

    贺小凤却是在喘息了几口后。

    这才慢慢站起身来。

    且在看着自己的肩膀处时,当即就是先在自己的伤口处贴了一张驱魔符纸。

    “嗤嗤——”

    彼时,那原本腐蚀了贺小凤肩膀处的衣服和皮肉的地方立马就发出了一股股的浓郁的黑气煞气。

    直至贺小凤感觉不到了那股阴邪之气的侵入。

    她这才冷笑了一声。

    看着被束仙阵法困住的红衣女子。

    “呵,真是大言不惭。

    就是你这只厉鬼控制的那些个孤魂野鬼的意识并且将其与其骨灰烧制成为了陶瓷仙像,继而又蛊惑世人,并吸收了人类的信仰,生机吧——

    你好大的胆子!”

    是的,早就在贺小凤发现了这里的一些特制陶瓷仙像和人柳亦恒对她小侄女的所经历事情的陈述后。

    贺小凤便就猜了个七七八八。

    也是幸好,这只由人类信仰所产生的鬼物吸收的香火和生机还不多,不然,怕是不好对付。

    毕竟人的信仰是非常强大的。

    一些鬼物最大的克星便就是由人们所信仰而衍生的东西,可以是物品,也可以是神像。

    物品,譬如,百元大钞。

    毕竟这世界上就没有比人民币有更多信仰的东西。

    还有人们所信奉和供奉的神灵皆是一些邪祟的克星,但,眼前的这只虽然也吸收了人的信仰和被有心人拿去给人供奉。

    可很明显。

    她在吸收人的信仰时还顺带就抽走了他们的一丝生机,可见眼前的这只并非真正的神灵而乃邪祟!

    是的,眼前的女鬼身上的那几缕肉眼可见的白色气流就是受到了人类供奉的香火所吸收到的信仰和生机。

    也是因此,驱魔符咒才对她没用。

    “你——你大胆!你快放开我,我是你们人类所信仰的神明!你这个无知的术士,你快放开我——”

    红衣女子被贺小凤给束缚住显得整个鬼身即暴躁又愤怒。

    “孽障!你身上的那一丝特殊的气流是誰打到你的体内的?你若如实说来我尚且将你送入阴曹地府。

    否则——”

    贺小凤并没有理会红衣女子的咆哮反倒是在问了她这么个问题后眼神锐利的就看向了她。

    很明显,贺小凤知道眼前这只女鬼只不过是个傀儡而已,真正操控这一切的人是她幕后之人。

    红衣女子先是楞了一下,过后却是愈发的目眦欲裂:“你这个无知的人类,你竟然敢这么对我!”

    贺小凤见地这红衣女鬼竟是如此的冥顽不灵逐渐就有些失去耐性了。

    她直接就召唤了五雷咒。

    瞬间,五道紫色的雷电皆是系数都劈在了那红衣女子的身上,红衣女子虽是身负人类的信仰和生机在。

    可本身也是个邪物。

    自然,多多少少还是被这五道紫色的雷电给劈得身上“嗤嗤——”作响,整个面部都开始扭曲了。

    或许是被冒犯的真的发怒了。

    毕竟自她衍生以来——

    世人皆是都对她俯首称臣,又是求又是拜的,是的,眼前的红衣女子并不是只吸收了人柳美欣一个人的信仰和生机。

    “阴君”其实早就在几个月前就开始陆陆续续的将这些个特制出来的陶瓷像给赠送了出去。

    只不过,他这个人很是随性。

    说话什么的,从来也就没有哪一句就必须要讲真的。

    一切都看他的心情。

    彼时,他正依靠在仓库门口,周身更是都被一股黑色的气流所包裹着。

    贺小凤似乎有所察觉般。

    然而,扭头的瞬间却是也就看不到门口处的“阴君”。

    贺小凤蹙了蹙眉。

    红衣女子却是就在这个时候开始咆哮了起来。

    她拼命的就想要挣脱被贺小凤的束仙阵法所困住的阴体。

    “你——我以神的名义诅咒你,你将不得好死——你永远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你将孤独终老!你不得好死——”

    话落,贺小凤瞬间就察觉到了一股诅咒之力,以那势不可挡的趋势且还附带一股浓浓的恶意朝她袭来!

    与此同时,一道黑色的气流直接就窜入到了贺小凤与那红衣女子的身体里。

    贺小凤更是瞬间就动弹不得?!

    她大惊失色。

    “阴君”冷笑了一声,原本还打算继续观看一会儿的,但,在察觉到了正往这边过来的人时。

    “阴君”不禁就蹙了下眉头。

    而后便就快速消失在了夜色里。

    “你不得好死——”

    红衣女子的在发出诅咒的刹那竟是意外的再次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彼时,随着诅咒的发出。

    贺小凤却是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就动弹不得。

    然,就在贺小凤觉得自己怕是就会断送在这里的时候一抹妖娆的红色却是突然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然后,贺小凤就看到——

    上次那个“戏耍”了她的鬼修竟是直接伸手一抓,就将那只已然是就要挣脱开束仙阵法的红衣女子给捏碎了!

    而后,那红衣女子身上的能量系数就都被眼前的这个鬼修给吸收了个干净!

    犹如她第一次见到他吸食了那只鬼王丹一般。

    是个十分强大的存在。

    扭头,祖桑斜睨了门口的拾七一眼。

    拾七和徐三娘皆是眼皮一跳。

    是的,因着跟着那只狸猫的踪迹。

    拾七和徐三娘便就追到了这里,且,刚刚一脚踏进来便就看到了人祖桑“英雄救美”的一幕。

    拾七不禁默默吞咽了一口唾沫。

    而后便就是一脸的鄙夷。

    草,你个花心大萝卜啊祖桑!

    前两天不是还深情款款的看着她那小侄女的么?怎么这才几天不见的功夫特么的就又换了新欢了?

    哎呦喂,那她那小沁儿可咋办喲?

    那可是个纯情的孩纸啊。

    拾七正用一种看待渣男的眼神瞅着人祖桑,祖桑丹凤眼眯了眯且极为阴冷的就给冲着拾七走了过来。

    拾七眼皮一跳,轻咳一声,“走错了走错了,你们继续,继续,拜拜~”

    “嗯——”

    身后却是突然就传来祖桑的一声闷哼声,拾七脚步一顿,扭头,这才发现人祖桑的脸色有些不太好。

    准确来说,是他的身体出现了点异常。

    是的,原本总是一脸孤独求败的祖桑竟是有种吞了苍蝇的恶心感。

    难得的弱柳扶风啊!

    且,可不是吞了“苍蝇”么。

    毕竟他特么的现在也算是个鬼修的存在了啊喂。

    怎么能啥都吸收,啥都吞呢。

    尤其是。

    那红衣女子还是依靠着人的信仰和生机而衍生出来的东西,而这红衣女子所吸收的信仰也不是纯净的信仰。

    都是欲念所产生的一些带着杂质的香火和信仰。

    毕竟,每个请狸大仙的人不是想着天上掉馅饼就是发个横财之类,再不就是像柳美欣那样。

    遇事不敢面对,只想着躲避。

    这些诚心供奉的香火虽然也是信仰,可毕竟是不能跟那些个纯净的信仰相提并论,再加上,每个特制陶瓷像的衍生皆是由几个或者几十个孤魂野鬼的残肢断臂衍生而成。

    这里面得参合了多杂质?

    虽说那红衣女子看起来是个比徐三娘这类鬼王还要值得吸收的存在,可毕竟整个鬼身里的杂质太多。

    这对于向来就十分挑剔且还无法消化那几缕白色信仰的祖桑而言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所以,现在的祖桑可是极为难受的。

    拾七咧了咧嘴,“啧啧啧——师叔啊,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的急不可耐啊,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吸收啊。”

    “阴珠。”

    拾七却是立马就是一蹦三尺高,“草,木有,拜拜~”

    “第一下!”

    “嗯?”

    拾七扭头,这才看向了依旧是保持着一动不动姿势的贺小凤,眨眨眼,“啥事儿?”

    贺小凤抿了抿嘴,“麻烦你帮我解除束缚阵。”

    是的,贺小凤被一股莫名的黑色气流给困住了双脚,这种气流和那红衣女子身上所形成的那道无形的屏障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皆是对于她们这种天师级别的人才有用。

    拾七歪了歪头,“我为啥子要帮你呀?”

    贺小凤一噎。

    拾七笑眯眯。

    贺小凤深吸一口气,“这位道友,咱们都是同道中人,还请道友帮我一个忙,请将你身上的阴珠借给那位鬼修一用,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我必偿还今日之情。”

    拾七勾了勾唇角。

    “他可是个鬼修,这么做,你确定将来不会成为你的心魔。”

    “正是因此,因为他刚刚救了我一命,我不想欠下一个鬼修的人情。”

    “那我还是你口中所说的阴修呢。”

    贺小凤蹙了蹙眉。

    祖桑却是幽幽道:“只是为了吸收那东西,没有要救你的意思。”

    末了,还补了一刀,“我是他师叔。”

    意思不言而喻。

    要真说起来,人祖桑可是和人拾七相熟的,还用得着轮着她贺小凤一个外人来让拾七拿出阴珠么。

    拾七“.…..”

    活该你丫单身一万年呐!

    啊呸,誰特么跟你熟了!

    咱不熟,不熟!

    然,这边的贺小凤也果真是在听到看人祖桑这般直白且毫无顾忌的话时,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

    显然是被气得很了。

    毕竟,这可是人贺小凤活了这么二十个年头第一次被人阴鬼修一类所救,不,是第二次!

    是的,贺小凤心里很清楚,她上次要不是因为人拾七通风报信给了邺师爷,恐怕,她是难以活命。

    即使是活着出来了,若是没有及时等到她们九爷亲自过来一趟,此生怕是都无法摆脱那个杀人犯的罪名。

    这件事情,贺小凤一直如鲠在喉。

    平时倒没什么,可,一旦到了悟道修炼的时候,还是会因为这件事情而迈不过心里的那道坎。

    毕竟在贺小凤的认知里,一切阴邪之物那都皆是不该存在于人世间的,而且,拾七作为一个天使竟是自甘堕落。

    她怎可与她为伍。

    没有提着手中的雷击木上前一决高下就已经算是克制的很好了。

    可眼下,她竟是被局势所逼得再次跟那阴修开了口。

    贺小凤手指紧攥。

    气氛一声静的可怕。

    最后,还是人拾七轻咳一声打破了这诡异的僵局。

    不过,拾七可没那么的菩萨心肠。

    毕竟人贺小凤曾三番四次的拿着那把雷击木就要冲着她刺过来的场景那可是历历在目呐。

    但是眼下,这个人情不过是顺手的事情,而且,刚刚那个由信仰所衍生的东西倒是对于她的阴珠是有百利而近乎无一害的。

    何乐而不为啊。

    然,她拾七也向来就是个睚眦必报的。

    于是乎就在人祖桑要倾身靠近她之际,就在人祖桑也觉得拾七是真的要准备拿出阴珠来吸收他体内那无法融合的几缕信仰时。

    拾七直接就是一鞭子,抽得人祖桑那叫一个猝不及防啊!

    脸直接就给阴沉了下来。

    “小……七……”

    拾七咧了咧嘴,“嘿嘿嘿……失误失误——”

    然并卵,她拾七怎么可能会犯这种有失格调的失误?

    当然自是故意的!

    是的,毕竟人拾七上次就曾经说过的,大不了下次再抽回来,是的,上次莫名其妙就被人祖桑给打得口吐鲜血的仇。

    她拾七可都还记着在呢。

    然,莫名就被当成了鞭子来使且还是抽打在了人祖桑身上的徐三娘“……”

    哎呀卧槽,简直要吓尿了!

    嘤嘤嘤,小仙姑真的是太坏了!

    奴的小心脏受不了啊。

    拾七笑眯眯,看着一脸阴沉的祖桑就道:“来,师叔,呕——”

    吐出来啊?

    她一边笑的人畜无害,一边就对着祖桑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示意他将刚刚吸收下去的东西给吐出来。

    不然怎么帮啊。

    祖桑却是阴冷的就扫了她一眼。

    周身愈发森冷异常。

    似乎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因为祖桑的那双丹凤眼有变红的趋势。

    身上更是黑气直冒!

    拾七一看不对,立马就是一脚跳得老远。

    看着不远处的贺小凤更是直言不讳就道:“哎呀卧槽,我说这位道友啊,这你都看到了吧,这可不是我不帮忙啊。

    你看看呐,他不接受啊,不吐出来我可怎么帮啊。

    小命要紧!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