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原来傅先生喜欢我 > 第35章 035:是,怎么会轮到她呢?
    高层们涌向电梯口,纷纷朝里面张望着,嘴巴里面一口一个傅董。

    陆西辞站在电梯门口,冷冷地朝一群中老年的高层开口:“生怕你们老板死不了?都散开点,别围在这里。”

    闻言,众人不约而同地看向这冷漠医生,有些人不曾见过陆西辞,只觉得区区一个医生架子倒是不小。

    角落里的傅年深无力站起,掀起眼皮去看陆西辞:“西辞,别吓着他们。”

    听见他的声音,陆馨儿也顾不上刚缓过神来的瑾歌,只是挤过群人,一眼便看见电梯内脸色苍白如纸唇角鲜血殷红的男人。

    “年深!”

    在黑暗中身处太久,此刻看东西也只有影影绰绰的人影,瑾歌抬手遮在眼皮上方,朝电梯的方向看去。

    担架横在电梯门口,医护人员将男人抬在担架上。

    他怎么了?

    视线逐渐趋于清晰,瑾歌看见他的脸正对着自己,英俊且苍白。

    陆馨儿趴在担架旁边,担忧形于色:“你有没有事啊?”说完一道狠厉的目光扫向瑾歌,“你凭什么毫发无伤?!”

    傅年深微喘两口调整呼吸,觉得喉间嘴中猩甜得很。

    他抬手轻轻捉住陆馨儿的手,目光却仍在她脸上:“不怪瑾歌,她已经被吓坏了。”

    说着最温善的话,对着瑾歌微笑,那表情好像在说自己没事。

    慕瑾歌僵在远处,手也跟着无力垂下,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么满眼隐忍伤得如此重?

    眼前不禁浮现起电梯里的那声闷响,在下坠最后一秒,是他用身体给她做肉垫!

    “傅年深......”她吃力从地上站起,脚尖动了动,想要走过去却发现陆馨儿满眼厌恶地看着自己。

    她便站着没动,她也明白,原本他就没必要进到电梯里救她的。

    所有人开始围上去,而瑾歌站在数米之外,只能透过人与人间的缝隙看他。

    “瑾歌......”

    他有些无力,看她站在那里无助的模样,心间突兀地很是疼痛。

    陆西辞站在担架旁,眉眼间始终有着凉:“先管好你自己,再去管女人。”说完后吩咐人将他抬上救护车。

    男人目光清和温润,苍白一张脸看向她的时候带点怜惜,原想说些什么,却只觉得喉间猩甜难忍。

    “唔——”

    傅年深一口鲜血喷出,从喉间涌出,溅在陆西辞的白大褂上。

    “傅年深!”

    瑾歌心跳加速,好像刚才在电梯里那种感觉再次涌上来,有些窒息。

    可是,她依旧没有举步上前,她看见陆西辞凉凉扫她一眼后吩咐:“内出血,赶紧抬上去。”

    直到他彻底消失视线中,瑾歌脑中如走马灯般,不停回放着电梯里那温存一幕。

    他不停在耳边呢喃:“瑾歌别怕,有我。”

    哪怕他用身躯抵抗冲击护着她,哪怕她不顾他受伤将他推开,哪怕......哪怕她那么过分,他依旧护着她,心甘情愿。

    在那一刻,在慕瑾歌的心底某处,悄然崩塌。

    医护人员将傅年深抬上救护车后箱中,正当要关闭车门的时候,远处的瑾歌突然意识到什么,抬脚朝着那个方向奔过去,“等等!”

    她的喊声被淹没在嘈杂的人声中。

    陆馨儿陪在担架旁,她看见了,看见慕瑾歌张望着朝这边奔过来,恰好在男人转头视线要落过去的时候,她轻轻握住了男人的手。

    “年深,我刚才真的很担心你。”

    注意力被陆馨儿吸引过去,傅年深有些疲惫地掀起眼皮:“我没事,不必担心,倒是瑾歌,她有没有——”

    “瑾歌没事,她好端端儿的回去了。”

    后车厢的门彻底闭合,陆馨儿打断着他,并且安抚:“现在你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先照顾好自己,看见你受伤我真的很难过。”

    为他难过,于情理于台面上都说不过去。

    毕竟现在的关系就很微妙,她是顾行之的未婚妻,而顾行之是他最好的兄弟。

    对于傅年深来说,他貌似受不起,只好缓缓闭上双目:“馨儿,如果你因为我作为行之好友的身份关心,那我感谢你,如果是其他原因,那便不必。”

    话说得很直白,直白到陆馨儿一度怀疑自己的听觉。

    从前,他的口中对她从来都是温柔包容,从不会说什么过分的话;可眼下,他说的话却像是一盆冰凉的手从头顶上灌下来,有着彻头彻尾的寒。

    难道是因为慕瑾歌的出现?

    在慕瑾歌未出现前,哪怕他不似从前那般,也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妥,但自从慕瑾歌出现,那种危机且厌恶的感觉,一刻也没消散过。

    她不再说话,他亦沉默。

    停车场内,人群散去,独留愣在原地的慕瑾歌,立在那里看着车辆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连尘土都卷走。

    最后,不知站了多久,直到周遭寂静无声,直到只剩她一人。

    瑾歌软软跌在地上,想起不久前的画面,陆馨儿将他的手握住满脸的关切,而他根本没有留意到自己。

    是,怎么会轮得到她呢?

    陆馨儿是谁?

    那可是傅公子放在心尖儿上宠爱的人,多年来荣宠不衰,无数名媛淑女皆被比下去。

    她不过是傅公子一时兴起在雨夜捡回去的落魄千金,用区区八十万就可以随意玩弄的东西,怎么能和高高在上的影后相提并论呢?

    这一刻,瑾歌明白,自己如他说的那般,下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