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真不当小白脸 > 第53章 天台
    走在通往教室的阶梯上,白沐凡摸了摸口袋里的那团纸条,不禁陷入了沉思。

    先让他感到疑惑的是,他的鞋柜明明是锁着的,这个人是怎么把这张纸条放进去的?

    鞋柜的锁没有被暴力破坏过的痕迹,这说明对方要么有他鞋柜的备用钥匙,要么就是有什么“巧手秘技”,可以用特殊的工具开锁。

    不过考虑到学校里的都是学生,前者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而这不禁又延伸出来了一个新的疑问,那就是这个人怎么弄到备用钥匙的?

    每一位学生的备用钥匙,应该是在负责管理杂物这一块的后勤老师手里才对,其他学生想要从后勤老师手里拿到备用钥匙基本不可能。

    白沐凡想着想着,不禁感到有些头痛。

    姑且把这张纸条看作是情书吧……用鲜红的大字写下“一直在注视着你”什么的,然后就这么把纸条塞进他的鞋柜里,这种表达爱意的方式未免有点太惊悚了一点吧!

    跟这个人比起来,那些每天坚持不懈往他的抽屉里塞情书的女生们顿时就变得很可爱了。

    而且正常人也根本不可能给暗恋的人递这种情书吧?吓死人了好不好!病娇吗?!

    白沐凡以前也听说过有不少跟踪狂,专门跟踪那些年轻貌美的少女,然后每天递骚扰信,让那些女孩们不胜其烦。

    不过以前的正常世界做这种事的都是男性,不料颠倒世界连这种方面也颠倒过来了。

    这种病态的爱他才不要啊!

    只希望这个往自己鞋柜里塞纸条的家伙没有那么偏激,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来。

    白沐凡面色平静的摸了摸胸口的玉坠,与夏谙分别,和庄依依一起进入了教室,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没多久,薛筱颜也走进了教室,坐在了角落。

    随着上课铃声响起,又是枯燥但却充实的一天开始了。

    并非每时每刻都有奇妙的事件生,作为一名学生,生活中占比例最高的还是学习。

    除非是那些已经彻底放弃升学,打算高中毕业了就去打工的部分学生,大部分有升学意向的学生,都会重视自己的成绩,为了考上更好的学校,自然是拼了命的学习。

    白沐凡自然也是如此,既然已经明白了男性无法觉醒凡力量,那么他唯一的出路就只有学习了。

    他可不想真的按照小白脸系统的安排,以后做一个软饭王。

    不过这个万恶的小白脸系统也算是做了点好事,兴许是被它附身时优化了身体的缘故,白沐凡现自己的记忆力和学习能力都比以前提升了不少,学习起来有种事半功倍的感觉。

    所以他不用像其他学生那样辛苦,可以非常轻松的便汲取到大量知识,空出来的时间就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了,比如做做直播写写小说什么的。

    一上午课程过去,很快便到了午休时间。

    白沐凡拿出便当热了热就打算和柳浩余坐在一起吃午饭,就在这时有其他同学跑过来传话,说是班主任叫他去办公室一趟。

    白沐凡不禁满脸疑惑的来到了办公室,班主任见他来了,当即拿出一份资料交到他的手里,满脸无奈的说道:“薛筱颜那孩子以为我把她叫到办公室又是要训斥她,其实这次是真的找她有正事要说,但是这两天她见到我就躲着走,搞得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把这件事交给你了,你帮我把这份东西转交给她吧。”

    “这个是?”白沐凡接过资料低头看了看,只见上面写着“贫困助学金申请”一行大字。

    班主任叹了口气,道:“你也是好孩子,所以告诉你也没关系。薛筱颜的家里很困难,她平时总是逃课,其实是为了打工赚钱补贴家用,这些事情我都知道。我虽然每次都会把她叫到办公室训斥一顿,但其实我也很心疼,看着这孩子被这些事情所拖累,原本入学的时候有着很好的成绩,却一落千丈,最终变成了现在这样,我就觉得这是自己的失责,但是却无能为力。”

    白沐凡微微恍然,原来薛筱颜逃课频繁,是有这层原因在里面。

    他拿着资料回到教室,却没有看到薛筱颜的影子,不由向坐在薛筱颜邻座的一名女生询问道:“请问你有看到薛筱颜去哪了吗?”

    “薛筱颜?”那女生似乎没有想到会被白沐凡主动搭话,不禁脸红了起来,努力回忆了一下后,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好像看到她往外面走了。”

    “什么时候?”

    “就两三分钟前吧。”

    “谢谢。”白沐凡道谢,朝着教室外走去。

    因为薛筱颜的金很显眼,所以他一路找走道上的学生打听,最终循着阶梯来到了教学楼的天台处。

    让白沐凡有些惊讶的是,原本一直锁着的天台的门居然被打开了,他只是轻轻一推,有些生锈的铁门便被推开了,露出了后面宽敞的天台,和一片湛蓝的天空。

    记得很久以前学校的天台也是对学生开放的,只是后来出了一些事故,学校承受了不小的社会舆论压力,这才把天台的门给锁了,不让学生上来,但今天这扇门却打开了。

    白沐凡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他在天台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站在角落里的薛筱颜。

    薛筱颜背靠在天台边缘的铁丝网,天台阵阵微风拂过,让女孩柔顺的金色秀随风飘扬,裙摆也上下起伏,露出底下被黑色裤袜包裹的双腿。

    而她则一边望着底下的风景,一边吃着面包。

    那面包干巴巴的,薛筱颜另一只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每吃一口面包,就需要灌一口水才能吞咽下去。

    这次连牛奶都没有了吗?

    白沐凡心里闪过这个念头,提步走了过去。

    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薛筱颜扭头望了过来,看到白沐凡的瞬间,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讶,脱口而出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