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173、强者如云
    前世宁远就对吴刚挺崇敬,毕竟,能甘于寂寞,演24年的话剧沉淀自己,如果不是喜欢,追求艺术,很难做到,尤其在这个越来越浮躁的社会。

    这24年里,别人在接广告的时候,他在演话剧。别人在拍电影的时候,他在演话剧。别人在搞绯闻的时候,他在演话剧。

    24年后,他像武侠小说里的绝世高手一样,飘然下山。下山后的第一剑,就是用一部《铁人》斩获了无数演员梦寐以求的金雉奖最佳男主角。

    铁人讲的就是国人熟知的那位时代楷模王进喜,而在拍摄那场著名的“井喷”片断时,钻井台口压力巨大的泥浆喷出来,溅到了吴刚的脸上,浓度灼人的泥浆液迸进他的嘴里、眼睛上,若非抢救及时,险些让他失去了双眼。

    但他也没什么抱怨,反而感谢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

    而在那部电影里,给他的做配的,是两大影帝,刘叶和黄勃。

    那可是o9年,不是现在两人还没迹的时候。

    如果不是信服吴刚的实力,就算他们再敬业,也不是谁都能在他们头上当主角的。

    那时刘叶早已封帝,而且有《血色浪漫》让他红遍大江南北,至于黄勃,虽然还没封帝,但也风头正劲,而且也在那一年,他凭借《斗牛》封帝。

    “话剧的舞台上,你必须照顾到所有角度的观众,因此你的一举一动,必须干净利落,正脸是什么样的戏,侧脸就是什么样的戏,甚至连背影,都得到位。”

    “话剧的舞台上,没有配音,你必须用你自己的情绪去感染自己的嗓子,然后用自己的嗓子去感染观众。”

    o7年,获得话剧最高奖项金狮奖。

    正因为此,未来才有了《潜伏》里,让人不寒而栗的6桥山。

    观众们,才能看到那个怼人都怼得酣畅淋漓的达康书记。

    实际上,吴刚也是童星的一员,73年,演济公的那位游本昌先生,他导演的儿童电视剧《大轮船来了》,是当时的热门,而吴刚就在里面。

    可他从人艺毕业后,第一部作品不是电影,不是电视剧,而是央视春晚的一个小品,跟郭达、杨蕾合作的《换大米》。

    那时候的他,可是标准的奶油小生。

    再后来,他得的奖越来越多,越来越红,成为现象级的演员。但他自己却说:“我知道自己演得好,得奖是意外,但绝对不存在什么爆冷。”

    这不是狂傲,这是自信,是几十年话剧舞台带给他的自信。

    宁远尽管上辈子封帝,演技不低,经历不少,但跟那些话剧前辈比,还有差距。

    话剧,就是宁远提升自己的渠道,而电视剧和电影,则是检验成果的方式。

    实际上在话剧院的时候,宁远不光埋头去演,只要有时间,他也去看别人的。

    在剧院里,这就太方便了,他不仅能跟观众一起看正式版,还能一个人包场,看别人排练。

    虽然别人心里挺不爽的,但也不好意思撵人,谁叫十九岁的他有四十岁的脸皮呢。

    关键还不用买票。

    所以,现在的宁远有感觉,比自己回来前,演起来更得心应手一些。

    ……

    就像于晓洁说的那样,利贺很偏僻。

    别说利贺了,富山县也同样偏僻,江户那些繁华大都市区都在本州岛的南部沿海,而富山,则在岛的北部,群山环绕,北面靠海。

    而利贺,就在富山县的南部山区。

    来的时候,这里雪后初晴,柏油路两边的泥土还潮湿着,山巅还有皑皑白雪,但空气却特别清新,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海腥味。

    不过,这里尽管偏僻,但据于晓洁说,到了春夏之际的时候,连绵起伏的碧绿山脉,还有两边田野的淡黄,穿流而过的小溪,以及散落在路边的郁金香一片一片的,特别漂亮。

    “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霓虹国的戏剧大师铃木忠志在这里建了一座半圆形的露天剧场,对了,你们知道他吗?”

    “在霓虹国,他们没有话剧的称呼,跟音乐剧等那些舞台剧,都统称戏剧,所以在他们这里,叫戏剧节,这次不光有话剧,还有很多剧种。”

    第二天上午,于晓洁带着他们,一边走一边介绍。

    “山上是看台,水上是剧场,今晚上还有焰火表演,听他们说非常精彩。”

    “在那个地方——”于晓洁指着剧场背后的山上:

    “那里还有两座当地传统建筑风格的人字形大屋,这实际上是两座小剧场。”

    这时吴刚在一旁笑道:“我们的《非常麻将》,还有你们的犀牛,都会在那里演出。”

    说着,吴刚神秘兮兮的道:“而且你们的犀牛,还是今晚的场表演。”

    宁远跟孟辉对视一眼,两人都笑了笑,不仅是他俩,剧组其他人也都没有丁点紧张。

    都演过两百场了,再紧张岂不是开玩笑?

    更何况宁远,那些词,那些动作,甚至走位,早都跟烙印在他脑海里似的,只要他把新舞台熟悉之后,闭着眼睛都能演。

    只不过,宁远有些诧异,这吴刚,怎么现在看起来不像后世那么严肃,反倒跟廖帆的气质有点像?

    好吧,这时候的他,也才三十多岁。

    再说了,高手对决,不会像新人那么紧张的胆颤心惊,反而充满跃跃欲试。

    果然,在往那半山腰的剧场走去的时候,吴刚就说道:

    “这次来的基本没有弱的,比如霓虹国的经典剧目《友情》、《天守物语》,还有高丽国的《舞衣岛纪行》等等。”

    孟辉显然有所耳闻,点了点头:“都听说过,确实不容小觑。”

    中午,在水上的露台,举办方的欢迎宴会上,他们再次向孟辉一行人道歉,表示这次安排没有做到位。

    孟辉他们当然笑着说没关系,就连廖帆,在这接连道歉中,气儿也早就消了,正在那儿大快朵颐的吃海鲜呢。

    富山县靠海,海鲜当然充足,不仅像大头鱼汤,还有萤火虫鱿鱼料理,以及鳟鱼寿司等美食。

    这种东西,当然是本地吃好吃,到了外面,很多都是挂羊头卖狗肉。

    吃饱喝足后,他们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就开始参与彩排。

    而在这个时候,华夏剧协副会长季国平,华夏话剧院院长王晓英,和高丽国戏剧教授尹寒松等,在举办方霓虹国的戏剧家中岛谅人等的陪同下,亲切慰问。

    王晓英还对孟辉和宁远他们夸赞了一番,这让孟辉这些人斗志更高了。

    与此同时,源源不断的霓虹国观众,老的少的,一拨一拨的从外地过来了,现在还没到晚上,他们大都在周边游玩。

    到了傍晚,吃过举办方提供的盒饭后,没休息多久,就听到关于开始的广播。

    晚上七点,焰火腾飞,照亮山谷,连远处山巅的白雪也泛着金光。

    “哦!!!”

    在音乐声中,场下观众高声欢呼,一片沸腾。

    第六届JingseTo戏剧节,在霓虹国富山县的利贺村,正式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