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重生之激荡的十年 > 第6章 有一个笨蛋,她叫温晓晓
    秘密就是秘密,不能说。

    温晓晓要来劲,他马上起身,推着她出卧室,“好了,上班辛苦了,我饭做好了,一起去吃吧。”

    “你饭做好了?”

    温晓光点了点头,“总不能让你下了班吃不到现成饭吧。”

    这话说的女汉子忽然有些感动,她到餐桌旁一看,确实是两个卖相不错的菜,很普通,白菜烧豆腐和清炒毛豆,外加一个西红柿汤。

    晚上吃些清素,挺好的。

    而且他俩本来就没多少钱。

    虽然28oo块足够两个人在这样的小县城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但挣28oo就花28oo那不是中国人。

    不用想都知道,温晓晓一定在存钱,不用给这个姐姐冠上很高尚的道德理由,什么存大学学费之类得,或许有这些考量。

    但其实说开了,就简单的三个字:不敢花。

    如果你真的穷过,就一定能理解。

    “你坐下,我去给你盛饭。”温晓光岂能不知道工作一天之后是有多累,所以还是挺积极的。

    温晓晓则开心的拿起筷子,带着期待夹了一颗毛豆放嘴里,

    “还不错啊,不老。”

    又尝了另一道,“豆腐也挺嫩的。”

    她有些不敢相信,对着端饭过来的弟弟讲:“可以啊晓光,我记得你不会烧菜的啊。”

    温晓光对她笑了一下,把米饭放在她面前,缓缓说道:“爸妈刚走的时候,你不也不会嘛。”

    就这一句话仿佛说尽了温晓晓这几年得的心酸疲惫。

    说得她都愣了一下,几乎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甚至想要嘤嘤嘤一下表示感动,

    “吃吧,”温晓光轻声催道。

    丰富的经验已经告诉他,火候和调料已经被他控制到了最佳。

    搞得他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怎么什么人咱都能收拾得服服帖帖呢?

    吃完饭,姐弟俩窝在沙上看了会儿电视,但温晓光觉得她没有在看电视,而是在呆。

    “姐,你想什么呢?”

    温晓晓依靠在沙上,有气无力的仰面回答:“没什么。”

    但她的愁容可不像没什么。

    在这个家住了半个多月,他第一次问出这问题:“姐,我们……还有多少钱?”

    温晓晓略有怀疑和警惕的看着他,“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

    “你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温晓光点点头,他大概猜到,自己这姐姐应该在把某种程度的困难情况瞒着他。

    其实家里得经济情况,他能够很直接得感受得到,自己也会有一些推测。

    要知道,这家本就不富裕,农村人,县城里这套房差不多要花光他们半生的积蓄。

    而且他重生是因为原来的温晓光出了意外,只要住进医院,就算温晓晓有些存款,基本上也不够折腾,甚至于她借了外债也是有可能的。

    他没再继续追根究底。

    ……

    ……

    洗漱完躺床上,温晓光大概还是有些在回想温晓晓的那个表情而难以入睡。

    这只是不过21岁的姑娘。

    从实际的角度来说,这人比他还要小7岁。

    他不是那种从小就有当伟人志向的人,其实所有的努力不过是想给自己,给身边人一个更好的生活。

    所以大概不希望也接受不了一个21岁、在自己眼里还是小姑娘的人回过头来养着自己。

    那自己算啥了?

    辗转反侧的翻身还是没能让他更加舒服,反而酝酿出了一泡睡前尿,于是掀开轻薄的被子,踩上拖鞋出了卧室。

    这套8o多平的房子只有两个卧室,温晓晓的和他隔了个客厅,是比较大的那间卧室,卫生间也设在她卧室的对面。

    当温晓光走出卧室,其实是能够看到那边灯还没关,因为门缝儿下边儿会漏出光。

    都已经十点多了,也不知道还不睡觉干什么。

    撒完尿,他敲了敲门,“姐,你睡了吗?”

    里面传来声音,“睡了。”

    牛批!

    温晓光推了门进去,现这位大人竟然在书桌前看书学习!旁边的台式老爷机屏幕上也满满的题目,

    而她额前头用胶纸贴着,整个一悬梁刺股的感觉。

    左脚丫子还抬上来放在椅子上,这没什么,柔韧性挺好,可你的左手放在脚丫子上干什么呀!

    真的辣眼睛!

    略过这些不管,温晓光走近,“这么晚了,看什么呢?”

    温晓晓也不抬头,说道:“医院里的考试啊,每周都考。”

    “工作了还要考试吗?”他倒是没想到。

    “别的医院我不知道,反正我们医院要考,”她说话中颇有一股无奈,“上辈子做错事,这辈子做护士。”

    随后抬头,“你来干什么?不睡觉,有事?”

    温晓光眼睛却放在了她做的题目上,是英文。

    “还要考英语?”

    “不考能行嘛,你听过有几个药名像中文的。”

    他点了点头,好像也是,随后开口道:“这么晚了,还是先睡吧,不用学了。”

    温晓晓嘿嘿笑了笑,“哎,你别说,我现你最近会心疼人了,有进步。”

    “不是,我说不用学的意思是,英语的知识点多而杂,重在平时积累,你要不会的话,看这么会儿其实没什么用。”

    温晓晓伸脚就踹他,“你给我滚!”

    温晓光机智的躲开,他还想看看自己姐姐这写的什么,

    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眉头忍不住就皱起来了,“你这个……翻译,emm……”

    他觉得牙根儿忽然有些疼,

    温晓晓撑着脸皮,翻白眼儿说,“我翻的怎么了?!去去去,你那破成绩就数学能看了,哪儿能看得懂,别跟这捣乱。”

    谁看不懂了,他以前可没少给学医的前女友翻译英文文献。

    温晓光伸手指着她写的题,“可能吧,有些医学专业词汇我看不懂,可是‘下周检查身体’不应该翻译成have a bodynetext eek。”

    他重新理解了这孩子为什么连高中都考不上,语气中带着某种恐惧,问道:“bodycheck是检查身体吗?”

    温晓晓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嗯?身体—body,检查—check,有错吗?”

    我以后生病绝不找她,温晓光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

    随后维持一个礼貌而不失尴尬的笑容,“其实硬要说也没错,可是bodycheck是尸检的意思。”

    “在真正的对话中,活人身体检查一般用physica1 check。”

    是吗?温晓晓摇晃着脑袋,看了看题目,又看了看弟弟。

    弟弟还给她点点头。

    相信我,没错的。

    结果是她怀疑的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然后一拍脑袋,“哎呀!我这之前还背过的呢!这,这,就怪这些老外,好好的词,不好好说,凑一块儿多好,干什么还换个意思!”

    温晓光继续他礼貌而不失尴尬的笑容。

    “姐,你真的是因为不认真学习才没考上高中的吗?”

    “滚,就因为你我明天肯定考不过了!”

    “你自己记不住别一口锅卡在我头上啊。”

    温晓晓争辩说:“这玩意儿明天根本不会考,我要不知道本来还有些信心,可你这一说我信心都没了。”

    温晓光:……

    您这是生错了国家,这要在外国,没啥本事但能言善辩,指不定能选个女总统当当。

    看她苦恼的样子,温晓光也不去计较那些小节了。

    去搬了把椅子在旁边坐下,没办法,走到哪儿都有学渣。

    温晓晓还有些猝不及防,但弟弟已经开始讲了,

    他翻了翻词汇本,说道:“你这样孤立的记单词,是不会有效果的。任何专业的专业英语和我们交流用的英语有点儿不太一样,专业中每个词和每个词都有是关联的,所以要有技巧,要联起来记,再说医院的英文单词都那么长,硬记谁能记住?”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硬背单词,还不如背含有词汇的句子。”

    温晓光一转头,现她没在听,“你干什么呢?”

    温晓晓重重质问,“真是病猫变老虎了,整得你现在还能教我了?”

    “我是许多都看不懂,”他在撒谎,“可学习重要的是方法,我现在把老师教我的学习方法教给你啊,你滴明白?”

    温晓晓嘴角一抽,不屑的笑出声,豪迈道:“我滴不明白。你赶紧的,睡觉去。”

    嘿,这烂泥扶不上墙。

    “等会儿,”她忽然皱眉说道:“你刚刚讲的好像也有点道理,这样,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这才对嘛。

    温晓光撸了撸袖子,做好了准备:“说来听听。”

    姑娘酝酿了一下,颇为正经组织语言:“那你说,我现在到底是要背句子呢?还是要背单词呢?”

    啪!

    是他手中铅笔掉落的声音……

    温晓光比较受不了笨蛋,可他妈家里就有一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