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第一娇 > 第六百六十六章 出气
    丫鬟龇牙嘿嘿一笑。

    “这炕桌,是我们夫人的,借给老夫人用了这么久,夫人大度,不受租借费了,不过,物归原主这道理,想来不必奴婢告诉老夫人,今儿,奴婢就是来替我们夫人取回去的。”

    说完,小丫鬟拿着炕桌在老夫人面前晃了一下。

    “上好的金丝楠木,一只炕桌,价值万金呢!”

    语气非常之贱。

    老夫人……

    在宫门口受的一通委屈,已经憋得她一肚子的火,都快原地炸了。

    经不住这丫鬟的撩拨,老夫人只觉得嗓子眼翻滚着一口血气。

    “贱婢,你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来人,给我押下去,打!”

    拄着拐杖,老夫人平地一声吼。

    声音极其的大。

    随着说话,整个人都在抖。

    似乎,一声怒吼,想要将胸头压抑的愤懑的屈辱,一泄而尽。

    老夫人语落,二门处的几个小厮立刻上前。

    那丫鬟抱着小炕桌,笑嘻嘻朝老夫人道:“来呀,来抓我啊,抓到我才能打我啊。”

    贱贱的声音落下,小丫鬟脚尖点地,纵身飞起。

    不过,没有直接飞离侯府。

    而是在飞起的一瞬,身子转了个圈,逼近老夫人,紧跟着,脚尖在老夫人头顶踩了一下,飞走了。

    老夫人……

    胸口一股血绷不住,噗的就喷了出来。

    她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王氏的丫鬟,踩着头顶……

    先是在宫门口被一个死太监羞辱。

    回了家又被王氏的婢女羞辱……

    老夫人再老当益壮的身体,也禁不住这份血气逆流。

    白眼一翻,咕咚,栽倒在地。

    并且是,面朝下,直挺挺栽倒下去。

    砰!

    额头触及地面,出巨大的声音。

    吓得李妈妈差点也跟着晕过去。

    “快,快去通知二爷,快去叫大夫!”

    静谧的夜晚,继定国公府之后,平阳侯府也拉开鸡飞狗跳的序幕。

    小厮跌跌撞撞奔到书房的时候,苏蕴刚刚送走客人。

    齐王费了大力气安排好朝晖进宫事宜,派人来通知。

    现在,朝晖被刑部抓走了。

    立在书房窗前,苏蕴心下惴惴不安。

    被齐王派来的人,得知朝晖被抓走,当时脸就青的,震惊的差点没从椅子上栽下去。

    他都这种反应了……

    齐王该不会被气的吐血晕过去吧。

    苏蕴正蹙眉,书房的大门被人猛地撞开。

    “大人,不好了,老夫人吐血晕过去了。”

    苏蕴……

    眼角一抽,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

    小厮大喘气,“老夫人吐血晕过去了,李妈妈已经送老夫人回房了,管事去请大夫,您快过去看看吧。”

    苏蕴眉心一皱,好端端的,怎么就晕过去了。

    抬脚就朝老夫人屋里奔去。

    他到的时候,老夫人还直挺挺的躺在床榻上,大夫还没有到。

    李妈妈急的落眼泪。

    苏蕴也着急,可他更疑惑。

    “好好地,怎么就晕倒了?”

    李妈妈忙行礼,将方才王氏的丫鬟如何羞辱老夫人一事,一五一十说出来。

    苏蕴闻言,火冒三丈。

    真是欺人太甚。

    想都没想,转头就冲了出去。

    他得去找王氏问个明白。

    老夫人这些年是有对不住她的地方,可到底是长辈!

    王氏虽然搬出去了,可不也还没和离呢!

    没和离,那就还是婆媳!

    凭什么这么欺负人!

    苏蕴走的气势汹汹。

    他要为母亲讨个公道!

    王府的大门,敞开着。

    好像早就料到苏蕴要来一样,他一到,小厮连通传都没有通传,就把他带进去了。

    王氏坐在花厅,穿着出门的衣衫,正在喝茶。

    优雅高贵的样子,令人望着不敢直视。

    和传说中,三和堂的土匪头子形象,千差万别。

    谁能想到,这真的是个土匪头子呢!

    苏蕴气势汹汹的走进来,“大嫂真是好雅兴!”

    王氏将手中茶盏一搁,轻飘飘朝苏蕴看过去。

    “你总算来了,等你半天了,你再不来,我就走了。”

    苏蕴冷哼一声,自己捡了一把椅子坐了,“大嫂等我?大嫂知道我要兴师问罪?”

    王氏好笑的看着苏蕴,“兴师问罪?我以为,你是来谢我的。”

    苏蕴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看着王氏。

    “谢你?谢你什么?谢你的丫鬟踩了我娘的头,还是谢你把我娘气的昏厥不醒!”

    “你好歹还没有和我大哥和离呢,做出这种事,你就不怕被人戳脊梁骨?就算是告到御前,再有苏清撑腰,你这,也算是大不孝!”

    迎上苏蕴的质问,王氏淡淡一笑。

    “这么说来,二爷还不知道老夫人半夜三更去宫门前敲金钟的事吧!”

    苏蕴……

    眼角结结实实一抽。

    他和齐王派来的人谈话的时候,的确是听到敲钟声。

    当时心里还琢磨,这是哪个狠人,大半夜的去爬钉子路。

    真是条不要命的好汉!

    敲……敲金钟的,是他娘?

    瞧着苏蕴又吃了苍蝇的样子,王氏笑道:“看来二爷当真不知道,怎么,老夫人跟前的李妈妈没有告诉二爷吗?就在刚才,老夫人去宫门口敲了金钟鸣冤,要皇上治我大不孝之罪呢!”

    苏蕴……

    脑袋有点懵。

    跟不上节奏。

    王氏的丫鬟是刚刚才踩了他娘的头啊!

    “你知道老夫人为什么觉得我大不孝吗?”

    王氏一掸衣裙上不存在的灰,慢悠悠的笑道:“因为朝晖被刑部抓了,她要我去救人,我不答应,她就去御前敲金钟了。”

    说着,王氏起身,朝苏蕴走去。

    “你说,老夫人对朝晖,怎么就这么爱护呢?已经爱护到失去理智的地步!就因为我不答应,她就深更半夜的敲金钟,二爷怎么想?”

    苏蕴……

    脑子里一团乱麻。

    他娘真的去敲了金钟?!

    王氏冲着苏蕴,怜悯一笑。

    “我记得,二爷当年醉酒闹事,被京兆尹抓到牢里待了足足五日呢,也不见老夫人着急,甚至,为了树立自己的好名声,老夫人还说,那地方,最适合醒酒。”

    “怎么,轮到朝晖,老夫人就丧失理智到这般地步?我记得,朝晖只是她的儿媳,不是她的女儿啊。”

    说着,王氏幽幽一叹。

    “不过,话又说回来,连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长公主,都能不是太后的女儿,这世上,似乎也没什么不可能的。”

    语落,王氏忽的一双眼睛变得锋锐起来。

    冷冰冰看着苏蕴。

    这一瞬,她身上那种三和堂总堂主的气势,霸气萦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