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有一座赶海屋 > 第一章:遗产
    联盟历119年7月28号……

    “沙沙……刺拉……沙沙……”

    黑色的钢笔不断在崭新的合同上一遍又一遍写着丁小乙的名字。

    每签下一页后,一旁的秘书就会迅将合同收起,仔细比对,确保不会出现问题。

    虽然现在都已经是电子信息储备化的新时代,但涉及到这样大型的公司问题上,往往还是纸质的合同比较保险。

    厚厚的合同纸,逐渐一页页的稀薄,当青年在最后一张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大名后。

    丁家的两家药厂,以及这座位于市中心,价值上百亿联盟币的商业大楼,从此就彻底和自己没有了一分钱的关系。

    “丁先生,这是董事长指明交给你的遗物。”

    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送在了丁小乙的面前,丁小乙没有去动盒子,而是将目光看向面前的集团律师,对方很消瘦。

    已经四十几岁的年纪,梳着八字胡,那双阴鸷的眼神更像是一头秃鹫在牢牢盯着自己。

    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叫做王珂的律师,是老头子最信任的律师,但现在他也是清算公司的委托律师。

    站起来将面前的盒子打开。

    四四方方的纸盒里,只有两件东西。

    一本黑色的笔记本,漆黑色的皮质封皮,很有一种特殊的复古质感。

    另外以及一张很奇怪的黄纸。

    笔记本上挂着密码锁,丁小乙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后,就将目光注意到那张黄纸上。

    【地契:渡口路柴木新居。】

    是一张房契?

    当看到自己手上的这张地契后,丁小乙的脸上不禁生出困惑的神情。

    丁氏集团破产了,不要说是房产,就算是存款也都被银行冻结。

    怎么可能还能给自己留下一套房产?

    一旁王珂似乎看出了他心中的困惑,细长的眼角眯成了一道缝隙。

    “这张房契,我们在房管局查了,没有任何记录,从纸页的材质来看,更像是某种仿制工艺品,作为董事长的遗物,我们放弃了对此物品追缴的权利,算是报答董事长对公司这些年的付出。”

    “你们可真大方!”

    丁小乙皮笑肉不笑的回应道,说着他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房契。

    占地不大,三百平方面积,但看样子似乎还带着一个很大的自留地。

    这样的一套房产,在寸土寸金的s市来说,价值数不菲啊。

    可惜,就如王珂说的那样,这丁房契并没有任何法律效用。

    不过终究是老头子留给自己的遗物,将这丁房契小心收好,拿起盒子里的那本日记。

    黑色的日记本,不知道上面是什么材质的皮面,摸上去的感觉倒是很不错。

    日记被银色的锁扣牢牢锁住了,丁小乙看向王珂。

    王凯对此只是摇头道:“我们也没有找到钥匙。”

    这时候丁小乙突然看到盒子下面似乎还有东西。

    拿起来一瞧,居然是两张面值1oooo元的钱币。

    当然,如果能够忽略掉上面天地银行四个字的话,他想自己一定会更加高兴。

    一旁王珂解释道:“这个本来就有,并不是我们放进去的。”

    对此丁小乙已经见怪不怪,随意将这两张冥币夹在自己的钱包里后,站起来就走。

    “对了,丁先生虽然公司破产,所有资产已经清算,但你身上还有另外一笔债务,不多,大概是……”

    王珂说道这里,拿出手机仔细确认了一下数字后,补充道:

    “不多,十八万四千六百联盟币,这笔钱的还款日期是下个月8号,希望您准时还款,否则会被银行起诉。”

    说道还款日的时候,王珂故意加重了语气来提醒对方,距离现在不到十天的还款期限,以及如果不能还钱的话,会面临着怎样严重的后果。

    王珂的眼神凝视在丁小乙的身上。

    希望能够从这个少年的脸上看到手足无措的神情。

    毕竟才刚刚回国,就面临亲人离去,公司破产,自己又背负上了无力偿还的债务。

    这对于一个从小就锦衣玉食的公子哥来说,将会是一件非常难以接受的打击。

    在进门之前,王珂甚至已经预想到了这位公子哥,会是怎样的绝望或是垂头丧气。

    但直到现在王珂都未能如常所愿。

    面前的青年,既没有愤怒,也为此没有恐慌,甚至没有任何不满的情绪在里面。

    这令王珂不禁想到了那位一手创建起丁氏集团的董事长。

    在新世,丁氏集团始终昂立不到的原因,正是因为这位犹如定海神针般的老爷子在。

    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沉稳冷静,令这27年时间里,公司一次又一次的渡过了劫难,甚至涅槃重生创造出新的奇迹。

    只是他现在不在了……

    丁小乙细长的眉头微微上挑,对这笔钱似乎有一点印象,是前段时间自己委托人帮从国外购买了一套动机的钱。

    那是最后一笔尾款,走的是信用卡的钱。

    这笔欠款是属于自己的个人债务,但问题是公司破产后,自己作为公司的唯一继承人。

    按照债务继承法来说,也将面对着存款被冻结的状态。

    别说是十八万,把后面的零头拿出来,自己现在也还不上。

    “当然鉴于您的实际困难,我可以免费帮与银行协商,改为半年制的分期付款,不过每月至少需要你偿还三万左右。”

    “我知道了!”

    可惜丁小乙并没有要和王珂谈下去的意思,只是点了下头,就迈步走出办公室。

    “喂,现在已经晚上1o:37了,附近已经很少有悬浮车了,要不我送你啊,而且最近不安全,听说最近有个抢劫犯……”

    王珂话没说完,就见丁小乙挥挥手人已经走进电梯。

    丁氏集团在清算,公司里每个人都忙碌到了极点。

    但这些已经和自己没有了关系。

    当走出公司的时候,丁小乙拿出手机,里面十多条未接电话,以及语音短信等等。

    随意翻阅了下后,绝大部分是来自几个朋友的关心问候,还有一些很明确的表态,如果他需要钱的话,只需要打个招呼。

    随意看了一遍后,丁小乙就把这些信息全部删除了,然后直接关机,没有去尝试联系任何人。

    丁家破产了。

    没有了足够的资本,之前所有的人脉圈子,也就没有了继续保存下来的意义。

    什么出资帮助兄弟渡过难关,重新白手起家的新闻,看看就算了吧,有些话别当还是别太放心上。

    “不知道那台动机有没有人收。”

    漫步走在路上,丁小乙面无表情的看着头顶的路灯,心里思索着该怎么样把那笔欠款还上。

    哪怕身无分文,丁小乙也不打算去做老赖。

    被银行起诉成为老赖的后果,是十分严重的。

    他不觉得背负上十几万外债就会把自己压垮掉。

    就如老头子常和自己说的,只要勤奋肯干,咸鱼也有翻身的一天。

    房子已经被查封了,里面的东西自己是取不出来。

    但码头上,自己刚刚购买的那台动机还在。

    如果能够顺利卖掉的话,应该能够换上一笔钱来解燃眉之急。

    想到这里,丁小乙随手拦下一辆悬浮出租车。

    虽然是悬浮车,可面前这辆车显然显得格外陈旧,看上去更像是二十年前的老款车型,

    破旧的车身,车头左边的车灯还没有亮,一道很刺眼的刮痕出现在车身上。

    令人不得不怀疑,这辆车是否是从报废厂里开出来的。

    这让丁小乙本能的想要拒绝乘坐这辆车。

    但考虑公司偏于郊区的位置,以及又是这个时间,要等一辆悬浮车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丁小乙还是拉开车门,坐在后排的座位上。

    不过上车前,丁小乙还是留了个心眼,看了一眼车牌号:“1y4o4”

    或许是很久没有做过这么老的悬浮车,一上车,车里刺鼻的味道,令丁小乙感觉很不习惯,像是有什么东西烧糊了一样。

    不过也没有多想,毕竟这个时候,没什么好挑剔的。

    “去码头渡口!”

    整个s市,就只有一处码头,是集中货运的地方。

    自己要去哪里检查下买来的那台动机,然后找个黑市把这台动机低价售卖出去。

    说起这台动机,丁小乙心里有些不舍,花费了很大的代价才搞来的这台动机。

    作为一个机械改装的狂热者,这台动机,无论是本身的价值,还是稀有的程度,在丁小乙的眼里,远远要出了所谓的十八万债务。

    不过正是因为这台动机很独特,丁小乙才会决定低价抛售出去。

    并非不是卖不出高价,而是自己折腾不起。

    无论是寻找卖家,还是验货,查验,测试,一系列的章程,来来回回折腾下来,自己不饿死才怪。

    卖给黑市虽然便宜,但至少来钱来的快。

    丁小乙心里想的出神的时候。

    司机回头看了丁小乙一眼后道:“怎么看起来很愁的样子,欠钱了!”

    丁小乙愣了一下,拿手摸摸自己的脸:“很明显么??”

    “你们这一代年轻人,也不知道都是怎么想的,一个个屁大的本事没有,欠钱的本事一堆。”

    司机一副过来人的神情,指了指驾驶位上面贴着的全家福。

    丁小乙看过去,全家福上三人面带笑容,一家人很幸福美满的样子。

    只是不知道照片为什么是黑白照片。

    “这个兔崽子,不好好上学,借钱买东西,开始借了三千,后面借了一万,越借越多,结果最后一下借了五十万,气死我了,老子起早贪黑的开车才赚几个钱,全都给搭进去了。”

    丁小乙看了一眼照片上的男孩,和自己年纪差不多。

    “可能是网贷吧,不一定都是他借的,也可能是被套路了。”

    回国前,丁小乙注意过国内的一些网贷事件,大多数都是被坑了,借3ooo,打5ooo的欠条,拿到手也只有2ooo多块钱。

    其实这种套路,在历史书上很早就出现过,是在1oo多年前,那个时候人类还没有成立联盟国。

    “不管那么多了,还差些钱,再跑一段时间就能把钱给还上了,希望他以后好好上学吧,年轻人路还长着呢,只要他自己别放弃自己就行。”

    司机长叹口气,借着外面的灯光,不难看到他鬓角上露出了花白的头。

    对于这句话,丁小乙深表认同。

    就在说话的功夫,丁小乙突然注意到车外的光线越来越暗。

    开始还有一点路灯,到现在却是连路灯都没有了。

    虽然刚刚回国,但去码头的路,丁小乙不知道来回走了多少次,从没有过这么黑的道路。

    “别担心,这是一条近道!”司机的脸颊在昏暗中显得有些模糊,开口安抚丁小乙。

    “去码头也有近道?”

    丁小乙似是很惊讶的样子,但心里不由戒备起来。

    他得想起了离开公司时,王珂的喊话。

    最近附近有一个抢劫犯。

    想到这里,丁小乙心头一寒,暗道:“不会这么倒霉吧。”

    “嘿嘿,我也是最近才现的,你去的地方又有点偏,走这条路好走!”司机笑着回应道。

    丁小乙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不动声色把手机拿在手上,重新打开手机。

    然而手机的信号却是一片空白,显然这里根本没有信号。

    这里不是去码头的路。

    丁小乙现在已经确定,自己很可能已经出了市区。

    将手机重新收进口袋,丁小乙若无其事的把目光扫视在车厢里,希望找到能够有用的东西。

    “吱吱……”

    就在这时候,伴随着轻微的刹车声,就见车子缓缓停顿下来。

    “小伙子,到了,前面的路我走不过去,你往前走就行,把车费给一下。”

    丁小乙目光看了一眼车窗外,黑漆漆的树林什么都没有,连虫子的叫声都听不到。

    “要在这里动手?”

    犹豫了一下后,丁小乙决定下车。

    外面是偌大的树林,黑漆漆一片,自己或许还有逃跑的机会,继续呆在车里,绝对死路一条。

    “不用找了!”

    丁小乙从钱包里,拿出一张1oo面值的联盟币,递上去后,快拉开车门走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一只脚落地后丁小乙忍不住的打起一个寒颤,全身生起粒状的鸡皮疙瘩。

    “等下!”

    这时候司机突然喊住丁小乙,从车上走下来快步到丁小乙面前。

    司机虽然已经是中年人,可度很快,丁小乙甚至没有现对方是什么时候下车的。

    看着司机越走越近,丁小乙心头一紧,没有急于把钱包收起来,反而把钱包打开着就放在胸前。

    自己不擅长格斗,但却也学习过一些防身术,眸光锁定在司机的双腿之间。

    心中盘算着在司机动手抢夺钱包的时候,自己或许有机会给予对方致命一击,为自己争夺来逃生的机会。

    “喂,这个钱我不要,我要这个!”

    这时令丁小乙想不到的是,司机突然把方才那张百元钞票还给丁小乙。

    然后在丁小乙愣然的眼神下,两根手指闪电般的在丁小乙钱包中夹起那一张冥钞,朝着丁小乙笑道:“抱歉,我只收冥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