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有一座赶海屋 > 第二十五章:真香
    “哎呦,舒服~~~”

    伸个懒腰,一通泄后,整个人都轻盈了许多。

    不过以后还是要建个厕所。

    总不能每次都进树丛里。

    丁小乙心中默默把造厕所这个计划加入自己的日程中。

    缓缓举起自己双手,双掌在他的注视下,逐渐变得透明,直至消失不见。

    隐身!

    那颗蛋吃下去后,并没有如自己想的那样,把自己变成了怪物。

    反而增强了自己的体制。

    他现在感觉全身好像有着用不完的力气。

    最重要的是,自己从那颗蛋里面,获得了咸鱼怪能够隐身的能力。

    不过没有继承到咸鱼怪的毒刺,这令丁小乙心里有点小小的遗憾,他很缺少能够一击毙命的武器。

    大概在5分钟后,丁小乙的双手重新暴露出来。

    “只有五分钟!”

    心里确定下时间,五分钟已经是自己能够做到的极限,过了这个时间,自己的隐身就会暴露。

    看起来,虽然能够继承咸鱼怪的能力,但自己终究不是咸鱼怪这样的灵能生物。

    在能力上,还是有很大的限制。

    “咕噜噜……”

    这时候面前锅里的水已经开了,一旁大头怪一副献媚讨好的模样。

    小心用自己的触爪给丁小乙捏肩锤背,但眼睛则是直勾勾的盯着锅里的那一锅泡面,馋的直流口水。

    天大地大,泡面最大。

    为了奖励大头怪上次把自己从黄泉中拉出来的举动。

    这次他特别多给大头怪一次下上好几包。

    满满的一大锅老醋酸菜牛肉面,在锅中弥漫着那股酸爽的气息,令人口水直流。

    这时候,他注意到一旁的肉球,这家伙躲在一旁,对面前铁锅里的酸菜牛肉面,一副敬而远之的模样。

    它现在已经不愿意变化成大头怪的模样。

    而是变化成了和丁小乙一般的样子。

    目光不时对大头怪投去鄙视的眼神,羞于与它为伍。

    见状丁小乙心头一动。

    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果,拨开了外边的包装后,给肉球投过去。

    察觉到什么东西投过来,肉球下意识的张开嘴巴去接。

    一颗酸甜的糖果入口。

    肉球的身上泛起一粒粒颗粒状的鸡皮疙瘩,身子像是刺猬一样都起来,本是变化丁小乙的模样,现在这一抖,愣是抖的不成人形了。

    “不会吃坏了吧??”

    看肉球的样子不大对劲,丁小乙急忙走过去。

    照幽镜说,肉球喜欢吃甜的,自己买的时候特别是捡那些便宜的买。

    倒不是说图便宜,只是因为便宜的大多数都是糖精兑出来的,除了甜之外,就剩下甜了。

    可看肉球现在的模样,丁小乙心里有些拿捏不准,担心是不是里面化学物品太多,把它给吃坏了。

    自己可指望着它的吞物储物能力呢。

    肉球的抖动越来越激烈。

    突然,肉球一动不动的杵在原地。

    “我去,不会吧!”

    见状,丁小乙吓了一跳,这可是好不容易找来的帮工,别一颗糖就完蛋了!!

    就在这个时候,肉球在地上猛的一滚,直接滚到了丁小乙的脚前。

    身体一阵蠕动后,直接变化成缩小版大头怪,触手一把抱住丁小乙的大腿。

    并向着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模仿着大头的音,手舞足蹈的喊道:

    ヾ(????)?:“真香。”

    “呼~~一惊一乍的,吓我一跳!”

    丁小乙一脸嫌弃的将肉球给踢开,从口袋里拿出两个糖拨开糖衣,重新丢给肉球。

    顿时肉球接过了两颗糖果,一脸如获至宝的表情,欢快的重新滚到丁小乙的身边,学着大头的模样给丁小乙轻柔起小腿。

    一旁大头怪,早已经是一副看穿的模样,对肉球投去鄙夷的目光。

    丁小乙被肉球缠的不行了,又给了它两颗,并且嘱咐到,今天他的份额已经吃完了,这才摆脱了肉球的纠缠。

    要命令肉球很容易,在这一亩三分地上,肉球是无法抵抗自己的权柄。

    但仅仅如此还不够,他要的是把肉球带出去,带到现实中,那个完全脱离自己掌控的地方。

    成为自己手上的一张王牌。

    所以对于肉球,丁小乙需要额外的去控制,去调教,直到把它彻底培养驯服后,才能将其带进现实。

    否则不敢想象,一旦脱离自己控制后的肉球,会在现实中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摆脱了肉球之后,丁小乙就走进屋,开始把房间重新收拾一下。

    原本那一套床单什么,都已经被黄泉泡湿了。

    在这里阴凉凉的地方,连光都见不到,放多久都是湿漉漉的,还是要拿回去洗洗晒干才好。

    收拾好床单,丁小乙回头看了一眼墙角的镜子。

    一时陷入沉思中,自己之前一直不理解,为什么要在这里放上一面镜子。

    在夏人的观念中,镜子是不能对着床的。

    但今天的事情,令他对这面镜子的看法,有了新的认识。

    想起最初大头怪施展幻术,变化成一个小女孩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那次。

    丁小乙心头一动,尝试着在镜子前进行隐身。

    隐身能力动,可很快丁小乙就现在镜子前,自己似乎受到了一股莫名的阻力,一种无形的力量,瞬间将自己的隐身能力给压制下去。

    自己越是用力去抵抗,遭到的压制力量就越是强大。

    “果然是这样!”

    他想的没错,老头子从来不做无用之功。

    这面镜子,也绝不是什么普通的镜子,而是有着能够压制灵能生物能力的镜子。

    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大头怪的幻术对镜子无用,为什么咸鱼怪的隐身会突然消失掉。

    感情,这面镜子就是老头子留给自己的一道保险。

    但话说回来,老头子在这里放一面镜子,难道说,他也有过被人暗算的经历?

    想到这里,丁小乙的心思一下就沉重了很多。

    即便老头子已经不在了,可一想到自己的亲人遭受到了某种力量的胁迫,心里依旧会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这时候,他回头看向桌上的日记。

    “嗯!”

    当丁小乙看向日记的时候,突然现,日记居然是打开的。

    之前自己的注意力都被那条咸鱼怪吸引走了,没有注意到桌上日记的变化,此时才现,日记已经开了,并且已经翻开到了第三页。

    见状,丁小乙将日记拿起来,仔细阅读。

    联盟历99年9月1号。

    最近出现了很多事情,因为我进出那个神秘的地方次数太多,以至于我的周围出现了很多莫名的东西。

    今天的事情就非常的严重。

    小乙正在看电视的时候,我看到了一颗人头正躲在他的身后。

    那颗人头居然还在朝着我笑。

    小乙在回过头的时候,被人头给吓哭了,我急忙将那颗人头提在手上,并且哄骗他说,那是自己的恶作剧。

    但这种事情,我不希望生第二次。

    看到日记上的内容,丁小乙站在那里呆滞了好一阵。

    这件事他印象里还是很清楚的记得。

    每次说起来这件事的时候,自己都止不住的去吐槽老头子。

    你知道一回头,就见你面前,一张灰白色的脑袋,正咧嘴朝着你嘿嘿大笑的画面么?

    当时自己真的是要被吓尿了。

    只是似乎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老头子就经常会和自己开各种无聊的玩笑。

    现在想想………

    丁小乙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不知道这些玩笑中,究竟是有几成是老头子在和自己开玩笑,还是说,有的玩笑,本身就蕴藏着致命的危险。

    他继续往下看去。

    联盟历99年12月。

    上午几家银行的负责人来约见我,他们希望入股丁家药厂。

    虽然没有明说,但很显然这些家伙已经不再满足借贷的利润。

    虽然抛出的条件很诱人,可我还是拒绝了他们。

    看到这些家伙一脸郁闷的表情,我似乎听到了他们在心里咒骂我是一头蠢驴。

    可我开药厂并不是为了赚钱啊!

    在我感叹的时候,那个讨厌的家伙又来了。

    依旧是无声无息的坐在我身旁的椅子上,我虽然讨厌他,但这次他似乎并不是那么的讨厌。

    至少在他的眼里,这些所谓腰缠万贯的金融大鳄们,依旧是一文不值的穷鬼。

    我很惊讶他的想法。

    但一想,也对,毕竟人死了之后,赚到的钱一分都带不走。

    这时候,他似是很炫耀的给我看了五张油黄色的冥币。

    然后一脸得意的告诉,这种钱才是真正的钱。

    阳间的钱,你就算是能花上一百年,但你的寿命是有限的。

    而死了之后,这些冥钞则是终身相伴的钱。

    他告诉我,这样的冥钞,阳间是不出产的,这些钱也是非常珍贵的货币。

    我承认我有点酸了。

    但我还是嘴硬的强撑着,告诉他我现在用不着。

    他没有和我争辩什么,而是当场烧掉了一张冥钞。

    在冥钞燃烧起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影子……(模糊内容)

    往下的内容,和之前一样,全然是一片模糊,显然下面的事情似乎是不允许自己观看。

    见状,丁小乙有些抓狂,这些模糊的处理,简直和马赛克一样的可恶。

    顺着这些模糊的内容,继续往下看,丁小乙这才现,日记的第三页已经被自己看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