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有一座赶海屋 > 第十七章:照幽镜
    “卖?”

    丁小乙看着自己面前这把青铜匕一阵出神。

    敏锐的思维,很快就令他捕捉到了这个老头称呼这把匕为剑,青铜剑,而不是匕。

    这说明这个老头认得,或者说至少是知道这把青铜剑的一部分信息。

    “怎么,你不卖啊?”

    看到丁小乙不说话,老头一脸大失所望的神情。

    “卖啊,怎么不卖!”

    开玩笑,自己现在正对着这把剑愁呢。

    虽然理智告诉自己这玩意肯定是好东西。

    可问题是,东西虽然好,但自己非但用不了,反而指不定会被这玩意砍上一刀。

    和自己的性命相比,别说是一把青铜剑,就算是神话故事里的七星宝刀,那也是废铜烂铁,能卖个好价钱,为什么不卖。

    不过,卖归卖,问题是要怎么卖。

    卖上一把冥钞?

    不是成心找不自在么?

    想到这里,丁小乙眸光溜溜打转,脸上笑容更加的灿烂:“老爷子,您说个价吧,合适的话我绝不二价。”

    要不怎么说,商人本色。

    即便老头子生前开药厂是为了和阎罗使者赌约,但商场如战场,很多时候的谈判,都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

    丁小乙跟着老头子身边也是学会了不少。

    瞧这话说的客气。

    合适的话,绝不二价。

    反过的意思不就是不合适了,我还要加价!所以老头你可别欺我。

    老头显然也听出了丁小乙弦外之音,嘴角抽搐了一下,还是保持着慈眉善目的笑脸:“好说好说,你想要什么?”

    这就是人老成精,一句话把丁小乙的话头给踢回来。

    不过丁小乙对这种场面司空见惯,事实上,他等的就是老头把话头给踢过来。

    “老爷子您这么说,我也不好狮子大开口,我也不收您钱了,你就帮我把这些东西都归置归置,聊聊这些都是什么来历,有什么用途就行,算是给小子我长长见识。”

    自己最缺什么?

    钱?

    脚下一地的黄金。

    宝贝?

    这里这么多东西,里面肯定是有宝贝,即便没有,黄泉就在眼前,自己以后会少宝贝?

    这些他都不缺,他却的是对黄泉以及这个世界的了解。

    缺的是知识。

    知识就是财富。

    作为一个机械工程学科里的尖子,这句话绝对是奉为真理。

    如果连基础的知识都不懂,搞什么机械,两天就动机就炸了。

    “这…………”

    本以为丁小乙会问他讨要什么秘籍,宝贝,或者灵丹妙药等等。

    老头心里已经对此做好了应对之策。

    却不想居然会是这个。

    “老爷子您一看就德高望重,见多识广,随便指点我几下,也够小子受用不尽了。”

    面对丁小乙的一通夸赞。

    纵使是老头心里很清楚这是糖衣炮弹,但脸上还是不经意间的露出受用的神情。

    丁小乙察言观色,看到老头嘴角微微挂起的笑容,就知道自己这件事不难了。

    因为对方已经在不经意间,落进了自己的语言陷阱中。

    拍马屁,其实是一门学问。

    不管你是人是鬼,一顶高帽子,给你的不仅仅是虚荣,也是一份人设。

    你接受了这份人设,你自然就会摆出这份人设的外表。

    哪怕是伪装出来的,但也不会有人轻易就把这份人设抛弃掉。

    对于美好的东西,你拿起来容易,丢舍掉还是很难的。

    “难得你这么好学……”

    老头说到这里,又沉默片刻,随手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面青铜镜扔给丁小乙。

    “黄泉里的水太深了,有些东西我也未必见过,这是照幽镜,若是幽灵鬼怪一照你自然能分辨出来,若是凶兵戾器必会给你警告,若是一片混沌,就说明此物非同一般,你不可擅自处理,可交于我来分辨,我每个七天来这里一次。”

    丁小乙接过镜子,脸上笑的那个灿烂。

    这面镜子对他来说,可是好东西。

    至少对自己来说,作用可就大了,相比之下一把自己都用不了的青铜剑又算得了什么。

    把镜子收好,旋即又故作为难的说道:“大爷,这把剑您可能要自己进来拿,我刚才拿了,差点被砍死。”

    “哼哼,你要是拿了,现在已经被砍死。”

    老头冷笑着,毫不客气的戳穿了丁小乙的谎话,手指一招,就见地上那把青铜剑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出一阵阵刺耳的嗡鸣声。

    丁小乙脸色微变,不断往后退去,这把本已经满是铜锈的剑锋,此时给他一种莫大的危机感。

    甚至比之前在黄泉中那个怪面女还要可怕压抑。

    是杀气!肃杀之气。

    仿佛锋芒在喉,往前一步就要坠落无底深渊。

    这种锐利逼人的感觉,即便是一旁的肉球也是同样迅滚着往后跑。

    很难想象这样锐不可当的杀气,居然是来自一把已经腐朽不堪的青铜剑上。

    直至退出五步之外,这种感觉才逐渐消失。

    咕咚!

    一口吐沫顺着喉咙咽下去,丁小乙止不住摸摸了自己的喉咙,总觉得现在还像是有什么东西顶在自己的脖子上。

    这时地上青铜剑“嗖!”的一声,破空而起,最终却是稳稳落在了老者掌心。

    看着手上这把青铜剑。

    老头面颊上的皱纹又深了少许,目光凝重感叹道:“这片黄泉下,不知道葬送了多少豪杰,又有多少心里怨气能平。”

    说着指尖轻轻抹去剑身上的铜锈。

    “嗡……”

    铜锈退去,一点荧光似是流星,沿着剑锋坠落。

    随之在剑刃留下一抹银色的寒光。

    像是月下凝脂,锋芒毕露。

    在剑身之上,刻着两个很神秘的古字,丁小乙却是认不得。

    只是隐隐感觉着,第一个字像是一个,“鱼”字。

    老头将青铜剑往背后竹篓里一收,挥挥手就算是向丁小乙道别了。

    身影消失在树丛里,远远的,丁小乙还能听到老头洪亮有力的歌声…………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黄泉下多有几人杰,死后仍敢称鬼雄!”

    歌声很是洪亮沧桑,大气磅礴。

    不同于现在联盟里,那些油头鼠面的歌手,什么鸡你太美?什么又大又圆?听的让人想吐。

    在他听的入迷的时候,老头早就没了踪影。

    声音渐行渐远,丁小乙不禁回味着方才的歌词,回头看向面前这片无垠黄泉。

    “死后仍敢称鬼雄!”

    回味着方才老者的歌词,令人止不住的喃喃低语。

    是什么样的人杰,才敢有这般的豪气。

    如果仅凭一歌词,丁小乙还无法如此感叹。

    但当他亲眼目睹,甚至是亲身感受到了,那把青铜剑身上一涌而出的杀气。

    简直就是勇往直前,势不可挡。

    这令他相信,歌中的人杰,绝非是虚构,而是真正存在的。

    就如那把剑的主人……又是怎样的一个人物,

    仅仅只是他的剑,就已经是如此锐不可当,若是他本人……

    丁小乙心中不禁有些火热。

    “想必也是当时一等一的顶尖人物吧!”

    在感叹万千之后,丁小乙默默的拿出了老头留给自己的那面青铜镜。

    这面青铜镜,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

    但看得出保存的非常好,镜面光亮无暇。

    镜背上是一面不知道是什么怪物的脑袋。

    乍一看倒是像个狗头。

    龇牙咧嘴,目似铜铃。

    脑袋上有一对夸张的大耳朵。

    这面青铜镜,自然是没办法和那把青铜剑相比,用脚趾头都能猜出来,那把青铜剑的威力有多强。

    如果有了这把剑,自己怎么会怕遇到灵能生物,估计一剑过去,就别说是恶灵,就算是灾灵级的灵能生物,也能砍成两半。

    但问题是……在这之前,自己会不会先被青铜剑多成肉酱。

    终究是无法驾驭的东西,再好拿在手上也是烫手的山芋。

    相比之下,还是这面照幽镜比较实在,对自己来说,反而帮助更大。

    谁轻谁重,丁小乙还是分得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

    斜眼一扫,正看到一旁还蜷缩成一团的肉球。

    这玩意,还紧缩成一团,不敢动弹,看样子那个老头实力怕是确实很强大。

    不过具体多强,又是否能够对抗自己的权柄?

    这些自己就不清楚了,但他敏锐的感觉到,老头似乎不肯进院子里。

    “算了,只要没有恶意就好。”

    他不是爱钻牛角尖的人,想不明白的事情,放下来等什么时候有灵感了,自然就想通了。

    拿起镜子对着肉球照过去。

    铜镜涌出一缕青光,青光笼罩下,就见青铜背面那只兽双眼冒出红光,满是獠牙的大嘴张开,一阵诡谲的声音似乎从自己脑海深处传来:“铁蜉蝣,善模仿,喜甜食,身如铁,动似僵,善守,不善杀,好奇心强,过目不忘,有吞物储物之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