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有一座赶海屋 > 第十四章:活在当下
    从天堂到地狱,不过只是一念之间。

    从法拉利跑车到虎式坦克,不过只是需要一场连麦的事故。

    而从梦幻到噩梦,仅仅只需要一眸。

    面前这张堪称恐怖的面容,令丁小乙精神一下从梦幻迷离中惊醒。

    “呜!咕噜噜……”

    一张口,弥漫着一股酸味的黄泉水顺着口鼻灌进来。

    与此同时肩膀上那双曼妙绝伦的双手,则是犹如铁钳一样,双手一把抓在他的喉咙上。

    “新鲜的血肉啊……”

    女人的声音依旧空灵唯美。

    与她丑陋到极致的面容,形成鲜明的对比。

    任凭他如何的挣扎,却是注定徒劳一样。

    根本无法撼动女人的双手。

    “咕噜噜……”一连吐出几个大气泡后。

    丁小乙感觉自己胸膛都快炸裂开来,同时,他的意识也在开始模糊。

    面前女人笑声依旧清脆空灵,他想要呼喊,想要动用自己的权柄,可一张口,除了酸涩的黄泉水外,根本一个字都喊不出口。

    慌乱中,丁小乙的手掌已经放弃了继续去挣扎。

    两者之间的力量,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就在他感到自己意识快要消失的时候。

    女人的笑声突然戛然而止,一团紫光在两者之间闪烁下,紫色的火焰瞬间在女人的身上燃烧起来。

    一时本是浑浊的黄泉水,在紫火的燃烧下,染上了大片的紫光。

    “啊!!!你怎么会有灼幽珠。”

    伴随着女人尖锐的惨叫下,那双仅仅钳制在喉咙上的双手骤然用力一推,将丁小乙给从身边推开。

    脱离了女人的束缚后,丁小乙将手上紫珠往怀里一塞,双手不断挣扎着向上爬。

    多亏了这颗紫珠,又救了自己一命,要不然凭自己的力气不可能从女人手掌中挣脱开。

    照着印象中的位置,找到了天窗。

    “近了!”

    头顶的光线虽然不强,但能透过光线,就说明水面其实并不高。

    突然自己脚腕一沉。

    一股巨大的力量一把拽着他往下坠。

    丁小乙猝不及防下,双手用力抓在天窗边缘。

    “别想走!”

    这时候,耳边传来空灵的声音咆哮声。

    丁小乙低下头看去,骤然面色一寒冷。

    只见那个女人此时一只手紧紧拽在自己的脚腕上。

    方才灼幽珠的力量显然令她受到了重创。

    另一只完美无缺的手掌,已经被烧成了碳化,包括胸前大片的肌肤,在水中弥漫着一股黑色的血雾。

    看起来,这个女人,绝非是昨晚自己遇到的那个普通灵能生物所能相比的。

    见状,丁小乙只想要尽快的挣脱她。

    可看似纤细无骨的手掌,此刻反而更像是金刚铸造的铁钳。

    巨大的力量下,自己根本挣脱不开。

    本身就已经存氧不多的丁小乙,在挣扎了几次后,那张脸都憋的通红,眼珠里布满了血丝。

    一粒粒大小不一的气泡,顺着鼻腔钻出来。

    “完了!”

    随着指尖上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小,丁小乙的双手逐渐已经撑不住的松动起来。

    “不知道死在黄泉里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在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

    突然他感觉身子一紧,就见从水面上伸下一根根粗壮的触爪,缠绕在自己的身上。

    紧随这一股强大的拉力下,自己的身体被强行从水下拽上来。

    “不,不,这是我的……我的………”

    女人疯狂挣扎着,但奈何她显然不属于那种卖力气吃饭的主。

    面对大头怪这样的大块头,女人的挣扎,并不能够产生任何的威胁。

    然而就在这时,女人的背部突然撕裂开。

    一根根像是蠕虫一样的黑色器官,疯狂的缠绕在天窗四周的房梁上。

    一时大头怪的拉扯顿时停了下来。

    “溺死你。”

    女人张开嘴巴,口腔中的独眼透出怨恨的眼神。

    丁小乙一时心生冷寒,想要开口怒骂这个神经病,却是无法张口。

    在这时,突然本是缠绕在自己身上的一根触爪自行爆燃了起来。

    “砰!”

    紫色的火焰下,瞬间就令这跟触爪腐烂下去。

    水面上正抱着箱子的大头怪身体一时犹如触电一样颤抖起来。

    原来是它缠绕的触爪,触碰到了丁小乙身上,那颗被女人称为灼幽珠的紫珠。

    剧烈疼痛感,令大头怪面色苍白,不仅仅是肉体上的痛苦,更是对灼幽珠的恐惧。

    即便是在水下,丁小乙也能够通过颤抖的触爪,清晰感应到大头怪对于灼幽珠恐惧的本能。

    他很清楚大头怪对灼幽珠有这怎样的恐惧。

    然而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大头怪明知道自己身上有灼幽珠会焚烧到它的情况下。

    非但没有就此放开自己,反而又不断探伸下更多的触爪。

    “砰砰砰…”

    这样的结果,导致不断有触爪爆燃起来。

    同时一根根还未来及完全腐烂的触爪,从头顶飘落下来,是大头怪在咬断掉自己已经被燃烧起来的触爪。、

    这个结果,令丁小乙内心大感意外,他从未想到过大头怪会了自己做到这个程度。

    “这个傻子!”

    丁小乙心中不禁骂道,但心里对大头怪的看法又改变了许多。

    “哈哈哈哈哈。”

    看到不断焚烧起来的触爪,女人出尖锐的笑声。

    那张满是肉瘤的五官一时扭曲成了一团。

    似乎对此很得意的样子。

    “救你的东西,最终也会要了你的命。”

    女人的笑声充满了得意,在她眼中,即便得到一具尸体,那也是新鲜的尸体。

    丁小乙眼神顿时锐利起来。

    他脑海中想到了老头子留给自己的那句话。

    活在当下。

    没有再犹豫下去,用上最后的力气,挣脱开已经松动的触爪,将怀里的灼幽珠拿在手上。

    目光看着这颗已经两次救下自己性命的宝珠,眸光中骤然泛起冷光。

    心中冷笑道:“你喜欢,送你!”

    手掌用力一推,珠子在黄泉中闪烁着妖艳的紫光,正砸在女人的头上。

    人为财死。

    鸟为食亡。

    这是来自他们夏人中,流传下来的一句俗语。

    这句话通俗易懂,可懂是一回事,做到又是一回事。

    这颗珠子救了自己两次。

    从这个女人惊骇的口吻中不难得知,这颗珠子绝非是普通的宝贝。

    况且在以后可能遭遇到各种灵能生物的情况下,这颗珠子,将会成为自己的保命王牌。

    失去了这张牌,自己就等于失去了保护自己最后的手段。

    正是这样的关系,才会令他没有第一时间,扔掉这颗珠子。

    因为舍不得。

    直到看到了大头怪在拼命救自己,他才豁然想到了老头子为自己留下的那句话。

    活在当下。

    眼下都活不了,更不要提什么未来。

    活着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女人似乎也没有想到丁小乙会将这么重要的东西,就这样丢下来。

    猝不及防下,珠子砸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轰隆!“

    这次女人连惨叫都来不及,整个脑袋瞬间在紫火之中炸开。

    失去了这个千斤坠一样的拖累下,大头怪迅收拢触爪。

    将丁小乙从黄泉里拖拽出来。

    “呕……呼呼呼……”

    张口一股酸臭的黄泉水从口中吐出来。

    他整张脸此刻憋的通红紫。

    肺腑更是要爆炸一样的痛苦。

    每一口喘息,五脏六腑仿佛都被拧巴成了一团。

    痛苦的只能趴在箱子上不断的咳嗽。

    直至把胃酸水都给吐出来后,丁小乙才感觉自己好像重新活了过来。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一旁的大头怪。

    这家伙运气不错。

    在浪潮的冲击中,抱着这口大箱子,直接就被卷了出来。

    而后就借着箱子的浮力漂浮在水面上,直到现了水下闪烁的紫光时,才找寻到了自己的踪迹。

    看了一眼这家伙所剩下的触爪。

    丁小乙神情顿时有些不自然了。

    为了救自己,这家伙至少啃断了三分之二都触爪。

    虽然这些触爪还能重新生长出来。

    可看着这家伙凄惨的模样,自己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其实……你可以不救我,这样你就自由了不是么?”

    丁小乙最终还是没忍住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这是一个事实,或许从一开始自己就没想过大头怪会救自己。

    自己只是看着他蠢笨茫然的表情,动了恻隐之心。

    只是没想到结果居然会是大头怪反过拼了命来救了自己。

    这才是让丁小乙感到意外的地方。

    它大可以离开这里,任由自己被溺死在下面。

    面对丁小乙对询问,大头怪先是很茫然,然后………

    “呕………”

    只见这家伙一张口,一口沾满了粘稠口水的铁锅,从他血盆大口中吐出来。

    刚好倒扣在丁小乙的脑袋上。

    (*′︶*):“饿………”

    “蠢货!!!”

    看着扣在自己头顶的铁锅,丁小乙没好气的笑骂着。

    正要说话时候,突然!周围黄泉似乎似乎正在飞快的往后倒流出去。

    本是昏黄的水面上,那些被吞没掉的树冠逐渐开始冒出头来。

    顿时丁小乙脸上笑容一僵,拉着大头怪道:“不好,快快快,快潜回去,要退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