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有一座赶海屋 > 第十三章:海啸
    “跑!”

    说了声跑,也不知道是喊给自己还是喊给大头怪。

    但当大头怪目光很不情愿的抬起头的时候。

    那双硕大的眼睛,差点从眼眶里跳出来。

    远处黄泉的水面上,一道白线横跨无边之界。

    卷动起一层小楼之高的浪花下,甚至可以看到浪花中,一些怪模怪样的生物,被打出水面,又被重重卷入浪花深处,再也看不到了踪影。。

    大头怪脸上肌肉不由自主的打起一个寒颤,口中出模糊不清的怪叫声下,端起面前的铁锅紧随在丁小乙屁股后面就跑。

    身后“哗啦啦啦”的水浪声越越近。

    开始还好,但很快声音越来越大,似是奔雷般的轰鸣镇耳

    丁小乙冲进房间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念头,就是快离开这里。

    但当他拿起钥匙,回头一瞧,正看到蜷缩在房中角落里瑟瑟抖的大头怪后。

    不知道为什么,丁小乙的心头不由生出一份异样的情绪。

    茫然无助的眼神,那张傻乎乎憨厚的大脸盘子,都到了这个时候,怀里居然抱着那一锅热腾腾的泡面。

    愚蠢的风格,像极了自己曾经圈养的那只哈士奇。

    就这样把他抛弃在这里么??

    他的内心陷入了挣扎。

    他不是圣人,更何况大头怪还曾经想要吃掉自己。

    于情于理,它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丁小乙反复的在内心告诉自己,这个大头怪对自己而言,仅限于被利用的价值,不值得自己为他冒险。

    可当他拿起钥匙的时候,他又犹豫了。

    看着这个蠢货还抱着铁锅,一副锅在人在的蠢样。

    又不时眼巴巴的望着自己。

    丁小乙的心头一下就软了下来。

    一把将钥匙收进怀里,嘴上骂骂咧咧向大头怪吼道。

    “这次不死,你以后就准备给我打一辈子工吧。”

    说着,丁小乙迅将目光看相房间内的摆设。

    他不确定,这座房子,是否真的能抗过如此巨大的浪潮。

    但从自己丈量土地的结果看。

    自己有三分之一的自留地,是被淹没在黄泉里。

    这也说明,自己的权柄对黄泉是无效的。

    这时,他将目光看向了那口大黑箱子。

    心思一动,迅将桌上的食物,日记本以及那张房契,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股脑的给塞进箱子里。

    随后他把床上陈旧的床单撕开成条,一头系在自己要上,另一头则捆绑在箱子上。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丁小乙还是把钥匙给绑在自己怀里。

    如果真到了最后时刻,自己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或许还有再重新选择一次的机会。

    但这一切都建立在或许这两字上。

    能不能存活下来,还是要看他们都运气了。

    做好一切后,丁小乙快步走到大头怪面前。

    “你要是想吃就马上吃,不想吃就把锅给我扔掉,然后给我抱紧那口箱子。”

    面对丁小乙近乎怒吼出来的咆哮声。

    大头怪一时纠结的把目光看向自己怀中,正弥漫着浓烈酸辣味道的泡面。

    于是………

    “呲溜呲溜…”

    大头怪把脑袋埋进了锅里,同时触爪像是八爪鱼一样,牢牢缠绕在箱子上。

    “嗯??”

    丁小乙突然觉得这货到底还是有点智商的。

    不过这份可怜的智商,似乎只能和美食挂钩。、

    为了防止这家伙在半途中,放开了箱子,他特别用剩下的床单,将箱子和他一并捆绑在一起。

    与此同时,还特别的用命令的口吻嘱咐大头怪。

    “无论生什么,一定要抱住这个箱子。”

    在大头怪似懂非懂的眼神下,丁小乙心中长叹口气,拍了拍大头怪的脑袋:“加油吧,我们一定都能活下来。”

    大头怪一怔,目光看向丁小乙的眼神比之前变化了许多。

    似乎觉得这个肯给自己下面吃的大魔头,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的坏。

    “轰隆隆……”

    这时候外面的轰隆声越来越强。

    咣咣咣…

    房间中整个桌子也随之激烈晃动起来。

    这个时候,即便想要拿出钥匙离开这里,也已经来不及了。

    “老头子,你可要保佑我,但愿这间房子,不会是豆腐渣工程。”

    丁小乙心中默默祈祷着。

    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这座木质的房屋上。

    毕竟这座房屋能在这里存在这么久,或许本身就能给抵抗浪潮的能力。

    即便没有,但这是潮浪不比山洪和泥石流。

    最大的威胁就是第一轮的撞击。

    丁小乙考虑过,只要能避开第一波最大的冲击。

    那么即便房子塌了也没有关系,毕竟是木质的房屋,即便倒塌,也会带来大量的漂浮物,而不是直接把他们压在下面。

    他们还是有机会能给活下来的。

    “咣咣咣…”

    这个时候整个房屋开始激烈晃动这。

    窗户外就见面前滚滚黄泉袭来。

    “抓紧!”随着丁小乙的嘶吼声下,眼前的门窗在顷刻间被巨大的力量瞬间撕裂开。

    “轰!”

    冰凉混浊的黄泉,瞬间覆盖了自己所有的五感。

    “咕噜噜……”

    没有任何的缓冲,也没有给你去适应的机会。

    就如人们常说的那样,水火无情。

    在这样的力量面前,人……和一只蚂蚁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巨大的力量涌入下,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随着冲击飞起。

    但庆幸的是,丁小乙的手掌则死死的抱在那根房梁上面。

    全身袭来的那股刺骨的冰凉感,迅令他混沌的思维清晰起来。

    缓缓将双眼睁开,看着面前这片混浊不堪的黄水。

    不出自己意料,房屋居然在这样孟浪的冲剂下,完全没有要崩毁的迹象。

    只是门窗被浪潮挤压开了而已。

    看起来,这座看似破败的柴木新居,远远比自己所预想的要结实的多。

    不过黄泉的冰凉,却也出了自己的预想。

    这种冰冷并非是如坚冰那样的冷,而是透过皮囊,穿过你骨髓,令你的灵魂都仿佛在止不住的的颤栗着。

    手在腰间一抹,顿时丁小乙心头咯噔一下。

    原本系在自己腰间的床单不见了。

    其实这并不奇怪,那种浪潮的冲击下,即便是有这座木屋为自己阻隔下了巨量的冲击。

    但随着黄泉一并冲进来的力量,依旧不可小视。

    就像在海啸池里,往往一波海啸打来后,你会现水面上除了被冲到七荤八素的人群外。

    偶尔还能看到漂浮在水面上的泳裤。

    想来腰间的床单也是被方才冲涌进来的黄泉一并给冲刷掉了。

    他不敢再继续待下去,想要马上游到水面上去。

    记得屋顶上面,有个天窗来着。

    丁小乙晃动着自己的身体,双手在前方,尽可能的去抓着东西往上游。

    虽然不止是一次见过黄泉。

    但真正的把身体泡在里面,才会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在能见度及其底下的环境中,唯一能看清楚的,就是面前不足一米距离的房梁。

    再想要看的更远一点距离,那都是一片昏黄的混沌。

    这时,丁小乙突然感觉自己的手掌似乎抓到了什么东西。

    冰冰凉凉的触感,又不是物件那样的僵硬,反而很柔软。

    大头怪?

    丁小乙脑海中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大头怪。

    可又觉得不大像的感觉,

    错愣间,就见面前黄泉搅动下,面前逐渐清晰起来,这时候他看清楚了,那是一双手。

    而且是一双女人的手。

    手如柔荑。

    肤如凝脂。

    修长的指尖轻盈的在丁小乙面前拨动着。

    仿佛是两对跳舞的精灵,在自己面前翩翩起舞,如梦似幻。

    作为一个富家子出身的他,身边总是不会缺少美女的身影。

    他也曾认真过……

    交往过……

    直至游戏过……

    这其中不乏有清纯动人的大学生,也不乏有哪些高冷骄傲的富家女。

    更不缺那些口中喊着渣男,转身就爬上别人床上的女人。

    而在丁家破产之后,这些围绕在他身边的美女,就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但他从未见过,这样完美的一双手。

    哪怕是指甲盖,多一分少一分,都仿佛是一种原罪。

    这种美,美的勾人魂魄,美的迷惑众生。

    丁小乙双眸迷离,仿佛眼神中除了这双手之外,再也容不下别的东西。

    这时候面前双手拨开了水流。

    浑浊的黄泉中,黑飘舞,似乎是一个女人的面颊逐渐清晰。

    “过来…找我………”

    女人声音清脆,更是带着一种空灵的诱惑

    在黄泉之中,依旧听得清清楚楚,似是天籁,令人沉迷。

    那双美丽手掌伸出来,搭在了丁小乙的肩膀上。

    亲昵的动作,温柔优雅。

    轻轻一拉,要将丁小乙拉入自己的怀中。

    美人拂面头披散,不再遮掩,女人的面容终于显露出。

    只是那张脸,却是将本美到极致的画面,瞬间推向了另一个极端上。

    本该时动人的眼眸中,有几只肉瘤正在蠕动着,一根根黑色的细长的触手,从女人的鼻孔而耳朵里探出来。

    当女人张开嘴巴的刹那,只见口腔中,居然藏着一只独立的眼球,正牢牢的盯在丁小乙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