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和死对头结婚了 > 第386章:
    还是同样的会所,同样的房间。

    秦傲南把自己的要求提了出来,却隐掉了自己心底的算计。

    “阿尼,顾相思留着对我稳定秦家是一个最大的祸患,只要除掉她……”

    “她不能动。”

    秦傲南话还没说完就被阿尼打断,惹得他面色瞬变,激动的反问:“为什么?”

    “具体你不用知道,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不折损的方式把秦家搞定,其他的组织自有安排。”

    不是不能用最极端的手段解决秦家内部的矛盾,只是,组织需要的是秦家的势,如果得到的是被大力削弱后的势,要了何用?

    这话让秦傲南眼底闪过一丝阴鹜不满,怕泄露,迅低头加以掩饰。

    但碍于阿尼的身份,他也不敢过于表现出来。

    只是借用他们的人解决一个顾相思,便推三阻四。

    阿尼怎会看不到秦傲南面上极力隐忍的表情,他就算自以为的掩饰再快,却还是逃不过他的眼睛。

    “傲南,我说的不能动是暂时不能动。这是我们组织最高的机密,我知道你是极大诚意和我们组织合作的,对你我也不隐瞒了。”

    “顾相思对我们还有大用处,等我们把她最大的价值利用后,我可以做主,现在就对你保证,等那边一结束,我立刻把人交到你的手上,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如何?”

    阿尼的这番话并未透露太多,但也是在安抚给秦傲南吃定心丸,稳他的心。

    果然,他的话刚落音,秦傲南面色转变,看着阿尼:“多久?”

    阿尼的话说到那份上,不该问的秦傲南没再去问,关于顾相思究竟还有什么作用。

    他只关心,什么时候顾相思能够交他手上任他处置。

    “放心,已经在进行了,也就最近了。”

    阿尼未加思索的开口。

    这次是由k亲自出动,由他出手,不管顾相思身边有多少人,都敌不过k。

    只会成功,不可能会失败。

    汉斯大人那边传来的消息,k前两天已经来到帝都,虽不确定他什么时候动手,但k的耐心一向不好。

    他到了帝都,最多也就这几天会动手。

    “那我就静待好消息。”

    秦傲南一扫刚刚身上的低气压,笑着拿起酒杯,与阿尼碰杯,心情极好。

    ******

    灯光拉长了站在路中央男子的身影,正好叠压在顾相思的车上,把驾驶座的她笼罩在他的阴影里。

    隔着一段距离,他静静的站着,目光透过挡风玻璃看着车内的顾相思。

    在顾相思停车的瞬间,周围的气流也跟着变化,藏在暗处保护顾相思的人已竖起十二万分的警戒看着那个男人。

    明明是单枪匹马,可他身上散出来的危险性不压于七爷。

    这个男人的实力和七爷不相上下,而他们这一群人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跟我走。”

    男人开口了,还是无视周遭的一切,只对着车内的顾相思开口。

    顾相思在男人开口时已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

    车内开着暖气,下车时一阵寒风袭来,让她的脸色更沉了几分,站在车头,两人遥遥相看。

    “想我跟你走,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顾相思下车没穿上大衣,只是不想束缚身手。

    并未浪费时间,对着暗处的暗卫示意了一下,他们便如猎豹般迅的冲了出来,与顾相思一起把男人包围起来。

    一场高手之间的对决,在夜色里展开。

    暗卫一个个的倒下,最后只剩下顾相思。

    从头到尾,k都没有对顾相思动手,直到解决掉她身边所有的人,目光落在近在咫尺的女孩,依然看着她的眼睛。

    近距离这样看,这样一双眸子,越的与她相像,宛若一个人。

    “跟我走。”

    还是那三个字,k看着顾相思。

    不是询问她的意思,而是今天她必须跟他走。

    “连你是谁我都不知道,让我跟你走?”

    “你知道的。”

    k的声音很轻,这话说出口,目光更深的看着顾相思。

    顾相思没接话,突然出手攻向k。

    k游刃有余的与顾相思过招,只是几招,她便被k制服住,在她挣扎的时候,k抬手,一个手刃下去,顾相思身体一软。

    k伸手去揽顾相思,但手却停在半空中。

    低头看了一眼顾相思。

    停在半空中的手几度要不管怀里女子的想法强制性的拦腰抱起她,但最终还是保持着单手扣住她手臂的姿势,开口道:“上官,过来。”

    一直在不远处的上官矜,k的命令是她留在车上,没有他的命令不允许插手。

    很快,上官矜便出现在两人身边:“带回去。”

    k目光静静的看了顾相思几秒,在他松手把人推向上官矜的瞬间,刚刚还紧绷着的女孩身体这才彻底放松,软倒在上官矜的怀里。

    “k?”

    上官矜伸手接住顾相思,轻松的扶住,目光却落在对面的k身上。

    她明显察觉到k身上的气息不对。

    但又不知是什么引起他情绪起伏这样大。

    没给她疑惑时间,k身形极快的往不远处停着的车走去。

    “放后车座。”

    上官矜被叫过来,本以为k是不喜接触异性。

    把顾相思抱到了车边,在准备把人往副驾放的时候,k已打开后车座的门。

    上官矜楞了一下。

    摸不透k的意思,还是度把人放进后车座。

    “开车。”

    在看到k跟着进了后车座,让她开车时,上官矜不由多看了几眼顾相思。

    k这是怎么了?

    ……

    “送进卧室……”

    上官矜把昏迷的顾相思扶进酒店房间。

    “k……”

    听到k的话,上官矜动作明显楞住了。

    送进卧室?

    转头看向k。

    对上k的目光,上官矜感受到他的眼神,知道自己不该问这个问题。

    把顾相思送进了卧室。

    k随后跟着进了卧室。

    上官矜看着k。

    他除了对Q特殊之外,从未有如此异常的行为。

    让一个女人进卧室,他还随着一起。

    甚至,在她把人扶到牀上躺下之后,他站在牀边看着她,没说话,但是眼神示意便是让她立刻离开。

    刚刚的疑问没有得到答案,上官矜不敢再多问,只能退下,关上卧室门。

    站在门口,看着紧闭的卧室门。

    她不知道因为顾相思是凌北寒的女人k才会故意如此,还是他真的对这个叫顾相思的感兴趣了。

    如果只是完成最后一个阶段,为何要避开她?

    以前他的身边有Q,她把所有不该有的情绪都收起,不敢表露半分。

    Q死了,她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他失踪后,她跟着寻找。他出现,她便一直守着。

    直到此刻,看着他和顾相思同处在一个空间里,一颗心冷的厉害。

    只是逗留了几秒,便已沉着脸色转身离开酒店。

    ……

    上官矜并未离开酒店,在出酒店后,坐在车里,抬头看着那层亮着灯的房间,保持着同样一个姿势,久久未动。

    直到,周围有了动静。

    上官矜神色瞬变。

    守在四周他们的人被人无声的解决掉。

    她因为顾相思和k的事情而走神,并未第一时间现有人靠近。

    “k,凌北寒的人过来了。”

    他们解决了顾相思身边保护的人把她带到这里,路上已经清理干净痕迹,没想到凌北寒的人竟然这么快就找了过来。

    上头没有回应。

    上官矜不知道楼上生了什么,联系不上k迅从车里下来,去阻拦凌北寒的人。

    她的身手很好,但是被凌北寒的人缠住,一时无法挣脱,只能看着凌北寒一身寒气的往酒店而去。

    很快,凌北寒已到了酒店门口,上官矜被几个人缠着,虽然没受什么伤,但也挣脱不了。

    “k,凌北寒上去了。”

    上官矜再次试图联系k,这次,有了回应。

    “撤。”

    只有一个字,便断了联系。

    上官矜收到命令,解决掉几个人不容易,但是从这几个人手中逃离对她来说并不是难题。

    出手更是狠辣,逼的几人不得不让出一方,上官矜身形迅的从突开的包围圈闪身出去。

    凌北寒的人立刻追。

    但上官矜的身形太快,他们的人并没有追上,很快,人便追丢了。

    几人对视一眼,并未继续再追。

    他们收到的命令只是缠住对方,并未要对方的命。而且,只要对方逃离,放她离开。

    假意没追上,几人再次回到酒店。

    凌北寒已经到了卧室。

    很轻易打开卧室门,大步走进去。

    卧室里,顾相思还躺在牀上。

    房里已没有其他人的身影。

    几个大步,凌北寒已到了顾相思身边,扑上去,把她紧锁在怀里,低头吻上去。

    不是吻,是咬。

    恶狠狠的咬了上去。

    在他咬上的瞬间,本来紧闭着昏迷的顾相思立刻睁开双眼。

    四目相对。

    顾相思娇娇的喊了一声:“疼。”

    这一声撒娇并未得到男人的心疼,反而更狠的低头又咬了一次。

    这次比刚刚更加用力。

    “宝贝儿……真的疼。”

    顾相思没敢反抗,但却一脸委屈的看着凌北寒,在他稍稍后退此许后,轻轻的扫了扫自己被咬疼的地方,抗议的看着她。

    “还知道疼,嗯?”

    凌北寒嘴里的话很严厉,但看着自己刚刚没有克制而咬出来的痕迹,再用点力便会出血,还是心疼的伸手轻轻的帮她磨了磨。

    顾相思看着,眼神明显柔了几分。

    伸手揽住他的脖子,噘起嘴,意思很明显,他这样用手磨没办法让她不疼。

    凌北寒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真的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再次低头顺着她亲上她的唇。

    两人许久之后才从房间走出去。

    ……

    在两人离开后,一辆车里,k坐在里面,上官矜坐在驾驶座上。看着沉默不语的k。

    没过多久,便有电话进来。

    “k,义父的电话。”

    上官矜看了一眼,是汉斯亲自打过来的电话。

    k目光依然落在远方,伸手接过上官矜递过来的电话,接听:“k,凌北寒的人过去了,你那边如何?”

    “完成。”

    k言简意赅的开口,淡淡的两个字已是交待。

    “很好。”

    虽知道他出手一定会成功,汉斯隐藏在暗处的人也看到了k把人带进了酒店里,但没多久凌北寒的人便追来。

    两人并未碰面,但最后凌北寒把顾相思带走。

    顾相思是被凌北寒抱着离开酒店的,但明显人是清醒的。

    本k出手必然会成功,但因凌北寒太快出现让汉斯不敢再肯定k究竟有没有成功,此时听到k亲口说成功了,一颗心也放下。

    “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现在已经成功,随时都可以动手。

    之前,k之前的计划已经被凌北寒打乱,由白御野接替,他试图安插进去的人已经被凌北寒的人解决掉。

    “明天。”

    k回答的很干脆。

    汉斯听到这个答案,很是满意。

    明天,他等这一天等了太久。

    “k,我等你的好消息。”

    “嗯。”

    k应了后,便切断了电话。

    切断电话后,k静静的靠在后车座,闭眼,没人知道他此刻究竟在想什么。

    ********

    这一晚,k注定是无眠夜,站在酒店的顶楼,看着万家灯火。

    许久许久之后,k唇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容。

    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根本就舍不得拒绝。

    ……

    与此同时,凌园。

    被凌北寒带回去的顾相思自然没有逃过他的惩罚,这一晚都没有安生。

    顾相思现在体力越来越好,但也架不住凌北寒的折腾。

    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很能配合上凌北寒,直到双眼黑浑身提不起一点力气,而凌北寒的精气神还是十足时顾相思才明白,以前的凌北寒真的算是很克制了。

    ……

    夜,越的深了。

    凌北寒抱着怀里已经沉沉睡去的顾相思,低头轻轻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

    闭上双眼,抱着她,沉沉睡去。

    ……

    黑夜白昼交替,阳光铺满大地,门铃响起。

    一夜未睡的k起身过去拉开卧室门,看着站在门口的顾相思。

    好似也一夜未睡,但气色却是很好,只是看着他的双眼空洞无神,这样静静的看着他,像是没有生气的木偶娃娃。

    她的手上还有着干涸后的鲜血,双手都是,看着k,恭敬的开口:“主人,任务完成,凌北寒已死。”

    ……

    与此同时,凌园也炸了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