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和死对头结婚了 > 第383章:
    明明匪夷所思,理论上来说这绝不可能。

    可在听到上官矜说凌北寒身上的寒毒解了他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个世上除了他之外,只有她才可能解毒。

    不是他,那自然只能是她。

    念头一生,便压不住。

    那颗许久不曾再乱频率的心又再次疯狂跳动起来。

    他真真切切感觉到血液在沸腾。

    只为明明不可能的可能。

    他却控制不住自己去疯狂想这个匪夷所思的念头,不管有多不可思议,内心深处却是希望这是真的。

    只要她还活着,不管是在谁的身体里,只要还活着。

    ……

    上官矜在说完之后,时间仿佛静止般。

    她的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屏幕另一端的男人身上,她敏锐的察觉到k此刻的情绪很不对劲。

    凌北寒的寒毒竟然解了,她以为将要面临的是滔天的怒火。

    刚刚第一遍时他情绪大幅度的起伏,她以为听闻这个消息他是怒气攻心,才会在情绪已经极少有大波动的情况下突然出现这样大的情绪起伏。

    在说第二遍时,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她也同样没有想到,凌北寒的寒毒竟然会解了。

    在确定消息的时候,她也一样觉得不可思议。也是确定了很多遍,这才向他汇报。

    没想到,她说完后,他只是突然垂下眼睑。

    把那双唯一可能会透露情绪的眸子掩饰住,从他的脸上只能看到波澜不惊。

    直到他再次抬眸看向她。

    他表现的太平静了。

    也不能说平静。

    他的反应看起来是很平静,可是眼神里蕴藏了太多的情绪。

    复杂到她读不懂。

    “是谁?”

    简单的两个字,问出很容易,但对k来说,却在内心经历了复杂情绪。

    “顾相思。”

    不算陌生的名字从上官矜的口中说出来,简单的三个字又在k的心中激起涟漪。

    普通在一直平静的湖面上丢下一颗巨石,掀起层层波浪,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她知道k问的是谁解了凌北寒的寒毒。

    上官矜的办事效率很高,在知道凌北寒的寒毒解了之后,立刻展开信息网,在别人看来没有太过明确的消息,可她还是在最短的时间里锁定了唯一可能的人物,便是顾相思。

    这个对他们来说还有很大作用的人。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她竟然能够解了凌北寒身上的寒毒。

    ……

    顾相思。

    k在心底默默的念着这个名字,脑海中没有关于这个名字对应的模样。

    他见过,却没在脑中留下一点痕迹。

    此时听到这个名字,k的脑海中自然的浮现出一张冷艳精致的脸。

    情绪再次有了极大的波动,手帕被用力收紧。

    费力的把情绪压下。

    沉默片刻后,再次开口,“义父知道了吗?”

    他的声线也很正常,眼底的波澜起伏也慢慢恢复了平静,如同一潭死水,又成了Q死后一般模样,可上官矜太熟悉他了。

    就算此时的他看起来和平常无异,但她就是能感觉到他的不一样。

    可他若不说,她也揣摩不出他究竟为何而有了这异样。

    “我这边收到消息第一时间向你汇报,还没来及向义父汇报。”

    现在组织已经由k接手,她也是归k管,她手上的信息网所获得的消息第一时间便是先告诉k。

    “上官,听清楚,凌北寒的人抓了王博士,目的就是要问出解寒毒的方法。他背叛了组织,泄露了寒毒的重要线索,让凌北寒的人真的研制出解寒毒的方法。凌北寒的寒毒一解,他便被凌北寒的人遣送出国,半路被拦截下来,落在了我的手上,死无全尸。”

    k字字清晰的开口。

    把这件事情安在了王博士的手上。

    之前她已经汇报过,王博士落到了凌北寒的手上,k并不在意。

    可见,王博士所知并不足以对k造成威胁,对凌北寒的寒毒也一定没用。

    现在这个说法是为什么?

    他明明知道是顾相思解的寒毒,而且也不可能是从王博士口中得知的。

    他这样说的目的?

    保顾相思?

    为什么?

    “立刻去办。”

    k像是看不到上官矜眼底的疑惑,只是冷声命令。

    “是。”

    上官矜无法猜透他的心思,领命。

    “上官,这件事情我要滴水不漏,除了我和你之外,我不希望组织有第三个人知道,特别是义父。”

    “是。”

    她的手段想要把这件事情安排的滴水不漏让人查不出来并不是很难的事情。

    而且她办事从未出过错,也没有违背过汉斯。

    她安排再汇报,汉斯不会起疑心。

    见k眼底的凝重,上官矜也不再去纠结,猜不透便不再猜,他想做的事情,她只要按他的要求去做便好。

    ……

    “啪”的一声,k合上了面前的屏幕。

    身体一软,后背靠上身后的椅背,闭上双眼。面上的冷静瞬间崩塌,所有的情绪无法压抑控制尽数外露。

    顾相思。

    顾相思。

    顾相思。

    是她吗?

    紧闭的眼睛突然再次睁开,k再次打开刚刚合上的屏幕,长指快敲击着,很快,屏幕上便出现了顾相思好些的照片。

    第一张,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在那张脸上找不到一点熟悉感。

    k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一张又一张,一张张的往后滑动。

    直到滑到一半,长指突然定住。

    刷刷往回刷,慢动作的倒回三张,目光定在上面。

    长指忍不住伸出,抚上了屏幕上顾相思的眼睛。

    目光像是被粘住了,无法从屏幕上挪开,长指轻轻的摩挲着,明明是完全不同的脸,他也很确定自己看到的这个人叫顾相思,确实是实验品。

    可这张眉眼间,不知是角度的问题,还是他心底自动代入,像极了她。

    越看越像。

    真的是她吗?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男人就像被点了穴般,保持着同样一个姿势许久未动。

    直到汉斯的视频电话进来这才拉回他的思绪。

    在长指滑动接听的瞬间k的眼底已是一片平静,一脸冷静的看着屏幕那端的男人,“义父。”

    汉斯刚收到上官的消息勃然大怒。

    竟然在寒毒进入第二阶段之前被解了,该死的!

    对于汉斯的滔天怒火,k的表情还是冷冷淡淡的,这冷淡似一点也不在意的模样让汉斯怒火更甚。

    以为断了他唯一牵挂,他会成为最好的筹码,不曾想,事事依然不如意。

    不仅没有如他曾经的预期,反而越来越难掌控。

    这个逆子。

    “义父,顾相思的事情我会亲自回帝都处理。”

    之前,顾相思被周围被保护的密不透风,派去的人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顾相思是他们最后一张底牌,这张底牌到现在还差最后一道启动程序。

    派出去的人都是废物,没有一个人成功。

    “你亲自去办?当真?”

    汉斯闻言,眼前一亮,面上的怒气明显散了些许。

    “很好,你办事义父放心。”

    k的一句话便息了汉斯的怒火。

    他最想看到的还是k亲自回去做这件事情,只是他一直在国外,他的暗示他一直就像听不明白。

    他又无法说的明白。

    现在听他主动提及,汉斯很满意。

    “嗯。”

    k应了一声,便切断了视频通话。

    他一直在等汉斯这通电话。

    从听到上官矜说出顾相思名字的那刻,他便想立刻飞回帝都去亲自见她。

    可一直在国外控制大局的他,突然亲自去帝都,又是刚刚出现凌北寒寒毒被解的事情。

    在没有确定顾相思究竟是不是她之前,他容不得半点闪失。

    如果是真的,一旦让汉斯怀疑。

    真让他盯上了,顾相思所面临的后果不堪设想。

    汉斯一定会不折手段不顾一切的把顾相思带走,真落到汉斯手上……

    他必须要亲自确定,顾相思究竟是不是她!

    ******

    医院,秦震天被推进急救室,急救室的灯亮了许久。

    冷秋霜等人等在外面,灯在经过好几个小时的手术之后,终于灭了。

    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秦傲南第一时间一脸焦急的走过去,“医生,我爸爸情况怎么样?”

    “我们已经尽力抢救,但病人年岁已高,你们要做好思想准备。”

    医生面色凝重的看着几人,把最坏的情况告知几人。

    秦震天生意外,爆炸身体大面积灼伤,虽然抢救过来,但毕竟年龄大了。

    就算可以悉心照顾不感染,也只能把命钓着,想要恢复正常是不可能了。

    “谢谢医生。”

    秦傲南一脸沉痛的开口,转身扶住受不住打击一脸悲痛的冷秋霜,“妈,爸已经这样了,你要注意身体。”

    冷秋霜没有回答,只是靠在秦傲南的肩上,脸埋在他的手臂上。

    医生离开后,护士立刻把秦震天转送楼上的VIp病房。

    ……

    医院外,意外生的时候,惊动了记者,原本想要安排信得过的医生来帮秦震天进行抢救,可被记者围堵,直接送进了医院。

    还好,就算过程出了一些意外,结果和他们预期一样。

    秦震天现在就是吊着一口气。

    他们现在还需要他把这口气吊着,由他压制着着那些反对的声音,他会用最快的度把秦家真正掌握在手上,到时候,作为儿子,他一定不会再让秦震天这样痛苦的活着。

    “我去病房陪你爸爸,外面的记者,你去处理一下,他们也是关心你爸爸的情况。”

    “妈,我知道了。”

    秦傲南点点头,示意沈菱把冷秋霜扶着一起去病房,自己则往外走,去应对记者。

    ……

    三楼被夏阁的人严密看守着,除了夏阁的人之外,没有人可以进入。

    病房里,秦震天被送进来后,之前他们安排好的医生和护士便成了主治大夫和照顾的护士。

    因为是他们的人,并没有交待什么,对冷秋霜恭敬的点点头便离开了,把空间留给了他们。

    秦震天大面积被烧伤,躺在病床上,如果不是一边的仪器还在响动,显示着生命体征,几乎让人感觉不到他还能呼吸。

    带着氧气罩,脸包的只剩下一双眼睛紧闭着。

    今天早上出门前,他还是精神气十足,可是一场意外爆炸之后,他便成了这样。

    与他们安排的车祸相比,这场爆炸,明显精心了很多。

    真是万无一失。

    这个碍事的老头子总算是躺在了这里,再也没人能成为他们的障碍。

    所有事宜的安排,比他们想象中还要顺利。

    除了提前赶去的媒体。

    但现在那些都已经不再重要,中间的一点小插曲并不影响现在的结果。

    沈菱在冷秋霜的眼神示意下离开了病房。

    冷秋霜一步步走到病牀边,看着躺在上面没有一点威胁性的男人,“秦震天,当年,为了接近你,我花费了多少心思。”

    “为了入你的眼,成为你身边最重要的人,我手上沾了多少鲜血,我为此付出了多少。”

    “我一步步把自己低到尘埃里最后爬到今天这个位置。我以为进了秦家,我便会被正名,便会成为秦夫人,我的儿子我的孙女都将会因此获得荣耀,成为名正言顺的秦家子嗣。”

    “可是,你给了我什么?”

    “在你眼里,除了那个贱女人,除了那个贱女人生的秦芸,还有顾相思,我算什么?傲南算什么,蜜儿又算什么?”

    “你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也有今天吧!”

    “秦震天,这就是报应。”

    “你想把秦家交给顾相思也要看我同不同意,我不同意,你再想也没用,最后秦家还是落在了我家傲南手上,呵呵。”

    冷秋霜此时觉得无比的畅快,见到秦震天这样奄奄一息悲惨的样子,她内心没有一点波澜起伏。

    本就没有感情,要的无非就是秦家能够给她带来的荣耀。

    她熬了这么多年,终于要拥有了。

    “你放心,等傲南坐稳了秦家家主的位置,看在多年的情份上,我会让你舒服上路。”

    “至于顾相思……呵。”

    提到顾相思,冷秋霜眼神如啐了毒般。

    耳里听到楼下的动静,冷秋霜目光从秦震天的身上移开,走到窗边,透过窗看向楼下。

    从这里,可以看到医院的门口,刚刚才出现在她口中的人现在出现在了医院门口,正越过记者,大步往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