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和死对头结婚了 > 第379章:
    外公最近在做什么,顾相思是知道的。

    以前她在不清楚自己是谁的情形下,不是很愿意参与那些事情,但现在……

    这些事情本就和她密切相关。

    秦家除夏阁以外的人都已经学会安分了。

    但夏阁的人显然还没学会什么叫做安分。

    前几天,大冬天的在春阁外跪了许多天的一家三口终于获得了外公的原谅,一家人又开始活跃起来。

    “我会派一些人手去暗中保护,不会让外公有事。”

    “好。”

    顾相思点点头。

    k组织连连被折断臂膀,而且最近的行动也常常失败。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在帝都盘根错节的势力被瓦解了很多。

    多年渗透进各大家庭的势力,被一点点的拔除后都严密的被盯紧了,想要再渗透进去,难上加难。

    k组织只能把目标转移到之前没有合作过的家族。

    秦家有涉及到灰色地带的生意,这些上头也都知道。

    秦震天这些年是有分寸的,有些不能碰的绝对没碰。

    之前之所以没有k组织合作只不仅仅因为他们是与上头完全对立的,而是对k里背地里做的一些事情非常不认可。

    所以,他们当时虽然没有明确表明自己是什么身份,来找秦震天的时候便被直接拒绝了,吃了闭门羹。

    因秦震天在帝都的势力,k组织无法渗透进去,也未硬碰硬。

    太多的选择,没有一个秦家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但要硬碰硬,虽然最后的结果解决一个秦家并不是不可能,但k组织也会因此也会折损严重。

    他们的主要目标并不是秦家,为此大折损完全没有必要。

    但现在不同了。

    在上头接二连三的打压之下,他们的势力削弱太严重。

    对秦家,k组织是势在必得的。

    这次,汉斯的亲信亲自过来见秦震天的。

    诚意十足,可秦震天在对方表明是k组织后,连考虑都没考虑,就直接拒绝了。

    只因为在k组织找上之前,顾相思已经和秦震天表明,如果最近组织找上门来,直接拒绝。

    他们会找上秦家,不仅顾相思知道,就连上头也很清楚。

    是凌北寒把秦家保下来的。

    无形中,有了凌北寒,秦家有了一把保护伞,而这把保护伞也让汉斯更加不愿意放弃秦家这块肥肉。

    保护伞是把双刃剑,只要拉拢了秦家,这保护伞最后就会变成剑,还是反刺回凌家的剑。

    ……

    两人又聊了会,正说着话的顾相思突然沉默了下来,她察觉到了什么。

    本来是靠在他颈侧的,在他怀里慢慢抬起头,在暖暖的灯光下,一双幽深不见底的眸子里面有着两团火焰在里面跳跃着。

    “还不到十点。”

    凌北寒大手扣在她的腰上,把人往上提了提。

    “嗯?你还有事情要做?”

    顾相思顺着凌北寒,一手捏着他的耳朵,明知故问。

    “嗯,需要你一起。”

    凌北寒眸子更深了几许。

    “看夜景?”

    顾相思对这方面从来都不矫情。

    挑着眉眼,明媚娇俏。

    “妖精。”

    只是一句暗示,凌北寒便已懂了顾相思是什么意思。

    双臂轻松抱起她,从牀上跳下牀,双脚轻轻落地。

    转眼间,两人已经到了落地窗边。

    卧室一片黑暗。

    经过特殊处理过的玻璃,外面是无法看到屋内的两人的。

    顾相思靠在凌北寒怀里,玻璃与她之间有着他的大手阻挡着,感觉不到凉意。

    冬夜的夜景很美。

    两人看着夜景,卧室里的温度也越来越高。

    玻璃已经不再是冰,而是可以降体温。

    隔着她与玻璃之间的大手抽回。

    伴着迷离的夜色两人相依着了许久的夜景,直到夜越来越深,凌北寒这才把顾相思拦腰抱起重新回到牀上,帮她在自己怀里调整一个她最舒适的姿势,相拥而眠。

    *******

    秦震天听了顾相思的话,约见的时间是中午,地点也是她挑的。

    并未早到,也没有刻意的晚到,而是卡着约定的点准时走进约定的地点。

    “秦老,幸会。”

    秦震天身影一出现,等在里面的男人站起身迎上去。

    “我是组织的代表,你叫我阿尼就好。”

    阿尼态度看起来很诚恳,恭敬的微弯腰,去和秦震天握手。

    “你好。”

    和他握手的人却不是秦震天而是站在他身边的杜魁。

    阿尼表情怔了几秒,但很快就神色如常。

    “你好。”

    打了招呼后,阿尼看出来秦震天的态度并不是很热衷,也没拖泥带水。

    “秦老,汉斯大人这几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所以让我来先见见秦老,看看秦老对与我们组织合作有什么想法?”

    “你尽管提,只要组织可以办到的,一定会帮您办到。”

    阿尼是汉斯最得力的助手,如果不是重要的人物,一般都不会让他出现。

    这也是对秦震天的看中。

    只是,在秦震天的眼里,就算汉斯亲自坐在他面前,他也是这个态度,更别说只是派个下属过来。

    “回去转告你的汉斯大人,秦家没兴趣和k组织合作,让他以后不要再通过各种渠道来联系我。”

    这是他今天过来的目的。

    之前电话里已经拒绝过两次,但是汉斯也不是没本事的人,总是会找到他,要求见面谈。

    秦震天这才出面见他。

    没想到会是派一个下属。

    “秦老,你最好是想清楚了再开口。我们k组织一向敌友分明,是我们组织的萌友我们自然会以最高礼相待,而我们的敌人……可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秦老,你也是久经风雨的人,该怎么选,心底应该很清楚。”

    阿尼跟在汉斯身边已久,他是汉斯最信任的人,在外,很多人没见过汉斯,却是知道阿尼这个人的。

    组织从被k摧毁大本营再到如今,一连都是重创,可那又如何。

    从来只有他们不把别人看在眼里,何曾有人如此不给他们k组织面子,真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进去,教他做人。”

    顾相思此时坐在楼上,看着包厢里的情形,看着阿尼在外公面前嚣张的嘴脸,手中的枪直接瞄准了阿尼,里面的针射出的同时吩咐凌北寒派过来暗中保护秦震天的人。

    “是,相思小姐。”

    自从顾相思把凌北寒的寒毒解了,之前凌北寒身中寒毒的事情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自从解了之后,凌园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件事情。

    以前只是因凌北寒的命令会服从顾相思,现在在众人眼里,是真心服她。

    她一开口吩咐,暗藏的几人动作迅的出现在包厢门口。

    有人暗中保护这件事情秦震天是知道的,所以在看到几个戴着面具的人出现,动作迅的逼近阿尼面色未变,只是稍稍往一边退,给他们让地方。

    阿尼只觉得脖子一痛,动作明显变得迟缓,他的身体是经过改造的,一般的药对他根本就没用。

    但现在,被几人围攻,动作又变得迟缓,等几人把阿尼揍的无还手之力,这才退离。

    ……

    阿尼明明感觉到颈子痛,可他伸手去摸,却什么都没有。

    躺在地上,一脸狰狞的抬头,抹掉嘴角被揍出来的鲜血,恶狠狠的看过去,怒声道:“秦震天,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带了几个人你不是很清楚吗?”

    杜魁自然明白阿尼的意思,代替秦震天回答。

    “你们当我傻?!!!”

    阿尼除了在k和q面前受到过憋屈,除此之外,就连其他几个人碍于他是汉斯大人身边最亲近的人,也都要卖他几分面子。

    没想到,来见秦震天一言不合就对他下狠手,他何曾受到过这样的屈辱。

    “包厢里只有我们三人,他们怎么会突然闯进来,还专挑我动手?”

    “可能是你长的对他们拳头的胃口吧!”

    杜魁认真思索几秒,抬头一本正经的开口。

    阿尼:“……”

    mmp!

    骂谁呢!

    这话里话外都在说他欠打是吗?!!

    顾相思在楼上笑的一口茶水喷出来,她真没现,杜叔还有这么搞笑的一面。

    这一本正经怼人怼的对方哑口无言的技术也是棒棒哒!

    “呵,真没想到,帝都秦家的秦老竟也是个敢做不敢当的懦夫!”

    阿尼已站起身,一脸阴冷的看着秦震天,出言嘲讽。

    “砰”

    阿尼话音刚落,领口突然被一只大手拧住。

    杜魁度很快的逼近,刚刚还是笑面虎,转眼就是一脸冷色。

    把人直接往桌上一按,反手扣住他的手往后拉,另一手死死按在他的脑袋上,弯腰一脸冷色的看着他,冷冷道:“再让我从你口中听到一句中伤老爷子或是秦家的话,我让你横着出去!”

    “你敢!”

    阿尼身体还没有恢复,杜魁身手本就很好,把他压制的不能动弹。

    脸一阵一阵白,却嘴硬的叫嚣着。

    “要试试吗?!!”

    杜魁笑的一脸阴狠,秦震天不是善茬,他跟在他身边,自然也不是良善之辈。

    手上都沾了不少鲜血。

    如果不是相思小姐吩咐过,阿尼早就已经成了一具尸体了。

    但如果阿尼找死,触及他的底线,相思小姐的话他也会抛到脑后,先弄死再说!

    阿尼几度想要张口,可是面对杜魁那双如同看死人的眼神。

    他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谁是真有胆谁没胆,谁是刀口嗜血的人他也很清楚。

    秦震天身边这个叫杜魁的不好惹。

    看他一身不再掩饰的煞气,他要是硬碰硬,可能就真的交待在这里了。

    “我是代表汉斯大人带着最大的诚意来见你们,和你们谈合作的,这就是你们秦家的待客之道吗?”

    阿尼的话在他自己看来已经是退到极限,把自己的姿态摆到极低。

    他以为这样一说,杜魁会立刻放开自己。

    可没想到,那只死死按着他让他脸力道大的都让他的脸有些变形的手并未移开,反而加重了几分力道。

    “诚意?出言中伤老爷子就是你们组织的诚意?呵。”

    敢说他家老爷子是懦夫!

    阿尼不停的深呼吸!

    刚刚的话他是不愿意收回的!

    在他看来,秦震天不和k组织合作就是不识趣,就是不敢和上头对着来,不是懦夫是什么!

    可这话现在他又不能说!

    杜魁身上散出来的戾气,仿佛他只要说错一个字,他都有可能直接拧断他的脖子。

    也是他对自己太自信,才没带人进来。

    现在一个人在包厢里,像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你到底想怎样?!!”

    阿尼最终只能把语气软化些许,询问。

    “道歉!”

    杜魁声音冷淡,但不容置疑。

    阿尼:“……”

    秦家算个什么东西,竟然让他道歉!!!

    可,眼下,不道歉这事根本就过不去!

    “对不起!”

    阿尼快糊弄的从口中吐出三个字。

    杜魁手上的力道加重,恨不得把他的脸直接按进了桌面里。

    “秦老,刚刚是我出言不逊,对不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往心里去。”

    糊弄不过去,阿尼最后心底再不情愿,也只能压着用“真诚”的语气向秦震天道歉。

    道完谦后,杜魁这才收手。

    阿尼站起身,低着头,眼底阴鹜之极。

    秦震天带着杜魁离开了。

    关门声让阿尼抬起头来,一双阴毒的眼神就这样看着门板。

    好一会儿才从包厢走出来。

    ******

    秦震天神神秘秘的出去约见了人,秦傲南收到了消息,不敢明目张胆的去打听是什么人。

    在约见的地方安排了人,成功的打听到约见的是谁,以及究竟聊了些什么,最后结果如何1秦傲南回来后便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冷秋霜。

    “k组织?”

    冷秋霜对这方面没有秦傲南了解的多,在他的介绍之下,心底已有了打算。

    “老爷子拒绝了?”

    “是啊,爸自从认回顾相思后,是越来越糊涂了。”

    这次,冷秋霜没有呵斥他注意言辞。

    只是,沉默了几秒后,开口道:“拒绝的好啊!”

    “妈?”

    秦傲南诧异的看向冷秋霜,送上门的好机会被拒绝了妈怎么还会说好。

    对上冷秋霜的眼神,读懂了里面的意思,“妈,你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