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和死对头结婚了 > 第378章:
    “爸……”

    秦蜜儿跪了一天,膝盖都不是自己的了,红着眼眶转头看着秦傲南。

    她来之前的雄心壮志全都没了。

    谁知道爷爷会这么狠心,真的任她在外面跪着。

    她好几次都想哭着冲进去对秦震天撒娇,但都被秦傲南阻止了,只能憋屈的跪在外面。

    很快,夜幕降临。

    入冬后,北方的夜晚更是冷的彻骨,膝盖跪在地上,寒气直往身体里钻,瑟瑟抖。

    秦傲南原本是打着主意,不分昼夜的跪。

    他们进秦家时日已经不短了,这些日子都是他们陪在秦震天的身边,总会有感情的吧!

    就算他疼秦芸的女儿,但顾相思不是一点事都没有吗?

    当着顾相思的面,面子也给足了,现在他们自己也过来请罪了。

    老爷子也该心软了。

    秦傲南内心笃定的这样想着。

    可是,眼见着时间流逝。

    里面的灯在入夜后就亮了起来,跪在外面的三人闻到里面的饭菜香,听到杜魁和秦震天说话,但就是没人出来通知,让他们起来。

    直到里面又恢复了安静,老爷子好像又上楼了,指针已经走向快夜里十点,也越来越冷了。

    秦傲南是想要坚持跪的,一直跪到秦震天受不了心软原谅他们为止,但渐渐的,撑不住了。

    一家三口由秦傲南带头,灰溜溜的回到夏阁。

    走进温暖的室内,三人脸都冻青紫了。

    饿了一整天,狼吞虎咽的填饱肚子后,纷纷泡了热水澡才缓过来。

    膝盖上了药,三人睡了。

    隔天,冷秋霜让三人坚持去跪。

    秦蜜儿不愿意,可是为了嫁给凌北寒,也是为了不让顾相思奸计得逞,她强撑着让自己去跪。

    秦震天的态度越强硬,越是说明这次的事情他生气的程度,那他们只能咬牙坚持,拼到他心软原谅为止。

    有了第一天的经验。

    现在的天气入夜后实在太冷撑不住,于是一家三口白天除了吃饭之外,其他时间都跪在外面,一直跪到晚上天黑。

    一天又一天,就这样坚持着。

    每每想放弃的时候,就想到前面已经跪了那么多天了,说不定再坚持坚持,秦震天就心软了。

    期间,顾相思过来,见到三人跪在外面,目光落在上面。

    秦蜜儿见到顾相思就忍不住想要冲上去撕她。

    她受的这些苦都是因为这个贱人!

    明明当着冷秋霜的面她已经答应,也知道冷秋霜说的是为了她好,更是对的。

    可是一看到顾相思她就忍不住自己的怒气。

    如果不是她,她现在早就去接近凌伯母,说不定已经得到她的认可。

    都是顾相思这个贱人!

    自己没办法讨凌伯母的喜欢,就让她没机会去接近。

    只是还没起身就被秦傲南压住,狠狠瞪了她一眼后,这才和气的把目光转向顾相思:“相思来了,你外公在里面。”

    “这次你遇到意外的事情,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了,虽然到现在还没有证实是秦家的人做的,但你外公既然认定是秦家的过失,那就是我们的过失。”

    “我先向你道个歉,以后我会派人盯紧他们,不管是不是他们做的,一定不会再有下次了。”

    秦傲南这话,几句话先是把秦家摘了出去,暗示是她误会了,让外公迁怒了他们,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

    之后见她没反应,又把其他人再次卷进来,把他们夏阁摘出去。

    “他们的确不敢了。”

    打太极谁不会啊。

    外公在议事厅里的震慑,她不是不知道,现在秦家的其他人远远的见自己就算见到煞星一样。

    她听力好,那些人在离开之前那避之不及的话语。

    但是他们不会了,不代表眼前这些人不会。

    关于那天的车祸,当时她还不确定究竟是谁,但之后看态度,顾相思很清楚,究竟是谁?

    “相思相信就好。”

    秦傲南也当听不懂顾相思的话语,只是眸色明显深了几分。

    这顾相思不知究竟是真是无意,还是有心这样意有所指。

    “相思啊,我们因为你的事情让你外公生气了,你帮我们好好陪陪他,让他顺顺气。”

    秦傲南没有明着让顾相思帮他们说情,但话里话外就是那意思。

    顾相思就像没听懂一样,也不应,直接往里走。

    秦蜜儿脸色阴沉,狠狠的瞪着顾相思的背影。

    秦傲南也是在她转身时冷下脸来,却拿顾相思没办法。

    *******

    又是一次与k组织的交锋取得胜利,还是和以往一样,同一个人给他们提前提供了意见。

    结束后,是重要的相关人物留下开会。

    会议内容一向都是很枯燥。

    凌北寒耳里听着,手机摆弄在手上,长指滑动。

    白御野坐在他的身边,余光看到凌北寒的动作,只见他调出来一款芷芷经常用的聊天软件。

    还真没想到凌北寒竟然会用。

    白芷自从开始和他学身手之后,从最初只是想要有自保能力,也是想保护她的偶像顾相思。

    可没想到,她竟然练着练着真的喜欢上了。

    缠着他撒娇,最后他扛不住宝贝妹妹的撒娇,一松口,白芷就进了Jun校。

    ……

    似是察觉到了身边人的目光,凌北寒长指顿了一下,余光冷冷扫了一眼白御野,拿着手机的手更是微微倾斜了一下。

    那眼神的意思明显就是在鄙视白御野偷看的行径。

    白御野:“……”

    他偷看?!!

    谁稀罕看他撩sao。

    开个会还不知道正经。

    自从毕业之后,各奔东西,再次在一起共事,白御野真是无数次的刷新了对凌北寒新的认知。

    这和他印象中的那个人完全像是两个人,要不是一模一样的脸,以及查得到的资料,他真怀疑眼前这个人是被调包的。

    ……

    “查到了吗?”上头是知道这个人存在的,一次又一次,最初还特别想知道究竟是谁,现在开口问也就像是在例行公式般。

    这几个月以来,藏在网络背后的那个人就像是他们的另一个重要的伙伴一样,虽不知是谁,对他却已经有了信任。

    全世界有名的黑客一般都会被国家纳入麾下,但也有个别是独立的,这个人就是漏网之鱼,他们是想要招揽的。

    从邱子冲那次动招揽的黑客去找提供消息的人,追查不到后,之后为了不暴露这个对他们很重要的人,追查交给了凌北寒。

    他的黑客技术在一干人中是数一数二的,也是上头最信任的人,交给他最为放心。

    “没有。”

    凌北寒淡定的回答。

    这个回答已经无数次了,凌北寒不仅面上,就连语气都是极为正常,一点也没有被比下去的尴尬和不服。

    上头只当凌北寒有容人的气度,并未在这个问题太久,很快又继续会议,直到会议结束,上头的人都离开了,会议室只剩下白御野和凌北寒。

    “是没查到还是不用再查?”

    白御野长指有节奏的敲着桌面,唇角勾着一抹邪肆的笑看着凌北寒,他这话里的意思意有所指就很明显了。

    “你觉得呢?”

    凌北寒并未给答案,只是模棱两可的反问。

    “呵。”

    白御野低笑出声,意味不明。

    凌北寒淡定的起身,迈着大长腿往外走。

    “喂,凌北寒,你要去哪,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安排处理……”

    见他要离开,白御野沉着脸阻拦他。

    又是这样!

    又丢他一个人处理!

    刚刚才开的会议,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凌北寒虽然没正式回来,但现在他已经被他们知情的人都默认回来了。

    “已经下午五点了。”

    凌北寒人已经到了会议室门口。

    “所以呢?!!!”

    白御野牙都要咬碎了。

    他是没长眼睛看不到墙上钟表的时间,还是没手表看不到时间,需要让他提醒他现在几点了!

    “家里有人等,说好了今晚回去陪她吃晚饭。”

    凌北寒唇角缓缓勾起,说起顾相思,眉眼明显变得温柔。

    “你不回去她是不会吃饭还是怎么的!!!”

    白御野忍不住不淡定的怼凌北寒。

    什么破理由!

    真是够够的了!

    他们说好了关他什么事!!

    凌北寒闻言,一腿已经迈出去,微顿,回身,看着白御野,“你这个没有对象陪你吃饭的人不懂。”

    说完,人已经走出去,关上门。

    门刚关上,白御野手中的文件夹砸在门上。

    有对象了不起啊!!

    摔!!

    凌北寒:有对象就了不起,有相思做对象更是了不起!

    ……

    白御野也不是真生气,早习惯了他这性子。

    自从他知道了凌北寒的另外一层身份,竟是帝都那位神秘的爷。

    也看到了凌北寒和顾相思之间的感情。

    原本他对顾相思也只是好奇罢了,并未投入什么情感。

    现在,凌北寒心底有数,白御野便未再把过多的心思放在顾相思身上。

    有些事情,他心底有怀疑。

    这段时间里他观察到的凌北寒,从他的态度里,白御野也很清楚,有些事情他都觉察出来了,凌北寒也一定早早就觉察到了。

    刚刚他与凌北寒一来一往简单的几句对话,彼此心中便都有了数。

    他不提,他便不会不识趣的去提,有些事情,大家心照不宣就好。

    起身走到门边,弯身把资料夹捡起来。

    “叩叩。”

    敲门声响起。

    白御野顺手开了门,“御神,xx酒楼的奢华版套餐,七爷让人送给你的。”

    来人还一脸,都说七爷冷冰冰的,但没想到这么暖。

    白御野:“……”

    他真是谢谢他了!!!

    *******

    凌园

    “宝贝儿。”

    凌北寒刚从车里下来,顾相思已经扑跳到他怀里,被他稳稳抱了起来。

    这日常撒狗粮模式,整个凌园都已经习惯了。

    很自觉的在顾相思冲向凌北寒的时候就开启非礼勿视模式,以最快的度消失。

    “不是让你在里面等吗?”

    入冬后天黑的早,这寒风只是站了几分钟,手已经冷了。

    握着她的双手往他怀里放。

    就着单手托抱着她的姿势,往里走。

    “想早一点见到你嘛。”

    最近忙期末,他又去了一趟外地,两人都有两周没见面了。

    本以为今天他要开个很重要的会也见不上,没想到他会来电话。

    撒娇的话语,让凌北寒在夜色里的目光明显更深了几分。

    ……

    等两人进去时,顾相思已经不冷了,双颊红扑扑的。

    在里面等待开饭的秦妈,见着小两口亲亲昵昵的比预计中晚了好几分钟进来。

    一见到两人之间的氛围便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两人晚了好几分钟才进来。

    “七爷,现在开饭吗?”

    “嗯。”

    凌北寒应声后抱着顾相思走向餐桌。

    ******

    ……

    许久之后,顾相思被凌北寒从浴室里抱出来。

    浑身软绵绵的,一副懒洋洋没了骨头的模样靠在凌北寒怀里,放心的把全部重量都交于他。

    双双躺进温暖柔软的牀里,顾相思翻身自然靠进男人滚烫的怀里,相拥着。

    倒不是多累,她现在体力是越来越好了,只是喜欢这样被他呵护着的感觉。

    两人吃了晚饭就上楼了,现在还早,顾相思没什么睡意,就趴在凌北寒身上和他说着话。

    “等下周期末考后,你帮我安排一下,我准备去岛上一趟,把熊孩子的事情解决了。”

    “好,放心,我会安排好。”

    不用顾相思说安排什么,凌北寒也明白。

    “嗯。”

    顾相思身体早就调理好,凌北寒的身体也恢复了健康,她便把心思都放在了小肉球身上。

    ……

    “对了,宝贝儿……”

    没过一会,顾相思在凌北寒怀里又抬起头,看着他说道:“今天外公给我打电话,说是k组织的人联系上他了,约他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