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和死对头结婚了 > 第377章:
    大颗大颗冷汗布满冷秋霜的脸,夹杂着疼痛飙出来的眼泪鼻涕,一直保持着精致的妆容,此时更是糊了一脸,狼狈之极。

    “妈。”

    秦傲南和沈菱立刻跪着爬过去,看着这样的冷秋霜,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扶。

    “爸,先叫医生过来给妈看看。”

    从未见过冷秋霜如此虚弱,仿佛下一秒真的就要噘过去。

    “死不掉,让她看着。”

    秦震天不为所动,一句话就断了秦傲南的话。

    这三十下去的确会疼,但不会伤筋动骨,晚点治疗不过是多疼一会罢了。

    秦震天都开口了,秦傲南也不敢再开口。

    接下来就轮到秦傲南了。

    都不用秦震天再开口,负责执刑的两人直接把冷秋霜从上面拉下来,让她瘫趴在在地上。

    冷秋霜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趴在地上,只剩下痛苦的闷哼声,眼泪就没停过。

    她刚被放下来,秦傲南也跟着被绑了上去。

    一个接一个,一个都没逃过。

    议事厅里,哀嚎不断,痛哭声不绝。

    秦震天未阻止,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像是人间炼狱的场景。

    直到结束后,秦震天看着从跪着变成大半趴在地上,有小部分还是石更挺的站着,只因秦震天不喜家里的男人像个娘们似的弱。

    此时,每个人的心底除了惧怕就还是惧怕,不敢抬头去看主位上的两人,但是心底的情绪全都写在脸上。

    这一下,让除了夏阁之外的所有人都打心底里怕了。

    夏阁这些年来算是他们众人里最受宠的,可结果还是如此。

    更别说他们了。

    “这次相思没事,今天的家法小惩大诫。你们侥幸捡回一条命就给我好好珍惜着,真活腻了再动不该有的心思,但凡伤相思一根汗毛,我就要你们所有人的命!”

    这话的意思是,以后他们不仅都不能惹顾相思,而且都要把自己的关系网全部都扩展开,随时互相监督着,注意其他人有没有不轨的心思。

    这次动顾相思,虽没有明确的指向是谁,但下面跪倒一片的人心底都清楚,敢这么大胆子的人除了夏阁的人之外还有谁。

    只是,没有证据罢了。

    秦老爷子这话就是把夏阁推到在场所有人的对立面。

    其他人明白,夏阁的人自然也明白。

    冷秋霜是真的爬不起来了,秦傲南被打后还站了起来,看起来没多大的事,但近距离之下还是能看到豆大的汗珠一颗颗从脸侧往下滚落。

    “是。”

    由他带头,一个是字,很“恭敬”。

    其他人的是都是真的恭敬。

    ……

    顾相思扶着秦震天淡定的离开了,留下了被打过的众人。

    “相思。”

    离开议事厅后,秦震天看着顾相思。

    刚刚在议事厅里浑身戾气,冷面无情的男人,此时看着身侧的女孩,眸色宠爱,眼底还有几分歉疚。

    “外公,我都明白。”

    顾相思看着秦震天。

    如今秦家,表面看起来是秦震天一人独大,这样的惩罚他可以做。

    但是,如果真的没有证据的情形下,他没办法再做更多。

    也不能。

    他在病情好了一些之后,打算把秦家交给相思,便要为相思铺路。

    等他有精力去疏离秦家的人脉网时,才现,他病了的这几年,秦家很多势力都在秦傲南的手上。

    秦傲南没名头是不可以取而代之,秦家的势力不会服。

    但秦震天想要像多年以前,轻松把秦傲南再赶出去也不是易事。

    一旦真的这样做了,父子撕破了脸,不仅仅成了帝都的笑话,更甚秦家的势力会削弱许多,也会让别人有机可趁。

    这并不是秦震天想要看到的。

    他想要给相思的是一个强大的后盾,让他以后有资本站在凌北寒身边,不用弯下她的腰身,让外界觉得她配不上。

    他的相思是最好的,也配得上最好的。

    内心相信相思的目光,但人心却是最难把控的,秦震天还是希望自己百年之后,留下相思一人,就算真的有什么变故,她也有后退的路。

    *******

    夏阁

    冷秋霜等人送回了夏阁,上了药。

    这一番折腾之下,都早早睡了。

    秦蜜儿最痛苦,不仅仅后背打的皮开肉绽的,脸也是越来越肿。

    负责刑罚的人都是极有分寸的,尺度把握的极好。

    不管是打耳光还是鞭子,都是会让他们觉得疼入骨,但又不会真的伤筋动骨,只会让他们体会到什么叫疼的生不如死。

    秦蜜儿吃了止疼药可是根本就不管用,她的后背不动还好,但是一张脸,几个小时过去之后,非但没有消肿还越来越肿。

    东西不能吃,就连喝水用吸管只要动一动就是钻心的疼。

    越是疼,她心底越是恨顾相思。

    今天顾相思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都没见凌大哥出现,可见,凌大哥真的和她掰了。

    她这才这么拼命的扒着爷爷。

    她是不会让她得逞的。

    秦家是他们的,爷爷的宠爱也是她,凌大哥更是她的。

    ……

    在秦震天狠的震慑之下,那些曾经都是以夏阁马是瞻的众人,现在都是能避就避,安分的很。

    帝都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有时候遇到,或是远远的听到顾相思在,那些人都是绕着走的。

    就怕撞上了,顾相思哪儿磕着碰着,最后都落到他们头上,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上次每人三十家法,一个个都在家躺了十天半个月。身体好些的年轻小伙恢复的快,已经能走了。

    恢复慢的,还是动一动就疼。

    每每想起当时那画面,一个个都是乖乖的夹紧尾巴做人。

    ……

    冷秋霜不愧是秦家众多女人斗争冠军获得者,在当众羞辱之下,现场虽然羞愤交加。

    整个秦家都以为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冷秋霜是没脸再出现了。

    可没想到半个月后,她又神色自若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半个月前那件事情就像什么都没生一样。

    一大早,冷秋霜把下人都遣退出去,只留下一家人。

    上次的伤,经过半个月的修养,用的是最好的药,都好的差不多了。

    冷秋霜以前总是一副温和慈爱的模样,但经过上次议事厅的事情之后,她整个人气息都变了,眼神变得阴沉,目光落在坐在对面的一家三口。

    “你们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等会吃了早饭就都去春阁门口去跪着请罪,直到把老爷子的心跪软原谅你们为止,还有顾相思……”

    这半个月,秦家已经在变天了。

    因为受伤,原本秦傲南处理的事情,又开始往秦震天的手上转。

    秦震天这些年来一点点放的权,又在一点点的收回去。

    这代表的意思太明显了。

    在秦家,手上如果不握着权利,别说最后拿到秦家,甚至可能是被扫地出门。

    这种情况,绝对不能出现。

    ……

    说到去秦震天那里请罪,秦蜜儿到现在也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错有罪。

    可是想着自己都伤成那样,这半个多月,爷爷别说来看她一眼,就连支个人过来问她一句都不曾。

    更让她生气的是,这半个多月,趁着她不能出门,顾相思时不时的就会到爷爷这边来。

    一定是她的关系,爷爷才会对她不闻不问。

    她本就要把爷爷的心抢过来,只有把爷爷的心抢回来,爷爷才会帮着她,促成她和凌大哥的婚事。

    原本凌大哥和她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奶奶,你是不是已经有办法对付那个野种了?”

    这半个多月,他们都在养身体,只知道顾相思过来,也没见奶奶有什么其他的话。

    秦蜜儿一听冷秋霜提到顾相思,立刻来了劲。

    顾相思胆敢当众给奶奶羞辱,奶奶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冷秋霜听到秦蜜儿的话,眼神明显更阴暗了几分,一想到顾相思,她就想到了她受到的折辱。

    最让她如鲠在喉,气血翻涌。

    明明恨的咬牙切齿,可现在她还动不得顾相思了。

    只能不停的深呼吸才能把心口那股子仿佛已经涌上喉咙口的腥甜压下去,紧抿着唇瓣,把心底控制不住的那股戾气压下,语气冷冽的接着说道:“以后,你们对见到老爷有多恭敬,就要用同等的态度对顾相思。”

    “不管顾相思对你们是什么态度,你们都要给我忍着,不许主动挑衅,就算她主动惹你们,你们也都给顺从着。”

    秦蜜儿还在等冷秋霜拿出一击即中的手段,给顾相思一点教训,也把半个多月前受到的屈辱找些平衡回来。

    可万万没想到冷秋霜竟然是这个态度。

    “奶奶,那个顾相思都已经骑到我们头上了,她在议事厅那么欺辱我们,让我们被爷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你不仅放过她还让我们以后都让着她,那不是让她更得寸进尺,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吗?”

    “蠢货!”

    冷秋霜冷冷的打断秦蜜儿的话。

    “直到现在你还没认清现实吗?你爷爷已经在为那个顾相思铺路!现在他身体越来越好,想熬到他死,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别到时候没把他熬死,最后秦家所有的一切真给了顾相思!”

    “奶奶,你说什么?爷爷要把秦家给顾相思?怎么可能!顾相思不就是一个野种吗?爷爷再抬举她也不可能把秦家给一个野种,他疯了吗?”

    秦蜜儿像在听天方夜谭。

    这件事情因为是暗中打听过来的,夏阁除了冷秋霜和秦傲南之外并未告诉其他人,包括秦蜜儿,就怕她冲动坏事。

    所以,乍一听到,不仅秦蜜儿,就连在夏阁一向没什么话语权的沈菱也是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

    这老爷子真的老的脑子都坏掉了?

    半个月前为了一些没有证据的事情打了他们所有人她就已经够震惊的了,现在连秦家家主的位置都要给一个外姓人。

    哪有这样做老人的?

    哪个老人不是把自己的财产留给自己的儿子孙子或孙女的,没见过留给外孙的。

    沈菱一直以为夏阁要防的是外面那些同样是秦震天儿子的人,这些年,傲南已经碾压了那些人。

    傲南不是已经脱颖而出,就是唯一的家主接班人吗?

    怎么会突然出来一个顾相思?

    “傲南?”

    沈菱不敢去质疑冷秋霜的话,目光转向秦傲南,见他一脸狞色,眼神阴鹜,再不敢说话,低着头。

    秦蜜儿也意识到这可能是真的。

    她真没想到,爷爷竟然能够被顾相思哄成这样。

    “奶奶,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我一定会把爷爷的心跪软了,一定会让爷爷重新宠爱我。只要爷爷的气消了,不再生我们的气,爸爸才能再得到爷爷的重视,我也能让爷爷撮合我和凌大哥。”

    “奶奶你放心,我已经打听了凌伯母她喜欢什么,经常在哪里有牌局,等爷爷原谅了我,我立刻去和凌伯母走近。”

    凌伯母那么讨厌顾相思,只要她攻下了凌伯母的心,双管齐下,凌大哥一定会和她在一起。

    “嗯。”

    秦蜜儿的一番话总算让冷秋霜面上冰霜融化了几分,“不想回到曾经的一无所有,就一个个皮绷紧点,按我说的做。”

    ……

    吃了早饭,一家三口真的去春阁外面跪着,不顾来来往往落在他们身上的目光,后背挺的笔直,跪在地上。

    “爸,我带着沈菱和蜜儿来请罪了。”

    秦傲南一跪下,就对着里面大声请罪,就是要让里面的人听到。

    “这些天,我深刻的反省了,之前秦家里里外外都是我在管着,竟然有人在我眼皮子底下做出伤害相思的事情。虽然相思幸好没事,但我难辞其咎,特来请罪。”

    他的声音又提高了几分,老爷子这个时间点一般都是在喝早茶,不可能听不到他的话。

    说完后,里面没有反应。

    明明听到了,可就像没听到一样,里面没有一点动静。

    “爸?”

    秦蜜儿刚跪下就受不了,半个月前跪在里面还好,现在跪在外面,都已经入冬了,一早的冷风冷的她抖。

    秦傲南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秦蜜儿只能乖乖的跪着。

    就这样,一家三口从一早不吃不喝的跪到傍晚,里面依然没有一点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