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和死对头结婚了 > 第374章:
    放学时间,正是车流高峰期。

    车都不是很快,更别说变道车了。

    可就在这样的路况之下,迎面一辆车突然变道,却并不是车,而是直接加,往她坐的车上撞。

    司机是凌北寒的人,在对方变道的第一时间已经察觉到异样,目光直视前方,对着后车座的顾相思大声喊道:“相思小姐,当心。”

    前面的车已经到了眼前。

    “砰”的一声,两车相撞。

    *******

    “帝都xx路生重大交通事故……”

    这条交通讯息迅在网络上传开。

    秦傲南从把人派出去之后就一直在关注着,第一时间看到这条交通事故。

    网络上传出来的视频有事故没被波及的其他人拍摄的,也有迅赶往现场记者拍摄的。

    内容都很简短,看不出伤亡情况,但很明显,最严重的就是相撞的两辆车。

    目前死亡人数和伤亡人数都在统计。

    但车都撞成那样,人不死也是残了。残了的人,便是无用处的,再想动手就更容易了。

    ……

    秦家,冷秋霜自然也看到这条新闻,想法和秦傲南一样。

    解决了心头大患,便吩咐厨房多加几个菜。

    这段时间,顾相思就像颗大石头挂在她的心上,现在总算是可以放下了。

    给秦傲南打了个电话,让他回来吃饭。

    秦傲南刚回来,先是去找了冷秋霜,母子二人,心情都很好,正在这时一道身影走进她房间,快步走到冷秋霜面前低声说道:“老夫人,外面的人说顾相思来了。”

    “什么?”

    冷秋霜神色瞬变。

    交通事故之后,她并未刻意让人去打听顾相思的生死,怕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本以为不是现场死亡就是在医院急救,没想到出现在这里。

    “好好的?”

    “是,没有一点伤。”

    冷秋霜闻着空气中飘着的饭菜香味,再没一点胃口。

    “知道了,出去吧。”

    人走后,冷秋霜脸色阴沉。

    这个顾相思命可真够大的,这样都没事。

    秦傲南的脸色也很难看。

    “妈,这个顾相思现在过来,是不是察觉到什么?”

    “不可能。”

    人是冷秋霜安排的,自然不会留下一点尾巴让人抓住。

    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

    怎么也扯不到他们的身上。

    两人又聊了几句,厨房晚餐准备好,秦蜜儿上楼来叫他们吃饭。

    收起情绪,一起下楼。

    刚入桌,还没开饭,外面又有人进来,脚步很急,明显是一路跑过来的,大喘着气对着冷秋霜说道:“冷夫人,老爷子吩咐让你们所有人立刻去春阁的议事厅。”

    “没见正要开饭吗?去什么春阁的议事厅?!”

    冷秋霜没有解决掉顾相思,现在心情正不爽。见来人叫她冷夫人,更是恼在心底。端着当家主夫人的姿态,厉声对着来人训斥。

    但来人明显只是来通知的,说完就已经转身往外走,听到冷秋霜的训斥,人到了门口,转过身,还是那个态度,快说道:“这是老爷子的吩咐,让立刻过去。”

    说完,也不这冷秋霜是什么表情,转身离开。

    冷秋霜脸色越难看。

    “什么态度?连一个下人都敢不把我放在眼里!”

    “妈,你息怒,应该是急事才会如此,在秦家,没人敢不把你放在眼里。”

    秦傲南的话让冷秋霜的怒气消减了一些,但脸色依然很难看。

    “妈,爸这个时候让我们都过去,难道是那件事?”

    车祸的事情刚生,就算查也不可能这么快能查到什么。

    而且刚刚已经说了,不可能查得到什么。

    唯一可能的就是让他最膈应的事情。

    秦震天要把家主的位置给顾相思。

    现在这么急的召集大家再次聚集,难道是这件事情?

    “真是老糊涂了!真以为抬举顾相思她就能坐稳,当真以为有九条命了?”

    “妈,爸让我们立刻过去,要不,我们……”

    秦傲南虽然现在在秦家有些地位,在外面也是混的风声水起的,但打小就畏惧秦震天这个父亲,直到现在,也一样。

    在秦震天面前,他是硬气不起来的。

    现在满脑子都是来通报的人说的立刻!

    冷秋霜看了一眼秦傲南,冷声道,“老爷子让你们过去,你们便先过去吧,要是问起我,就说我身体不适,随后再到。”

    真是给顾相思脸了。

    一个外姓的野种,在秦家想要当家做主。在寿宴上下她这个长辈的台,如今,还想着让她随叫随到,真是反了天了!

    “是。”

    秦傲南妻女一起去了春阁的议事厅。

    等他们到的时候,秦家外室基本上都差不多到齐了。

    在看到秦傲南的时候,都是很主动的打招呼。

    在他们眼里,秦傲南是下一任家主。

    被招的都很急,谁也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情,而唯一住在秦宅里的秦傲南还是离老爷子最近的,他应该会知道,便上前询问究竟是什么事情。

    秦傲南淡淡的表态不知。

    他说不知,众人也没敢再追问。

    原本围着秦傲南的众人都纷纷站回自己的位置,秦傲南带着妻女走到最前面,站好,一起等着秦震天。

    ……

    大概等了十多分钟,秦震天的身影才出现在众人视线。

    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身边站着顾相思。

    如同寿宴时一样,顾相思挽着秦震天缓缓走过来。

    不同的是,那天两人一起出现时秦震天面色难得的温和,但今天,他的脸色冷的可怕,从他身上释放出来的威压,让众人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包括秦傲南。

    秦蜜儿站在秦傲南的身边,看着顾相思站在秦震天的身边,自从寿宴之后,她这一个多月都没什么机会见到秦震天。

    这个野种不知道在爷爷的耳边说了什么,竟让爷爷开始疏远她。

    顾相思察觉到众人的目光,有羡慕有嫉妒,有不服也有恨。

    这些目光她都没当回事。

    随着秦震天一起走进去,越过众人,直到最上面的主位。

    秦震天在主位上坐下。

    “相思,坐这里。”

    在众人面前,秦震天反手扯住顾相思的手让她坐在了他的身边。

    一直以来,这里都有两个位置。

    但自从妻女都死了之后,这个位置就再也没有人坐过。

    这个位置,是秦家当家女主人坐的。

    就连冷秋霜,就算在很多人眼里被默认为秦家的老夫人,但每一次走进这里,她和大家区别不过是,其他人是站着的,她有一点点特殊的就是坐下。

    可她坐的位置却是在下面。

    因此,当秦震天让顾相思坐在女主人的位置上时,本来安静的众人顿时小声议论开来,对顾相思极为不满。

    那些话都钻进了秦傲南的耳里,每一句都在往他脸上抽耳光。

    秦傲南的脸色也有几分异样,抬头看着神色如常的秦震天,“爸,相思是芸儿的女儿,您疼爱她我们能理解,但她毕竟是个小辈,您让她坐在上面岂不是……”

    折了她的寿。

    这下面站着的很多可都是她的长辈!

    可后面几个字被秦震天的眼神给逼了回去。

    他明明面上不动声色,可秦傲南就是觉得秦震天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那股让人无法控制的恐惧感,深入骨髓。

    顾相思看了一眼秦震天,听得到众人议论声,也感觉到了大家的不满,却未拒绝,顺着他坐到了另一个主位上。

    这一坐,众人都跟着倒抽一口气。

    这个顾相思还真敢坐!

    ……

    秦震天就像没看到下面众人眼底不满的情绪,面上不露声色,环顾下面一圈,除了冷秋霜之外,其他的人都到场了。

    目光落在秦傲南身上,“你妈呢?”

    秦傲南也琢磨不透秦震天这态度是什么意思,按着冷秋霜的交待说道:“妈身体有些不舒服,说是要晚点过来。”

    本以为这样说,秦震天便会让冷秋霜好好休息,但没想到,他却说了一句:“是我的人传话有误,还是我的话你们听不明白?”

    噗通一声,跪下的是传话的人,急急的说道:“老爷子,我按您的吩咐传话让冷夫人他们立刻过来了……”

    “爸,我这就让人去把妈请过来。”

    秦傲南立刻示意下人去请冷秋霜。

    来人也没说清楚,只是说秦傲南让她快些过去,为了端姿态,还是不紧不慢的过来,一走进议事厅,直接往最前面她的位置走去,一边走一边柔声说道:“老爷,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来晚了,你别见气。”

    说着说着,目光就落向秦震天。

    当看到秦震天身边坐着顾相思时,冷秋霜瞳孔一紧,面上没表露太多,但气息整个都变了,被眼前这一幕刺的情绪失了控。

    可终究在这样的场合,她最擅长处理情绪,笑的一脸温和,就像没看到一样,直走到自己的位置边,但还没坐下,便听到秦震天突然开口:“来人,座位撤了。”

    下面就一个位置,是每次留给冷秋霜的,让撤掉,自然就是撤她的位置。

    早不撤,晚不撤,偏偏等她人过来之后,再当着众人的面撤掉。

    众人又一次情绪受到大的波动。

    在他们这群人的眼里,除了内心惧怕老爷子之外,他们都在这些年来认命的把冷秋霜这一脉当成了依靠,以他们马是瞻的。

    冷秋霜在秦家的地位在他们眼里就是仅次于秦震天的。

    可他们没想到,老爷子竟然会让人撤掉座位。

    这是让老夫人也跟他们一样站着吗?

    “老爷……”

    冷秋霜脸上温和的笑容再也挂不住,眼见着下人真的过来撤掉了她的椅子,本来已经要入座了,又慢慢的站直身体。

    笑容僵在脸上,深吸了口气这才慢慢的抬起头来,看着秦震天,咬紧牙关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在这些人里,你的辈份也算是最高了,你就站到他们的前面。”

    这话像是施舍一样。

    冷秋霜气的手指头都在抖,扶着她的人明显感觉到她身体在颤。

    她看着一脸平静坐在秦震天身边的顾相思。

    真是岂有此理。

    一个野种坐在上面,让她这个当家老夫人站在下面!

    “爸……”

    秦傲南看不过去,这也太过分了!

    下意识的想要为冷秋霜说话,但刚开口就被秦震天的眼神给吓的憋了回去。

    任谁都看得出来,秦震天动怒了!

    而且是大怒!

    莫名的大怒!

    “老爷,就因为我身体不舒服来的晚了些,你就要动这么大的怒吗?”

    冷秋霜努力压着自己的火气,再次柔声询问。

    “别废话,站过去。”

    秦震天根本就懒得再听她废话,一点面子也不给。

    一时间,在场谁也不敢说话,纷纷低下头。

    秦蜜儿的眼神啐了毒,阴飕飕的看着顾相思,这一切都源于她,都是这个小贱人,如果不是她,奶奶和他们都不会受到这样的屈辱。

    她竟然还能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坐在上面,看他们在下面受到羞辱。

    ……

    冷秋霜脸一阵青一阵白,目光盯着秦震天,胸腔因内心情绪而不受控制的在起伏着。

    几度要压抑不住。

    最终,还是忍了下来,慢慢转身,无比屈辱的退回去,走到了下面一排排站的人最前面。

    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利刃上,刀刀刺在她心口上。

    这屈辱,她记下来了。

    ……

    顾相思从头开始就一直冷眼看着。

    这些人,她从未真的看在眼里。

    她也明确表示过,不要招惹她。

    可他们既然听不懂她的话,一次次的过来招惹她,学不会安分守已,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

    秦震天坐在主位之上,目光冰冷的看着下面一群人,刚刚的毫不留情面,他是一点其他情绪都没有。

    直到冷秋霜站好,转身。

    秦震天面对着一群像是受到极大屈辱而压抑着不满的众人,唇角冷冷勾起一抹笑,是他老了心软了一些,他的话让他们认不清自己,那今天他就让他们好好长长记性,牢牢的记住了。

    “都给我跪下。”

    一句话让一群本来就觉得憋屈不满,但碍于秦震天而不敢的众人,顿时如同被雷击。

    他们听到了什么?

    让他们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