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和死对头结婚了 > 第373章:
    “嗯?”

    凌北寒微微拉开距离,垂眸看着怀里的顾相思。

    四目相交。

    “想你了。”

    顾相思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并不是想要刻意隐瞒他,而是,这么玄乎的事情,她不知道该怎么提。

    “想了就快些养好身体,嗯?”

    顾相思:“……”

    我怀疑我家宝贝儿好像开车了,但我没有证据!!

    “睡吧,别胡思乱想了。”

    “嗯。”

    吻落在她的眼睑上,顾相思听话的依进凌北寒怀里闭上眼睛。

    凌北寒大手轻轻抚着她柔软的丝。

    挂着心思的顾相思本以为自己没那么容易入睡,可在凌北寒的怀里,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鼻息间都是他让人安心的气息,很快便进入梦香。

    直到怀里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凌北寒闭着的双眼慢慢睁开,垂眸,静静看着睡的香甜的人儿,眸色幽深。

    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

    不管她是谁,他只确定一点,她是他放在心底深爱着的人。

    ******

    顾相思再醒来已是傍晚。

    在她醒来的第一时间身后的窗帘也缓缓打开,夕阳的余晖从窗外洒进来,把两人笼罩在其中。

    在凌北寒怀里抬起头,正好对上一双深眸。

    眸色清明。

    不知是醒了许久,还是一直看着她没睡。

    “起床下楼吃晚饭?”

    凌北寒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亲,低声询问。

    “嗯。”

    顾相思点点头,却没动。躺在他怀里,在他怀里蹭了蹭,伸出双臂撒娇,“没力气。”

    凌北寒先起身,刚刚有些沉重的表情明显柔了几分,再弯腰把人从床上抱起来,稳步往浴室走。

    “宝贝儿。”

    站在盥洗台前,顾相思靠在凌北寒怀里,两手就拉着他的衣角,不自己动手。

    凌北寒对上她的眼神,很乐意的伸手代劳,帮她挤好牙刷,“张嘴。”

    顾相思懒懒的靠在他怀里,像是失去生活自理能力般,让凌北寒帮着她刷牙,洗脸。

    再抱出去,甚至连护肤也一并帮着完成。

    顾相思只负责动动嘴,告诉他该怎么操作,凌北寒便用着不太熟练的动作,却是很有耐心的一步步帮着她护肤。

    “我等你。”

    “快点,我饿了。”

    “很快。”

    顾相思用手撑着下颚,在凌北寒身影走进浴室后,唇角上扬的弧度缓缓低了几分。

    她能明显感觉到他内心的沉重。

    因为她帮着他试毒而损伤了身体。

    这是她当初选择不想让他知道最根本的原因。

    就算他没有再言语提及,可是这像根刺扎在他心口。

    他有着浓浓的负罪感,欠了她。

    ……

    凌北寒度真的很快,不过短短两三分钟,他已经从浴室里走出来。

    在他身影出现的第一时间,顾相思唇角的弧度又勾起。

    保持着他离开时的姿势,一步都不想动,对着他又伸出双臂。

    凌北寒很享受顾相思事事依赖,让他能够为她做些什么。

    几个大步人就到了他面前,把人拦腰抱起下楼。

    楚旭尧陪着小肉球在楼下,见着凌北寒抱着顾相思下来,并未多说什么。

    直到吃晚饭。

    顾相思真像是生活不能自理一样,全程就坐在凌北寒的怀里,被他喂食。

    “宝贝儿,想吃虾。”

    今晚做了虾。

    顾相思指了指动了嘴。

    凌北寒立刻拿过一边的一次性手套,开始耐心的给她剥虾。

    和护肤一样,他的动作并不娴熟,甚至有些拙笨,一看就是第一次做。

    但很快便上了手,虾剥的越来越好,也越来越快,剥完一只便会送到顾相思嘴边。

    顾相思张嘴吃下,一脸满足。

    吃了几只之后,凌北寒再喂过来,她会咬住却不吃,微微仰起头,送到他嘴边。

    凌北寒剥下的动作会顿了一下,“你吃。”

    “唔。”

    顾相思嘴上叨着虾不方便说话,支吾着撒娇,就要把虾往他嘴里喂。

    凌北寒只能低头咬掉一半,剩下一半让她吃下。

    两人腻腻歪歪。

    一个喂的开心,一个被喂的开心。

    这画面,可真是虐狗。

    小肉球也是专心吃着,对虾它一向不感兴趣,它就是爱吃肉,尤其爱吃鸡腿。

    视线的关系,也看不到坐在对面正在虐狗的两人,专心的啃着自己手中凌北寒特意吩咐厨房为它做的鸡腿。

    ……

    楚旭尧被虐的想夺门而出,太残忍了。

    但又不敢说。

    只能坐在原位,吃狗粮都吃饱了。

    忍不住把目光落到坐在一边,戴着一次性手套,自己吃的欢的小肉球。

    “小东西,我喂你。”

    楚旭尧拿过鸡腿,切成一小片一小片的叉起一块送到小肉球的嘴边。

    小肉球正啃的欢,见楚旭尧突然把它手上啃了一半的鸡腿拿开放到他的餐盘里,用叉子叉起一块递到它嘴边。

    小肉球:“……”

    它啃的好好的,他竟然从它手中夺走鸡腿!

    抬起戴着一次性手套,油呼呼的小爪子,直接往笑的一脸讨好的俊脸上拍去,“谁要你喂。”

    拍的楚旭尧一脸油。

    它也被楚旭尧喂过,为了偷懒,以及故意折腾他。

    但是,鸡腿这个东东吧,切成小小的块再吃,就少了乐趣。

    现在又不需要以折腾楚旭尧为乐了。

    所以在被喂和自己啃当中,它当然果断选择自己啃。

    顾相思本是没注意对面的,但小肉球的小动作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眼见着楚旭尧拍到小肉球的爪子上,被拍了,乐的笑倒在凌北寒怀里,“哈哈哈哈哈哈。”

    被拍的楚旭尧:“……”

    他只是想要秀一下,怎么画风就差这么多呢?

    “把我的鸡腿给我。”

    小肉球落在楚旭尧的腿上,小爪子指着他刚刚拿走才啃了一半的鸡腿。

    楚旭尧心塞的伸手拿过,递回到小肉球,看它用爪子抱住,低头继续啃。

    小肉球很快就啃完一只,伸出小爪子要另一只。

    等了好几秒也不等到,不由抬起头看着楚旭尧,见他正看着对面臭男人和臭女人。

    忽略了它。

    小肉球再次跳起来,小爪子又拍到他的脸上。

    鼓着双颊,一脸气呼呼。

    让你看让你看。

    就算臭男人和臭女人长的好看,但又怎么样。

    它也很可爱啊!

    它都坐在他的腿上,他竟然去看别人。

    楚旭尧又被拍了一巴掌,低头看着小肉球一脸气呼呼瞪着他,也不恼,赶紧夹了新的鸡腿递给它。

    小肉球接过,给了他一个眼神,恶狠狠的警告他:“不许再乱看。”

    顾相思余光时不时的瞄一眼一人一宠的互动,玩着凌北寒的扣子,一边盯着对面琢磨着。

    凌北寒的目光一直注意着顾相思,并未把对面一人一宠放进眼里。

    菜送到嘴边,顾相思想小肉球的事情正想的入神,没有反应,凌北寒目光不落痕迹的扫了一眼坐在对面吸引了顾相思注意力的一人一宠。

    楚旭尧正看小肉球看的欢,小肉球正啃鸡腿啃的欢,突然接收到死亡凝视,同时抬头对上凌北寒的目光。

    “臭女人!”

    小肉球舍不得还有一大半的鸡腿,用意识喊着顾相思。

    顾相思这才回过神来,现餐桌氛围不对,赶紧张嘴把喂到嘴边的食物咽下。

    “在想什么?”

    “关于熊孩子和楚旭尧的,等会上楼告诉你。”

    顾相思并未对凌北寒隐瞒,只是贴向他的耳边,在他耳边耳语。

    她的身体最少一个月才能完全恢复,但再过一周,她就没这么虚弱了,之后只需要好好调养就行。

    等一周后,她倒是可以开始着手她家熊孩子的事了。

    “宝贝儿,我想喝汤。”

    凌北寒也未多追问,注意力再次回到顾相思身上。

    ……

    晚上,小肉球随楚旭尧去了他的住处,顾相思被凌北寒抱上了楼。

    吃了药,洗澡穿衣,身体护理,依然是凌北寒亲手帮着顾相思。

    这不是凌北寒第一次帮顾相思洗澡换衣。

    却是第一次,不夹杂一点杂念。

    直到把人抱回床上。

    下午睡了一觉,这会儿顾相思还没有睡意。

    她身体很虚,也没办法做坏事。

    没撩他,安分的趴在凌北寒的怀里,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主动继续今天在楼下的话题。

    “真的?”

    顾相思的话让凌北寒有些震惊。

    “嗯。”

    顾相思点点头。

    看着凌北寒等待他问。

    有些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更是不知道从何说起,但如果他问,她不会有保留,什么都会告诉他。

    可是,她已经开了头,可凌北寒也只是稍稍表示有些震惊,却未往让普通人都会好奇的方向去引话题,而只是来了一个话题终结:“这对楚旭尧来说倒是一件好事。”

    顾相思:“……”

    她原本并不是打算聊这个的。

    可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绕也绕不回去了,顾相思只能顺着应了一下。

    话题就这样又停止了。

    ……

    之后几天,顾相思把生活不能自理挥的淋漓尽致。

    她越是表现出事事需要凌北寒,某个男人的情绪就会好很多。

    凌园不管知情还是不知情的都乐意见到这样的画面,虽然狗粮吃的有些撑,却乐此不疲。

    *********

    顾相思出现在学校,冷秋霜第一时间收到消息。

    这大半个月以来,她派出去的人一直在找顾相思,可她像是人间蒸了一般。

    “傲南,可以安排了。”

    冷秋霜给秦傲南打了个电话。

    这个顾相思,留不得了。

    原本她以为这个顾相思是个软柿子,就算秦震天抬举她,最后也是没有活路。

    可万万没想到,她竟如此不好对付。

    甚至连凌北寒这样的人物她都能够勾搭上,手段了得。

    虽然蜜儿说了,两人一离开秦家便闹了矛盾,这段时间,顾相思也是人间蒸,也未见两人再来秦家。

    她倒是有听闻,凌家对顾相思极不满意。

    她前些天也走了人脉搭上了苏雪芙,她一听是秦家的,便立刻冷了脸。

    证实了顾相思和凌北寒早没在一起了。

    因为顾相思的关系,苏雪芙对秦家的印象也是很差,她都来不及把蜜儿送到她面前讨好,便被抵了回来。

    “妈,我知道了。”

    秦傲南应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他一直还抱着希望,这些年来,他作为长子,为秦家兢兢业业的,耐着性子的熬,想要把秦震天熬倒了,他顺理成章的接管秦家,可以真正的当家做主。

    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顾相思。

    如果不是冷秋霜拦着,在她出现的时候,他就想弄死她了。

    就在寿宴过后没几天,秦震天真的找了律师,真的要把秦家家主的位置给顾相思。

    一个才认回来多久的野丫头,对秦家没有一点贡献,就因为是秦芸的女儿,便能够拥有最好的一切。

    凭什么!

    在冷秋霜同意动手后,他立刻安排人,可一直找不到顾相思。

    现在,终于送上门来了。

    ……

    顾相思在学校请了长假。之前她花了时间把高三的课程都赶上了,再回到学校,课程并没有落下。

    傍晚,下课后,顾相思并未上晚自习。

    这段时间因为凌北寒寒毒的事情,一直到现在都没去秦家见外公。

    一放学,顾相思便离开学校,去秦家。

    车是司机开的,顾相思看起来已可以正常行动,但身体却并未真的恢复。

    去秦家的路上,正在和凌北寒通电话。

    这一周,顾相思要好好休息调养身体,凌北寒便把一切都甩给了白御野,自己在凌园没出去,悉心照顾她。

    顾相思今天去学校,凌北寒这才也跟着从凌园离开去处理自己的事情。

    被白御野拖了一会,从那边去学校再到秦家是两个方向,顾相思这才让凌北寒直接去中间点会合。

    一边聊着电话,一手抚着小肉球毛茸茸的小脑袋。

    刚聊完挂电话,顾相思目光看向窗外,神色突然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