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和死对头结婚了 > 第368章:
    老方对凌北寒也是打心底服从的,听他问,立刻恭敬的回答道:“夫人今天下午有麻将局,平日里,夫人一般都是到晚上九、十点才结束,但今天六点不到就结束了。”

    “结束后,就一脸欣喜的出来就让我调查顾相……顾小姐。”

    话到嘴边,老方还是碍于凌北寒尊称了。

    “一路上,夫人还兴奋的和我说,她很快就要做奶奶了,她还说她会是最年轻最漂亮有气质的奶奶,心情是非常好的。”

    “可是,等我把顾小姐的资料给夫人后,夫人之前一直很满意,但看到最后,突然就变了脸色,接着就犯病了。”

    在老方说话时,资料已经重新递到了凌北寒面前。

    并不意外,凌北寒在资料里现除了顾相思最基本的资料之外,还有她关于那段被他隐藏抹掉的关于k组织的讯息。

    “粉碎了。”

    “是。”

    老方接过,立刻上楼去处理。

    凌北寒坐在沙上,家里都是用惯也是信得过的人,余光之下都是在认真做着自己该做的。

    看了一眼时间,凌北寒起身往楼上走。

    指针走向顾相思所说的半小时,时间一到,苏雪芙原本紧闭的眸子慢慢睁开。

    怔了几秒,慢慢回过神来,突然从床上坐起来。

    刚动,就被一只大手按住,“妈。”

    苏雪芙的目光落在凌北寒身上,面若寒霜,看着一直让她觉得很骄傲的儿子,“你不知道顾相思的身份?”

    “知道。”

    凌北寒平静的开口。

    “知道?!!你这是忘记你双胞弟弟是怎么死的?你爸是怎么死的?你忘了你这身上的寒毒是谁下在你身上的?啊!!”

    苏雪芙看着一脸平静的凌北寒,气的双眼通红,浑身抖。

    那个刚出生没几天,还没来及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就死在了k组织人的手上。

    “我没忘。”

    “你没忘?你是故意让她留在你身边,放长线钓大鱼?”

    苏雪芙神色冷静了几分,看着凌北寒,这是她唯一可以原谅他不杀了顾相思而留在他身边的理由。

    “妈,相思是无辜的,这些和她无关。”

    “无关?只要和k组织有一点关联,就该死。”

    苏雪芙已算是冷静下来,态度却是很强硬。

    这个顾相思出现在她儿子身边的时间并不长,在苏雪芙的眼底,感情是有,但只是几个月时间,怎可能有多深的感情。

    他儿子身边第一次出现一个女人,让他心动。

    见凌北寒没顺着她表态,苏雪芙便退了一步,深吸了口气,这是为了不和自己儿子闹僵才会愿意退一步,“北寒,就算看在你的面子上留她的命但绝对不可以留在你的身边,更不可能进凌家的门。”

    在她眼中,只要是k组织的人,就没有无辜的。

    他们接连夺走了她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人,更是让北寒受寒毒折磨。

    内心深处即便知道,作为实验品被抓进组织里,只要没有真的被控制,就不能真的算k组织的人。

    但痛失两个最重要的人,苏雪芙早已无法用理性的思维去分析判断,甚至接受。

    让她接受一个和k组织相关的人留在儿子的身边,甚至进凌家的门,在她眼中就是留着一个定时炸弹,一旦爆炸,可能随时会夺走凌北寒的命。

    “我只要她。”

    凌北寒对上苏雪芙的目光,态度也很坚定。

    “妈,她不会伤害我。”

    苏雪芙没再说话。

    对自己儿子她再了解不过。

    “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别过目光,闭上眼睛,苏雪芙不再看凌北寒。

    凌北寒也未多逗留,吩咐了老方好好照顾苏雪芙,便离开了。

    k组织一日不除,苏雪芙的心病就永远不会好。

    ******

    下午,正在上课,校长突然来到高三a班,“顾相思同学,出来一下。”

    “好。”

    顾相思并未多问,起身往外走。

    跟在校长身后。

    校长不说她也不问,淡定的不知是没什么能让她畏惧恐慌的还是知道究竟是谁找她。

    对顾相思,校长以前是极不满意的,但现在对她是极满意的。

    从学渣变成学霸,她现在在校长眼中就是他们学校夺文科状元最大的希望。

    如果因为得罪了人而被强制性的退学,这可是三中的一大损失。

    可来人,这小小的三中也实在是惹不起。

    这顾相思同学除了新学期回来时,杀鸡儆猴那一出有些狠之外,之后,一直是个让所有老师都省心的孩子。

    就连最初考零分的数学也是突飞猛进,一跃又成了全班甚至全年级第一。

    这样优秀又省心的学生,再多都不嫌多。

    “顾相思同学,如果无意中得罪了人,态度好一些,别影响了自己一生。”

    在把她带到平日里他们会客的会客室外时,校长还是冒着得罪大人物的心情,悄悄的在她身边叮咛了一句。

    “谢谢。”

    顾相思感激的道了谢,便敲门,推门而入。

    “凌夫人好。”

    进去之后,顾相思直接关上门,看着坐在里面的苏雪芙一点也不意外。

    她知道,苏雪芙一定会来找自己,而且不会拖。

    今天一天,她都在等。

    并未叫伯母,这个称呼,苏雪芙现在也不会接受。

    “离开我儿子,条件随你开。”

    苏雪芙也是开门见山,看着顾相思,把顶级豪门那一套拿了出来,这是她曾经最不屑的,可为了北寒的安全,她不得不做这个恶人。

    让凌北寒主动离开顾相思他不愿,态度如此坚决,那她只能从顾相思身上入手了。

    “顾小姐,你是个聪明的女孩,你应该知道凌家在帝都的地位。就算你外公是秦震天,就算秦家在帝都有一些地位,但凌家想动你,就算他把整个秦家都搭进去,也护不住你。”

    “他是你外公,你会眼睁睁看着他把整个秦家搭进去,只为为你争一个毫无希望的未来。”

    “你也应该知道,如果秦家搭进去了,冷秋霜以及秦震天在外的那些女人将再也没办法过上优越的生活,而造成这样结果的人,便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不用我再做什么,你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还是你认为北寒会护住你?”

    “北寒是喜欢你,这一点我不否认,但是,我是生他养他的母亲,如果你真的爱他,你舍得让他左右为难吗?”

    “如果我拿命来博,让他选,你觉得他是选你还是选我这个母亲?”

    苏雪芙的条理很清晰。

    把每一条路都堵住了。

    不管顾相思走哪一条路,都是死路。

    “您不接受我在北寒身边,是因为我曾经进过k组织?”

    顾相思并未如苏雪芙所猜测的几条路,也未再继续离开还是坚持留在凌北寒身边,而是冷静的开口问。

    “是。”

    苏雪芙也是爽快,并未遮掩。

    “北寒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刚出生几天就死在了k组织的手上。北寒的爸爸,也同样死在k组织的手上。”

    “北寒身上的寒毒更是出自k组织之手,你觉得,凌家还能容下一个与k组织有过牵扯的人吗?”

    顾相思闻言楞了一下,垂下眼睑,藏住眼底情绪。

    片刻后,她重新抬眼看着苏雪芙,“我怎么做,你才不会反对我和他在一起?”

    “顾小姐这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和北寒在一起?”

    “我只是想为我的爱情争一争,这样也不可以吗?”

    顾相思对苏雪芙藏着不加掩饰的怒火和轻讽的话语并未动怒,依然是不卑不亢,极为冷静。

    只是那过于平静的眸子里,没人知道她内心深处真的在想些什么。

    苏雪芙:“……”

    她被顾相思堵的哑口无言。

    如果抛开她和k组织的牵扯,苏雪芙对顾相思是极为满意的。

    但也是这一点,就是不可跨越的鸿沟。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她之所以过来找顾相思,也就是不想把事情闹到你死我亡的地步。

    如果顾相思能主动退再好不过,也就不用走到最后一步,去逼北寒。

    那是她不愿的。

    “行,你想为你的爱情争取一下的确没错!”

    苏雪芙很干脆。

    “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什么?”

    顾相思听到有机会并未很激动,情绪依然很淡定。

    “北寒这两年深受寒毒折磨,这也是我心底最大的一块心病,我听说你医术不错,如果你能解了北寒身体里的寒毒,让他恢复健康。”

    “那也能说明你和k组织是绝对的对立,你是坚定站在北寒这一边,我也就不会再怀疑你的动机,以后也不会再反对你们。”

    这是强人所难。

    苏雪芙说的却像是真在给顾相思机会一样。

    但她自己心底很清楚,如果寒毒能够解,顾相思在北寒身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她早就帮北寒解了,也不会等到现在。

    也就是说,就算顾相思的医术不错,她也不可能能解了北寒身体里的寒毒。

    顾相思闻言并未情绪失控,指控苏雪芙太强人所难,而是很平静的应了一句:“好。”

    这一声好应的苏雪芙一颗心顿时乱了频率。

    这虽然是刁难,但内心深处她希望有人能够解了他身体里的寒毒。

    如果顾相思真有本事解了北寒身体里的毒,她是真的不会再反对。

    “如果我解了北寒的寒毒,你以后都不会再反对我们,对吗?”

    “对。”

    苏雪芙肯定的回答,“如果你没有办法医治北寒的毒,那就离北寒远远的,永远不能和他在一起。”

    “好。”

    顾相思也同样干脆的同意。

    她的干脆让苏雪芙心情更加复杂起来。

    看着顾相思过于平静的表情,因为没有过多的情绪,让她无法猜测她到底在想什么。

    明明是一个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条件,她怎么会这么干脆的答应,难道?

    “你真有办法?”

    苏雪芙就算知道,这个机率微乎其微,可顾相思的态度还是让她忍不住带着几分希望开口问。

    如果是真的呢?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顾相思看到苏雪芙眼底的极力藏着的期待,并未给肯定答案,只是用一种很模棱两可的话回答。

    苏雪芙唇瓣抿的紧紧的。

    这两年,她是无数次抱有希望的,但是一次次失望。

    许久没有再有这样希望的感觉,再次失望,脸色有些难看,看着顾相思,语气也是更冷了几分:“在你找到医治北寒寒毒办法之前,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凌夫人放心,既然我和你谈了条件,我自然会信守我的承诺。在我医治好北寒之前,我会和他保持距离,并且,今天我们的谈话内容,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至于你见过我的事情,我相信凌夫人可以处理好。”

    顾相思对苏雪芙的态度始终是很平静的,不管她是言语有多不中听,也是好脾气的不见半点怒气,这一点,真让人挑不出毛病。

    就是这样的态度,让苏雪芙明明来之前已经想要端起那种特别讨人厌的嘴脸,可这顾相思真是让人没机会端。

    就算她本是想着态度恶劣的对待,可最后展到现在好像成了有商有量。

    “你最好是言而有信,否则,别怪我下手狠。”

    心底有一口气憋着。

    苏雪芙不想再看顾相思,为了端姿态,就算演砸了她也得演到底,站起身,对着她放了一句狠狠威胁的话。

    “凌夫人,放心。”

    顾相思唇角勾起一抹笑,对着苏雪芙微微颔,很礼貌。

    苏雪芙宛如一拳头打在棉花上,更堵心了,但堵心之余,又觉得有一丝不该有的情绪,立刻被她压下,沉着脸,拉开门走了。

    校长送苏雪芙出去,转身回来时,正好撞见顾相思,立刻关心了她。

    “我没事,谢谢校长。”

    顾相思没多说,对他点点头,便快步离开。

    等远离校长的视线后,顾相思靠在角落,一手捂住此,剧烈咳嗽起来,等咳嗽停下,她脸色明显白了几分,妆都遮不住她的苍白。

    正在这时,手朵响了,顾相思看了一眼,是凌北寒的视频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