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和死对头结婚了 > 第364章:
    “宝贝儿他怎么了?他……”

    顾相思闻言神色瞬变。

    把站在她肩上,小脸埋在她颈窝的小肉球捧回手心,夜色里目光一瞬不瞬的对上它蕴含了无数复杂情绪的黑亮双眼。

    ‘出事了’这三个字卡在喉咙口。

    小肉球和顾相思一直很有默契,一见她的神情便知晓她误会它的意思了。

    小脑袋立刻摇了起来,“没有没有,粑粑他没出事。”

    因为急着解释,都忘记粑粑麻麻这两个称呼它一直都放在心底的。

    “他只是……只是……”

    刚说出一个只是,小肉球便哽咽了。

    眼眶瞬间更红了,有泪珠在眼眶里打转,满脑子都是它刚刚冲到凌北寒车边看到的场景。

    它之前在臭女人和那个博士的对话里知道,凌北寒的寒毒只有Q才有可能医治。

    当时它想,凌北寒那么厉害,只是一个毒,应该没事的。

    所以,权衡之下,它还是选择了臭女人。

    臭女人好不容易才拥有现在的生活,它也不想看她回到以前那样的生活,不想让她难受,所以,它便沉默了。

    可今天……

    就在刚刚。

    它亲眼看到凌北寒寒毒作后究竟有多痛苦,只是看了几眼它便承受不住退开,站在车边忍不住心疼的哭。

    它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臭女人刚刚在车里会那么难过。

    它记得那天之后,它装作闲聊的问过楚旭尧,他说过,凌北寒每次寒毒作,都会持续很长时间。

    它只是看一眼都觉得承受不住,而要持续很久的凌北寒,究竟受着怎样非人的折磨。

    ……

    顾相思绷紧的神经陡然一松。

    没事就好。

    小肉球红着眼眶,又喊了一句:“臭女人。”

    “嗯?”

    顾相思摸摸它的小脑袋:“熊孩子,我现在没心情去想其他事情,有事等我陪着宝贝儿把寒毒撑过去了再说,嗯?”

    再重要的事情也没有凌北寒重要。

    “可是……这和粑粑的寒毒有关。”

    小肉球见顾相思把它往站在一边的楚旭尧身上送,在他伸手要抱过去的时候,急急的又抓住顾相思的衣服,再次跳上她的手臂,拒绝被抱走。

    它和楚旭尧可以沟通。

    他着它便能看懂它要表达的意思,小肉球不想让楚旭尧知道。

    这是一个大秘密。

    它也是那一次在墓地才知道,原来臭男人和k组织有那样的渊源。

    内心倾向维护顾相思的小肉球把决定权全交给她。

    顾相思自然看得懂小肉球的意思,虽然平时有些傲娇脾气臭臭的,但很靠谱。

    分得清轻重缓急,这个时候这么急,还和凌北寒的寒毒有关,那一定是很重要很关键的讯息才会如此。

    立刻把手收回,把小肉球抱回怀里,看着它坚定的眼神。

    内心情绪起伏过大,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对着楚旭尧和萧言点点头,便拉开车门上车了。

    一上车,车门关上。

    特殊玻璃隔绝着外面的视线,顾相思不用再压抑,一脸凝重的看着被她放在前方站着的小肉球:“什么意思?”

    小肉球从被顾相思放着站好后,两只小爪子便无处安放,纠结的不停互抠着。

    不仅仅是动作,就连小脸上都写满了纠结。

    “你应该知道宝贝儿对我来说的重要性,如果你知道和他寒毒有关的事情而不告诉我,就算你是为了我好,我也会很生气,并且绝对不会原谅你。”

    顾相思只给小肉球纠结几秒时间便出声。

    她深知现在凌北寒寒毒作的情形下有多痛苦。

    就算知道小肉球不提方法,只可能是因为会让她涉险才会闭口不提。

    但在她眼里,如果可以有办法医治凌北寒的寒毒,付出任何代价她都是愿意的。

    “我……”

    小肉球被顾相思严肃的神情惊住了,又黑又亮的大眼睛瞪的大大的。

    小嘴微张,好几秒没吐出一个字。

    在看到凌北寒情形时已经决定要说了,但真要开口,小肉球内心还是有着强烈的挣扎。

    “我是Q?”

    顾相思脱口而出。

    重生在顾相思身上时,她没有任何关于以前的记忆,她不知道自己是谁。

    之后,她也没想过要触及自己是谁。

    重活一世,便想好好活,随遇而安。

    可就在刚刚,她看着小肉球表现出来的纠结。

    从它言语中透露出来的讯息。

    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这个念头就这样窜进她的脑海中。

    王博士说过,这个世上只有Q才有可能解了凌北寒的寒毒。

    而她重生之时,正是k为了Q的死摧毁实验室,顾相思才借机逃出来的。

    联系在一起。

    她可能真的是Q。

    死后重生在顾相思的身体里。

    说出口时还有几分不确定,但看到小肉球的表情她便知道,自己真的猜对了。

    她真的是Q。

    她竟然是Q。

    “臭女人。”

    小肉球忍不住看着呆住的顾相思,担心的开口。

    *******

    楚旭尧从小肉球和顾相思上车之后,目光便时不时落在那辆车上。

    他是靠看小肉球的表情才能懂它的意思。

    刚刚,小东西是故意避开他,明显不想让他知道,它和顾相思要说些什么。

    就在他心底寻思时,车窗摇下,顾相思的目光看向他和萧言:“我有点急事要处理,不用派人跟着我,这里交给你们了。”

    两人闻言,都怔了一下。

    这个时候,比他们还要担心七爷安危的相思小姐怎么会离开。

    顾相思说完便把车窗按上来,态度很明确,并未打算告诉他们,她的急事是什么事,也未提及什么时候会回来。

    启动车,倒车调头。

    油门一踩,消失在夜色中。

    萧言和楚旭尧对视一眼,眼底有着困惑,却没有人拦她。

    “要不要派人保护相思小姐。”

    萧言看了一眼楚旭尧,打算叫几个暗卫暗中保护。

    被楚旭尧阻止了。

    “有小东西在,它会护着相思小姐的。”

    目光落在早已消失在夜色中的车尾,楚旭尧神情很凝重。

    小东西究竟是说了什么,让把七爷摆在第一位的顾相思这个时候离开?

    ******

    夜色越深,那辆消失了几个小时的车再次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顾相思推开车门下车,在她下车时,萧言和楚旭尧明显感觉到她身上的气息与她离开之前有着天壤之别。

    此时站在他们面前的顾相思,身上有着一股和他们七爷一样的气息。

    只是短短几个小时,生了什么。

    两人的目光没好意思直接打量,但总是不露痕迹的把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看了好几眼也没现什么。

    她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顾相思。

    但这感觉,是怎么回事?

    楚旭尧和萧言不由对视了一眼。

    ……

    “相思小姐。”

    楚旭尧看萧言的目光还未收回,余光瞄到顾相思手中多了一根针管,这针管里的液体他有些眼熟。

    毕竟当初拿到这药剂的时候,他纠结的跟个大麻花似的,盯着这药剂不知道看了多久,真是深深的刻进了他的脑海里,怎会认错。

    这不就是当初现相思小姐是k组织的人,七爷没有表态,但让老白研制出来这一剂药剂让他去给顾相思注射的吗?

    相思小姐刚刚是去找老白配药剂了?

    小东西刚刚和相思小姐背着他沟通,就是这个?

    “相思小姐,不可。”

    萧言也是反应过来了,第一时间出声阻止。

    虽然七爷和相思小姐第一次见面时,她就是身体里被当实验品注射的毒素病变,竟然幸运的成了唯一可以接近寒毒作的凌北寒,毫无伤。

    但,自从七爷中了寒毒,顾相思可以说是第一个靠近他毒状态还毫无伤活下来的人。

    这是不是凑巧谁也说不定。

    如果是别人,他不会去考虑可能性,但这个人是顾相思,七爷放在心尖上的人,毒的第一时间便了死命令,一定要护她周全,不许让她靠近。

    他哪里敢让顾相思再拿自己冒险。

    更何况,毒状态下的顾相思也是没有意识的,第一次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

    但是,这未知的毒素谁也不知道顾相思在七爷最虚弱的时候会不会做什么。

    他们不是不信任顾相思,而是那个状态之下的她是没有清醒意识的。

    不管是为了顾相思的安全还是七爷的安全,他都会阻止顾相思这样做。

    只为了靠近七爷,这也太儿戏了。

    ……

    顾相思在萧言伸手夺她手中针管的瞬间已经出手,明明看起来只是随意的挥一下,萧言竟被她的力道格开了几步远之外。

    一抹震惊浮现在他的眼底。

    顾小姐什么时候身手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好了?

    “我有分寸。”

    察觉得到萧言和楚旭尧的目光,顾相思神色平静的从口中吐出一句话,目光转向两人,“我不会拿自己性命开玩笑,更不会拿宝贝儿性命开玩笑。”

    她的声音很冷静,每个字都像是不掺杂感情,但莫名的又从她的字眼里感受到她对七爷浓烈的感情。

    这种反差让两人都有些莫名,再次阻止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不由对上顾相思的眼神,她眼底的神色让他们一时间有一种被七爷看着一样的感觉。

    眼前这个人,就像也是习惯性号士令,而他们只需要服从便可。

    认识顾相思这么久,这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在把自己意识表达之后,顾相思没犹豫利落的把针管注射进她的手臂中,液体被推了进去。

    等两人反应过来再想阻止时,已经来不及了。

    液体注射之后,拔出,握在手中的针管被她轻轻一捏,碎成粉末落在地上。

    萧言:“……”

    楚旭尧:“……”

    在注射之后,顾相思闭上双眼,面色沉静的静站着。

    楚旭尧和萧言都在心底琢磨着,要不要趁着她毒没作之前,想办法把她控制住。

    等七爷寒毒熬过去之后,交给七爷来处理。

    但他俩也只是眼神对视的空档,顾相思已经睁开双眼。

    一双妖艳的紫眸出现在他们的眼前,注视着前方。

    他俩都见过顾相思毒变之后是什么样子,标志就是这样一双紫色的眸子,二脸震惊的看着顾相思。

    只见她身形突然弹起,以肉眼觉得不可思议的度迅窜进夜色迷雾中,眨眼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萧言:“……”

    楚旭尧:“……”

    他明明记得,当初他给顾相思注射后,是到了晚上才起效果的。

    这次怎么这么快……

    快到连给他们想办法阻止的时间都没有。

    “小东西?”

    楚旭尧立刻找寻小肉球的身影。

    可就在顾相思身形窜进寒气造成的迷雾中的瞬间,小肉球也跟着窜进了迷雾之中。

    臭女人说了,它要跟着以防万一。

    就算她有把握自己不会出错,但也经不住那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让它盯着,在成功之前,如果有意外生,让它不管如何也要阻止。

    就算是伤到她,也不能让那万分之一可能出现伤到凌北寒。

    一人一宠,度都是极快的。

    很快,顾相思已到了凌北寒的车边。

    小肉球紧随着跟着。

    听顾相思的话屏住呼吸,微不闻的呼吸声,看着她。

    ……

    顾相思落在车外不过几秒,已毫不犹豫的抬手,‘砰’的一声,拳头落在了车窗上。

    三次,都是用最暴力的方向把自己面前的阻碍清除掉。

    凌北寒毒了几个小时,身上的衣服湿透又再次风干,风干又湿透。

    一张俊脸,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紧咬着牙关,却还是敌不过那剥皮抽骨般的折磨,忍不住痛苦的闷哼出声。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动静。

    半阖着的眼眸突然睁开,目光落向车窗外,周身释放出嗜人的杀气。

    在看到熟悉的身影时,他楞了一下。

    相思。

    她怎么会过来。

    凌北寒顾不得自己身体的痛楚,吃力的撑起自己身体。

    刚撑起,就听到‘砰’的一声,肉眼见到防弹级别很高的玻璃慢慢裂开,哗啦一声,碎了一地。

    这画面一点也不陌生。

    第一次见到相思时,她也是用这样暴力的方向一拳把二楼窗玻璃打碎。

    这样的怪力,不是正常状态下的相思能拥有的。

    她竟为了靠近他,来他身边,拿自己冒险!!!